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我叫韦双双-第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什么虎头铜锤的?叫大哥二哥,这么大了还没大没小,小心我告诉你爹,让你爹关你的禁闭!虎头,铜锤……啊不对不对,应该是叫青若和篮竹了。你们是不知道啊,双双的小时候,从来不让我抱着她如厕,那小胳膊小腿的啊,非要自己上小马桶。一路上从黑龙江回到扬州,你们都是共用一个的。还有啊……”建宁完全忽略了自己女儿的感受,仿佛倒豆子一般的将韦双双小时候的糗事说给两个孩子听。
韦双双死命的示意娘亲不要再说了,可是建宁的话匣子打开了,轻易哪里会管的上?最后韦双双气的眼圈通红,只能拿出杀手锏,裂开小嘴嗷嗷的哭嚎了起来。
建宁哪里知道自己这一番话,给自尊心超强的女儿带来了不小的伤害,看到女儿哭的跟个泪人儿似的,心疼得不得了,一边给韦双双擦眼泪,一边哄着说:“啊呀,双双乖啊,不哭了,明天娘亲让人给你单独做个小马桶,不跟他们用一个了啊。”哪里知道这话不说还好,韦双双一听建宁还是抓着这个话头不放,哭的更欢实了。
在一旁的韦青若和韦篮竹一见韦双双的哭的这么伤心,一时间也慌了手脚,跟着建宁一起安慰这个水做的妹妹。可是人家根本就不领情,直到哭的整个儿韦府的重要人物——韦小宝回来了,韦双双才抽抽搭搭的停了下来。
韦小宝刚回家就听见韦双双那穿透力极强的哭声,以为出了什么事,赶忙向建宁的院子赶来,一进屋就喊道:“怎么啦怎么啦?谁惹我家宝贝大小姐哭啊?看我不他打的连他娘都不认得!”
韦青若一见韦小宝回来了,回头看了一眼韦双双,总觉得这个妹妹眼中透出的光彩让他心里发寒,他大气都不敢喘了,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站在门边,打算一见苗头不对,马上逃跑。可是韦蓝竹并不这么认为,这可是建宁娘将双双弄哭的,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当韦小宝进屋的时候,他还是吊儿郎当的站在那里,一脸看热闹的模样。
韦双双心里冷哼:我是因为这个二百五的娘亲不开心,但是罪魁祸首还是你们,你们不来,我也不至于这么难堪,况且刚才你们笑的那么欢。既然这活不能发到娘亲身上,哼哼,那你们可就自求多福,到时候别怪本姑奶奶下手太狠就好!
果然,韦小宝一进门看到韦双双哭的那个梨花带露,心疼的不得了,再一看自己的二儿子一脸看戏的模样,更是来气,一巴掌就打到后脑勺上。韦蓝竹哪里知道这飞来横祸,一巴掌把他拍的晕头转向,满腹的委屈,却又开不了口,也跟着大哥小心翼翼的站在一边了。但是眼睛还是很不老实的向韦双双丢白眼。
韦双双暗暗记下了,回头一定要报复回来,现在最主要的事情是向爹诉苦。韦双双一看到韦小宝进来,马上停止了噪音,柔柔弱弱、委委屈屈、可可怜怜的看着韦小宝说:“爹爹……大哥二哥笑话双双小时候的名字,听娘说,那名字可是爹爹投色子选出来的,是老天的意思。爹爹,他们笑话我,就是笑话爹爹你的手气,也在笑话老天爷的意思……”
在场的人全都愣了,谁能想到一个七岁的小娃娃这么能言善辩?韦小宝也是经历大风大浪的人物了,没有多想,可是建宁则不同了。在韦小宝训斥两个儿子的时候,建宁一把将韦双双拉到身前,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看了个仔细,神经质的问:“女儿啊,你是不是吃错药了啊?平时你少言寡语的,今天是抽了什么风了啊?不行啊,我得找个萨满太太给你驱驱邪。”说完,煞有介事的摸了摸头上的汗,一脸的惶恐。
萨满太太?驱邪?韦双双险些泪奔啊,很想对着娘亲问一句:“你还敢在二百五一点吗?”


☆、第三章 大家闺秀

三月的扬州飞花满天,河流上花船咿咿呀呀的传出小曲的调调,断断续续有些破碎,随着河面上的风,轻轻地,轻轻地飘散开去。河边站着一个身着淡粉色衣裙的小姑娘,看起来八九岁的样子,眉清目秀,正望着波光粼粼的河面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妹,你在这里干嘛?快随我回去,不然爹娘又该责罚我了。”身后传来韦蓝竹的声音,韦双双无奈的叹气,真是跟他们在一起,得不了片刻的清闲,只能无奈的随他们回去。
韦双双一回到家里,便理也不理韦家兄弟,直径的回自己的屋子了。弄得两兄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真不知道哪里又得罪了这位大小姐。
其实韦双双并没有生气,也没有人得罪她,只不过她现在过的实在是太无聊了,已经这么过了八年了。刚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她才是个两岁的娃娃,如今过了八年锦衣玉食的生活,她不能再这么混日子了,如果不想以后随便找个男人嫁了,她就要做点什么!想到这里,韦双双打定了主意,一脸郑重的找到正在树下喝茶的娘亲建宁。
建宁看到自己的女儿一脸决绝的模样向自己走来,吓了一跳。她现在可是不敢小看自己的女儿,时不时的,她总能突然说出一些话,让人哑口无言。如今看女儿这幅模样,建宁赶紧问道:“双双?你怎么来了?今天你哥哥们不是带你出去玩了吗?怎么不高兴的样子啊?是不是他俩又欺负你了?”
