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冠宠天下:燕王有喜了-第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品食居乃是在下的薄产!”

燕倾天闻言,抬头看着这家店的门匾,果真叫品食居,又见装修得十分辉煌,便点了点头,率先进入店内。

而那店内的两个伙计此时才敢将地上的胖子给弄进品食居,而围观的百姓们这才指指点点,纷纷散去。

------题外话------

二更还是来了,文文太少都没有追文的亲!

第十四章 初会冉红叶

刚入店,只见里面宾客云集,然而,那十几个看似跑堂的奴才却将一小姑娘围在楼道上,且个个面色发白,脚步虚浮,皆是不敢上前一步。

燕倾天看着,不免有些意思,随即找个地方坐下,看着那面色不悦,眼眸不屑的少女,心里起了几分心思。

这时,那死胖子被人扶了进来,连连告饶道:“姑奶奶,你走吧,算是小店招待不周,我分文不要了!”

这时,只见那红衣女子冷哼道:“今日我就要砸了你这张招牌,说什么京城第一美味,我看全是狗屁!”

“还想收我的钱,哼,找死!”

“姑奶奶,算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我赔你点银子还不行吗?”

死胖子如今可谓是疼痛难忍,心里想着,赶紧送走这一大佛,另外还有一个等着他呢!

冉红叶如今可是非要出一口气才行,她吃遍各地美食,这里敢称第一,却不想,尽然连师傅做的都不如,敢骗她,简直是岂有此理。

燕倾天听到这里,总算是明白一二了,感情是一个吃货妹子惹出来的高空抛物事件!

小小年纪,就有这等本事,此人所是不收,她心难安啊!

随即开口道:“姑娘可是嫌这品食居做的菜肴难吃?”

冉红叶低头冷冷的看着出来插话的绝色男子,见他嘴角含着半分微笑,但那眼眸却的波光不显,心里极是痛恨这种表里不一的男人,随即怒吼道:“与你何干,不过一小白脸,也会学人家调解!”

燕倾天闻言,并不恼怒,只是轻笑道:“我何为要调解,我与这家老板非亲非故,与小姐又是初会,今日多嘴一句,不过是想你我同是喜爱美食之人,故而多此一问罢了!”

“呵呵……。”冉红叶冷笑道:“既是初会,谁让你多嘴了!”

“别以为怎么仗着一张雌雄莫辩的俊脸就可以男女通杀,本姑娘就会给你几分薄面!”

“哼,自以为是!”

“哈哈哈……。”

“男女通杀?”

“雌雄莫辩?”

“自以为是?”

燕倾天心里实在是畅快得很,这小姑娘可真是对她的胃口,直来直去,不加遮掩,这样火辣的性子依然傲立于众人的围攻中间,此等气魄,如此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真是可爱得紧呢?

“你很合我的胃口!”

“不错,不错!”

“长风!”燕倾天唤道,随即指着冉红叶,一字一句道:“你说她若做我的夫人,如何?”

“啊?”

……。

众人只觉得眼前无数乌鸦飞过,咋就不明白这小公子思维跳脱如此之快。

一会看着就要拔剑怒张,谁知峰回路转,这小公子竟然有娶这小辣椒的意思?

而最莫名其妙的莫过于长风,只见他额头飘逸的刘海一瞬间死死贴在他的半张脸上,有些发黑的脸轻轻转向了燕倾天,咬牙切齿道:“主子——不要玩了!”

燕倾天懒得去管长风,眼眸灼灼的看着楼梯上的冉红叶,那目光如同铁炉中燃烧的绚丽火焰,那么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的猎物,一字一句道:“我要娶你,条件你开!”

将军府,总要有个女主人的,如果能有一个河东狮吼的女主人,那会更好的!

冉红叶闻言,气急怒骂道:“好大的口气,我若是要金屋银屋,仆人上千呢?”

“我若要万人之上,一生荣华呢?”

“我若要冰瓦银霜,星辰为地呢?”

“我若要皇权更替,世家颠覆呢?”

“我若要花开四季,永不凋零呢?”

“这些你可能做到,如果不能,那就别痴心妄想!”

燕倾天闻言,笑到眼眸都都眯了起来,随即霸气道:“世间有一或许能做到其一其二,然而,却不会给你圆满,你若嫁我,她日必定让你如愿以偿!”

“主子”长风急急唤道,这姑娘口出狂言,必定会惹出事端,然而,他却是不愿意看到主子玩闹过头而涉险!

冉红叶闻言,见燕倾城信誓旦旦,胸有成竹的模样,淡嘲道:“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

燕倾天闻言,一步一步,慢慢走向楼梯间的冉红叶,周围的人屏息凝神,早已不敢发出一丝声响,今日这女子够狂,然而,没有想到,这男子更是狂傲,且,一身煞气。

走近,在两人只有一步之遥时,燕倾天一字一句道:“就凭我是燕倾天!”

这一句话轻飘飘的落入了冉红叶的耳中,心里,眼底,有一瞬间的震住,她竟然不知该如何反应!

