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冠宠天下:燕王有喜了-第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闶亲錾剖铝耍 

“呵呵,小姐说的是,我们将军府有的是钱,今日就让他们裴国公府看看,得罪我们少将军的下场!”银心的心里仿佛是出了一口恶气,整个人畅快到不行,连忙转身去吩咐!

而向阳则有些担心的看着燕倾城,出声道:“裴家有皇后撑腰,小姐此只怕会惹怒皇后?”

燕倾城闻言,嘴角的笑容更是璀璨明媚,轿帘一落,阻隔了向阳那惊艳的目光,淡淡的声音传来:“普天之下,敢动我的人——不多,能动我的人——尚无!”

霸气的声音不加丝毫的遮掩,向阳的心,竟是瞬间被触动了,定了定神,却发现心中早已没有刚刚的担心!

银心将早就将准备好的铜锣拿出来一阵乱敲,不一会,整个裴国公府就聚满了数百个围观的老百姓。

“各位,今日我家小姐要为我们少将军讨个说法,故此请诸位做个见证!”

银心此话一落,下面有不知者连忙问道:“不知府上是那家大人 ?'…'”

银心闻言,嘴角含笑,自豪道:“自然是大将军府,我们少将军正是皇上亲封的正二品威武将军,而我们老爷……。则是为国捐躯的燕大将军!”银心的话说得抑扬顿挫,最后又面露悲戚,众人一听,心中早已明白一二!

燕大将军一生纵横沙场,为龙鳞国收复十余座城池,杀了数百敌将,更是为龙鳞国打出了五国内领土最广的国家,不仅如此,燕大将军还曾经率兵铲除了龙鳞国地域偏僻的土匪贼首,可谓是龙鳞国一大英雄,只可惜燕将军在一年前战死沙场,被敌军马踏为泥,连尸首都未留下!

百姓们一听是燕大将军的遗孤,又听说是讨什么公道,连忙急急问像银心,而银心也不慌不忙,一一解说,最后便将这裴家大小姐渲染得人尽可夫,背信弃义的小人,紧接着又将事先准备好的两大框鸡蛋给抬了出来,随即道:“我家小姐说了,少将军不能白白受辱,所以今日定要让裴家给个说法,这些鸡蛋就当是我家小姐给裴公的礼物,凡是砸一个鸡蛋,便可到将军府领一两银子!”

银心说完,便有一气愤万千的年轻人冲出来道:“燕大将军一生为国为民,如今离世不久,裴家竟然就做出此等下作之事,我龙鳞百姓谁不曾受大将军的庇护,如今却让这等无耻小人侮辱大将军的爱子,是可忍孰不可忍,今日别说是将军府给银钱,就是分文没有,要受牢狱之灾,我也要将这裴家的大门砸了!”说罢,就拿起十几个鸡蛋冲到裴国公府的门前,噼噼啪啪的砸了起来!

“说的好,今日必砸这裴家大门!”人群中的顿时冲出了好几个男子!

那些原就说好的乞丐们也不甘示弱,纷纷冲拥而上,不一会,两框鸡蛋就只剩下半框,而那裴府门前的护卫也被一并拉入人群,踩踏羞辱自然也少不了一番!

裴府的大夫人等闻言,却是紧紧将那大门给死死抵住,生怕这些乱民给闯了进来,随即又连忙给前去上朝的裴国公报信!

裴红玉吃完早膳正在园中打发时间,此时也免不了听到门前之事,她心里一急,赶紧吩咐贴身丫鬟从侧门出去,跑去向太子报信!

------题外话------

燕倾城:作者你也太狠了吧,两框鸡蛋啊,那得吃多久?

南鱼:奸笑~,你没听说禽流感吗?鸡蛋如今可是纳入武器库了!

燕倾城:~

话说,亲爱的小朋友们,跳坑的系谨慎,我可是准备了大网把你们都牢牢困在坑里喽!

第五章 大闹裴府

念恩堂中,裴老夫人靠在软榻之上,听到门外悉悉索索的脚步声,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出声道:“采青,出去看看何事?”

“是,老夫人稍等!”唤作采青的丫头一身桃红色衣裙,样貌清秀,眉眼间可见几分利落,只见她出去一会,便聚拢眉峰,

“启禀老夫人,是将军府的人在我们裴府大门闹事!”

