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我叫韦双双-第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到底在看什么啊?我让你带我出来是玩的,不是看你发呆的,真实扫兴。”韦双双白嫩的小手在胤离面前挥了挥,可是胤离依旧没有回过神来,这让韦双双颇为气闷。看了看天色,已经出来快一个时辰了,如果她屋子里那块大木头有自知之明的话,就应该果断的跑得越远越好,不然连累了她韦大小姐,看她不把那块烂木头剁吧剁吧烧火!哎?那一百两银子岂不是泡汤了?韦双双想到这里,原本的奕奕神采马上就蔫了下去。
“颜夕,你怎么了?”胤离回过神来,看着韦双双变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有些咋舌。胤离潇洒的把玩手里的折扇,一边看着韦双双有趣的表情,倒是也快哉。
“没事儿,我累了,想要回去了。”韦双双活动了一下胳膊,利落的从桥栏杆上跳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挂在天上的明月,突然觉得有些莫名的感伤。
“这么早?”面对韦双双突然变坏的情绪,胤离有些措手不及,不过对付女孩子嘛,他还是有一套的。随即拉住韦双双的胳膊,也不顾周围人异样的眼神,直接就拉着韦双双向一旁出租马车的地方走去。 
“喂喂喂!你干嘛?你要带我去哪里?我告诉你,你再不告诉我,我就喊人了啊,非礼啊!”韦双双不能轻易的露出武功,特别是在这恭亲王面前,这不是把自己不明不白的身份暴露了嘛,哎……
“喂!”胤离哪里知道韦双双会当街喊非礼?吓得他立刻回头捂住了韦双双的嘴,可是这话已经被周围的人听到了,纷纷围了过来,让胤离无处可逃。
“就算是大晚上,也不能强抢良家妇女啊!”当这个声音不大不小的响起来的时候,周围人的怒火也被点燃了。这些都是平头百姓,最恨的就是欺负人的大户公子,这应该是属于……阶级敌人。
这种情况下,只要有一个人带头,着群愤肯定是平息不了了,果然,大家齐心合力的向前拉扯胤离拽着韦双双的手。韦双双哪里知道自己无心的一句“非礼”居然换来这种效果?不过这样也好,省的她一会不好脱身。
所以,就在众人发泄对这个“调戏良家妇女的纨绔子弟”的愤怒的时候,韦双双已经猫着腰从人群中钻了出去,回头看了看被围攻的胤离,众人根本就不听他的解释,这样韦双双心里大乐,只是默默的哀悼恭亲王的一世英名之后,飞快的跑向立春院——的后门。
就在韦双双火急火燎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后,狠狠的关上了门,心有余悸的依在门上摸着自己的心口,那一颗小心脏到现在还是“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如果真的被胤离强行带走,韦双双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运气逃出来。万幸万幸,这个时代的人都还是很有正义感的,如果在现代……估计这次是难逃一死了。
“喂,你被狗追了吗?”一个冷冷的声音突然传来,吓得韦双双头发都快立了起来。待看清楚说话的是那根姓郑的木头,韦双双一股手机火“腾——”的冒了起来,用力的推了一下郑沂南。
郑沂南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掌推到了一边,完全没有防备,他怔了一下,也火大起来,朝着韦双双吼道:“你疯了啊你?推我做什么?”
“你怎么不走?你还留在这里干嘛?要不是因为你,我今天会和那个王八蛋出去吗!不是因为你,我会险些被他带到陌生的地方吗?要不是遇见你,我还好好的过我的花魁小日子,你还好意思问我是不是疯了,我是疯了,让你弄疯的!”韦双双一边哭着一边不断的推打着郑沂南,一声一句一泪,都像一把大锤子一般狠狠的砸向郑沂南的心。
是啊,他何德何能要一个女子如此维护他啊?为了保护自己,眼前的女子到底是受了多大的委屈啊……郑沂南的眼角有些湿润,完全不抵挡韦双双的捶打,只是默默的承 受'TXT小说下载',仿佛这样可以赎罪一般。
渐渐地,韦双双累了,软软的瘫倒在郑沂南的怀里,但还是抽抽搭搭的,一脸的委屈。郑沂南双臂一收,直接握住了韦双双的双肩,那软玉温香的感觉,让郑沂南的心一阵激荡,但马上又被理智控制住了。不过,韦双双没有反抗,这一点让郑沂南有些……欣喜。
郑沂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说:“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会给你带来这么大的麻烦,但是你相信我,我不是赖着不走,是我的内伤真的很重,如果强行运功会导致经脉断裂……不过我伤势一有好转,肯定不会连累姑娘的。姑娘的救命之恩,郑沂南永生不忘。”
