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冠宠天下:燕王有喜了-第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而这其中包括五万两白银的人身损失和五万两黄金的精神损失,如若不然,白白受这一顿欺辱,倾城实在难消心头之恨!”开玩笑,不捞点真金白银来补偿,那她这出戏岂不白唱了?

燕倾城的话一说完,众人立马明白了,感情这位大小姐是要银子了,虽然是狮子大开口,但却是情有可原,众大臣心里也明白太子此事做得荒唐,如今若能善了自然是好的,所以也都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皇上看着太子那副无耻的模样,心里却还是憋了一股闷气,于是出声道:“太子品行有失,今日必要受些教训,既然太后与倾城都为你求情,那朕便再给你一个机会,若是你还死不悔改,朕必废你!”

“张怀德,将太子拖下去重大五十大板……。”

太后闻言,连声打断道,“皇上,二十大板足以,熟话说养不教,父之过!”

楚天澜闻言,一时怔住,再看着底下让他倍感失望的太子,顿时觉得心里惆怅一片,望了一眼燕倾城,随即改口道:“将太子拖下去重大二十大板,禁足东宫,任何人不得探望!”

“裴国公德行有失,教女无方,削去兵部尚书一职,降为无庸侯,禁足在府,任何人不得过府探望!”

无庸侯,不就是无用侯,还好几个大臣都是见过大场面的,否则当场就笑出声来了,今日一出,只怕裴家再难有翻身之日,不仅如此,还会成为京城一大笑料呢!

裴国公闻言,只觉得天旋地转,胸口一震发痛,两眼一黑,竟是昏了过去!

而裴红玉则被惊吓道,想要起身去看望自己的父亲,谁知竟然踩住了自己的裙子,摔了一个狗吃屎还不说,嘴角的门牙还磕掉了两半,一时间嘴角血涌而出,惊煞了楚元耀!

文献帝见状,皱了皱眉,继续出声道:“裴家小姐重打三十大板,赐予太子为妾,且一生不得扶正!”

皇上此言一出,裴红玉立马煞白了小脸,额头上更是冷汗淋淋,连眼睛都不会眨了,而听到次消息的皇后和太子,很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今日之事裴红玉算是毁了,太子自然是不可能娶她为妃的,燕倾城看着面如死灰的裴红玉,想到刚刚楚元耀说的非她不娶,顿时觉得听了一个极大的冷笑话,若非裴红玉是皇后的侄女,只怕今日她也没有命在这里了!

丢弃前程大好,英俊潇洒的未婚夫,如今只轮到做一个小妾,不知裴红玉午夜梦回,可会悔断肠子?

------题外话------

燕倾城:作者,这罚的也太轻了吧?

南鱼:你懂什么?这叫钝刀慢蘑,一下子死翘翘了多没意思!

燕倾城:说的也是。

亲们,有人给南鱼送花花喽,好开心哦,南鱼会继续努力,每日两更送上哈!

第九章 四大暗卫

不一会,各位大臣相继离去,而太后也回了慈宁宫,皇上看着还在等太子受刑的皇后,出声道:“太子惹出来的事,皇后就帮他善后吧,是出那五万两黄金,还是五万两白银,皇后可要掂量一下!”

皇上说完,深深看了一眼低眉顺眼,伏低做小的皇后,对着一旁的燕倾城道:“倾城随朕来!”

燕倾城闻言,对着皇后轻拂身子,随即轻飘飘的从狼狈不堪的裴红玉身边走过,随即又撇了一眼刑房的方向,突然觉得阳光是那么的灿烂,空气是那么的新鲜!

而她的日子,又是如此的舒心呢!

皇上跟燕倾城前脚刚走,皇后立马就阴狠道:“那贱人生了个好女儿,如今却是让我的儿子受刑,皇上如此偏心,当真是旧情难忘!”

皇后身边的翡翠闻言,脸色有几分凝重,上前扶着皇后,劝解道:“不过是个小丫头而已,娘娘何必费心!”

“等……”翡翠早就想好计策,此时便贴在皇后的耳边耳语几句,皇后听罢,果然觉得心里舒服了些,那贱人都不是她的对手,更可况是她的女儿,随即叮嘱了翡翠几句,便连忙上前去看望受刑后的儿子!

只可惜她并不知道如今燕倾城已非昨日的燕倾城了?

御书房里,楚天澜将随身携带的龙形玉佩送给燕倾城,目光爱怜却又愧疚的看着她道:“今日之事委屈你们兄妹了!”

“这块玉你收好,总有一天会对你有用的!”

燕倾城见楚天澜说得十分凝重,便接过那玉,发现那玉竟然还有这暖暖的触感,且形态如同盘卧熟睡的青龙,顿时知道不是凡品,握在手心,面露微笑道:“臣女不委屈,是哥哥委屈!”

“不过,如果皇上能答应臣女一个请求,那哥哥就真的不委屈了!”

“哦……。倾城有什么请求?”

