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冠宠天下:燕王有喜了-第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文献帝的声音冰凉而颤栗,目光阴冷而苦寒,望像窗外,却又将那入眼的景象虚无。

燕倾天知道,文献帝对于燕家兄妹而言,却是不同的存在,他如同一个长辈,又如同一个父亲,他像一颗大树,给燕家兄妹撑起了一片乘凉之地。

她就是燕倾城,也是燕倾天,所以,如果他没有回来,那燕北晟算是绝后,但是,她从不做无把握之事,她不仅会回来,而且会带着一身荣耀回来,让整个龙鳞国,无人再敢动她半分。

燕倾天很是洒脱的立下了军令状,随后便拿着文献帝的圣旨,出了皇宫,直奔军营,二十万大军整装待发,只等粮草备齐,立马出发。

凤仪宫中

当得知燕倾天亲自押送粮草前去边关之时,皇后的心里不禁范起了几丝冷笑,就凭他那无用窝囊的样子,连个头都需要妹妹来出,那么就算是二十万大军随行又如何,她照样能把他杀了。

“翡翠,事情都安排好了吗?”

“回禀皇后娘娘,一切皆已安排稳妥,保证他有去无回!”

皇后闻言,盛装耀眼的她眼里流露几丝彻骨的狠意,一手抚摸着凤钗,一手在绝色妆容的脸色来回轻滑着,细细查看自己的妆容有何不妥。

皇后之尊,万人之上,繁华如花,而她却是百花之王,陈沁雪那个贱人死了,却还占着皇上的心,就连她那两个孩子都还深得皇上宠爱,这如何能让她不恨,不痛,不动呢?

下了地狱,一家四口也好团聚,说起来,她也是做了一件好事呢?

皇后嘴角含着阴毒的笑容,伸手搭在翡翠的手臂上,出声道:“今日天气甚好,陪本宫出去走走!”

翡翠闻言,低头下视,慢慢随着一身珠翠宝石的皇后,慢慢出了凤仪宫的大门。

------题外话------

亲们,每日两更啊,我这么勤快,为什么亲们不收藏,也不支持呢?太伤心了!

第十六章 尸首不见了?

将军府里

燕倾天从军营回来就钻入厨房,捣鼓了好半天也不见出来,外面听见响动婆子丫鬟们全都伸长了脖子向前观望着,个个心里打鼓,实在不明白自家主子这是唱哪出?

只是闻到阵阵香味,顿时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众人皆知少将军最是讨厌油烟味,如今却是亲自下厨,可谓奇事也!

而燕倾天此时正开心的看着即将出锅的水煮肉片,深深闻了一口,这才将它捞出锅,跟之前做好的盐水河虾和乌鸡汤放在一起,大手一端,直接就大步流星的走出厨房。

落霞苑中

冉红叶正卯足了力气捣鼓她刚刚从府医哪里顺手牵羊来的药材,一张明媚可人的小脸上尽显笑意。

大将军果然就是大将军府,就连药材都备得如此齐全,果真让她过了一把手瘾。

细细的将药材研磨,捣碎,一身药香味的冉红叶突然闻到了一股菜香味,连忙吸吸鼻子,放下手中的药材,转身连忙奔向门口。

“咯吱”一声,房门打开,燕倾天好巧不巧的刚到门口,眉目染笑,出声调戏道:“娘子果然迫不及待,我刚到门口你就来迎我了!”

“哼!”冉红叶给燕倾天一个白眼,直接一把将她手里的托盘给抢了过来,转身“啪”的一下,直接就将门给关死了!

燕倾天庆幸的摸了摸鼻子,差一步就撞到她了,这姑娘也太辣了点!

步伐停了停,燕倾天决定还是把正事先安排好,转身去找燕山,务必在他出京之前,先把事情都安排妥当!

密室里,当燕倾天现身时,燕山焦急的出声道:“主子,少将军的尸首不见了?”

“什么?”燕倾天闻言,大惊失色!

“此事还有谁知?”

“除了属下,尚无人知晓!”燕山郑重道,此事非同小可,他一时没了主意,也不敢声张。

地下密室,尸首被盗,无人得知。

燕倾天抓住这几个关键词,随即问道:“密室可还有其他通道?”