“谁稀罕你的永生不忘?”韦双双喃喃地回了郑沂南一句,她的下巴枕在郑沂南的颈窝,温柔的感觉让韦双双有些眷恋,还有那双肩传来的力度,不轻不重,却很有力。鼻翼中萦绕着一种淡淡的青草一样的清新的味道,很淡很淡,不细细的嗅,很难察觉。
郑沂南感觉到韦双双的呼吸柔柔的喷在自己的颈间,他都快把持不住自己的心神了……这女子还真是一个磨人的小妖精。这时的的郑沂南完全忘却了韦双双可是出身青楼啊,可是扬州最有名的立春院的花魁啊。这样的韦双双让郑沂南觉得她就是一个小女孩,一个需要被人疼爱的小女孩。
“那……你稀罕什么?”郑沂南反问,他似乎有一种错觉,只要是韦双双想要的,郑沂南无论如何都要满足。
一提到韦双双喜欢什么,她马上就从郑沂南的怀里跳了出来,双眼冒光的说:“金子、银子、珠宝、银票、古董、字画……反正是值钱的东西我都喜欢!”提到这些东西的时候,韦双双仿佛一个憧憬着糖果的小女孩,贪心但是不贪婪,但是这足以让郑沂南无奈。
郑沂南看了看空落落的双手,心里似乎也和这双手一般空落落的了。他猛然惊醒,自己还身负重任,怎么可以在儿女私情上迷失了自己?郑沂南顿时懊恼不已,不敢相信刚才那个失落的人是自己。郑沂南挥去了脑子里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又恢复成了那个冷漠的剑客,只是看着韦双双的眼神似乎有了些温度。
韦双双正沉浸在自己发财的美梦当中,自然不会注意到仅仅片刻之间,她身后这块大木头的思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韦双双将自己的身体投到软软的被子里,一阵困意袭来,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韦双双真的觉得累了。不过,好像也没发生什么啊,那个胤离,下次一定让他更惨!韦双双终于抵挡不住周公的魅力,渐渐地她进入的梦想……
郑沂南站了半天,也没见韦双双有动静,走近一看,才知道这丫头已经睡着了。郑沂南无奈的摇摇头,帮韦双双盖好被子,他就钻回了柜子里。不得不说,其实韦双双的衣柜真的很大,稍微蜷缩着一点腿,郑沂南就可以躺进去。身下还有韦双双的衣物,布料都是上好的锦缎,丝滑柔顺,还有淡淡的香味,说实话还是很舒服的。郑沂南将柜子的门只留了一条小缝隙,供自己有新鲜的空气可以呼吸,又看了一眼韦双双睡觉的位置,闭上的双眼……
夜静静的流动,恭亲王府中,一个美艳的女子用药酒帮胤离揉着胳膊,眼中闪过锐利的锋芒……


☆、第十章 崩溃

次日清晨,清脆的鸟鸣将睡梦中的韦双双吵醒,美美的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子,低头看到自己的衣服,愣了片刻,才想起来昨天自己的“壮举”,不由得会心一笑。
“喂,木头啊,你饿不饿?”韦双双换上了挂在屏风后面的那套轻薄的衣服,将头发披散开来,恢复了往日的妖娆。半晌没有声音,韦双双纳闷的来到衣柜跟前。可是让她奇怪的是,柜子的门不像往日留着缝隙,而是死死关上的……
韦双双没有拉开柜子,只是漠然的环顾四周,很安静,静的有点可怕。韦双双撇撇嘴,压下心里不舒服的感觉小声的骂道:“真是亏本了,这王八蛋大木头也不把人家的一百两银子付清,真是小气得要死,等我再见到他,非要他好看!”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韦双双都没有去触碰衣柜,每每穿衣服的时候,都是让翠儿准备好的。为什么这样,她自己也不知道,本能的就是不想看到空落落的衣柜,让她有种好像失去了什么的感觉,她不喜欢。
“当当当——”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颜夕,是我,吴梅儿。”来着的声音透着几丝焦急,这让韦双双大为不解,平时的吴梅儿都是以优雅、妖娆著称,如今这般的摸样,韦双双还是第一次见到。
“怎么了?吴姐姐?”韦双双赶忙开门把有些慌乱的吴梅儿让进了屋,顺手倒了一杯茶,给她压压惊。
“两件事,一是恭亲王的王妃来了,就在楼下,指名要来叫你;二是……你爹爹和娘亲们要回来了。”吴梅儿简单明了的扔了两个重磅炸弹,想当的简明扼要。吴梅儿推了推愣住的韦双双,接着说:“我现在先去楼下看看情况,你自己小心点,别再玩了,不然你爹娘可饶不了我。”说完,吴梅儿就离开了。
韦双双无语,怎么都觉得爹娘回来了才是最最不好的消息,什么王妃之类的,都是跳梁小丑而已,不过是为了夫君打抱不平的悍妇,一般都没什么脑子的,该不会是把她当成恭亲王在外面包的二奶了吧?韦双双看了看天色,今晚上就回家吧,还有好多事情要布置的呢,以免爹娘看出破绽。
立春院大厅——
