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装嫩王妃pk魅惑王爷-第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一个雷霆般的怒号震的屋子摇摇欲坠,北堂墨那山岗般魁梧的身子挡在门口,脸上杀气腾腾!身后还领着十几个全副武装的精锐家丁!

秀儿一看,急得差点昏过去!

舌战1

一个雷霆般的怒号震的屋子摇摇欲坠,北堂墨那山岗般魁梧的身子挡在门口,脸上杀气腾腾!身后还领着十几个全副武装的精锐家丁!

秀儿一看,急得差点昏过去!

还是没来得及走!

她知道,这回四姐是死定了!

两个家丁冲进来要绑冰莹,秀儿本能在用自己瘦小的身子挡在前面!

“秀儿,你让开!”

冰莹轻轻推开秀儿,看了一眼北堂墨,道:“大伯!不知道侄女何事得罪了大伯,惹得大伯您老人家如此动怒?”

北堂墨怒气冲顶:“你这个畜生!哪里有你说话的份?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绑了?要是她敢反抗——格杀勿论!”

怒气,杀气,火气……

北堂墨放佛一头失去理智的狂狮,眼里充满了血丝!

“等等!等等!刀下留人!”突然,一个布衣居士,脸容清瘦的男人闯了进来。

秀儿一看到男人,马上扑进他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爹爹!爹爹!他们要杀了四姐!你要救救她!呜呜……”

来人正是秀儿和北堂冰莹的亲生父亲,北堂家二代弟子中的老三,北堂富!

北堂富轻轻拍着秀儿的头,目光却祈求的看着北堂墨:“大哥。这件事还没有弄清楚之前,是非黑白我们都不清楚!我并非想替这个不孝女求情,但是一切都应该在祠堂审讯之后,再做定夺,不是吗?爹在闭关,或者我去请示爹,让爹来定夺?”

北堂墨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但是听完北堂富的话之后,火气似乎隐退了些,只是低沉着道:“把她绑起来,押到祠堂去!”

北堂富道:“不劳大哥操心!我亲自绑这个不孝女上祠堂!”

“哼!”

北堂墨冷哼了一声,领着那些家丁又走了!

房间里只剩下了北堂富,秀儿和北堂冰莹三父女。

北堂富看着一脸冷漠的北堂冰莹,忽然深深的叹了口气!

舌战2

北堂富看着一脸冷漠的北堂冰莹,忽然深深的叹了口气!

秀儿眼睛红红的道:“爹!你一定要救救姐,好吗?”

“秀儿乖!爹会尽力的!”

北堂富摸摸秀儿的额头,然后看着北堂冰莹:“莹儿,我知道你恨我这个做爹的!我们之间有很多误会!当初赶走你娘,让她忧郁而终也并非我所想。你体质不能习武,从小受人欺负,爹比谁都心疼!”

“哼!”

北堂冰莹冷笑一声!

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多原委。

她一直觉得奇怪,为什么北堂冰莹投河自杀,身为父亲的北堂富却从来没有来看过她呢?原来这父女俩嫌隙由来已久。

北堂富叹了口气,道:“敏儿的右手废了!以后都不能练武就等同一个废人!她这辈子算是完了!大伯很震怒,一定要你偿命!不过你放心,爹不会让你有事的!”

“救我?你似乎没这个本事吧?”北堂冰莹察觉的出来,北堂富在家里面,说话似乎没什么分量。

……

北堂家族祠堂!

正前方的神龛上竖立着上百个祖宗牌位,庄严神圣,香火缭绕。堂下北堂墨,北堂成,北堂富,还有二少爷北堂梦龙四人主持这次审讯。秀儿,芳芳,北堂泰等小一辈弟子都被挡在了门外。

冰莹一袭青衫,站在大堂中央,表情镇定。

“北堂家规第一条:族内弟子互相残杀者,处死!”

北堂成大声的朗读了第一条家规!然后,他看了看大哥北堂墨,又看了看三弟北堂富,轻轻嗓子,道:“兄弟阎于墙是北堂家最严禁的悲剧,大哥,三弟,今天审讯的结果如何,我都希望不要伤了我们三兄弟的和气!”

北堂墨道:“废话少说!开始吧!”

北堂成走到北堂冰莹面前,道:“北堂冰莹,你可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吗?”

“不知。”

冰莹简洁的回答,眼神镇定非凡。

舌战3

“不知。”

冰莹简洁的否认,眼神镇定非凡。

“那么说,你是不打算认罪了?”

“不认!”

“你是否承认昨晚三更在后院紫竹林打伤自己堂妹北堂敏?”

“不承认!”

冰莹始终一副冷漠的表情!

冷酷到了极点!

北堂成眉头紧蹙。很显然,北堂冰莹的冷酷让他这个二伯觉得很没面子。

“畜生!你还不赶快认罪?或许还可以给你一条活路!”北堂墨怒喝了起来。

“大哥,二哥在审讯,我们就不要打扰了吧!”

