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七尾红狐-第1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一手扔回了后备军帐中。
气死我这只小狐狸了,竟然向扔包袱一般将我从半空中扔回来。我在营帐中来回的跑动,转了好几圈,终是不能平复下自己的心情。外面夜色已经来临,这期间,就进来过两个送午饭的人,涉予是没回来的。
跳上饭桌,向窗外张望,夜色越来越黑,依旧不见涉予的身影。于是我决定跳窗而出,正欲蹬腿一跳,突然感觉腰部被什么东西拦住,回头一望,涉予漂亮的容颜进入了我的视线。他依旧是笑的那样迷人。只见他嘴唇微动:“七七,你这是要做什么?”
“涉予!”一种本能,我挣脱开他拦着我狐狸腰的手,一头扑进了他已经脱下战甲的胸膛,心中还念道:还好涉予没穿战甲,要不然我是扑,还是不扑呢?
涉予收回手,双手将我揽在怀中,温柔的道:“七七,可还难受?”
其实我的伤虽然有点重,但是并没有伤到实质,狐狸最易受伤的地方便是与心脏连接的尾巴,但是这是狐族的秘密,外人是很少知道的。所以这次虽然胸口被击中,但事实上,并没有伤到根基,我又变回原形,所以加上昨天晚上的好眠现在的我又是活蹦乱跳的。
我嘻嘻一笑:“涉予,你看我这么活泼,已经好了!”
涉予将我紧了紧,默默地感受了一下,道:“这回事好了,不过你身子还是有点弱。快来将药喝了,我保证一个月内一定带你回天庭。”
“涉予,为何一定要回天庭呢?在这不是也很好吗?”我将狐狸爪搭在涉予的胳膊上问道。
涉予抱着我挪到了床边坐下,低下头来与我对视,过了好一会,又紧了紧他的双臂,轻声的道:“七七,我们结婚吧?”
我一时憎愣在涉予的怀里,瞪大眼睛看着一脸真诚的涉予。
他……他似乎在想我求婚。哦!我小狐狸活了四千年,虽然在神仙界中年纪还小,但是当年要元况带的凡间话本可没少看,所以,我可以百分百的确定涉予是在向我求婚。
涉予一直执着的看着我,面目表情还是那么的柔和,但是做法却十分坚定,我不回答,他就一直抱着我,一直看着我。我挣扎着伸出另一只爪子,试图去摸涉予的脸,涉予并没有躲开,而是任由我的肉嘟嘟的狐狸爪子碰到他那张绝美的容颜上,恍惚中,我不由自主的点点头,心理说:涉予,如果,三十天后,我下凡,这一世归来,我还是现在的我,那我一定嫁给你……
作者有话要说:伊伊:我们的男主焱夜涉予终于向女主求婚喽……
焱夜:某伊梦,你还有点自知之明,让七七点了头
伊伊:太子殿下,偶只是让七七点了头,可没说,让七七嫁给你哦……所以要开始虐你了……
焱夜:某伊梦,你找死
伊伊:太子殿下……你甭想娶到七七了……
焱夜太子一伸手……
某伊梦,辞别行,有事离居外出中,不知何日缓而归,缱绻心,寸难行,归心切,请勿念…… 
                  第十四章 天兵战场(一)
作者有话要说:偶很勤劳的,忙里偷闲的写了一点就传上来了。
今天坐车的时候,突然有了灵感,为这个故事写了一首诗,拿出来供大家赏赏,其中有点小剧透哦:
流年初见那一瞬,盘凌花落飞满天,
绝美笑容倾一世,痴心妄念苦相等,
天上七日,人间七年,
聚少离多人痴怨,毓灵恨意已成魔,
转世六界盼不见,各自相忘寄天涯,
回首千载伊还在,花水相连劫难逃,
伊之我命,我之伊心,
言许死生,执念相恋。最后的最后,我猜想我是睡在了涉予的怀里。第二日清晨,涉予又不在,而我动了动自己的狐狸爪子才发觉,我的身体早已经从狐狸原形变回到了人形。伸出我的手,爬出云被,发觉自己的衣服竟然不是原来的那套,而我又没有重新变换出新的衣服,难道是涉予帮我换了衣服?
