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装嫩王妃pk魅惑王爷-第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邪魅冷酷的四皇子12

冰莹装作数数状,在地上数了数,然后道:“我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邪魅男子道:“什么事情?”

冰莹道:“刚才我在外面方便的时候,明明见到八个人冲进来!这里怎么只有七具尸体呢!”

听到这话,鬼奴的脸色马上惊变!还有一个杀手躲在暗处?

邪魅男子,则嘴角泛起一丝从容的微笑!

倏!!!!

一道黑色的光芒,如惊电直刺而来!

邪魅男子背对着黑芒,眼看就要被刺穿后背!

鬼奴大叫一声:“小心!”

他想要救援,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邪魅男子突然回身一掌击出!

一道凌厉的掌风,击中黑芒!

“轰!”

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让整个破庙地动山摇!

这个神秘的男子,武功居然如此的变态?

很明显。

他的武功,比鬼奴更高,更加恐怖!

一旁的冰莹,不动声色。但是,内心却很震惊。

这个男人的武功,只怕比她不会差……

太变态了!

“哇!”

只听到惨叫一声,偷袭的第八个黑衣人吐出一口黑血,然后被重重的打出破庙!

随即,鬼奴好像一道风一样冲出破庙……

几个眨眼功夫,鬼奴又飘身回来!

“主子,已经处理干净了!”

他做了一个杀头的动作!

很显然,他追出去是为了灭口!

邪魅男子点点头,然后把目光,转向了冰莹。

鬼奴也看着冰莹,眼中却暴露出一丝杀机!

冰莹可不是傻子,知道他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他显然是要杀人灭口!

“喂喂!你想干什么?你该不会要杀人灭口吧?刚才要不是我提醒你们,你们可能已经被人暗算了!我怎么也算得上是你们半个救命恩人!你们怎么可以恩将仇报?”冰莹大叫。

鬼奴凶光大盛!

邪魅男子突然扬了扬手:“鬼奴!算了!这小乞丐说的对,她对我们有恩!放过她吧!只不过是一个小乞丐!”

邪魅冷酷的四皇子13

鬼奴恶狠狠的说:“小乞丐!今天晚上在这破庙发生的事情,如果你敢告诉别人,你会死的很惨!现在,滚!”

“不用你说!我也会走!这里死了这么多人,太晦气了!哼!后会无期!真是好人没好报!我救了你们,还对我这么凶巴巴的!”

冰莹装模作样,一副忿忿的怒气状。

邪魅男子忽而微笑道:“姑娘言谈举止!气度不凡!绝对不是真正的小乞丐!但你刚才救了我们主仆二人性命,想来是友非敌!还请姑娘报上真实姓名,还好让我主仆二人铭记恩德!”

他说话间,微笑而温柔。

但是,却给人一种非凡的气势,言辞之间也有一种软硬兼施的胁迫感!

冰莹不悦,道:“你又没告诉我真名字!我凭什么告诉你呢!”

鬼奴怒道:“放肆!”

邪魅男子呵呵一笑,道:“有趣!有趣!姑娘性情率直!责备的也很有道理!在下南宫秀,这位是我的仆人鬼奴!”

冰莹这下骑虎难下了!

她没想到这南宫秀不但能看穿她是个假乞丐,而且还以温柔的态度,让她进退两难!人家诚心相待,报上真实姓名,她要是报个假名字,显然太没诚意了!

而且,这鬼奴看起来阴狠凶恶的很,要是一个应对不小心,他恐怕就要杀人灭口了!

“我……我叫……北堂铃!是北堂将军府的三小姐!”

冰莹急中生智!报上了北堂三小姐的名号!

一来,这不算是个假名字!

二来,北堂将军府声势权力非同一般,报出北堂将军福的名堂,这两个身份神秘的家伙,就不敢杀人灭口了吧?

不过,她长了一个心眼!

报名字的时候!

报上的是北堂三小姐北堂铃的名号,而不是她北堂四小姐!

毕竟,在这个异时空世界,她的身份就是四小姐,她可不想给自己惹上什么麻烦!

报出三小姐的名号,万一有了什么麻烦,那也不会找她!

麻烦?丢给北堂铃吧!哈哈!

邪魅冷酷的四皇子14

麻烦?丢给北堂铃吧!哈哈!

一箭三雕!

“哈哈。姐真是太聪明了!”冰莹心中暗想!

“原来是大名鼎鼎北堂将军府的三小姐!刚刚真是谢谢三小姐相救!”南宫秀礼貌的作揖道谢!

“不客气!不客气!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不用送了!白白!”

未免夜长梦多,要是等他们发现宝贝丢了,再跑可就来不及了!冰莹撒腿就跑!

黑夜,静寂而诡异。

鬼奴低声道:“四皇子,真的要放过这个小乞丐吗?”