思绪飘像了不知名的远方,一点一点,带着记忆中沉淀下来的情愫,如同水波,一圈,一圈,慢慢在心里云绕开来!

到底,还是遇上了!

冉红叶的目光飘渺又温暖,几乎是一瞬间,就将那温柔的目光定格在燕倾天那张侧脸之上,雌雄莫辩,惊艳绝世,清浊尘世,如白莲初开,偏偏风度,一如初见。

只是为何,这人给她的气息,如此陌生?

燕倾天的大名,整个京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年仅十五,却已经官拜二品,威武将军,燕大将军唯一儿子,燕家百万兵权的继承人!

诸如此类,众多在品食居吃饭喝酒的众人早就忘记了看戏的初衷,那乐一乐的心思,早就在燕倾天答应下那女子所谓的皇权更替,颠覆世家时,所震住了。

造反之言,罪无可恕,众人心中都想着,这燕家少年将军莫不是给那裴红玉给气傻了,竟然说出此等大逆不道之言。

然而,燕倾天只是有些疑惑而后又释然的看着眼前这个女子,嘴角含着颠倒众生的邪笑,高呼道:“太古率大军侵犯我龙鳞,本将军此次出征,便要打得他兵败国亡,到时岂不皇权更替,世家颠覆,我若班师回朝,皇上则会不论功行赏,到时岂不一人之下,一生荣华,至于其他,那都是小事,我燕倾天还尚未放在眼里!”

“刚刚姑娘所说的皇权,又没说是我龙鳞国的皇权,我父亲为龙鳞马革裹尸,魂断疆场,我又岂会做出犯上作乱,有辱家门之事!”

“你则知你出征就一定会打赢这场仗!”冉红叶轻声问道,眼眸轻眨,一动不动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燕倾天闻言,便出声道:“父亲一生从未打过败仗,哪怕最后战死疆场,龙鳞还是没有败给天辰,我之所以骄傲,那是因为我有骄傲的本事,就凭我是燕倾天,燕北晟的儿子,我天生就不会打败仗!”

“好……。”

“好啊……。”

“不愧是燕大将军的儿子,有种!”

“威武将军,威武将军,威武将军……。”

看戏的众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霸气,顿时心潮澎湃,不觉间已经惊呼出声,而燕倾天和冉红叶看着众人那欢庆不已的场面,顿时觉得心已落底。

而燕倾天则对着冉红叶轻抛一个媚眼,嘴角含笑道:“娘子可否随夫君回府?”

一把推开在身边的燕倾天,冉红叶眼眸一闪有些不知所措的回道:“谁是你的娘子?”

“我叫冉红叶。”

“我所说的你可一样都还没有做到,要想我嫁给你,先拿出点本事再说吧?”

燕倾天闻言,也不多加纠缠,不过却是上前一把将冉红叶拖入怀里,柔声道:“不是就不是,但你可得更我回将军府,如若不然,等到我将你所说的条件都做完了,到那时,你若是已经成了孩子她娘,我可如何是好?”

冉红叶双霞泛红,眼眸微闪,用力踢了燕倾天一脚,随即一个闪身便溜到一边,冷冷道:“五年之内你若是做到今日我所说之事,我必定遵守诺言嫁给你!”

“那你可得在我身边?”

“哼!”冉红叶闻言,虽然冷哼,却是不再反驳。燕倾天见状,有些轻笑着看像周围的人群,心里却翻起了几层心思。

这冉红叶不认识燕倾天,却又像认识燕倾天,不管如何,这个女人的来历她一定要查清楚。

三人走出食品居,这里面所有的对话立马传遍了大街小巷,今日这一番惊天之言,又引起了百姓们的极大兴趣,只是这太古进攻之事,本来尚未通告天下,这样一来,整个京城立马就被另外一大话题给吸引了,至于今日燕倾天这一番话却是没有几个人放在心里。

然而,他们却并不知道,燕倾天此次出征,却是灭国而回,果真让天下人为之侧目!

第十五章 皇上憋尿

冉红叶到底还是让前来请燕倾天回府的向阳带了回去,而燕倾天侧和长风策马而奔,往皇宫而行。

冉红叶看着那高头大马,肆意风发的男子,看着他那衣袍如风间的流云,在刺眼夺目的阳光下,显得那么不可一世,傲然逍遥。

皇城之中,那高起的塔尖顶上,一白衣男子迎风而立,风华万千,墨发如绸,面如冠玉,抿唇一笑如春风,然而,浑身上下,却透出一股寒气,整个人如同冰雪中雕出寒玉人儿,哪怕仅仅一个侧面,都叫人为之疯狂。

男子看着那马背上起伏颠簸的男子,嘴角含着一抹淡笑,微凉的眸子里盛满一层深意,随即对着身后刚刚悬空落地的紫衣男子道:“千寻,你可知燕倾天为何会有凤蓝已灭的消息?”

“禀楼主,是我们给的!”

“不,准确的来说,是凤蓝丞相苏墨让我们转交的!”

“你什么时候知道凤蓝已灭的?”

“回楼主,比燕倾天晚三天!”