燕倾天早有准备好,闻言立马就跪地道:“臣女求皇上让哥哥自寻择妻,就算哥哥选的是孤女,商女,卑贱之女,都请皇上不要插手!”

“哥哥已经承受了一次痛苦,臣女不希望他再一次受伤,在这个世界上,臣女只有哥哥一个亲人,求皇上成全!”

张公公就站在门口,当听到燕倾城说的那一句只有一个亲人时,眼前便浮现了那如水一般温软清透的女子,和那雄姿不凡,俊朗潇洒的男子,只可惜他们都走的早,不然,今日将军府该回是何等的风光!

文献帝,也就是楚天澜听到燕倾城之言时,心里也微微泛起了酸楚,在燕倾城那期待的目光中,随即点了点头!

默许了这件原本不可能发生的事!

就凭燕家的兵权,燕家人的婚事便不可以自己做主,如今看来,这皇上可真是对燕家不同的。

燕倾城见状,这才露出真心的笑容,在文献帝的轻扶下起身,手里紧紧抓住手心的暖玉,其实她明白,这玉必有大用,现在文献帝不说,早晚她也查得到,只是在此之前,这东西可不能让人给看见了!

燕倾城回到将军府时,那已经是傍晚的时候了,将军府门前早就被十几辆马车堵得连路都走不了!

原来竟然是裴家送来的礼品和赔偿,以及他们拿来赔罪的珍宝古玩,而皇后早已准备了两车厚礼和五万两黄金前来!

燕倾城眼看两家动作如此之快,便明白了他们是怕将军府再次上门去退婚,到那时,只怕天下人便会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当今太子爷的做派了!

只可惜他们不知道,早在今日,那些流言蜚语传得绘声绘色,如今又上演这一幕,仍凭是傻子都知道其中缘由,然而,偏偏人家还想着掩耳盗铃呢!

冷眼看着大批批即将入府的财物,燕倾城更担心的却是,今日可有人去军营找燕家少将的麻烦?

又或是说,有没有人怀疑燕家少将其实已经死了?

回府后,燕倾城便吩咐自己的奶娘方嬷嬷协助银心将裴府和皇后送来的财物点清,然后跟燕山进入了燕家密室之内,开始商讨应对之策。

燕山早就听闻今日自家小姐的所作所为,心里敬佩的同时,也真正放心让小姐接管这将军府偌大的家业。

两人在密室谈了三个时辰,没有人知道他们谈论什么?

然而,就是这短短的三个时辰,燕山才真正明白了什么叫虎父无犬女,小姐所拥有的智慧,足以支撑起整个将军府。

夜凉如秋水,夏季的尾声洋洋洒洒的来了一场大雨,冲刷着小巷里的青石板道,从屋檐下落入庭院中的水流,慢慢沁入泥土,幻化成滋润大地的甘泉。

寒风阵阵,伴随着昏暗的光线,密室中的水晶棺里躺着一个几乎和少女一模一样的男子,只见他面色红润,眉宇间还有轻微的褶皱,尽然不像是已经死去的人,倒像是一个睡着的美男子。

水晶棺旁站着四个一身漆黑,面容悲伤的男子,而在那水晶棺的最前面,却是有一少女负手而立,神色平静,容貌绝美,一双如同宝石一般的凤眸子一动不动盯着前面的四个少年。

他们中最小的看起来不过十四,最大的不过十八,然而却在已死的燕倾天身后,不知挡了多少阴谋。

“哥哥死的时候你们在,我晕过去的时候你们在,我醒来时你们在,我做决定时你们在,我去闹事时,我知你们也在!”

“燕家的家规我知道,凡是暗卫者,主人已死,你们便是自由之身,可是今日你们不仅没有走,还出现在我的面前!”

“告诉我,你们的决定吧!”

燕倾城一身白色素衣,眼波里有几分犀利的审视,她久战商场,自然有些敏锐的嗅觉,她知道古代的掌权者大多培养了暗卫,所以便一直装作不知。

今日燕山将将军府的暗部势力全都说给她听,并连带着那些将军府置办在五国中的产业,让她暗暗心惊将军府势力的同时,更加明白了她需要忠诚与她,且永不背叛的帮手。

而这四人更能作为她的左膀右臂。

“属下,惊雷”

“属下,惊风”

“属下,急雨”

“属下,闪电”

“见过少将军!”

四人异口同声,上前一步,跪在了燕倾天的脚下,交托了他们最大的忠诚,也表明了他们的立场。

暗卫一生所求,便是自由,然而,他们却放弃了唾手可得的自由,转投在她的座下,可想而知,他们是用了多大决心。

她燕倾城为人说不上顶好,但绝不会亏待自己人,今日这份情,她总有还的一天。

“我是少将军,也是大小姐,从今日起,我就只有一个身份,那便是你们的主子!”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从今天起,你们就叫,长风,破浪,云帆,沧海吧!”