“哦——为何事而闹?”裴老夫人精明的眼睛半眯着,不痛不痒的问道!

采青闻言,有些欲言又止,神色也有几分闪烁,裴老夫人见状,这才正色道:“是那少将军?”

采青摇了摇头,咬牙道:“是燕家大小姐让人用鸡蛋砸我们裴府的大门,说是……。说是,为她哥哥讨个公道?”

“呵……。这是什么道理?”

裴老夫人有些动气道,眼眸微寒,有些不屑道:“堂堂大将军之女,尽然也学会了撒泼,我到是不知裴家什么时候得罪了她的哥哥?”

采青闻言,神色更是难看,嘴角隐隐有些抽动着,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在裴老夫人的耳边轻语几句……。

只见裴老夫人的脸色突变,凸起青筋的手掌一扬,众多侍女双眼一观,连连退了出门去。

“此事当真!”

“当真!”采青肯定道,这大小姐跟太子的事也是夫人跟国公也默许了的,这事府中众人无人不知,只是这老夫人整日闭门不出,夫人也有意禁了大家的口,这才不知道罢了!

裴老夫人此时才有些着急起来,怒声骂道:“这刘氏可真是个蠢的,红玉跟那燕家少将军的婚事可是皇上钦赐,如今不是要皇上难堪,让裴家难堪吗?”

“快,快让人去阻止了去,这事若是闹大了,只怕裴府再无颜立足于京城!”

眼见老夫人急火攻心,拉扯着就要往门外而去,采青一边劝说大夫人已经吩咐下去,一边在心里哀叹道:“事情都闹到后院来了,只怕是阻止不了了!”

自然,这话她是绝不会跟老夫人开口,她只知道,夫人跟国公爷晚上少不了一顿责骂了?

诚然采青可想,这裴国公夫人,也就是刘氏是派了不少下人侍卫前来压制,希望震慑一下,谁料外面不仅有乞丐刁民,还有大将军府的侍卫,那功夫可堪比御前侍卫,且都是跟随燕大将军上过战场,见过伏尸百万,血流成河的场景,小小一个裴国公府哪里放在眼里,这一来二去,自然是闹得挨边的街巷都空了,直奔裴国公府边的大道上来看热闹!

而这时,在府内焦急万分的刘氏和裴红玉听到外面辱骂和唾弃,一边气红了眼,一边却又惊恐万分,今日这一闹,只怕裴家小姐的名声,不知要臭到何种地步?

裴红玉本就心虚,听到外面的怒骂之声时,却只能咬住嘴皮,连一句反驳话都说不出来,硬生生让府中众人看了一场笑话!

正在双方都激烈的推搡骂嚷时,接到消失的裴国公快马而来,硬是从几百人拥挤的大道上冲出一条路来,可谓霸气得很!

“放肆!”

“谁给你们的胆子在裴国公府门前闹事?”裴国公裴兴正怒吼道,双眼瞪得大大的,气愤不已的看着四周在他门前捣乱的众人!

就在这时,一声:“是我!”

惊艳了众人,只因为那一句,阴冷而如同冰霜雪箭的回答,是一位美若昙花,妙若白云,翩若惊鸿,宛若游龙的女子!

高挑而纤瘦的身子让人忍不住起了怜惜之心,而那双如同清泉一般的凤眸更是让人深陷其中!

早知燕家公子绝代无双,却不知燕家小姐倾国倾城,如今一看,真是人间妙人也,当真如仙女下凡,如雪莲盛开,可远观,不可亵玩!

裴兴正看着属于燕家的马车,再看着少女的面容与燕倾天有八分相似,顿时凝神吸气,压住内心熊熊燃烧的怒火,质声问道:“不知燕大小姐这是何意?”

燕倾城闻言,嘴角勾起一抹极致美丽,却又凉薄讽刺的轻笑,出声道:“何意?”

“这句话该是我问问裴国公,您是何意?”

“又或者说,令千金何意?”

“当我们燕家好欺负吗?”

“脚踩两只船,她也不怕翻了?”

“你们裴家可不要忘了,这婚事是谁开的口,又是谁定下的?”

