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七尾红狐-第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觉得我看不透涉予,总觉得他真正的心境与他的表情绝对是不一样的。
我刚想说些什么,涉予笑着问我:“你可愿意听我讲个故事?”那笑容果真绝美,万物失色。
我点点头,已经被他的美色迷惑了。
他继续笑着对我说:“在远古开天辟地之时,万物生长,有了循环与轮回的平衡,同时也有了个可以轻易将这平衡瞬间毁灭的东西存在,只是,还未来的及出生,便被已存在的万物封印了,他没有意识,没有生命,没有感觉,什么都没有,他本就不能存在了。”
我看着涉予,不禁问道:“后来呢?”
“后来,他就变成了一块石头,再后来,他就被风化变成了尘土,再后来他就是大地,只愿守护一个人的大地。”
“这是哪里听来的故事好没意思啊!”我失望地大叫。
涉予看着我说:“我编的,就根据那个坑编的。没想到你竟然信了!真好骗。”然后竟然扭过头偷着笑。
我愤怒的想说些什么,还未来得急等说话,只听一道男声从身后传来:“焱夜君,好雅致啊!竟然带着叶姑娘来了这已被烧成灰烬的魔界。”
我回身,此说话之人竟然是那水境上神,此时他的身姿卓然,不愧是远古第一上神。
“水境上神也是雅兴甚好啊!”听这言语,像是涉予屈尊讨好于水境上神,不过听着口气简直高傲的连我都看不下去了,更何况,高高在上的水境上神。涉予,你够狠!
“焱夜君,来此作何?”
“闲来逛逛,这里虽是是非之地,景色不错。”涉予淡淡地道,听不出一丝感情。“听说数十万年前,天族与魔族一战,幸有上神相助,才使魔君叶莲被封印,只是我天族数十万年来没找到被封印了的魔君叶莲,深感不安,焱夜作为天界太子,定应为族人着想,为苍生着想,找到叶莲真身,以绝后患。如若水境上神知晓一二,请如实告诉焱夜”
“这魔君叶莲乃是本上神封印的,只是将其封印在安好之处,请焱夜君及天族放心。反倒是本上神听说了一些事,这天族尽数十万年来,无人提及寻魔君叶莲被封印的真身之事,只是太子殿下三番五次的来这魔界想寻魔君叶莲被封印的真身。”
“焱夜作为天族太子,自为天族做最好的。反倒上神来这,有何意图?”涉予咄咄逼人的问道。
这两个人可真是剑拔弩张啊!
那样一位仙姿盎然的上神在听了这话,依旧平静的说:“这火莲虽为魔君,可曾也是本上神的故友,想必焱夜君是知道的吧?本上神在故友忌日,来祭奠下故友,有何不可?只是焱夜君向来心冷,连自家妻子都可不闻不问,反而这般热情,来这魔界,拜祭火莲魔君,又是为何?”水境上神停顿了一会,又叹道:“怎奈这青莲命苦,自幼丧了父母,又招你这种人践踏,命苦啊!”
“她不必以妻子自居,我们未曾拜过天地,倘若不是看在你老人家的面子上,这青莲我定叫她灰飞烟灭!”这甚为萋落的魔界配上这话好有震撼作用。我暗想,要是灰飞烟灭,这里属实是个好墓地。
水境上神依然平静的说:“焱夜,你不得欺人太甚,这青莲自幼在我这万离水境,我待她如同亲生之女,岂容你这种龌龊之人口出狂言玷污。”
涉予冷冷的道:“上神想必您也知青莲之罪了,何来这里假仁假义,对我兴师问罪?”
水境上神道:“青莲只因对你倾心相许,是你负她在先。”
“负她,水境上神可在说笑?我从未与她单独见过面,何来负她之说?”
“可她也是天帝为你许下的妻子!”水境上神厉声道。
“乘虚而入,七日婚约,上神说出来就不觉得可笑吗?”涉予冰冷的言语像是透骨一般渗入到的我的身体,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一颤。
水镜上神神色尴尬。
“上神有话可直说,何必浪费时间,这里天气寒冷,我的七七都打颤了,若是冻到她,我可是会心疼的?”涉予竟然用我戏谑这远古唯一的上神,小仙罪过,小仙罪过。
只听水境上神慢慢的道:“倘若青莲不做出那事,你会立青莲为妃吗?”
“您觉得可能吗?”涉予用的是稳居,语气却毫不犹豫。
“青莲之错,焱夜君可随时来惩,只请留下她一条性命,本上神也因此事欠下焱夜君和叶姑娘各一笔债,焱夜君和叶姑娘可随时来讨。此日之事到此结束,本上神就此别过,叶姑娘后会有期。”他的目光扫过我,我不明所以的回望。
涉予走向我,拉着我,回头向水境上神道:“上神果然是英明之人,焱夜先行离去,后会有期。”
                  第六章 静灵水玉(一)
离开魔界的时候,天空终于放晴了。涉予一直不语,直到到了一座高山上才停留住。他看向我笑的那个春光明媚、阳光灿烂呀!
