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七尾红狐-第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兄的人会是我吧!当年你被我的女色所迷,不顾众人反对娶我为妃,我还真是感谢你给我了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今天怪你命不好,或者是我故意安排,让你进了这杀人现场,没想到你的进入不仅使我未能及时离开,反而帮我招来了这么多敌人,使我插翅难逃,你是立了大功啊!反正我的目的也已经达成了,大功告成了,生死对我已经没有什么别的意义了。”梦雪飞铿锵有力的说着这样的言辞。我却能明显的感觉到她的心在滴血,暗骂诚是个大傻瓜,却又不忍骂出更恶毒的言语。
她走到诚的身边,在他耳边轻声的说道:“快!下令抓我,现在!”
“来人,拿下!”诚大声喊道,那总是绷着的面容终于有了微微的变动。他接着说道:“打入天牢。”
只见皇后秀大眼一睁,大声道:“诚王妃作乱,诚王难辞其咎,软禁诚王府内,不得出入,诚王府内所有人一同软禁。”
场景一变,这回是阴冷的天牢,梦雪飞一个人坐在稻草上,心里却在伤心暗暗说着:诚,你一定要没事,以后有空就帮我给盘凌树浇浇水,明年便是第七个年头,明年盘凌树就会开花了,满树的紫色,香气飘万里。可惜我闻不到也看不到了。诚,不要再喜书…提供下载)欢秀了,爱而不得很痛苦,与你,我也是爱而不得。过几日,就是行刑的日子,我还想再见你一面,真的。
突然,梦雪飞看见一双鞋子,心中暗暗欢喜,抬头见厚厚的斗篷披于来人身上,那人面目全非。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当今的三王爷诤王爷。他面无表情,或者说有表情也看不出来,因为他的脸严重烧伤。他轻声的说道:“雪飞!”
“诤王爷?”梦雪飞吃惊的反问,她没想过她这个名义上的三弟会来看她。
“是我,雪飞!我是来带你出去的,外面的局势很乱,现在小太子登基即位,二哥被软禁府门,太后秀垂帘听政,大臣不满,政局动荡,现在你跟我远走高飞,我定护你全!”
“可是,诤王爷,我走了,诚怎么办?他会因王妃犯罪而有丧命之险,何况,如果不是忌讳朝臣,当今太后秀恨不得他马上就死,我一逃脱,就会成为当今太后铲除他的最大借口。所以,诤王爷,我不能和你走,真的不能。不过,还是要谢谢你,毕竟,这时只有你还在挂念我!”
诤王爷沉默了一会:“雪飞,你一遍遍的种着盘凌树,可是为了他?”
诚……雪飞无声的呼唤,骄傲的自欺欺人的雪飞,终是未发出声音。而她,也并没注意到,诤王爷唤她的是“雪飞”二字,而不是二嫂!
“也罢!我会把你的思念转给他的,你先保重!”落寂的转身,他离去了。
天牢里微弱的烛光忽闪忽闪的,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现在的时辰,更不知诚他究竟过的好不好?
锁链声从远处响起,哗啦哗啦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雪飞!”一个声音轻声的唤道。
听到这个声音,雪飞失望迷茫的心情顿时明朗,眼前的来人竟然是……诚!真的是他,朝思暮想的诚。
梦雪飞只是抬着头,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诚,仿佛依旧是在梦中。
诚轻声的温柔的说道:“雪飞,对不起,结婚六年我竟然才知道你的名字。倘若不是诤告诉我,我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了。我也是才知道你种了六年的那棵树的名字,盘凌树的花语是与你再续七世情缘。雪飞,你稀罕我的爱吗?我有资格与你再续七世情缘吗?”
雪飞满脸泪水,重重的点了几下头,心中却知道点下这头,自己便会成为诚在争夺皇位时必须顾忌的软肋了。可是,这期盼已久卑微的幸福来临了,如在梦中般,令人难以置信,不如圆了自己的这一个梦好了。乱世为梦,魂想三绕,有谁能为我织一段繁华美梦,沉溺其中?
这时一位狱卒来报:“诚王,时间不早了,你快点来开才安全。”
诚隔着天牢中粗粗的栏杆,拉着雪飞的手,认真的说道:“等我!我一定来救你!”说罢,转身离开了!
我却心生不妙之感,这将是他们最后一次的见面,是永生的最后一次。


                  第九章 七世情缘(二)
不久后,皇后,不,现在应该称为皇太后的秀出现了,她开门见山的说道:“诚王妃,你可真是厉害!”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诚他是那么爱你!”我感觉到雪飞心中无尽的替诚委屈和不值。
“爱我有用吗?我要的是荣华富贵,大权在握,诚他给不了我,那个窝囊的皇帝竟然也给不了我,枉费当年我设计嫁给他。不过,诚王妃,你真是我命中的小人,换太子一事,竟然被你撞破,那次诚救你了。好;我放过你。而这一次你竟然又来扰乱我的计划,我的一代女皇之梦竟然仅仅因为你的挺身而出而破灭。”
雪飞笑道:“恶人自有恶报,你这样狠心的女人,天都不会放过你。”
“好,真是太好了,诚王妃,你厉害!你不是要为诚顶罪吗?那么你只有一死才能彻底还他清白,他现在被判永生不得离开诚王府。只要你死,他便会是摄政王,辅佐幼帝,功垂千秋,而不是遗臭万年。要你死,你敢吗?”