“谢主子赐名!”四人再次异口同声的说道。

燕倾城闻言,点了点头,跟着又与他们交流一番,确定他们四人谁用哪一个名字后,又了解了他们的特长和弱点,知道长风擅长轻功和剑术,破浪擅长暗杀和伪装,云帆擅长阵法和占卜,而沧海则擅长毒术跟医术,燕倾城对他们逐一分配了几项任务,这才从密室中出来,为明天的事情做准备。

------题外话------

从今以后我们家倾城可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喽,呵呵,给她送几个小美男养养眼!

第十章 强者生存

第二日一早,京中又砸出了一道劲爆的消息,据说哪位威武将军知道自己的妹妹为自己出头,前去裴府闹事时,不仅连夜赶回来,而且还将自己的妹妹禁足在佛堂,不准踏出一步!

更有甚者传言道,那威武将军对那裴家小姐用情至深,听说裴小姐已经被赐与太子为妾,且终生不得扶正时,又悲又痛,恨不得前去抢夺佳人,但奈何事已成了定局,皇上圣旨已下,裴家大门紧闭,太子又被禁足,此事虽然闹得沸沸扬扬,但将军府收回了彩礼,自然不会再去追究,众人只可叹这威武将军年纪轻轻,如此高位,却是父母皆逝,情路不顺,只怕是煞星之命!

然而,不管众人如何传得邪乎,此事的燕家佛堂,却是只有孤孤单单的银心一人,而门外守着的,除了方嬷嬷和翠香以外,还有府中的两个侍卫!

银心一身小姐的装束,略色薄粉的面容十分好看,虽说不是惊艳,却也是一个精致美人!

方嬷嬷端着一碗小粥进来,看着还跪在蒲团上的银心,叹了一口气,上前扶起她道:“小姐昨日里做的没错,只是少爷对裴家那个贱人用情太深,如今到是辛苦你了!”

银心闻言,想起小姐今日逃出府去的样子,顿时嘴角也含笑三分,出声道:“小姐素来不怕少将军,今日却连忙收拾东西逃跑,想来少将军今日是教训过小姐了,这罚进佛堂还不够,还要跪着,少将军要去皇宫面圣,也不知什么时候会回来,小姐暂时去陈府避避也好,也不见得少将军会来佛堂!”

方嬷嬷闻言,点了点头,陈府的老夫人素来疼爱小姐,有她护着,小姐不会有事,只是小姐这一次谁都不带在身边,只是让燕总管送她过去,她总觉得心里不放心,小姐自幼习惯了银心跟翠香在身边照顾,如今却是谁都没带,也不知习不习惯!

这便府里考虑着她们的小姐是否习惯外人的照顾,然而,化身为燕家少将军的燕倾天,却是进宫面圣,请求出兵前往边关!

要想早日接手那百万兵权,就要早点奔赴疆场,不下个五年,等皇子都成年后,只怕这京城各世家盘踞一出,倒时,谁的手里有钱有权,谁就是暗地里的老大了!

她不可能留在京城让人暗算,只有走远一些,先避其锋芒,早晚有一天,她会让这天下人看看,燕家,可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打死他,没娘的贱种……。”

“父皇都没召见过他,哪里是什么皇子,我看分明就是个贱种……。”

“就是,父皇最疼我了,每月都要见我好几次,你看他穿得破破烂烂,哪里像什么皇子?”

“哼,还有这老货,也打死!”

“对对对,打死,打死……”

“嬷嬷……。嬷嬷……不要,你们不能伤害嬷嬷,我是四皇子,我是四皇子……”稚嫩的声音满含屈辱和不甘,却又惶恐害怕。

而那老嬷嬷则紧紧将怀里的孩子抱住,任凭那拳打脚踢落在身上也不吭一声,只有嘴角的血水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燕倾天大步上前,撩开御花园中那遮人眼眸的树枝,对着身后侍卫打扮的长风道:“他们是谁?”

长风闻言,星目一扫地上那几个少年,出声道:“是二皇子,五皇子,和六皇子,还有四皇子!”

长长的斜刘海挡住了长风的英俊面貌,只露出一只会说话的眼眸,和那略带几分性感的红唇。

像是想到什么好玩的事,燕倾天对着长风笑笑,一脸的不怀好意……

“喂……。,你们这群小屁孩在干什么?”燕倾天邪邪一笑,一摇一晃的上前道!

“你是哪个宫的侍卫,见到本皇子还不下跪?”嚣张的二皇子龇牙咧嘴道,很欠扁的盯着燕倾天!

一旁的五皇子也不甘示弱,骄傲的扬起闹到,不屑道:“说不定是个太监呢,二皇兄怎么也不看看他的样貌!”

“哼,管他是太监还是侍卫,敢说我们是小屁孩,该死!”

“就是,该死!”一旁的六皇子虽然看起来有些胆小,却还是弱弱的出声附和!

而站在一旁观战的三个小太监见燕倾天的官服,立马上前给自己的主子小声说道,自己则连忙上前请安道:“奴才见过威武将军!”

燕倾天也不理他们,径直走到那老嬷嬷的身边,一把将她拉了起来,再看着她怀里瘦小如猫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