韦双双心里嗤笑,就那两个小毛头,自己一根小手指头就能把他们使唤的溜溜转,他们还敢来欺负她?上次因为笑话她板凳的名字,让爹爹打了个半死还关了一个月的禁闭,这俩小子终于知道这个家里谁是大王了,再也不敢在她的面前造次。
“没有,娘亲,我有事情想跟你商量。”韦双双撇撇小嘴,可怜巴巴的拉着建宁的衣袖,大眼睛闪闪亮亮的,充满希翼的眼神盯着建宁闪个不停。
建宁最受不了女儿这幅模样了,立刻缴械投降 的说:“好好好,你说,别拽我袖子啊,这布料可是最好的苏绣,我请云裳布庄新做的呢。”韦双双听了见建宁的话,嘴角有些抽搐,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娘啊,哎……
不过好歹是达成目的了,赶忙说:“娘啊,我们家算不算得上是大户人家啊?”韦双双天真的问道。
“当然啦,扬州还有比咱们韦家更大的大户人家吗?想当年……”
“啊,那娘亲啊,可是……”韦双双打断了建宁的“想当年”,要不然指不定要听她絮叨到什么时候呢。她急着说:“可是我听外面说的大家闺秀啊,都是会好多好多东西的呢,什么诗词歌赋啊,琴棋书画啊,刺绣女红啊,刀枪剑戟啊,斧钺钩叉啊……”
“等等!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双双,你是不是生病了?”建宁有些慌张的摸了摸女儿的额头,不热啊……怎么见天的说些胡话呢?
“不是不是,娘亲,我说的是一点防身的功夫。你看啊,双儿姨娘、阿珂姨娘、方姨娘、苏姨娘……娘亲,爹爹这么多老婆当中,是不是只有你和屏儿姨娘不会功夫啊?外面这么乱,我怎么也得会点武功防身啊。”韦双双循循善诱,希望这个脑袋不太灵光的娘亲能让她成功的忽悠过去。
“不会啊,你看你娘我什么都不会,也不过的好好的吗?双双啊,娘不想让你学那些累人的东西,娘希望你天天开开心心的就好。”建宁笑着摸了摸女儿的头,又掐了掐她粉嫩的小脸蛋,一脸的慈爱。
韦双双呆愣的看着建宁,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她承认,这么多年了,她对这里一直都没有归属感,觉得自己是这世界上最特别的存在,可能某一天就会像突然出现一样突然离去。可是这么多人的疼爱,让她这个从小父母离异,寄居在姑姑家的野孩子硬生生的从心里发散出一种莫名的情绪。
韦双双吸了吸鼻子,又眨眨眼睛,强忍着不让泪水滴落。可是这一切在建宁的眼里却是不同的效果。建宁一看到女儿这番表现,以为她是没有达成自己的愿望而伤心。她心里马上就像刀在割一样,连忙把韦双双揽在怀里,拍着她的背说:“好了好了,娘亲答应你就是了,回头跟你爹商量商量,看看找几个老师来教你,至于武功……我去跟荃姐姐和双儿她们商量一下,你就别再不开心了啊。”
韦双双伸出瘦弱的小手也抱紧了建宁,窝在建宁的怀里闷闷的“嗯”了一声。
在建宁娘亲那里吃了茶和点心,韦双双带着有些沉重的心一个人在花园里发呆。扬州三月的阳光柔柔的,仿佛是一匹金色的缎子揉碎了星辰的光芒就那么的在她的媚眼上铺散开来,有一种暖暖的感觉,和一丝丝痒意……痒意?韦双双猛的伸出手来在自己的鼻尖上一抓,入手一种毛茸茸的感觉,睁开眼睛一看,丫的!韦蓝竹正拿着一只毛毛狗(一种植物)在她的鼻尖上扫来扫去的!
韦双双的火气立马窜了上来,恶狠狠的瞪着他,心里却有些惋惜自己刚刚那片刻的好心情就这么顺水东流了。不过这孩子怎么这么讨厌啊?一点都没有韦青若的温文尔雅,这么小就这么淘气,长大还得了?
韦蓝竹看到韦双双不善的眼神,硬生生的打了个寒战,他们两个不对路子不是一天两天了,每每都是自己栽到她手里,他顶天立地一男子汉,总被一个小丫头欺负,他韦家二少爷的脸上无光啊。想到这里,居然平白的生出一丝勇气,不怕死的瞪着韦双双,拽的跟二五八万一样的说:“臭丫头,你看什么看!平时要不是大哥护着你,我早就把你打的连你娘都不认识你了!”