“我们王妃就是要见那花魁,就是那个叫什么,叫聂颜夕的女人,叫她出来!”一个身穿淡蓝色华丽短卦,梳着丫鬟发髻的女子很嚣张的说。这女子前面端坐着一位身穿绛红色华服,居然带着旗头的女子,眉眼间有说不尽的风情,但是仪态有端庄的让人赞叹。
在场的所有人都在围观,可是却被进来的官兵们给驱逐的干干净净,想看皇家的热闹,就怕是没有那个命啊。
“王妃您大人有大量,别和我们这些人计较,不知道颜夕她做了什么,让王妃亲自大驾光临,那孩子还小,不懂事,您别和她计较啊。”老鸨一边赔笑脸,一边向翠儿使了个眼色,让她快去叫韦双双下来。
翠儿在这风月场上也不是混了一天两天了,能到这个地步还只是个丫鬟没挂牌子的,只能说明她实在是聪明,果然一下自己就懂了老鸨的意思,点了点头,转身飞快的跑上了楼,去叫韦双双了。
立春院啊,整个儿楼只有三层,而花魁的屋子就住在第三层,视野开阔,而且还可以阻绝一楼大厅的吵杂,还是很清幽的地方。卿竹木质的楼梯、墙壁,竟然有一种别样的清雅,在这种风尘之地,还真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但是这是吴梅儿要求的。
翠儿匆匆的奔上了楼,还没站稳,只听见“吱——”门自己却开了。推门而出的竟是韦双双。韦双双看到双颊微红的翠儿和略略举起的手臂,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对翠儿点了点头,婷婷袅袅的下楼去了。毕竟她现在是花魁嘛,丢人不能丢份儿啊。
翠儿见韦双双神色如常,自己也松了一口气,料想她应是知道恭亲王妃来找她的事了,便也小心翼翼的跟了上去,一直用眼睛瞄着韦双双,想看出哪怕是一丝异样来。可惜,她失败了。
“我听说,有人找我,是吗?”遥遥的,韦双双还没有从楼梯上下来,就看到一众人只有一女子端坐在中间,立春院的人都是战战兢兢的在一旁垂头而立。韦双双环顾四周,绯红的轻纱,明晃晃的花灯,金色流苏边穗儿的桌巾,一盘盘美味,一杯杯琼浆都失去了往日那种纸醉迷金,灯红酒绿,男欢女爱的热闹,冷冷清清的,竟然平白的生出几丝凄凉……
众人听到声音,纷纷抬头看去,只见一女子穿着大红色纱织的长袍,头发披散,竟然有几分倾城的味道,眼角那一抹嫣红,平白的又增添了一抹媚色,让人垂涎。刚刚那蓝衣丫头白了一眼韦双双,眉毛一挑,轻轻的“哼”了一声,便把头偏到一边去了。众人神色各异,唯一没有被韦双双的到来影响到的人,就是那端坐品茶的女子——躬亲王妃。
气场,一种强大的气场滚滚的,就向韦双双袭来。韦双双神色一正,慢慢的走到大厅来,慢慢的,向这屋楼里面地位最高的女人靠近。但是眼神还在不住的打量着。从背影开看,一头乌黑的秀发被旗头束住,略显柔弱的双肩,但是却笔直的。缓缓的,看到了她的侧脸,白皙如玉,仿佛一泓清泉一般柔和的线条勾勒而出。小巧的鼻尖,如桃花瓣的樱唇,和……一双无比凌厉且野心勃勃的双眸!
“民女聂颜夕,拜见恭亲王妃。”韦双双心神一慑,连忙收敛了眼神,低眉顺眼的给王妃请安。心里暗暗叫苦:胤离啊胤离,你有这么如花似玉且貌似十分不好惹的老婆在家,你来招惹我做什么?现在好了,我被你们家母老虎盯上了,若我今天不能全身而退,他日我必定将此责难全部加诸在你身上!
恭亲王妃只是喝茶,仿佛没有听到韦双双的话,也不让她起身。韦双双心里气闷,她何时受过这种气?给一个女人卑躬屈膝,还要看人家脸色……天啊,她真是从来都没想过!她才不要这么没脸,指不定这死女人为她老公来报仇,要怎么折腾她呢,不如先保存实力吧。想到这里,韦双双朗声说道:“谢王妃。”声音刚落,就站直了身体。
所有人都没有先到韦双双会如此大胆,在没有得到王妃的允许下,就私自做主,吴梅儿在一旁都快晕倒了,她说什么来着?说什么来着?这个死丫头,绝对不会听话的!
“谢王妃赐坐。”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韦双双又来这么一句,然后大大方方的,面对着恭亲王妃,就坐了下来……就坐了下来!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冷气,这恭亲王妃是什么人啊?是索额图索相的女儿啊,是恭亲王的王妃啊!除了当今皇后赫舍里,她几乎是大清国尊贵的女人了!而这个小小的青楼名妓,居然敢在她的面前放肆?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大胆!我们家王妃什么时候允许你起来了?又什么时候允许你坐下了?”那蓝衣丫头一见韦双双如此傲慢,当下就开始咄咄逼人了。相比她在王妃面前也是一个得宠的角,不然怎敢如此嚣张?
“民女当然是得到了王妃的命令,才敢如此的啊,不然你是觉得王妃的命令如同废纸一般,我可以不理会的吗?”韦双双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