细细的回想昨夜,涉予似乎向我求婚了,而我好像竟然也答应了,难道等我三十天后下凡历劫顺利归来时我就要嫁给他,可是我才四千岁啊!在神仙中还是个孩子吧?虽然元况曾经和白雪定过婚,但那只是定婚,至少要等元况两万岁才可能大婚的。
近几日来,涉予整日早出晚归。今早起来,涉予又是已经不在,想必又上了前方战场,战场上双方还是一直僵持着。
在这样剑拔努长的战局中,涉予已经无暇顾及我了,而他还不知道,我和他呆的日子会越来越少,天界三十天,人间三十年,日子一天一天的飞逝。刨除掉我飞到慕真龙太子目前所在的凡间需要半天的时间,也就是说在人间的半年时间,我能和涉予相处的日子真的已经剩下不多。着实很难想象要是有那么一个人,想时时刻刻呆在人间,却又不得不必须往返于天地间,那么他需要多快的往返速度才能在人间多呆几日啊?后来又细细的想了一下,天地之间一定不会有这么无聊的人存在,遂不去想这样毫无疑义的假设
涉予是个不大将情绪表现在脸上的人,所以我从他的脸上表情猜不出前方战场的战况。他这几天甚是忙碌,但每逢深夜他都一定会回来看我,然后给我盖上云被与我同睡,第二日清早又是在我未醒来时离开。我几次尝试这想去前线战场,可是总是被那位麒麟族的冷美人公主第一时间抓住,然后扬手将我轻松地扔回后备营帐。我心中暗自不满,难怪麒麟族公主善战,原来她的力气这么大。
几次偷潜都失败后,我实在是想不出好的办法去前线战场。涉予每夜见我,也不提白天我被麒麟公主扔回帐营的尴尬事。
于是,在我失败的第二十五天的时候,我终于沉不住气了。一夜未眠,天还未亮,就见涉予起身穿上战袍,我急忙套上外衣。涉予见我如此,笑了笑:“七七,起的这么早?”
我被这笑容晃得不经大脑就来了句:“起来晒太阳!”
涉予捂嘴偷笑,然后强忍着笑意道:“七七,难道要晒月光浴。”
我将视线再度转向窗外,果然看到外面的月亮斜斜的挂在天空。
涉予又说:“七七,今日将是决战之日,你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这战事结束后,我将带你回天庭。”
听了这样的话,一种不祥的预感传来。“涉予”我唤住他,“我要和你一起上战场,这一次请不要在抛下我一个人。”朦胧中,似乎曾经有一个人也要这样的抛下我,我寂寞的等,苦苦的等,等来的却是无尽的失望。
涉予专注的看着我道:“晴……七七”他瞬间改口,可是我还是知道他唤的是他曾经的小娘子的名字。涉予继续说:“也好,这样也好,你若是真想来,以你的坚决我是没有办法阻止的。”
涉予为我披上了他的战甲,涉予的坚硬的战甲是由一块块的骨甲,据涉予说,这些骨甲不是简单的骨甲,而是由未被风化的远古神祗留下的神兽之骨一一打造的。整个万界也就只此一件而已。这件由远古神祗的神兽之骨打造的战甲继承了远古神兽的强防御能力,无坚不摧,并且拥有远古神祗的祝福,可以逢凶化吉的。我心中不安,这是涉予常年征战时的战甲,我怎好硬是穿在了自己身上。
涉予看着我微笑说:“七七,它穿在你身上,对我来说才是最安全的。我致命的弱点早已经不在我的身上了,想要杀我,说难不难,说易也是不易的。”
于是,穿着涉予坚固战甲的我就在来到天兵与西方火龙族的战场的第二十五天正是踏进了这座战场,也将是第一次见到远古神祗敬梓火神的后裔之一的族群——西方火龙族。
这战场与凡间话本描写的飞沙走石、尘土飞扬、战马哀鸣、血雨腥风的战场完全不一样。原来凡间无情的战争、血腥的争斗不过是天界司命仙君为众仙们寻求乐子而写的剧本,经由凡世的凡夫俗子演绎出来而已。可笑的是凡间的人们为了所谓的权利,所谓的国土与资源,或抛妻弃子,或抛家为国,或丧尽天良,或泯灭人性的争斗着,付出了所有的一切,却永远不知这些不过是神仙们眼中的一场戏剧,无论凡夫俗子感受如何的喜怒哀乐,都终将在凡夫俗子阳寿耗尽时化为一场灰烬,最好的结果便是留下一段段的话本,继续供着后人娱乐。
映入我眼帘的战场是那样的平静,如同平平凡凡的一片草原而已,而事实上不知哪里就存在着已经被施了法术一触即发的陷阱。这就是天兵的战场,外表宁静看不出一丝波澜,实在上却是无人所知下一秒会出现什么
我跟在涉予的身后,来到天兵战场的前线,麒麟族公主琴黎早已与众战将等候在此,看到涉予进来,众战将齐声拜道:“焱夜君上,七公主!”
我一时间无语,以此看来,这天界的规矩甚是繁杂,更加令人无奈的是官僚主义之风竟然如此的猖獗,心中记下,倘若将来涉予成为天帝时,我还是他的朋友,一定要向他提提意见,改革一下天界的不正之风。
一战将上前报道:“焱夜君上,西方火龙族这次竟然请来了远在魔都的魔主的左膀右臂岳倍凡。”
涉予眉头微皱,道:“魔都的人来掺和什么!”
