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七尾红狐-第1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好远了。
成功的将琴黎公主甩开后,我加快水云的速度直奔火光之处飞去,入眼的是一片火红,草原早就不见,泥土变得漆黑,黑烟四起,看不清远方的路。
涉予,你在哪里?
我在黑烟中飞行,寻找着涉予的身影,完全没有,这里除了黑烟和正在熊熊燃烧的大火,什么都没有。变回人形的我不放弃的继续向着深处飞去,所到之处还依旧是大火燃烧。浓浓的黑烟越来越黑,连天上正当头顶的太阳都遮住了。黑烟中伸手不见五指,我只得变出盏晶莹剔透的水球前来照明。不过很是神奇的是,地面在四处蔓延的熊熊大火总是停留在我的云朵不远处,便不再靠近,而是绕过我转移道另一个方向继续燃烧。既然如此,我手握狐尾鞭,凭借自己不大好的方向感直奔大火中心处去。
大火的中心处便是战场的中心处,因为映入我眼前的不再是浓浓的黑烟,而是一片火红。涉予及其众干将被围困在红彤彤的大火中。但是恣意燃烧的火似乎并不能顺利的靠近涉予等人,涉予依旧是站直了身姿,似乎很轻易的将靠近他的火团一瞬间的就化为乌有,寻不到痕迹。
就在这一瞬间,一股巨大的火球直奔涉予而去,其来势之迅猛,速度之飞快,只在一眨眼间便迅速的就已经袭向涉予的胸口,那里是他心脏的位置。
我大声的喊道:“涉予!”挥手甩出手中淡蓝色的狐尾鞭,便本能的扑到涉予的胸前挡下那团威力巨大的火球。我们神仙都会有个至关生命的部位,像我们狐族就是与心脏连接尾巴最重要的,而狐族是比较特殊的种族,而且这个尾巴的秘密狐族之外的人是不知道的。可是一般来说,像涉予这种中规中矩的天族他们最致命最脆弱的无疑是离心脏最近的地方的胸口,这一团巨大火球打向涉予定会叫涉予不是丢了性命也会是伤的惨重。
想象中的剧痛没有袭来,而是涉予单手接住那团巨大的火球,而我却不知何时已经被他护在身后。
“涉予!”我轻声的唤着他。
涉予没有回头,只是微微的点着头。那团火燃烧了涉予暗红色的华服衣袖,我施了个用水之术,将涉予着火的衣袖连同涉予手中的火球一起熄灭。我的心安了下来,因为,我刚才看到,即使这火球不是由我的用水之术熄灭,也会在涉予的手中消失不见的。
“阿莲?”在对面火海中飞出个全身通红的火人,看不清他的面容,因为他的整个身体都是在熊熊燃烧。
他在在高空,看向我,我瞬间毛骨悚然,只听他说:“阿莲,你竟然用了你从小就引以为耻的万离之水,那个不是那个人留给你的耻辱吗?没想到几十万年过后,你竟然会站在天兵的军队,帮他们来对付我——你名义上的舅舅!阿莲,你真是越来越发出息了!”那个人在夸夸其谈,喋喋不休。
这是又飞起一位看似尊贵的人物他一袭白衣,在这片红色的火海中更显突出。可是看着他的身影我似乎觉得一定在哪里见过他,而且一定就是最近才见过他的,挠了挠头,终是没有想起来近日在哪里见过他。
只见那白衣公子缓缓地抬了下手,那位火人先生终于停住了嘴。只听那白衣公子说道:“西火龙王,您可看清楚,这位姑娘可不是您那位英明无比的外甥女。”
那火人先生一愣,惊讶的问道:“岳先生,您是说她不是叶莲?可是张得是一模一样啊!”
那人但笑不答。
我甚是感到莫名其妙,我难道会同那位魔君叶莲张得相似?而眼前的火人先生竟然称曾经的魔君叶莲是他的外甥女,那么这位火人先生又究竟是谁呢?
涉予背对着我,冷冷的道:“西火龙王,您三番屡次的进攻我们天界,这样的大逆不道之罪今天焱夜就在此得罪了!”话音刚落,本是燃烧旺盛的火海瞬间弱了下去,涉予的仙障瞬间扩大,他迅速的转身拉过我的手,然后将我揽进怀里,终身飞起。趁着火势变小的机会,其他的天界干将也不闲着,手握各自的兵器直奔火人先生和白衣公子的方向攻去。
那位火人先生不能小觑,他浑身燃烧,火星到达之处便是一片火海,瞬间黑烟四起。他身后有同时站出千万个类似的火人,以同样的速度使的刚才被涉予熄灭的火海再一次燃起,而且比刚才更加旺盛。
那位白衣公子却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和涉予一同飞在半空中后,我用着自己的变出的小水球在这浓浓的黑烟中照着路,向原来白衣公子所在的地方望去,小声的问涉予:“那白衣公子是谁?火人先生又是谁?”
涉予一直皱着眉头注视着黑烟中的战场,听见我的问话,答道:“火人先生就是西火龙王,西方火龙族的族长,他是敬梓火神的嫡传后裔之一,魔君叶莲尊称他为舅舅。至于那位白衣公子,我猜想就应该是魔界魔主的左膀右臂之一的岳倍凡!”