“有,除了将军府的通道以外,还有一条是通像外面的,是大将军为燕家留的后路,但已经有十年没有走过了!”

“十年都没有走过?”燕倾天呢喃道,随即对燕山道:“带我去看那条密道!”

燕山闻言,点了点头,随即带着燕倾天往密道的里面走去,凡到之处,全都点燃壁灯,随即走进了一条幽暗腐潮的暗道,大约一炷香后,这才在那圆形石门之处停下!

燕倾天看着燕山用手在倒数的第四块砖头哪里用力按下,石门顿时打开,然而扑鼻而来的却是潮湿而呛鼻的味道,让人难以适应。

燕倾天拿起石门外的火把,上前细细查看,这条暗道长时间没有人走过,地面长些像豆芽一样枯黄的植物,细细软软的,却没有踩踏的痕迹,而墙上的壁灯也没有人点燃过,更重要的是,这空气中都是阴冷发霉的味道,根本没有任何陌生的气息留下。

水晶棺木还在,尸首却不见了?

突然,燕倾天想到了一个人,但随即又摇摇头,以冉红叶的身手,不可能悄无声息的带走一具尸体,更何况她根本就不知道密道的入口!

转身往回走,燕倾天将手中的火把递给燕山,出声道:“这条道通往哪里?”

“城北胡同,哪里有座院子是将军府的,不过,将军把它转给了别人,如今哪里住着一家四口,都是老实的生意人!”

这样做是避人耳目,燕倾天也明白,只是这尸首不翼而飞之事,着实诡异了些!

燕山的功夫高深莫测,就算是传了几层内力给她,也不见他气喘一下由此可见那人的功力会是如何的诡异莫测!

“主子,你看要不要召集长风他们?”

燕倾天闻言,摆了摆手,随即道:“他们昨夜都被我派出去办事了,明日才会回来!”

“此事暂且放下,若是有心之人,那大哥之死必然蹊跷,我们先以静制动!”

燕山闻言,点了点头,目前也只有这样了?

出了密室,原本轻松的心情一下子凝重不少,一个人回房,燕倾天对着阴凉的房顶喊道:“下来陪我喝一杯!”

雪白的衣衫在空中划下一道优美的弧线,长长的墨发轻轻飞舞,那额前的玉淡淡的发着微弱的光亮,给人一种优雅至极的味道。

男子欣长而立,眼眸平淡无波,淡淡的琉璃光辉落在了燕倾天的面容上,嘴角轻抿,漠然道:“你有心事?”

圆木桌上铺着细腻软软的云锦,一壶竹叶青稳稳放在上面,旁边的四个酒杯倒放着,似乎已经有许久不曾动过的样子!

以前的燕倾天嗜酒如命,而现在的燕倾天,却不好酒,偶尔浅尝,倒是觉得滋味不错。

给自己倒了一杯,给舒歌倒了一杯,燕倾天道:“明日你可随我一道?”

舒歌看着面前已经满上的酒杯,轻轻端起,指尖触摸到薄薄的一层灰时,眼眸黯然,片刻的停顿,但随即还是一饮而下,轻里道:“自然!”

“皇上说他不是你的主子,我自知自己也不是!”

“你跟随在我的身边,总是有个期限的吧?”

舒歌闻言,如冰雪一般的白皙的手指轻轻动了两下,目光轻移,淡淡道:“没有期限!”

“哦‘‘‘‘‘‘‘‘‘‘‘‘‘?”燕倾天拖长尾音,明显怀疑。

舒歌自顾自的饮下杯中酒,这才继续道:“救你三命,自会离开!”

“三命?”燕倾天嘴角露出几丝轻笑,随即又给舒歌满上。

“如此甚好!”燕倾天笑道,目光卓然的看着舒歌,看着他那双深若寒潭的眼眸,看着他那挺翘的鼻梁和性感的嘴唇,嘴角的笑容更是深了几许!

且不知那墨发下的容颜如何,但已知绝对惊艳。

古往今来,男子不束发者,堪当绝世!

------题外话------

~(》_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