梦雪飞轻轻地笑了笑:“有何不敢?”她顿了顿,道:“只是我敢说,我若是死了,你们母子离皇位便会越来越远,我将不会成为诚的顾忌了。”说罢,接过秀手中的毒药瓶,一饮而尽,口吐鲜血,缓缓倒地。
我的心在痛,我大声的喊着:“不,雪飞,你不能这样,你们是没来世的,你们是没来世的。你才是诚真正的‘爱而不得’,才是他的这一世情劫,命运你太残忍了!
我挣扎着起身,却发现自己原来依然在那片盘凌花树林中,正躺在涉予的怀中,而那个袭击我的阿观正呆愣愣立于我的旁侧。自言自语道:“我怎么那么傻啊!还以为我们有来世!原来我们已经没有来世了。”说罢,转身,不再发一言,慢慢走进盘凌树林,消失不见了。
我百思不得其解,涉予席地而坐,将我抱坐在他的腿上,道:“我把接下来的故事讲完。”
话说,天界的禅观帝君下凡历一世情劫,因天界的规矩,受罚下凡的仙人在凡间的配偶都是由与常人无异的人偶幻化而成,其子也是如此,这样既防止仙界的血脉外流,又可有这种欺骗对犯错受罚下凡的神仙达惩处作用。监督仙君便于东南方一座开满紫色的一树树的盘凌树花的花海中采来一瓣颇具有灵气的花瓣,施法变成人偶,下凡陪同禅观帝君走上那么一世。
这禅观帝君因本是天界皇族血脉,在人间自然投胎与皇室中,便是我在记忆中遇到的那个诚王爷。那个疯疯癫癫要置我与死地的俊美的阿观竟然可能就是天界的禅观帝君。而他在凡间的妻子就是那朵具有灵气的盘凌花瓣所幻化出的人偶,是虚假梦雪飞的,也是本就不存在的,当一世完结时便变回枯萎的花瓣。这样说来,那片打进我的头部的已经枯萎的花瓣便是曾经的梦雪飞。
那一世情劫,梦雪飞最终被皇太后秀赐药毒死,因此诚王反,天下乱,皇太后秀只垂帘听政了三天,便被乱箭诛死,后诚王称帝,年号禅,一统天下。
那一世,禅观帝君尝到了什么是‘爱而不得’的滋味,也知道了真正的爱情。可是当他重返天庭时,才知道他爱上的不是一个凡人,不是一个仙子,不是一个妖精,甚至不是一个精灵,而是一个没有生命的花瓣,是个根本就不存在的人物,只不过是用仙术变幻出的一个人偶,是虚假的,从来没有真实存在过。
“不!”听到这里我再也不能忍受了,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了出来了,天空也似乎感受到我的悲伤了下起了绵绵细雨。躺在涉予的怀里,不想移动半分,我听见自己对涉予说:“那时,我和她曾经是一体的。”涉予不语静静的听着我说。我闭上眼睛哽噎的表达着我自己都不明白的想法:“我曾经就在她的思维里,可是我知道我不是她,也左右不了她。”涉予用手指轻轻的抹着我脸上的泪,我终于不能自控地对着涉予大喊:“她是真的存在过的,我感受过她的心痛,感受过她的伤心,她的无助,凭什么要抹杀她的存在,即使她没有来世,她也是曾今真真实实存在过的!”涉予将泪流满面的我紧紧的拥在怀里:“那时还不能理解皇叔,也不能理解他上穷碧玉下黄泉的寻找梦雪飞的一丝气息究竟为何?现在我懂了。”
“小丫头,你说得对,雪飞她是真正存在过的,她曾经对我笑过,曾经对我哭过,她一定会有一丝气息存于六界的某一个角落里,我一定会找到雪飞的,我还要和她再续七世情缘呢。”不知何时那位名唤阿观的俊美男人又来到我们的身旁,而此时他的面容上带着笑容;很让人安心的笑容。
涉予平静地唤道:“皇叔!”他果然就是天界尊贵的禅观帝君,故事中的男主角。
禅观帝君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又将目光转向涉予,轻声地说:“四千年前的事,我只是略有耳闻,并不清楚,不过你的静灵水玉竟然脱离了你的身体,你的灵魂已经支离破碎不堪一击,我不会劝你什么,你我一样都是执迷不悟的人,不过你自己要小心。”接着又露出最初那种邪魅的笑看着我,有戏谑的说道:“罕见的八尾红狐?唯一一个能感受雪飞内心的人?我也许会随时出现在你面前。”接着语调上挑的道:“涉予,你为儿女情长再不回战场话,你那古板的老爹不知道又要动什么鬼心思喽!哈哈哈,我歇着去了,不久再见啊!”话音刚落,便隐了身形。 
涉予的脸色很不好,我想他大概是担心刚才禅观帝君所说的战场的事。我握住他的手说道:“不要担心……”
“你的真身都被他看出来了,我怎能不担心?”涉予皱着眉,满脸怒容。