北堂富弱弱的抗议。

他眼神急切的看了一眼北堂冰莹,暗示她要态度诚恳,快点认罪,这样他才好求情。

北堂冰莹只当没看到。

她对这个父亲没有任何感情,看着自己女儿被人欺负也不敢出来保护的父亲,她甚至有些鄙视。

“既然你什么都不肯承认,如果就这样定你的罪,未免说我们偏袒!为了让你死的心服口服,我们不妨来个堂上对质!来人,去把敏儿带来!”

“二弟,不用这么大费周章了吧?”北堂墨阻止。

“大哥。既然静儿不肯认罪,那就只有当堂对质了!敏儿只是右手受伤,应该还是可以出来作证的吧?”

“依我的意思!还用对质什么?当场将这畜生劈死了事!哼!”

“这样对三弟也不公平!还是等敏儿来了再说吧!”北堂成派人去请北堂敏。

冰莹始终冷漠如冰山。

这些所谓家长们就能决定她的命运?

太可笑了!

他们还不知道,那个可以任他们左右命运的柔弱的北堂冰莹,早已经不在了!

很快,在两个丫鬟的搀扶下,北堂敏出来了。

右手紧紧的缠着绷带,一脸的憔悴和苍白。

见堂冰莹的时候,双眼里充满了愤怒和恐惧。

冰莹回了她一眼,轻轻冷笑。

北堂成道:“敏儿,你可清楚的看到伤你的人?”

舌战4

北堂成道:“敏儿,你可清楚的看到伤你的人?”

“是!”

北堂敏咬牙切齿的点头。

然后,目光仇恨的望了一眼冰莹。

北堂成道:“那你将事情的经过,在堂上详细的述说一次!你要记住,这里是北堂家祖宗祠堂,你一定要实话实说。”

“是的。二伯。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早上我在花园……”

北堂敏将整件事说了一遍,巨细无遗。只不过将她自己嚣张跋扈的部分省略,然后将冰莹冷酷凶残的部分夸大了许多倍。

北堂成道:“敏儿,我再问你一次!你说的可是全部事实?”

北堂敏道:“我可以对着祖宗牌位发誓!绝对没有半句虚假!这个疯子,神经病,冷酷的杀手,她……她废了我的右手!我以后再也不能练剑了!”

北堂敏情绪很激动,恨不得扑上去咬死北堂冰莹!

北堂墨终于忍不住了,大刀阔步的往前一站,怒气冲冲的道:“三弟!现在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北堂富叹了口气,道:“大哥!就当是我对不起你!只求你绕莹儿一命,好吗?”

“哼!不可能!她凶残冷血,连自己的妹妹都可以这么歹毒!废了她的右手,从此以后她就是一个废人!她的人生,就这样完了!如果不杀了她,如何服众?如果你要阻止我,那以后我们就不是兄弟!”

说完这里,北堂墨大吼一声:“来人!家法伺候!”

“等等!”

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他!

北堂墨一看,怒道:“北堂冰莹!你这个畜生还有什么话可说?”

冰莹道:“简直是笑话!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对质?只是听她的一面之词?这就是你们标榜的公平?”

北堂成喝道:“北堂冰莹!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怎么可以这样和长辈说话?”

冰莹冷笑道:“长辈?你们还不配做我的长辈!别仗着自己多活了几年就可以随意决定别人的命运!既然要审讯我,那就让我心服口服!要不然,我可不服!而且,传出去只怕也只会让别人笑话。”

舌战5

冰莹冷笑道:“长辈?你们还不配做我的长辈!别仗着自己多活了几年就可以随意决定别人的命运!既然要审讯我,那就让我心服口服!要不然,我可不服!而且,传出去只怕也只会让别人笑话。”

北堂墨气得青筋暴起:“三弟!三弟!你自己看看,你这教的是什么女儿?她不但丢尽了我们北堂家的脸面,现在简直放肆的不像话了!”

北堂富无奈的低下了头。

北堂成想了想,道:“虽然北堂冰莹态度放肆,但是说的话未尝没有道理!北堂冰莹,如果不给你一个申辩的机会,你肯定会不服!现在我就给你一个申辩的机会!你可以尽管说出事实!如果你是冤枉的,自然会还你清白!如果事情是你做的,你也决计逃脱不了罪罚!”

冰莹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她一步一步走进北堂敏……

“你……你别过来!”北堂敏虽然恨极了她,但是想到她那恐怖的武功,凶残的手段,不由得心生寒气。

冰莹道:“你说我约你去竹林决斗?可有人证?”

北堂敏道:“你私下跟我说!自然是没有……”

冰莹打断她:“你不用回答那么多,只需要回答,有还是没有?”

北堂敏无奈的道:“没有!”

脸上的表情,显得那么的无辜!眼神盯着冰莹,却是异常的恶毒!

冰莹继续问道:“你说我用剑挑断你的右手经脉,可有人证?记住,只需要回答有没有。”

“这个……”

“希望你清楚的回答!有,还是没有!有还是没有???”