就在这时,飞来一只七彩凤,它有着长长地翅膀,七彩的羽毛如彩虹般靓丽清新。只见它扑腾扑腾而来,盘绕着涉予飞了好几圈,鸣叫声悦耳动听,令人遐想。
涉予看着它一会,点点头,对我道:“七七,你出来这么久了,回去吧!”
他在赶我走,突然觉得我怎么这么被动啊!于是,我决定我有必要与涉予这只美男说清楚:“我也这么觉得吧!我和你在一起好长时间了,你应该有别的事要忙,我就不奉陪了!”
“七七这么不想和我在一起?”他淡淡的笑的极美。
我心中庆幸他没像上几回那样拦着我,转身欲走。 
“七七,等一下,来,乖,把这个带上。”说着拿出一块蓝色泛着紫光的玉镯套到了我的手腕上。
“这是……?”我虽然孤陋寡闻,但是也能猜到这是天界太子的护身玉——静灵水玉;也是这世间唯一一块可逢凶化吉的千古奇玉。他可真是舍得呀!
“你的东西,物归原主而已!”涉予淡淡的说。
“我的东西?怎么可能?涉予,你在开玩笑。我哪里会有这么值钱的东西?”我一脸严肃的说,我可是穷的叮当响,要不是靠着元况和白雪救济着,我也就只能每天打打坐,晒晒太阳,甚至连最最普通的凡间蔬菜都吃不起,白狐都民风和善,所以更讲究公正公平,你想买东西,好,必须有钱,当然,你若想有钱,卖东西是其中的一条路子。
涉予静静的看着我,无奈的说道:“反正你收着就对了,这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它会在危急时刻护你周全,我希望你能像上回一样开开心心的收下。”
“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我突然发现严肃无奈的涉予是我无法抗对的。
涉予笑了笑,道:“七七要乖乖的回到白狐都,不要乱走,等我忙完了会马上去找你,你要好好地吃饭,好好地修炼,千万别乱跑,你一定要听我话,知道吗?你可千万不要倔强,你……”
“好了,好了涉予,我不是小孩子,你不用担心的,都说焱夜君上少言寡语,怎么实际上你这么啰嗦呀!”我突然发现刚才的那只七彩凤匆忙的飞走,于是问:“那鸟有什么事情呀?飞的这么匆忙,我会不会帮上忙啊?”
“你愿意帮忙?可是很危险的?也许会是你爱惜的小命丢掉哦!”涉予又在戏谑我,气死我了!
“我就是要帮忙,怎么样?”抬起头,怒瞪涉予,突然间眼前一晃,一个暗影袭来,一个软软的东西堵住了我的唇,涉予……涉予他……他……似乎在吻我?
我的嘴微微的张着,涉予轻轻的吮吸着我的唇,我一时间愣在那里,不知所措,就在此时一条灵活的软软的东西滑进我的口腔内,轻轻的挑逗着我的舌。涉予伸手揽住我的腰,紧紧的扣向他,我突然间清醒,使出蛮劲推开他。
“你……”我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唇,对着涉予愣是说不出什么话。心里暗想,这想必就是那传说中的男女授受不亲了吧?凡间的话本,似乎描写过这样的举动,貌似一位书生趁着某家闺秀不注意,吻上了那家闺秀的樱桃小唇,闺秀陶醉,书生更是沉迷之中,后来二人许下诺言私定终身,怎奈家里反对,棒打鸳鸯,有情人最是没有终成眷属。
涉予看着我,微微的笑了一下,轻轻的道:“没什么大事,天界的事情而已,等忙完了,我就来找你,等我。”
说罢,涉予为我架起祥云,我慢慢的腾空而起,他挥手向我告别,他看着我笑的异常唯美。似乎曾几何时,我也曾在这样的笑容下,听到过让我等待的话,可是我苦苦等来的却是寂寞,不愿意去想了。
我在祥云上,用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静静想来,与涉予相识的这几日,似乎耗尽了我活四千年来都没有的喜怒哀乐。
睁开眼,看着脚下涉予为我架起的祥云,颜色清透,祥光四射。正在我细致观察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在我身后想起:“咦?你是谁?怎么会在我送给别人的生日礼物上呢?”
我回头一看,一个可爱的小鸟飞在我的祥云之后,羽毛金光耀眼,我忙眯上眼睛,这只小鸟一身华丽的羽毛,富贵无比,与刚才的七彩凤完全是不一样的。刚才的五彩凤若是说是空灵,那么现在的这只小鸟就是人间富贵花。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那只小鸟不满的叫道。
“什么话?”我不明所以的问道。
“祥云发簪怎么会在你的脚下?”
“你是说这个?”我指着脚下的祥云问道,这,难道是发簪?难道平时不用的时候别在头上,用的时候踩在脚下,想想我就一阵恶寒。
“当然了,这是五千年前,我送给太子哥哥的礼物,是用我的凤翎亲手做的,太子哥哥一直都戴在头上的。怎么会突然送给女孩子,除非……你是叶姑娘?”金色的小鸟在自言自语。
“我不是叶姑娘,我叫小七,不过,你口中的太子哥哥可是焱夜君上?”
