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冠宠天下:燕王有喜了-第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肯猩瘢降ケ《烊螅徽啪峦昝赖奈骞俑侨萌肆髁

由来帝王之威便是慑人,但燕倾城却是不怕,不因为她是现代的灵魂,一切之因为她感受到这楚天澜的真心关怀。

御前告状,这本就是她的计划之内,如今只不过提前了一点,对她来说,计划超乎寻常的顺利!

一把将想要跪地的燕倾城扶起,楚天澜心疼的抚摸着燕倾城的发丝,柔声道:“有什么委屈都说出来,朕一定会为你做主!”

楚天澜说罢,又回头看了一眼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给他请安,却又数次跌倒回去的裴国公,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厉声对着张公公吩咐道:“派人去给我将裴家大小姐跟太子绑来,今日朕道是要看看,这逆子如何胆大妄为,做出如此下作之事!”

“皇上息怒,奴才这就去办!”张公公见盛怒不已的皇上,连忙出了殿门吩咐御前侍卫前去捉拿裴家大小姐跟太子!

仰头看着天边灿烂绚丽的阳光,张公公嘴角含着几丝讥讽之笑,惹了皇上心里最亏欠的人,且不知这太子爷的风光是不是就到头了呢?

朝阳殿里,楚天澜让燕倾城做在搬来的软椅之上,随即走向他的帝王高位,路过裴国公身边时,还不忘气愤的踢上一脚!

“哎呦……皇上恕罪,皇上恕罪啊……。”裴国公狼嚎道。

心里隐隐冒出一股寒气,这时他才真正开始害怕起来!

只可惜,如今他是骑虎难下,更是无从辩白!

燕倾城见状,拿出怀里的手绢,侧目而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只是那真丝手绢下的唇角,却是露出三分笑意来。

张公公在皇上的身边呆了许久,从燕家小姐落泪的时候开始,他便知道今日裴国公算是倒大霉了!

燕北晟跟当今圣上那可有同门之谊,又有八拜之交,早年皇上还未登基时,可少不了哪位已故的大将军的功劳,燕大将军壮年而逝,皇上本就悲痛,处处多番照顾燕家后人,燕家少将军不过十五的年纪,却已经封了正二品威武将军,可见将来是要继承燕大将军的百万兵权,只可惜这裴公老糊涂,竟然看不清皇上的心思,也看不清着未来的局势,活该他有今日之劫!

------题外话------

宝贝们,好期待你们会有追文的那一天哦,南鱼努力码字去喽,最近皆是二更奉上!

第七章 无耻太子

燕倾城见这位偏心向她的帝王正一脸和霭可亲的望着她,示意她说出自己委屈,她本想起身下跪,来一个悲痛欲绝,伤心流泪的场景!

可谁知她身子微动,张公公立马上前道:“燕小姐就坐着说吧,皇上一定会为您跟威武将军讨个公道的!”张公公说完,颇有意味的看着已经战战兢兢跪在大殿中的裴国公!

燕倾城本也不想跪,只不过看剧情需要而已,这一下便努力涌出些泪珠儿,伤心道:“皇上有所不知,今日臣女无事生非,造谣生事。”

“呜呜……”先哭上一会,余光中见那高位上的帝王一脸不忍,疼惜万分的模样,这才出声道:“昨日大哥不知从何处寻得莫言书的字画,说是裴大小姐自幼喜欢名家字画,便要拿去送她,谁知他高高兴兴出门,却不到一个时辰就满脸悲痛的回府,一个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什么都不吃,若非下人来禀,只怕昨日大哥早就给人活活气死了!”虽然事实是气死了,但燕倾城却是有些不屑于那个男人的死的,毕竟,如此霸气的名字,如此有前途的人生,如此有财有势,而且还有人撑腰的少年将军,被一个女人给活活气死了,这话说出来却是丢脸至极的。

“我担心大哥,也不知如何劝解他,就端了碗粥站在他的门口,想着大哥素来疼我,定会见我,谁知大哥刚开房门,我就见他嘴角还残留鲜红血迹,屋内的地毯上也染红一片,我急忙让下人前去请府医,谁知大哥只是遣退下人,说是心已死,无药可医!”

“看着大哥那仿佛失去魂魄的模样,我心痛难当,再三的追问之下,这才得知大哥去裴府见裴大小姐时,竟然撞见裴大小姐与太子殿下在花园中私会……。,那场景简直是情比金坚,非君不嫁!”

“皇上明鉴,大哥自幼与裴大小姐青梅竹马,又是未婚夫妻,感情自然深厚,若非是亲眼所见,大哥又如何会编排裴大小姐的不是,又怎么会将自己气到吐血,连夜回军营操练兵马,硬是不肯留在家中养伤?”

“再说,就算这一切都是大哥眼花,那看到谁不行,偏偏是太子殿下跟裴大小姐!”

“皇上,臣女要说的已经说完了,大哥受此奇耻大辱,还请皇上做主,我哥绝不能娶此等背信弃义,攀龙附凤的女人!”说罢,这才露出被手绢揉红的双眼!