这岳倍凡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仅仅一句话,就让西方火龙族的一族之长平静下来继续应战。
突感身后一片灼热,回首发觉,那位西方火龙族族长竟然站在我的身后,这次在隐隐约约的火焰中,可以看出他那张通红的面容。
只听他说道:“真的不是叶莲啊!我想那个苦命的丫头是宁死也不会投奔天界的!既然如此,你去死吧!”他燃烧的通红的手掌向我击来,在我身侧的涉予单掌迎接,二人掌风相接,火红的火花四射。一些甚至飞到了穿在我身上的战甲上。这战甲属实是个好东西,这西方火龙族是敬梓火神的嫡传后裔,那么使用的一定是万灭之火了,这一点点的火星就能将一切化为灰烬。然而西火龙王与涉予拼掌力的时候飞落到战甲的火星竟然安安静静的熄灭了。
西火龙王大概受不了涉予无形的仙障,被涉予的掌力击得连连后退了几步。涉予的仙障甚是奇书…提供下载…)怪,周身形成了仙障,却没有丝毫的仙法,与众多神仙都不一样。但是涉予毫无仙法的仙障仿佛有吞噬一切的力量,所到之处,囊括之物都会慢慢的变为透明然后消失不见,西火龙王就是吃在了涉予的这样含蓄的仙障亏上了。回想上次陪同缘猜抢亲那回,涉予对待龙王时也架起了这样的仙障,但是只要是涉予不想伤害的人或物依旧毫无损伤。我细细的打量着涉予,猜想他的仙障吞噬应该是随他的心所欲的。
就在此时,西火龙王已经又一次架起厚厚的火云,准备大举进攻,我突然看见那位名唤岳倍凡的白衣公子出现在西火龙王的身后,他手里似乎握了一撮白色的毛。只听他道:“西火龙王勿急,我岳倍凡命还是好的,碰巧救了白狐都的九公主,将她转交给了凤凰族元况太子而已,却不巧得了一撮狐狸毛,七公主殿下,你似乎是遇到克星了。”说罢,手中射出无数道银光,我本能的闪躲,才发现他的目标根本就不是我,而是一直将我守护着的涉予。
涉予的仙障吞噬掉了大部分,涉予瞬间将我包在他的仙障圈里,可是就是这样的一瞬间,一道白光直射涉予的胸膛……
“不!”我大喊一声,扑向正向我扑来的涉予,巨大撞击力将他压在身下,涉予迅速的揽住我的腰身,那道白光早已消失不见。我正欲爬起,只听岳倍凡笑道:“原来七公主果然会舍命救焱夜太子呀!不过……我的目标可不是焱夜君上……”
涉予正欲反击,我却突然被一圈白毛包围。
这毛,我是认识的,这是九公主白雪的狐狸毛,是她身体的一部分。
涉予依旧是被我压在身下,但是他是看不到我现在所见的景象的。白雪就在这一圈白色狐狸毛中婷婷玉立,她面无表情,声音却依旧动听,她温柔的说道:“小七,龙太子慕真的一世凡间之劫已经结束,他的二世之劫你将以恋他守他护他陪他同走一招。”
一道白光将我包围……
                  第十五章 落入凡世(一)
原来龙太子慕真这第一世劫难已经结束,那么他在凡间的阳寿已尽,只叹这一世他和缘猜竟然只有短短的二十五年,天上不过二十五天!这一世的相守,来世会是如何呢?
慕真二世历劫,白雪的诅咒立即生效,我与涉予即将分离。
涉予,这场战争我不再能与你并肩作战了,你一定要平安!

进入佛堂,跪上蒲团,低身拜下,心中许愿,愿他一世安康。纵使粉身碎骨,心甘情愿。
我的贴身丫鬟小汀上前谨慎的将我扶起,我倍感无奈,心想已经十五年了,这小丫头至今还拿我小心翼翼的,其实我不过是他家公子的童养媳而已。
我叫叶小七,刚出生就被卖到慕家做了慕家大公子慕真的童养媳。慕真待我还是很好的,只是这位公子实在是风流的很,多少红楼女子为他伤心欲绝,多少名门闺秀对他避而远之。 
慕真倒是笑嘻嘻的反问:“反正我已经有了未来娘子,在未大婚之前风流一下又有何不可呢?”
慕夫人时常语重心长的对我道:“慕真这孩子就是太年轻,等他与你大婚之后,一定会收了性子的。”
慕老爷也就是我未来的公公,他是治安县的县太爷,这里离京八百万里,自然是天高皇帝远,这慕老爷是治安县的一霸,家中妻妾成群。
这慕夫人,我未来的婆婆只有慕真这一子,日夜期待着他能成大事,奈何这慕真随了慕老爷的花花性子,整日流连美色,绝不往返于同一家青楼的同一位女子。
我一向深居俭出,见慕真的机会委实不多,不过慕真只要出现,绝对会眯着他的桃花眼,轻佻的叫我娘子,叫的我是只想上吐下泻。
回到居住的奉苑小筑的路上,我突然发现我的贴身丫鬟小汀身边有多了一个人。这个女孩子同样穿着丫鬟的服装,只是有一种天生的贵气掩盖不住。
我和小汀坐进车里,她也若无旁人的坐了进来。
我看了一眼她,将头转向马车车窗,看着外面的移动的风景。
小汀盯了那个丫鬟半天,终是忍不住的问道:“你是哪个院的丫鬟?怎么坐上我家小姐的马车了?”