“你是在担心这个?”这委实出乎我的预料,这个世界上,无论是修仙的还是生来仙胎,其实最基本的法术便是隐藏真身,倘若被别人看破真身,仿佛就像在别人面前没着衣服一般。不过,我到没在乎他说我是八尾红狐。于是我安慰涉予说:“不要生气,我是七尾红狐,他看错了。”
涉予愣愣的看了我一会,赌气似的说:“七尾也是很罕见的,他猜对了一半。”
“……”
涉予说要送我回白狐都,我猜想着他是不是要回战场。他起身要将我抱起来,我下意识的抱住他,不让他起身。
“乖,快起来,地上凉。”涉予劝道。
我其实不是很知道世间的男女之爱,不过此时此刻我就是任性的缠着涉予,不想让他离开我,就想让他陪着我。即使只是静静的坐在这片盘凌花树的森林中,即使只是听着偶尔吹过的风摇曳树枝的声音,即使只是看着花瓣慢慢飘落,即使只是闻着香飘万里的盘凌花的香气,即使只是呆在无边的黑夜也好,就这样在他的怀中一生一世。
那一瞬间,我突然顿悟了,原来我似乎已经不能离开他了。
“乖!”涉予还是将我抱着站了起来。我急忙的问他:“你要去打仗吗?”
涉予看着我,笑着点了点头:“我先把你送回白狐都,在那里等我,这场战事一结束我就去找你。”
“涉予,我要和你一起去战场。”
涉予毫不犹豫的摇摇头:〃不行,太危险。〃
“我要去!”坚定地表达我的态度。
“不行,这场仗马上就打完了。是西方火龙族挑起的,天界是正义的一方,不用担心。”
所谓的正义,不过就是成王败寇,历史记载的正义永远都是胜者的历史。我很是担心涉予。就在我们两个僵持不下的时候,一个令我头痛声音骤然响起。
“小七,太子哥哥!”
                  番外: 爱而不得(一)
我一直知道我的身份尊贵,九天八荒内唯一的帝君。
我也一直过着自己随心所欲的生活,天界中只有皇兄能有资格约束我,可是我是他一手带大的唯一的亲弟弟,他对我甚是宠爱。我以为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所以恣意的挥霍着,就像挥霍着我无尽的生命。
皇兄是典范,是天界君王,一切都是那样的中规中矩,不敢越雷池半步。十二万年前,他做了件唯一不典范的事,便是娶了位无身份无背景的小仙子为天后。那是我知道的唯一一次皇兄为自己做的事。
可惜,好景不长,这位小仙子,也就是我的皇嫂天后娘娘结婚近两万年都不曾有孕,使得本来人少子薄的天族皇室更加岌岌可危。众神天天上奏权皇兄纳妃,这成了后来近一万年最主要而且每次朝会必不可少的上奏内容。
我虽然与皇嫂不亲,但皇嫂为人和善,待我极好。她面对这件事压力越来越大。可是皇兄是个痴情种子,他待皇嫂真心实意,绝不可能让她手半分委屈。
后来,西方梵境的一位尊者路过天界时,皇嫂送了他一碗玉饮。他甚是感激,为皇嫂卜上一卦——这卦不是平常的卦,而是窥探天仙尊者的卦。卦中所述:皇嫂命中无子,若改天常,万界动摇。
那一次,皇嫂哭了,我躲在旁边不知如何安慰她。我从小丧母,我时常猜想母亲也许就如她一般的温柔。可是,她哭的那样伤心,我终究是没办法帮助他。
不过,那位尊者叹了口气,又道:“已经来不及了,命运已经开转,万界已经开始动摇,魔君降临,所以你期待的孩子会很快来临,只是你要付出极惨痛的代价。”
谁也没明白尊者的意思,但是命运真的已经开转。皇嫂在婚后三万年终于怀孕,皇兄高兴地无以言表,万界整整庆祝了五百年,直到皇嫂生下涉予灰飞烟灭,魂飞魄散。
皇兄甚是伤心,几乎要同去,硬是被天界众神拦住,同时也被涉予的哭声和他异常的表现所阻止。涉予出生时,整个天宫动摇,万物毁灭,化为灰烬;前来祝贺的七十二朵祥云融为一体,绝于天地之间;三千彩凤绕于房梁,甘愿俯首称臣,誓死效忠;八千御鹤环于左右,保其周全,他人不得近身。
我见涉予的机会很少,自从皇嫂去死后,我便逃离天宫,游离于六界之间。因为我不想见皇兄伤心难过样子,自从皇嫂去世后,他便再也没有往日的欢声笑语。那时,我不是很理解的为什么,众神想再立一位天后,皇兄依旧是拒绝了。而我除了逃避这一切,还是依旧恣意妄为的生活着,游离于六界之中,看尽天下美景。
直到,那次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