南宫秀道:“如果不是她提醒,刚才我们可能真的遭袭了!何况,她是北堂家的人,虽然我们不知道她怎么会出现在破庙,但是就一定不是坏人!”

鬼奴道:“四皇子,老奴总觉得这小乞丐是别有居心!说不定她是另有图谋!”

南宫秀道:“她图谋的是我怀里的……天书!”

鬼奴惊呼:“糟糕!是不是无字天书……”

“丢了。”

南宫秀镇定的回答。

鬼奴道:“主子,您早就知道了吗?”

“是的。”

南宫秀线条精致的嘴,缓缓的吐出两个字,眸子里闪过一丝冷笑!

宝贝丢了,但他的表情却没有一丝的慌张!

鬼奴大惊:“无字天书丢了?这可怎么办?我们在西域极寒之地,费劲了千辛万苦,历经生死磨难,饱受冰寒之苦,好不容易才用蛮夷犬戎族手里夺回了这一本失踪了三十多年的绝世奇书!一路上我们随身携带,入城之前也没有人知道我们的行踪,怎么会丢失了呢?”

南宫秀一字一顿的道:“小乞丐偷走了!”

鬼奴目露杀气:“我就早应该杀了她!四皇子,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老奴追出去杀了她?”

南宫秀道:“不用。”

鬼奴道:“那如何是好?这无字天书可关系到【紫宸羽衣】的秘密!听说北堂家的三小姐和大皇子暗中走的很近,《无字天书》要是落入大皇子手里,加上大皇子原本拥有的《东灵紫玉佩》……后果不堪设想!”

南宫秀忽然邪魅一笑。

邪魅冷酷的四皇子15

南宫秀忽然邪魅一笑。

“不急!”

“四皇子!这是我们主仆二人远赴西域才得到的奇书!无字天书应当属于四皇子您!绝对不能让那小乞丐偷了去!她可是大皇子的人啊!”

“偷了便又怎地?鬼奴!你可知为何无字天书叫做天书?”

“《无字天书》之所以号称天书,就是因为上面只有一些叫做‘英文’的神秘古怪符号,没有一个文字记载,所以从来没有人看的懂,这才叫天书!就算她偷走了,只怕也看不懂!只是,万一天书落入大皇子手里……”

“无字天书!谁也抢不走!”

南宫秀的话,简洁却掷地有声!

“四皇子,莫非,您已经有了对策?”

“不错!”

“您打算怎么办?”

“她不是自称北堂府的三小姐吗?身手不错,很机智,也很漂亮,最重要的是她是北堂家最得宠的女儿!娶了她,就等于娶了整个北堂家族!那我明日便进京,求父皇下旨赐婚!”

“赐婚?您莫非想要……可她是大皇子的人!现在人和书,恐怕都已经落入了大皇子手里……”

“人。书。我都要!”

眉宇之间,充满了霸气!

这就是天悦王朝,才智卓绝的四皇子——南宫秀!

只是,有一件小小的事情,聪明冷酷绝顶的南宫秀并不知道……

谁也看不懂的无字天书?

英文版?

冰莹可是精通13国语言的特工神偷啊!!!

…………………………………………分隔………………………………………………………

南宫秀?

好清秀的名字!

人,也很清俊!带着一种邪魅气质!而且,给人一种害怕的冰冷气息!

冰莹暗暗的回想。

而且,这个家伙武功太变态了!

幸亏,我告诉他是北堂家的三小姐呢?省得他以后来找我麻烦!冰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麻烦!

天亮之前,她又偷偷的溜回了北堂府!

没有人知道她出去过……

原因有两个!

一!

她没有钱了!

皇上赐婚搞错了对象(1)

她仅有的20两银子,也都送给了那个卖烧鹅的小贩。

虽然她是一个神偷,走到哪里都不缺钱,但是,有现成的银子不要,而跑去偷窃,这不是她的作风!再说了,她只偷价值连城的宝贝!小小的钱财,她不屑去偷!

二!

那个邪魅男子的武功太让她震惊!

这个世界的武功,很奇特,有一种怪异的出招方式,又似乎暗合某种力学基础。只是,她不甚明白。但是可以肯定,别说她现在附身在这虚弱的四小姐身上,虽然练成了落樱剑法,但是外面的世界高手有多厉害,她还需要时间考察。

特工最重要的本领之一:潜伏!

当自己能力不够的时候,潜伏提升自己,静待良机!

潜伏的最好地点,自然莫过于北堂将军府!

所以,她又回来了!

北堂府四小姐,这个身份,总算还有些吸引力!

虽然投河自杀事件后,名声是臭了点,身体也是衰了点,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总归是一个堂堂将军府的四小姐,怎么也比无名无姓来的强!

冰莹决定,好好经营一下四小姐的形象,说不定还能在这陌生的异时空世界混的风生水起!

至少,吃香喝辣泡帅哥,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经,仆人随从一大堆的伺候着……那是何等幸福美妙的日子啊!