韦双双哪里知道这毛头小子今天居然这么大胆,听了这话韦双双愣了片刻,突然发出惊天动地的笑声。因为笑的太厉害,韦双双不得不捂着肚子,最后竟然就那么倒在了草地上笑的直打滚。
韦蓝竹何时见过这么孩子气的韦双双,平时的韦双双不是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就是奸诈使坏。今天的韦双双,似乎和以前不大一样,但是哪里不一样,他有说不出来,只能呆呆的看着笑的欢实的韦双双。看着她因为笑的太急而浮现红晕的脸庞,还有那弯弯的眉眼,洁白如玉的贝齿,白皙的额头上渗出丝丝的汗水,娇小的身姿被粉红色的衣裙包裹着,还有几根草叶在上面微微颤动……韦蓝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韦双双怎么就这么好看呢?以前从来没有这么觉得过啊。
“二弟,小妹,我才被娘亲叫去一会儿,你们就闹得这么欢?什么事笑的这么开心?说给大哥听听,让大哥也乐乐?”远远地,韦青若就看到韦双双这娇憨的一面,心里渗出暖暖的感觉,脚步也轻快了许多。走近了,才看到自己的二弟一脸尴尬的处在那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模样,就猜到了八九分,一定又是被双双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陷害了吧。哎……二弟怎么总也学不乖?从来都斗不过双双,还这么不怕死……难道应该说他勇气可嘉?
“咳咳……哈哈哈,没事儿大哥,我就是看着他就觉得好笑,并没有发生什么啊,大哥你刚刚干嘛去了啊?”韦双双看到韦青若来了,理了理衣衫站了起来,很是奇怪,这两兄弟从来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怎么不是一起行动的呢?
“看……看到我……就好笑?”韦蓝竹喃喃的重复着韦双双刚刚的话,可是没有人注意到他那一脸的仿佛是踩了狗屎的表情,看来这句话对他的打击不小啊。
“小妹,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你要不要听?”韦青若神秘兮兮的一笑,惹得韦双双气闷,这么大点儿的小屁孩,没事儿耍什么帅啊,现在的孩子啊……哎……
“好消息?什么好消息?大哥你快说啊,买什么关子啊,真是的!”这里就不得不表扬一下韦蓝竹同学了,这孩子的自我恢复能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强大,这么快就从阴影中走出来了,或许……他根本就是忘记了?额……
“哎,你就是心急。娘亲们说了,让小妹和我们一起习武。”韦青若的话音刚落,这两个孩子有截然不同的反应。
“啊!她?她是女的啊!怎么可以和咱们习武呢?再说了,咱们都学了三年了,她哪里跟得上啊。不是我说她,一小丫头片子,怎么……能……和……”韦蓝竹明明趾高气扬的,但是眼角瞟到韦双双那冷漠的眼神,心里突突跳了两下,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最后面的话都吞到肚子里去了。
“真是的,你们行,我怎么就不行!走着瞧!”韦双双本来雀跃的心情,被韦蓝竹一顿泼冷水浇灭的一点火星儿都不剩,凭什么她就学不了?不仅要学,还要好好学!她丫的当定大家闺秀了!


☆、第四章 人格分裂

杨柳依依,池塘河畔的芳草正萋萋着,一旁古朴味道浓重的亭台上一身蓝衣的女子正依栏而立,目光眺望向远方,如黑缎子般的秀发随意的系了一根蓝色的发带,几缕不安分的发丝随风轻轻地飘着,飘着……似乎就飘到了心里,痒痒的……
韦青若看到感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和感觉。他着实是不想打破这难得的宁静,可是无奈,那边的人都还在等着,她大小姐居然跑到这里来赏风景,真是让人头疼,沉吟了片刻,只能开口道:“小妹,娘亲为你请的老师来了,正在大厅等你,快快随我去吧。”
韦双双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回头一见是大哥,连忙抚了抚胸口,嗔怪地说:“知道了知道了,老天保佑,可千万别尽是些老头子就好。”韦青若哪里知道韦双双会蹦出这么一句话来,只能是无奈的摇摇头,祈祷韦双双一会别出什么乱子就好,不然他也帮不了她了。
二人一前一后来到了韦府的大厅,一进门,韦双双诧异了,家里的人怎么全都聚到这里了?话说,这韦府的人还真是不少啊,一个奶奶一个爹,两个哥哥七个娘……加上平时侍奉的丫头……多亏这房子大,不然岂不是都要站到院子里去了?想到这里,韦双双“扑哧”乐了出来。
众人正在寒暄着,突然听到了韦双双的笑声,都回过头来看她。韦双双何时被这么多人同时注意着?俏脸一红,有些羞涩的来到韦小宝的面前,轻轻一欠身,柔柔的说:“女儿给爹爹请安,给娘亲们请安。”
韦小宝和他七个老婆看着韦双双这么乖巧懂事,都觉得脸上有光,纷纷露出满意的神情。可是在一旁的韦家兄弟却不这么认为,韦青若是薄唇微翘,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可是韦蓝竹则是恨得牙牙根直痒痒,心里暗骂:“臭丫头,你就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