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七尾红狐-第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诚王妃已睡下,我却不需要休息似的。
我清醒着,看着两人,却能听到他们曾经的对话,诚王妃梦雪飞曾问过他:“你真忍心让那么小的孩子离开亲生父母?”
他说:“为了几个钱就将亲生骨肉卖掉的人怎么可能是好父母?”
“你怎会知道他们不是好父母?”诚王妃反问。“他们只是没有机会,而皇宫不是孩子们适合呆的地方。”
“这里也不是适合你呆的地方。”他转身走掉。
那是诚王妃与诚王对过的最长的一段对话,也是唯一一次正经的说话。
我还看到新婚那一夜,诚王妃独自一个人坐在床上,满屋都是喜庆的颜色。诚王独自一个人坐在桌边,他们不过十步远,而事实上他们完全是陌生人,诚王娶梦雪飞完全是为了保护青梅竹马的恋人秀——也就是当今的皇后娘娘。那一夜,诚王妃自己摘掉盖头,自己一个人睡在床上,而她心里想的就是反正我从来就是一个人。
可是,现在的我却可以感受得到她其实也是放不下诚王的,她不过是在自欺欺人而已,我很惊讶我这个从不懂情呀爱呀的小狐狸好像一瞬间就懂了她,好似我本应该陪着她安慰她的,可是我也无能为力。
画面又一转,我站在我种的盘凌树下,身后是那个蒙面的斗篷男,我转过身体,看向那人,他依旧穿着厚厚的斗篷,但是已经把那张面目全非的脸露了出来,我嘻嘻的笑了笑,道:“这诚王府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的,想必阁下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拜见二嫂,在下诤这厢有礼了!”
“原来是三弟,诤王爷!”我现在好奇书…提供下载…)怪,明明是我的身体,我却像是被困在里面的,可是我又能完完全全的感受到她的想法和心思,比如此时,她想的是这便是从来不曾露面的三王爷诤王爷,只是为何他的面目变成如此呢?
这个三王爷也甚是奇书…提供下载…)怪,只是站在我的身后,既不肯离,也不肯开口。我的身体不理会他,反而拿出水壶,为园中种的那棵盘凌树树浇浇水。他站了好'TXT小说下载:。。'久,终于开口问道:“二嫂,这是什么树,将来可否开花?”
终于问到我的心坎上了,只见我的身体露出个甜甜的笑脸,这好像是这几天她第一次笑,只听她欢快的答道:“这可是我故乡的树,盘凌树,只需种上七年,便可以开出第一树花,开花之时便是满树的紫花,香气袭人,香飘万里。因此,我的故乡的人们又为它取了另一个名字叫做七世情缘,盘凌花的花语便是:如果真的有来世,我愿与你再续七世情缘。”
那个诤王爷看着我微微一愣道:“二嫂,你一遍遍的种着盘凌树,可是为了谁?”
我的身体只是对那个诤王爷笑而不答。转身收起水壶轻声的说道:“三弟,王爷回来了,你们慢聊。”转身而去,我看见那个阿观站在园子的门口处,只露出半个身影。
不多时,那位与阿观长的一模一样的诚王爷进了内屋,严肃的说道:“不要招惹三弟,他是无辜的,有什么气,有什么怨,你冲着我来。还有,这一年,会是血光之年,你要小心,勿连累他人!”说罢,甩袖,转身离去。
我的身体站了起来,我突然感觉到有股强烈的力气将我向外推,可是我的身体却岿然不动,经过几次强烈的震动,我才猛然发现,原来我是被一股强烈的力量剥离我的身体,一瞬间,我脱离了我的身体,猛然的下坠,心中一阵害怕,暗暗的叫道:“涉予,救我!”
紫光环绕,我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从他身上的仙气我知道是涉予来救我了,我稍微安了下心,只是发觉我自己不是掉在涉予的怀里,而是落在涉予的手心中。
细细的看着我自己,我竟然只是个水滴。
看向我原来的身体,她穿着华贵的宫服,精致的妆容,满脸泪痕,细看她的脸,竟然与我长的完全不一样,我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涉予合拢了五指;将我握在手心,轻声的对我道:“没想到七七还有这样的一段经历,竟然是作为一个人偶的眼泪来凡间走了一遭。”
我想说话,却发觉还是不能发出声音,从涉予的指缝间看着涉予,他身着盔甲,肩披战袍,英姿飒爽。他看着对面我原来的那个身体,眯了眯眼睛,低头又看向我,笑着问我:“七七可是想变回人形?”我大力的点点头,发觉自己根本就是滴水珠,不分四肢和五体。
涉予的笑容不减,轻轻的张开五指,我瞬间恢复了原来的人形。这几天可是折磨死我了,有身体却不听自己的使唤,还能窥探那女子内心的记忆和想法。我疑惑的看着涉予,想问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拉住我的手,紧紧的握在他的手心里,温柔的说着:“七七,既然已经到这里了,我们就看看这故事究竟是如何演绎的。”
作者有话要说:梦雪飞和缘猜的故事我以后会大修,会加些情人间的互动,嘻嘻…… 
                  第八章 梦花雪飞(二)
那身着华丽的宫服的女子依旧泪流满面,我可以感觉她很悲伤,或者说的更具体一点是很委屈,因为诚的不理解而感到委屈。
我摇了摇涉予的手说:“我虽和她不是一个人,却能感觉到她的情绪变化。”涉予歪着他那漂亮的脑袋,想了想说:“也许你本是她原形上的一滴露水或者是一粒雨滴,经由她变成的人偶流出的泪与她分离。我刚才就是从她的泪珠中接住你的。”
我恍然大悟的点点头,突然想到涉予不是忙别的事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我的身边,难道是他送我的静灵水玉变化出来的虚幻影像,我细细的打量了他一番,握了握被他握的很紧,还有温暖的感觉,他应该不是假的呀!