只是,理想是丰满的!

现实却是骨感的!

经过了投河事件后,原本不受宠的四小姐,就连最后的一个侍女都跑掉了!

现在的她,一个人住在偏房,什么都要亲力亲为,日子可没想象的那么美好!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她太穷了!身无分文!

说出去也没有人相信。

她这个北堂家的四小姐,比谁都要穷!

她继续当着这个四小姐,发现其实也挺好玩,虽然待遇差了些,但是日子倒是舒坦。可爱的绣儿,每天都往她房里跑,还时不时闹着要跟她睡,两姐妹的感情,越来越好了。

只是,冰莹并不知道是,有一个巨大的麻烦正在向她靠近……

皇上赐婚搞错了对象(2)

禁闭室。

北堂傲伟岸苍老的身影,在昏暗的油灯火闪烁中,若隐若现。眸光却极为锐利,死死的盯着黑屋空空的角落……

他出关已经整整半个月,暗中调查了半个月,却没有什么头绪。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半个月前发生地震的地方,就是在这里!!!

北堂家的禁闭密室!

可是,超级高手到底在哪里?

他的眉头,紧紧的蹙着。

锐利的目光,盯着密室那狭小的通风口……

身后的北堂成和宋天福,面无表情。

“爹。您怎么突然出关了?不是说,要明年春天才出关的吗?”

北堂成小心翼翼的问。

他对父亲突然出关一事,大惑不解!

尤其是北堂傲出关之后,竟然瞒着所有人好像在调查什么,只是接见了他一个人。

“成儿。”

“爹。您有什么吩咐?”

“这禁闭室,最近可有搬动什么物体?”

“回父亲。没有。”

“真的没有?”

“孩儿不敢欺瞒父亲。禁闭室是处罚门下犯错弟子面壁思过的地方,室内设施从未做过改动。爹,您怎么会这样问呢?”

“这里。总感觉有些不妥。好像,少了些什么东西。”

“没有少什么啊。为了让受罚思过的弟子心无旁骛,禁闭室一向都是空荡荡的,没有放任何东西的。只有一张休憩的千年石床。。。。”

“那石床呢?”

北堂傲的声音,有些微怒。

他终于知道少了什么!

就是那一块千金重的巨大石床!

“这……这……孩儿不知。”

北堂成惶恐不已。他不知道父亲为什么突然提早出关,而且突然跑来黑暗的禁闭室。

他更不知道,为什么禁闭室数千斤的石床怎么突然消失了!

北堂傲怒道:“石床乃是东海沉石铸造,重逾千斤。没有三五个壮汉无法搬动,你身为北堂府管事,怎么连这么大的动静都不知道呢?”

皇上赐婚搞错了对象(3)

北堂成尴尬的道:“这个……孩儿失职!”

宋天福突然俯下身子,手指在地上摸了摸,然后道:“老爷!地上有很厚的灰尘,是海底沉石灰!好像有人用极为恐怖的高深内力将石床震成了粉末!这大概就是几天前北堂府发生地震的原因。”

北堂傲问道:“成儿!最近谁来过禁闭室?”

北堂成道:“大哥忙于军务上的事情!三弟多时在外打理家族生意,孩儿掌管府里大大小小杂务,都没有来过禁闭室!其他弟子,也没有人关过禁闭……对了!有一个人!”

北堂傲声调突然提高:“谁?”

北堂成道:“她被关了六个月的禁闭!不过,不可能,她绝对不可能震碎石床!她太弱不禁风了!”

“到底是谁?快说!”

“是……莹儿!三弟的长女。”

“冰莹?那妞儿不是寒弱体质,无法习武吗?”

北堂傲苍白的眉毛,竖了起来!

“是的!原本是这样。但是,最近她表现很怪异。大约就是从她投河自尽醒过来之后,性情就好像变了一个人……”

接着,北堂成将冰莹如何被退婚投河自尽,醒过来之后如何刺伤小六,如何在公审中唇枪舌剑对抗强力,如何和小三结怨……等等事情,完完整整的说了一次。

“你们确定她真的不会武功吗?”

“确定!非常确定!当初大哥亲自试探过她的武功。我和三弟,梦龙都在现场。她的确一点武功都不会。后来,小三铃儿出手伤她,掉进了锦鲤池里面,还差点淹死了呢。”

北堂成这个二儿子,一向老成稳重。

他既然这样说,那就肯定是有十成的把握。

如果不是冰莹。

那超级高手到底是什么人呢?

北堂傲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落樱剑法第九重?

那是这个耄耋而威严的老者,穷其一生的追求啊!

世上真的有人可以练成落樱剑法第九重吗?

皇上赐婚搞错了对象(4)

世上真的有人可以练成落樱剑法第九重吗?

他不相信。

作为一个站立在武学巅峰之上的耄耋老者,他这一生唯一的目标,就是要练成落樱剑法第九重!

可是,现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