“没有!〃北堂敏的脸色,更加难看。

“那物证呢?”

“你用我的剑刺伤……”

“只回答有没有!”

“没……没有!可是……”

“你不用可是了!你自己都说,我只是一个弱不禁风的窝囊废!”

呵呵。

弱不禁风!

多好的形容词啊!

冰莹冷笑了起来。

她将这句话回敬给了北堂敏!用一种完美的方式!

装嫩也挺好玩1

冰莹冷笑了起来。

她将这句话回敬给了北堂敏!用一种完美的方式!

北堂敏的脸,气得一阵白,一阵青。

冰莹是一个特工!

拷问和被拷问,只是特工无数技能中最普通的一种!一点点的盘问技巧,就让北堂敏破绽大开。

她现在只是有些后悔,当初下手太轻了!

作为一个特工,第一守则就是下手干净狠毒!绝对不能放虎归山,给自己留下后患!。

穿越之后的日子里,冰莹渐渐习惯了这个新的身份,心肠比从前也柔软了几分,又见着北堂敏只是个小孩子,只想教训教训她,并没有痛下杀手。

没想到,一念之仁慈,就给自己带来了这么大的后患!

经过这一次之后,冰莹下定决心!

以后,不要对敌人仁慈!

因为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在审判堂上,北堂敏被气得肺炸。

冰莹放大音量道:“没有任何人证,物证,甚至都没有旁人可以证明我有约她去决斗!这样你们就想定我的罪?到底是我太放肆,还是你们根本就没有王法?”

北堂墨骂道:“畜生!你……”

冰莹道:“闭嘴!我不觉得你有骂我畜生的权力!”

如此强硬的语气,让北堂墨吃惊万分。

冰莹继续道:“还有,并不是嗓门大就有道理!刚才她说我用剑刺伤她,谁都知道我根本没有剑!怎么刺伤她?这就是一个最大的破绽!”

北堂墨道:“你是夺了她的剑,再刺伤她!自然不需要有剑!”

北堂冰莹冷冷一笑,不再理会他。

北堂墨怒道:“你笑什么?”

“好笑呗!好笑就笑了!”

“有什么好笑的?”北堂墨怒道!

冰莹看了看所有的人,最后目光停留在北堂梦龙身上:“二哥!你一向最公平厚道,我可以请问你一件事吗?”

北堂梦龙道:“问吧。”

装嫩也挺好玩2

冰莹看了看所有的人,最后目光停留在北堂梦龙身上:“二哥!你一向最公平厚道,我可以请问你一件事吗?”

北堂梦龙道:“问吧。”

冰莹道:“以北堂敏的武功,要空手夺过她的剑,然后一剑刺伤她的右腕,刚好废掉她的经脉。这需要多高的武功?”

北堂梦龙想了想,道:“如果以北堂家剑法来算,起码也要将落樱剑法练到第六重以上才有可能!”

冰莹继续道:“听闻二哥你的剑法也练到了第六重!那么以你的武功,有这个可能吗?”

北堂梦龙认真的回答:“可以做到!但并不容易!”

冰莹微笑点头:“谢谢二哥解答!我的问题问完了!”

诧异!

绝对的,万分的……诧异!

全场惊呆了!

每一个人,都用一种惊诧,近乎崇拜的眼神看着冰莹!

这怎么可能呢?

如此的镇定,理智,言辞犀利,目光坚定,条理清晰!

甚至面对北堂家最火爆的北堂墨也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怯懦和退缩!

这是北堂冰莹吗?

这是那个从小体弱多病,性格柔弱任凭欺负,被四皇子退婚之后绝望投河自尽的四小姐吗?

为什么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全场的人,尤其是小辈的北堂家弟子,一个个充满崇拜的眼神看着北堂冰莹!

她竟然能够游刃在大伯的杀气之下,而且没有一丝一丁点的害怕!这简直就是他们的偶像啊!

最高兴的莫过于秀儿了!

她欢快的拍手跳起来:“四姐说的太好了!说的太好了!就连二哥都没十足把握可以夺走六姐的剑刺伤她,四姐根本就不会武功啊!她怎么可以做到呢?”

秀儿的话,放佛一石激起千层浪!ww奇Qìsuucòm网

整个肃杀的祠堂沸腾了!

“是啊!是啊!为什么我们都没想到呢?四姐平时柔弱,这谁都知道!她怎么有能力刺伤六姐?”

装嫩也挺好玩3

整个肃杀的祠堂沸腾了!

“是啊!是啊!为什么我们都没想到呢?四姐平时柔弱,这谁都知道!她怎么有能力刺伤六姐?”

“四姐手无缚鸡之力,拿剑都拿不稳,怎么可能伤人呢?”

“六姐的武功那么厉害,伤她的人肯定是个高手!绝对不会是四姐!”

“这也太冤枉人了!这个屋子里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凶手,但那个人一定不是四姐!”

“怎么能听六姐一面之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