她可是不轻易流一滴泪的,今日这一出若是不能将裴家剥去一层皮,那么她怎么会甘心呢?

裴家,这可是第一出呢,不说别的,就是她占了人家妹妹的身子,要用人家哥哥的身份,她也一定会为他们报这个仇的。

当今皇上可有九子,虽说九子如今皆未成年,但太子却是早定,这一切都因他是长子,也是皇后的之子,又有太后疼爱。

可是皇上却是不怎么喜欢他,裴国公的夫人刘氏是皇后娘娘的亲妹妹,是平南王刘良翰之女,而异姓王刘良翰的夫人又是当今太后娘娘的侄女,太后的娘家是手握三十万兵权的定北侯府曹家,太后和皇后早已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燕倾城自然明白,有太后跟皇后在的一天,这太子之位莫非他楚元耀的,但是,只要她握紧了燕家的百万兵权,早晚有一天她会让楚元耀知道,谁才是龙鳞国的掌权人。

“皇上,太子与小女是表亲,又时常在一块玩耍,这件事是一场误会啊!”

“皇上明鉴,皇上明鉴啊,小女自幼熟读女戒,万万不会做出有辱家门之事的啊皇上!”

裴国公此时知道若是承认女儿与太子有情,只怕会惹得圣上大怒,这才决定死赖到底!

然而他却是错算了燕家兄妹在楚天澜心里的位置,只见楚天澜冷笑一声,厉声道:“倾天那孩子的心性朕又岂会不知,那副莫言书的字画还是昨日他从朕这里拿去的,你养不教也就罢了,还诸多抵赖,朕让你坐兵部尚书的位置看来是捧了你了!”

“你且先给朕跪着,待会再找你算账!”

“太子呢,怎么还没来!”

楚天澜怒喊道,嗓子都在冒火。

“皇上息怒,太子跟裴小姐已经压至殿外了,就等皇上的召见!”张公公在一旁出声道。

楚天澜闻言,大手一扬,不耐烦道:“还不把他们给朕带进来!”

张公公低声:“是。是,奴才这就让人把太子带进来!”说吧连忙给守门的小太监使了个眼色,然后站直身子,看着四个侍卫将一身太子华服,头戴明珠玉冠的楚元耀给带了进来!

受了一身惊吓,早就哭得梨花带雨的裴红玉也被带了进来,一身绯色绣莲藕的长裙被人踩了好几个脚印,头上的簪子松松垮垮,几只金步摇摇摇欲坠,头发蓬松杂乱,哭红的双眼更是显得几分楚楚可怜!

然而,当她看到坐在一旁燕倾城时,仿若看到鬼一般惊吓到后退两步,但随即明白过来,这不是对她深情款款的未婚夫,而是污她名声,毁她清誉的燕家小姐。

心里一时间恨意满布,若非天威所在,裴红玉恨不得上前撕烂眼前这个美若桃花的脸蛋!

被两个侍卫押进来太子并未注意到坐在一旁的燕倾城,他一经松绑,真挚的看着高位上的文献帝,出声道:“父皇,儿臣自幼与表妹青梅竹马,早情不由己,我们本想向父皇言明一切,谁知还未坦白,却是让燕少将军知道我们二人的情意,伤害到燕少将军非儿臣所愿,但却是因儿臣所起,儿臣如今真是无颜见燕少将军,自愿请辞太子之位,以求父皇原谅,然,对于燕少将军,请恕儿臣不敬,儿臣无法让出红玉,今生非红玉不娶!”

“太子表哥……”听完太子这几句深情款款的告白,裴红玉早就感动得一塌糊涂。

有太子表哥的这一番话,就算做不了太子正妃,这侧妃之位,还是非她莫属的。想到此处,裴红玉这乱糟糟的心情,总算是好过一些!

这时太子还不忘上演情深一幕,轻轻握住裴红玉的手轻哄道:“无碍,一切有我!”

“卧槽,***,给姐来这一出!,王八蛋,当我是死人啊,可真够无耻的!”燕倾城在心里暗暗骂道,勾引了人家的未婚妻还想演情深一世,那本小姐就让你们永不翻身!

只见燕倾城款款起身,美丽的衣裙衬托她的如仙之颜,凤眸半眯着,透露出几丝魅惑人心的感觉。

“太子跟大哥同岁,皆是与裴小姐青梅竹马,那么敢问太子殿下,大哥与裴小姐前年才得皇上钦赐婚约,只是不知道那时对裴小姐深情不悔的太子殿下为何不出声反对,反而如今做出勾搭臣子未婚妻的丑事来?”

楚元耀内心如火炉滚滚,今日发生的事太过突然,让他一点准备都没有,若非幕僚支招,只怕他此时还不知如何应对,如今只想以退为进,动之以情,希望能够感动父皇,好熄灭他的怒火,如今倒好,进来有人想来坏他的大事!

只见他抬眸一扫,发现站在他身旁的竟然是以为国色天香的女子,只见她眉头轻蹙,朱唇红润,眼眶发红,一双凤眸水波荡漾,春色迷人,不知便看痴了去!

一时无语!