那人又道:“魔主大人乃是辅佐了两代魔君的人,何况这两代魔君应该都是敬梓火神的后裔,与西方火龙族多多少少都是亲戚关系。再加上利益一致,自然都是以天界为敌的。”
我悄悄地拉了下涉予的袖子,因为今天他没穿战甲,所以,一身名贵的暗红锦绣穿在了他的身上。涉予本就俊美,然平时不是穿着天界皇室独有的尊贵的金黄色,便是寻常的深蓝色或黑色的衣服,这样暗红色的衣服是我第一次见涉予穿着在身,此时的涉予光彩照人,本就容易令人眩晕的面容在这暗红色的衣服映衬下更加绝美迷人。
涉予回过头来,看着眩晕中的我,笑着问:“七七,哪里不懂?”
我撅着嘴:“涉予,不要以为我孤陋寡闻,我是知道魔都在魔君怒烧天地后就被迁徙了的,而且现在统治魔都的人就是当今一位被称为魔主的人。”这些都是元况给我讲过的。仔细想来我所知道的所有八卦消息都是由元况告诉我的,我活了四千年元况陪在我身边的日子属实不少。
“那七七为何对我焱夜涉予却从来不曾听说。”涉予笑着说。
涉予的话令我心中甚是疑惑,终是想不明白为何我在白狐都四千年却从未听过一丝一毫关于这位天界太子的事,最多最多只不过听说过天下第一护身宝玉——静灵水玉,却真是不知这位太子何许人也。涉予的问题着实让我为难了下。
然后,他转过头:“麒麟族公主听命,本君交与你一道生死令: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务必要保护七七的安全。”
“琴黎听命。”麒麟公主面目表情虽不情愿,但还是接下了这道军令。 
话音刚落,涉予就带着一部分战将走向那片看似平静的草原,我急忙起身去追,却被力大无穷的麒麟族公主琴黎一把拉住,我条件反射以为她要将我又一次扔回后备营帐,迅速的将身体抱了个团,等待着平稳落地。可是等了好半天都没有动静,抬头看向麒麟公主,发现她的目光依旧紧紧的追随涉予远去的方向。
涉予的影子早已经消失不见了,我伸着头张望,却什么也看不到,内心越来越不安,可是又没办法逃脱琴黎公主拉着我的手,我是寸步都不能移动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外面的太阳升到了头顶正上方,涉予依旧是没有回来。远处平静的草原依旧平静的连一丝风都没有,在这样莫名的气氛中,我感觉所有的人都在紧张。因为我不是天界的士兵,所以涉予这次开战的具体策略完全是不清楚地,不过看着这些留守阵地的战将们的不安,作为一只聪明的小狐狸,我自是可以猜出涉予此次一去定是凶险万分。
目不转盯的看着远处的草坪,突然看见,隐隐约约竟然有红色的火光。难道是着火了?
依旧拉着我不放手的麒麟公主也慌乱了,眉头紧皱,低声的说道:“君上,你一定要平安归来。”
我终于是忍不住问道:“涉予究竟去干什么了?”
                  第十四章 天兵战场(二)
作者有话要说:偶发现偶写战场无能……
这是偶新传的章节,比原来的章节剧情更加的发展了……
看偶还是很勤劳的,呜呜……只有这一点点时间就改文更文了。
偶还是很郁闷的,实习住的宿舍,竟然全是领导……一点人身自由都没有……我终于是忍不住问道:“涉予究竟去干什么了?”
麒麟族公主冷冷的等了我一眼,不理会我。远处的火光越来越大。
我依旧不死心,继续问道:“请你告诉我!”
她冷笑着道:“倘若七公主不来这战场,君上又怎会这样匆忙的应战?”然后将她那冷冷的目光从我的身上移开,看向远处的红光道:“几日之前,西方火龙族族长来战书邀焱夜太子殿下亲赴战场,较量一番。君上几番思量,要早日打破双方的僵持情况早日结束这场战争,但又不能冒险令天界军队做大规模牺牲,而且又务必要保护军营的安全,所以君上自己只带贴身干将,亲自应战。留守作为他左膀右臂的我来保护军营的安全,以确保七公主殿下你的安全。”她顿了顿,继续望着远处的火光道:“这样畏首畏尾的做法可不是我们天界天兵的常年惯例,君上这样做,所有的人都知道君上他最大的目的不是为了战争的胜利,而是为了军营安全而已,因为七公主你现在住在这里,他要确保你的安全!”
一时间我不知如何应答,涉予真的是为我如此吗?你只身一人亲赴战场,舍身冒险,只是为了给我留下一个安全的军营?
不管怎样,那片火光烧的是越来越大了,我趁着琴黎公主抱怨我的时候,迅速变身变成我的本体狐狸的摸样,脱离了琴黎公主的控制。琴黎一愣,随手吐出一团火球向我袭来,我只得用手一指变出水团灭了琴黎的火球,琴黎伸手想再次抓住我,我已经在此之前架起水云奔向远处草原尽头的火光处。琴黎公主随手又向我吐出一团火球,却不知何故刚刚燃烧了一下就瞬间熄灭了,琴黎公主又尝试了一次,可惜火团依旧是在瞬间熄灭了。待她起身想来想追我时,我的小小水云已经早就飞了好远了。
成功的将琴黎公主甩开后,我加快水云的速度直奔火光之处飞去,入眼的是一片火红,草原早就不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