也就是说,燕倾天一早就知道凤蓝已灭,所以暗中对那些将军下手,为的就是能够带兵出征么?

这么想出征,为的,真是保卫龙鳞,还是另有所图呢?

云舒歌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人影消失殆尽,这才对着身后的千寻出声道:“下去吧,密切注意荣昌的动向!”

“是!”属下遵命,千寻见自己的主子一脸深思,便没有多留,转瞬间便消失在那古塔之上。

此次凤凰楼没有最先收到凤蓝已灭的消息,是他的失职,如今也只好老老实实干活,再也不敢跟兄弟们胡乱喝酒了。

御书房中

寥寥的青烟在那香炉中升起,然而,化为虚无,只留下淡淡的龙延香味,暗夜下的宫殿里总是可以看到夺目耀眼的宝石和金光灿灿的饰品,房间里没有人掌灯,燕倾天不急,文献帝死瞪着他,无碍,还跪在地上,无所谓,反正腿也已经麻木了。

但是,有点尿急,那可怎么好?

燕倾天见某人有些夹紧双腿,脸上似有扭曲,但那瞪大的眼眸却丝毫不显弱势。

“说,你认不认错?”文献帝死憋着一泡尿问道。

燕倾天悠哉的动了动有些发麻的双腿,懒懒道:“臣何错之有?”

“皇上憋不住就早点去,若是一不小心憋坏了,只怕明日找臣的就不是皇上,而是皇后娘娘了!”

“如果被尿憋到不举,古往今来,皇上也算是第一人了!”

“闭——嘴!”

“谁说朕——憋不住的!”

“你还敢说朕,不举!”

文献帝可谓被被倾天气得不轻,不知不觉见,竟然又憋了一会,只是他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多么幼稚。

跟臣子瞪上眼了也就算了,如今还连撒泡尿都要较上劲了!

燕倾天憋着一泡排泄物,无语问苍天,想血洒疆场就这么难吗?

良久,憋不住的文献帝在听到张公公门外的那一句:“皇上,奴才送杯茶来给您解渴?”给弄趴下了。

三下五除二解开裤子以后,连忙顺手拿起一旁当摆设的水墨花瓶,转眼就在那屏风之后给畅快的解决了!

而燕倾天好笑的同时,在听到文献帝最后的尿滴声时,又轻笑道:“皇上,尿急,尿频,尿痛,尿不净,乃是男人最痛啊!”

文献帝听完,手上的花瓶一抖,立马碎了一地,脸色青白交错,闻着一大股难闻的尿骚味,用尽全力怒吼道:“燕倾天,你给朕滚出去!”

燕倾天闻言,心道:“小样,让你跟我斗,这下丢人了吧!”

拂拂身子,捏捏发麻的小腿,燕倾天这才清桑开口道:“皇上,今日可是您先忍不住的,明日臣就等着您老的圣旨了啊!”

文献此时只觉得晕头转向,心里似熊熊烈火喷薄而出,随即震耳欲聋道:“滚……。!”

外面早就侯着了一大帮子奴才,此时听到文献帝的怒吼,不免担忧的摸摸自己的脖子,实在是害怕皇上会叫唤他们进去。

而一旁的张公公则担忧不已,生怕皇上给气出个好歹来。

燕倾天也算是有点良心,出门时还不忘对张公公道:“本将军刚刚在里面憋不住撒了一泡尿,你等会悄悄处理了啊,别让本将军丢人!”

张公公见燕倾天裤子干净,又瞧着他一脸嬉笑不已的模样,顿时心中明白一二,打发了小太监,自己则进御书房服侍!

这一夜,御书房中的灯就没亮过,然而,将军府的灯,却是一夜天明!

次日一早,燕倾天上完早朝后,直接就去了御书房见文献帝,两人依旧大眼瞪小眼的怒目横视着。

良久,文献帝实在是忍受不住燕倾天那犀利不可一世的目光,首先就败下阵来,投降道:“朕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就一定要带兵出征!”

“因为臣是燕倾天,这仗就一定会去打,皇上能阻止臣一时,不能阻止臣一辈子,据边关传来消息,如今荣昌已经对天辰出兵了,这一场战争关乎龙鳞国生死存亡,太古对龙鳞出兵两百万,而龙鳞驻守边疆的士兵只有百万,可想而知各地兵马全都会调往边疆,难道臣那手中的二十万兵马能够不上战场,难道留臣这手中二十万兵马,就当等着给边关将士们收尸吗?”

轻叹一声,文献帝认真的看着燕倾天,出声道:“真的要去?”

“一定会去!”

“不管朕做什么都不能阻止?”

“不能!”

“既然如此,那你便去吧!”

“但是,你必须立下军令状,若你不回来,朕就杀了倾城!”

文献帝的声音冰凉而颤栗,目光阴冷而苦寒,望像窗外,却又将那入眼的景象虚无。

燕倾天知道,文献帝对于燕家兄妹而言,却是不同的存在,他如同一个长辈,又如同一个父亲,他像一颗大树,给燕家兄妹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