第八章 捞点赔偿

燕倾城打量着地上的美人和跪在他不远处的楚元耀,只见他剑眉星目,鼻子挺拔,唇瓣单薄而微翘,似有几分邪肆浪荡的感觉,然而,整体看来,虽然没有死去的燕倾天英俊潇洒,但却是难得一见的美男。

皇上本就盛怒,听到太子的一番言辞更是气得不轻,如今见太子还一脸色性难改的看着燕倾城,怒火攻心,直接道:“既然你已经招了,那朕也懒得审了,生了你怎么一个丢人现眼的东西朕看着都糟心,你品性不端,做出如此下作之事,早已不配当这个太子,既然你与深知无颜见人,那从今日起,你便呆在律政殿不准出来,至于太子之位,朕会好好再选一位的!”

楚元耀听到皇上这番话,身子立马一软,强撑道:“父皇……。”然,剩下的话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他自知若是再继续狡辩,只怕结果会更糟,他恨只恨燕倾天为何不直接气死,竟然还给他下了这么一个大套!

如今他到是怀疑,燕倾天一直都知道他与红玉走得近,隐忍不发,为的就是今日给他沉重一击!

父皇本就看他这个太子之位不顺眼,他一番努力,却是没有得到父皇个改观,反而让父皇更加厌恶了,如今父皇更是废了他的太子之位,一时间心口又酸又痛,连裴红玉握住他的手都没有感觉!

燕倾城此时也明白了楚天澜是真心想要废了这个太子,心里暗爽的同时,也不忘劝道:“皇上息怒,此事虽说是因太子而起,但罪魁祸首却是这裴家小姐,太子尚未成年,品性还可教导,皇上不如将太子交给皇后娘娘责罚便罢了,若非如此,只怕倾城是让人记恨上了!”

裴红玉见燕倾城把祸水东引,一时间遍体生凉,眼里又惊又惧,连带跪在的裴国公也眼前一黑,差点就晕死过去!

楚天澜闻言,心里的火气不但没有下去,反而更是层层上窜,皇后是什么样的人他最清楚,将太子交给她责罚,不过就是几句不痛不痒的说教罢了,但这废太子兹事体大,若是今日废了太子,难保皇后不会对倾城出手,倒时可就遭了!

楚天澜凝神细想,正要改口,便听到太监回禀道:“太后娘娘,皇后娘娘,以及定北侯和朝中几位大臣到了!”

燕倾城一听,嘴角含着几分苦涩,强撑着面露微笑的看了一眼高位上的帝王,一个人侧着身子,僵硬的站在一边。

太后跟皇后召集大臣,这个时候来到朝阳殿其心思可想而知,楚天澜心中虽说不愿,却还是让他们进来!

为首的太后和皇后到是只带了自己的贴身宫女,而几位大臣像是小厮一般的跟在身后,除去太后以外,全都像高位上的皇帝请安。

“皇上,此事哀家已经听说了,这事是太子的不对,但刚刚在门外听到皇上要废了太子,这未免有些过重了!”

“虽说这门亲事是皇上亲口所赐,但圣旨却是没有下达,再说,燕少将军年纪轻轻已有两品官位在身,将来何愁找不到妻子,若是皇上心中有愧,将来静嫣及笄后,将她下嫁给燕少将,这也不算委屈了他!”

有太后出声帮腔,皇后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连忙跪地哭泣道:“是臣妾没有教好太子,求皇上赐罪!”

“太子还小,臣妾自请搬离凤仪宫,求皇上饶了太子这一次吧!”

静嫣公主是皇上的嫡女,从小娇生惯养,颇为狠辣,若是将她下嫁到将军府,只怕房顶都会被掀翻了,燕倾城嘴上不说,心里却是极为不爽,当今皇上是太后亲生,曾为他受过冷宫之苦,故此皇上对太后十分敬重,如今太后开口求情,此事自然有转圜的余地!

又见当朝丞相和几位大臣全都有意相帮太子,便知皇后跟太后的势力极大,现在不是时候正面为敌,也出声帮道:“一切皆因裴小姐所起,如今大哥断然不会再娶她,而太子又非她不娶,不如皇上就成全太子跟裴小姐吧……。只是……”

“只是什么?”

“倾城你说!”楚天澜显然对这样退让的燕倾城感到十分心疼!

皇后听到皇上亲昵的叫着倾城,心里那火如同浇了一桶油般兹兹的冒了起来,那掩面的手绢微微移开一点,当看到与那人几乎相似的容颜时,恨不得立马上去撕了燕倾城的容貌。

太后只是淡淡瞥了一眼燕倾城,眉头轻轻皱起,却是没说什么!

“裴家与太子对大哥的伤害已经造成,不管说什么都是无用的,倾城也不愿意为难一对有情人,只是大哥不能白白受了这份屈辱,就算是要退婚,也是我们燕家去退,然,当初燕家给裴府的彩礼可得退回,不仅如此,裴家与太子要赔偿我哥哥的所有损失!”

“而这其中包括五万两白银的人身损失和五万两黄金的精神损失,如若不然,白白受这一顿欺辱,倾城实在难消心头之恨!”开玩笑,不捞点真金白银来补偿,那她这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