“七七不要乱想,我是真的。是你刚才叫我救你的。”他依旧笑的春风和煦,让人眩晕。我细瞧他的衣着,虽不曾见过,倒是同那凡间戏剧中征战的服装相似,一个念头脱口而出:“涉予,你不会是去打仗了吧?”
涉予依旧是笑,却是与以往不大相同的笑,好似很开心。他于是点点头说:“西方火龙族作乱泛滥,祸害天下苍生,作为天界战神我必须把六界安宁放于首位,保护天下苍生,只要不威胁伤害于你,在我放纵于天地之间之前,我还是要尽到责任的,毕竟生我的母亲是用灰飞烟灭的代价换来我的仙胎肉体。”他抬起头,仰望了一下远处未落的太阳,突然我的心生怜惜,对,是怜惜,这是我从来不曾有过的心痛。
“那么战况如何?你可有受伤?”我急急的问道。
涉予摇了摇头,我愣愣的看着他,不知该说什么?我现在的心情一团乱。
就在我们两个人发愣的时候,我原来寄居的那个身体已经不再流泪了;迈步向我和涉予走来。我向她打招呼啊,想和她说明一下我和涉予出现的原因。可是她竟然向没看见我们一样,直接穿过我们,我心下一惊,涉予拉着我道:“跟上她。”
只见那名叫梦雪飞的女子注意观察着四周,又向后殿方向走去。跟着她的一路,涉予简要的和我说明了一下现在的情况,他说的平凡,我却听得吃惊。加上我在白狐都四千年的所听所闻,润色一下整件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这些断断续续的影像,竟是曾经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这要从五千年前的天宫说起。五千年前,天界出现走向了两个不同极端的两个人,一个便是现在我身边的这位英俊的天界太子殿下焱夜君上,他自出生以来都是按照天界未来天帝的标准教育的,品行言行修的极好,喜怒从不表于脸上,俊美的容颜上常年挂着令人如沐春风的和煦笑容,温润如玉。他走上了一条君臣典范之路,维持着未来天帝之尊容。
而另一个人虽同样出身于人脉子息单薄的天家,却是不拘言行,放浪于形骸之外,他便是当今天帝唯一的亲弟弟,当今天界唯一的帝君禅观帝君。在他年幼之时就不按天界规矩办事,九万年前,更是趁着天后生天界太子焱夜君上招灰飞烟灭之劫时逃离天宫,游离于六界之间。直到五千年前他于六界之中任意妄为,给六界都带来极大的麻烦,天帝一怒,一道旨意将禅观帝君打下凡间,历一世情劫。这天帝就是闲着没事了,惩罚人的方法永远是到人间去历劫,龙太子慕真公子如此,这个禅观帝君也是如此,天帝一定是没游过人间,不知这人间比天界天宫和其他仙都有趣多了。
话说这禅观帝君历一世情劫,必定会有那么一个女子,而天界的规矩,受罚下凡的仙人在凡间的配偶都是由与常人无异的人偶幻化而成,其子也是如此,这样既防止仙界的血脉外流,又可有这种欺骗对犯错受罚下凡的神仙达惩处作用。所以彼时已经被化为凡人的禅观帝君就被迷惑了。为惩罚禅观帝君不守天规,恣意妄为,对天生所拥有的神力和地位不知珍惜,所以命运仙君就为禅观帝君写下了一世‘爱而不得’的情劫。
讲到这里,涉予便不再言语,我的听故事馋虫已经被他引了出来,怎奈我如何追问,他却不肯透露一点,只是告诉我,现在我们两个就是处在那一世情劫的记忆中,这都是已经发生过的事了,我们的进入,不会被看见,也不能改变这里的一丝一毫,不如我们慢慢将这段情劫看完。涉予既然这么想的,我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只见那个名叫梦雪飞的女子走到后殿一深宫处,翻墙而入。我记起,我在她身体里时我知道她隐藏在宫中六年就是为了寻找一本叫成事秘籍》的书。可是现在从她身体中已经分离出来的我却隐隐依然能感觉到她的心情,她现在竟然正在心中默默祈祷着永远都不要找到成事秘籍》,这样就有借口永远留在诚的身边。
我的心在微微的痛着,涉予轻轻的问我:“七七可否感受到她的心思?”