我未转动头,用视线的余光看着她。她不回答,反倒泪眼汪汪的看着我,似乎有话要说。
小汀又厉声的问:“你是哑巴吗?老盯着我家小姐看做什么?”又称我为小姐,我着实有点受不起啊……
那坐在马车角落里的小丫鬟还是泪眼汪汪的看着我,眼泪就在她的眼眶里打转,愣是没流出来,真是有技巧高超啊!
小汀见她又不说话,接着厉声呵斥:“谁让你坐上马车的,你知道不,这是未来少奶奶的马车?”
我在心中哀嚎,小汀啊,我就是你家少爷的一个童养媳而已,根本就没什么资格做慕家的少奶奶,最多就是个妾而已,这话要是让别人听了,落下把柄,你家小姐小心翼翼过了十五年的平静日子就彻底没望了。
那小丫鬟还是泪眼汪汪的看着我。我实在忍无可忍道:“你叫什么?哪个院的?”
她竟然“哇”的一声大哭,一头扑进我的怀里,大喊着:“小七,你怎么能不认识我了呢?我是和仪啊!我是你的贴身保镖和仪啊!你怎么能不认识我了呢?”
她这用力一撞,直接将我撞到马车窗边上,马车窗本就是开着的,帘子也因为刚才看风景被掀了起来,我瞬间向马车窗外倒去,直接拦腰大头朝下,栽下急速奔腾的马车外去了。
耳边是风疾呼而过和小汀大喊的声音。朦胧间,我的手腕在一时间似乎泛出了紫色的光环,又一瞬间我晕昏过去。
我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袭墨绿色的华贵绸缎,我动了动僵硬的身体才想起刚才我被那个自称和仪的小丫头推下了马车。
一个好听的声音传来:“这位小姐,你醒了?”
我抬起头,才发现我自己竟然躺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那男子一身华贵的墨绿色锦袍,腰间别着一个旧式的香囊,特别扎眼。
我不好意思的从他怀里爬出来。这时小汀带着和仪与马车夫向我跑来。小汀直接扑到我的身边大哭着问:“小姐,小姐你又没有摔倒哪?有没有受伤啊?”
我自己暗中稍稍的检查了下,向哭的惨痛的小汀摇了摇头。
被小汀扶起,转过身向那位公子礼拜谢恩:“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那公子笑了笑,我抬起头来细细的打量他的脸,这与礼是不合的,但是好奇之心是我看他看的更细。他是英俊的,与慕真的风流倜傥完全的不一样,眼前的人虽然笑容上也有着慕真的轻佻,但是却一定是在潜移默化中受过良好教育的人。
他笑着说:“小七姑娘不用谢我,我本来只是看看热闹,却看到了这样的好戏,救你不过是举手之劳。”
我正欲说些什么,那个叫和仪的小丫头大声的道:“帝君,求你千万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太子哥哥,他要是知道我又一次将小七推下去,我一定没有了活路了!帝君,求你了!”
那绿衣男子但笑不语,和仪上前一步:“帝君叔叔求您了,你看我都叫您叔叔,您就发发慈悲吧!”
“和仪,你刚才也看到那道紫色的光了吧?”那位帝君说道。
和仪乖乖的点点头。
那位名唤帝君的人笑得更开:“你觉得他会不知道?”
和仪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
我觉得我不该在和他二人浪费时间了,该早点准时的回到我在慕家的住所奉苑小筑。否则又不知道会招来慕真的哪一位姨娘刁难。慕夫人虽为正室,但性子软弱,时常看着那些受宠的小妾们的脸色。慕真虽为独子,却常年不归家,更不会注意母亲的处境。
所以,想要在幕府过上平静的日子,除了尽量吧自己当隐形人外,还要在别人不把你当成隐形人的时候也要把自己当成隐形人。
我开口道:“多谢公子相救,小女子告辞了!”说罢!转身就走。
不是小女子不想问救命恩人的名讳,而是若是小女子我问了他名讳,那岂不是要改日必亲自登门道谢吗?几句口头道谢对我来说轻而易举,毕竟这十五年在幕府我连不诚心的道歉都说了无数次呢,那还会在乎那几个道谢的话呢?
我在乎的是道谢时要带的礼物!我是慕家的童养媳,每月有固定的奉银,但是只够每月分量,是在没有留下什么私房钱,更别提买道谢礼物的银子了。
小汀乖巧的跟在我的身后,马车夫见状,简单的冲那位名唤帝君的人作了个揖,匆忙的跟上我的步伐。
那男子笑声瞬间爽朗了起来,在我身后大声的喊道:“小七姑娘真是有趣!在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