“你好,我叫和仪。”说罢,一个身着华丽金衫的婷婷少女立在了我的身边,她细细的打量我好一会才说道:“就是天界太子焱夜君上。”说罢,仰起高傲的头颅,这是天生就带有的贵气,与白狐都九公主白雪的贵气如出一辙。
“你叫小七?可是白狐都的七公主?”她继续盘问我,带着一脸的不可置疑。
                  第六章 静灵水玉(二)
“你叫小七?可是白狐都的七公主?”她继续盘问我,带着一脸的不可置疑。
我点点头。
她突然间笑的像个开了个的花似的,欢喜着叫道:“我就说嘛!绯闻不是空穴来风的。”
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她突然不笑了,皱着眉头,摇着脑袋说:“你怎么不问我什么绯闻呢?算了,我好心告诉你吧!”边说边拍着我的肩膀,一副我有多好心的模样。她说:“传说,冷酷无情的天界太子焱夜君上协七公主同赴水境上神的寿宴,并且双手相牵,恩爱无比,并且焱夜君上露出四千年不见的绝美笑颜。你说,传闻就传闻呗!怎么还传出个七公主呢?现在整个天界的人看见我都会问上几句,比如说什么时候喝太子殿下和七公主的喜酒之类的。气死我了,我根本就没去过什么水境上神的寿宴,更可恶的是凤昌长公主处处为难我,她明知道我没去过,而且那时还和她和其他姐姐在嫦娥姐姐那里喝桂花酿呢!气死我了,后来我细打听才知道,原来是白狐都的七公主,根本就不是我嘛!”
她这一番话听得我晕乎乎,什么恩爱无比,那天我和涉予才认识而已,还有她说什么七公主,白狐都的七公主是我,这和她有什么关系?不自觉地我把心中的疑问说出了口。“我没有说我是谁吗?”她反而吃惊大喊,又愁容满面:“哎呀!我难道这么不出名,不会是因为刚才我讲的绯闻大家才认识我的,我的存在感好低呀!”她竟然捂着头,蹲在地上大声的抱怨。
“呃……你刚才说你叫和仪……”
“那我重新介绍一下我自己吧!我叫和仪,你看过凡间的话本吗?”
我点点头。
“呵呵呵!原来你也偷着看了,悄悄告诉你哦!我也是偷着看的。天界那里规矩太多,一点都不少于我们尾翎金鸾一族的规矩。”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这孩子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呢!
“你可看过天仙配?”
我点头,这本是我刚看话本时缠着元况要的。
“这凡间的话本还有以我编故事的呢,就是天仙配,叫董永是吧!有意思,你说我都没见过这么个人,偏偏被人说的爱他爱的惊天地,泣鬼神的。不过要说痴情,我倒是觉得禅观帝君最痴情,想那禅观帝君为一个人偶而数千年不肯重返天庭,执着的追寻一个本来就是不存在的人偶而往返六界。不过太子哥哥也是最痴情的,只是很少有人知道,要不是我偷听了和太子哥哥病重时与天帝的对话,我永远也猜不到太子哥哥竟然爱上一个凡人,想那叶姑娘也不过一介凡人,竟累的太子哥哥违抗天庭,当众据婚,重伤新娘,不惜以生命毁灭万灭神界,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可以把一个天之骄子逼到这样一步呢?” 
说来说去,我终于明白她是谁了。天界的七公主,罕见的十三翎金鸾和仪公主,也就是凡间话本的七仙女。她口中的禅观帝君便是当今天帝的唯一的弟弟,作为神仙,叫仙君的不少,尊称时便叫成君上,再高的便是帝君,之后便是上神与天帝了。不过这称为帝君的九重天内外的也就那么一个了,连天界的太子焱夜君都不够辈分称帝君;他就是拥有皇室血脉的当今天帝的亲弟弟禅观帝君了。天族皇室向来人少子薄,先天帝那辈早在几千万年前不知踪迹了,天帝这辈也就天帝和禅观帝君两兄弟了,到焱夜君这辈就他一人了,禅观帝君因痴恋人偶而流连与六界之中,不曾婚配,而天后生下焱夜时便灰飞烟灭,天帝痴情,绝不再娶,后来天宫冷清,天帝便从九天八荒之内收了七位公主,便是凡间话本中的七仙女。
“原来是七公主,小仙失礼。”
“什么七公主的,我两个好有缘,都排行老七,叫我和仪就好了。”我应该怎样向她说明我被封为七公主是因为我只有七条尾巴,而不是什么排行而来的呢?
“我本来以为太子哥哥这一生只会关心叶姑娘一个人呢,没想到,为了你,他竟然把这么珍贵的祥云发簪送给了你!”
“叶姑娘是?”不知为何,提到这个人,心里好不舒坦!
“就是太子哥哥爱上的一个凡人,几乎没有人见过,好像连太子哥哥最好的朋友龙太子慕真公子都没见过。太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