我点点头,说:“这里是当今皇后的寝宫‘凤仪宫’,梦雪飞,也就是她”我指了指不远处正在悄声寻找东西的的那名诚王妃接着说:“用了六年的时间查探了皇宫中的每一处,都没有寻到要找的成事秘籍》,只有这‘凤仪宫’是她不曾寻找过的地方。她不来这里寻找是因为这里住着当今皇后秀,那个诚王至今念念不忘爱人。还有啊!那个六岁的太子啊其实呢不是秀和太子所生。而是秀假怀孕,让诚从宫外抱进来的孩子,我就是因为目睹这一切才被诚娶为王妃的。”我和涉予是立于墙上的,正好从这个角度可以看见殿中正和一群太监宫女玩耍的太子,于是我把这个信息也告诉了涉予。
涉予眉头微皱,厉声道:“你什么时候嫁给诚了?”我一愣,想了想,似乎我能真切的亲身感受梦雪飞亲身经历。
我嘻嘻一笑,问涉予:“这都是记忆中给我的感受啊!你感受不到?”
涉予摇摇头,说:“除了眼睛能看见的,我什么也感受不到。不仅是我,其他人也是如此,这是别人的记忆,我们感受不到内心的,只能看见外表,就连那个诚也不能。”
“那么我为什么连细节都能感受的到呢?”我不解的问。
“也许,你曾陪她一起经历过这一切。”
作者有话要说:伊伊:涉予……
你总是能在危急关头出现……
嘻嘻!好样的……
小七很开心的
快来感谢某伊把你写的如此英雄救美吧!
焱夜君上:某伊梦,你难道也想如那半座天宫一般毁灭?
伊伊:伊伊错了,太子殿下饶命啊!(心中暗想:看我怎么虐你!哼!) 
                  第九章 七世情缘(一)
“那么我为什么连细节都能感受的到呢?”我不解的问。
“也许,你曾陪她一起经历过这一切。”
就在涉予说完这话的一瞬间,那位皇帝谨带着他的尊贵的皇后娘娘竟然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而且单单只有两个人。
皇后绣端出一杯清茶,细软的声音道:“皇上,这是诚王亲自进贡的上好香茶,您且慢慢品尝。”只见那位皇帝谨,拿起茶喝了一口,便突然间口吐白沫,大骂:“你……你……竟然下……毒……”便倒地死了。
这位皇后竟然谋杀当今皇帝?
脚步声传来,此时诚,竟然恰巧只身一人来到这命案现场。我明显感觉到躲在一旁的梦雪飞心中一紧,暗叫不妙,这是阴谋。
“秀,你做了什么?”诚吃惊地看着自己的兄长口吐白沫的倒在地上。
而秀则毫不害怕,挺直腰板,面带奇书…提供下载…)怪的笑容,看着诚道:“怎么?你用茶毒死了你的亲哥哥,当今的皇上,还有什么话可说?”
诚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秀,你在说什么?”
只见那秀哈哈大笑,然后竟厉声道:“你对我年幼就生了爱慕之心,奈何命运弄人,我成了你的皇嫂,你对我的痴恋之心仍然未改。这也是人之常情,而你竟然因为爱而不得而献贡茶谋害了你的亲哥哥,你简直禽兽不如?”
“秀,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诚依旧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秀:“你竟然谋害皇兄,而陷害给我?你知不知道,皇兄有多爱你?而我从小到大又有多爱你?” 
只见那秀笑着道:“你的爱有屁用,是给了我荣华,还是给了我富贵?就连我的太子那件事,你都不肯杀了你的王妃彻底的灭口以安我心,你活着还有什么用?”
诚大喝道:“秀!你怎么能这么糟蹋我对你的爱,六年前帮你偷梁换柱,六年后,你竟然杀我皇兄陷害于我,你……”
“住口!”秀大怒,道:“我要的不过是至高的权利,谁稀罕你的爱?而我对你来说永远是爱而不得,哈哈哈……来人,诚王下毒刺杀了皇上,来人啊!”
转瞬间,诚王成为阶下囚,被当朝宰相带着众大臣和护卫将诚捆绑在命案现场,或者说就是这座后宫内最尊贵的皇后寝宫‘凤仪宫’。看着眼前的一切,我的心在颤抖,或者说是梦雪飞的心在颤抖。
“诚王,你可认罪?”宰相立于皇后绣的旁侧大声质问。
诚王抬头看了一眼绣,叹了口气,道:“我认……”话语未出口,只听见一女声打断道:“人是我杀的,与他人无关。”
众人倒吸一口气。我突然看见梦雪飞绝望的一笑,只见她飞身立于半空,手持利刃,大声喝道:“好一个认罪,没有人会领你的情,我一直都在殿中藏身,各位不要见怪。”她飞身落在诚的身边,用利刃隔断捆绑诚的绳子笑着说:“诚王爷,没想到杀死你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