燕倾城一连几个问题抛向了裴兴正,只见他面色阴沉,然而眼神却有些忽闪起来,女儿与太子的事他自然知道,只是这事极其隐秘,就连府中之人也只是有所闻而未有所见?

如今燕家这一出到是胸有成竹,难得是有什么把柄给燕家抓住了?

还是燕家听到什么风声,所以想捕风捉影?

这时心乱如麻的裴元正压根想不到自己那个宝贝女儿为了像太子一表心意,故意设计让燕倾天看见她们恩爱的一幕,所以才才有了后面的事情!

“胡说八道!”

“燕大小姐可知诋毁朝廷命官是什么罪,莫说老夫欺负你一个小小的孤女,今日之事,你非得给裴家一个交代不可,否则,休怪我裴家不念旧情!”

“呵呵……。”佳人掩面而笑,那声音有些苍凉,似悲似伤,一下子就牢牢抓住底下众多男儿的心脏,只见众人怒目而视,牢牢的盯住裴国公的一举一动,恨不得上前揍他一顿,好为面前的佳人出一口恶气!

燕倾城有些冷然的眸子望向裴府那早就肮脏不堪的大门,讥讽道:“旧情?”

“裴家的脸皮果真是厚,出了一个裴红玉无耻下贱不说,连裴国公都是一副仁义无双的模样,倒真是让小女子刮目相看了!”

“裴国公不用不承认,裴大小姐做了什么事她心里清楚,昨日她与当今太子爷在裴府的后花园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她自是清楚!裴国公若是想知道细——节,进去问问你的女儿不就行了!”

“你……你闭嘴……。休得胡说!”

“太子爷也是你可以妄议的?”裴国公此时可谓是又惊又怕,脸色煞白一片,心里也自知女儿与太子之事只怕瞒不下去,心里只盼着太子早点收到消息,好来镇压这帮刁民和这个该死的女人!

“妄议?哼,他楚元耀做得出就不要怕别人说,我父亲辛辛苦苦为她楚家打江山,如今尸骨未寒,他身为当今太子今日与臣子的未婚妻……那肮脏事小女子都不屑于说……哼,今日就算皇上要我燕倾城人头落地,我也决不让哥哥受这份屈辱……”说吧,人早已潸然泪下,鸣咽出声。

众人早就怒火攻心,这下一听燕家大小姐之言,只觉得五脏六腑像是要炸开一般,顿时就怒目而冲,个个举棍,拿石就要冲到那裴国公的面前来,抡起来就打,裴国公衣服被撕得破碎不堪,身上更是乌青一片,脸也肿得老高,整个人看起来狼狈不已,如同落水狗一般让众人喊打喊杀!

------题外话------

亲爱的宝贝们,最近都是两更,大家记得鼓励哈,别忘了收藏!

第六章 帝王之怒

然而,让裴国公失望不已的却是,他所期望的太子没来,到是京兆尹胡明泉胡大人来了,这胡明泉是出了名的好官,为人正直,为官清廉,多得百姓拥护,也为当今皇上看重!

早在到来之前,早已有人将事情的前因后果报告给他,所以他的到来并不是审讯犯人,捉拿肇事者,而是将一身伤痛的裴国公跟燕倾城给请到了皇宫朝阳殿,只因为今天这一出,可不在他能管理的范围之内!

他虽正直,却不古板,自知此事牵扯皇家,便直接写了折子,连同两府之人一同带进了皇宫!

自然,他也是抓了不少的闹事者,但那都是做做样子,心知肚明的他早就看准这一出戏是为裴家而唱,今日之事惊动了圣上,别说是裴家,就算是太子殿下,只怕也难逃苛责!

朝阳殿是历代皇上主审犯人的地方,可谓天威之大,裴国公从一入朝阳殿便硬是躺在那担架上不起身,整个人还似乌鸦一般呻吟着,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身受重伤!

而燕倾城却是冷冷的看着裴兴正的龌蹉嘴脸,嘴角含着几分淡嘲!

裴家是历代都是文臣,出过三位丞相,两位太傅,也算得到上是书香门第,然而到了近两代子孙却是在文不成,反而是出了两位武状元,三位将军,若非当初这裴兴正跟随燕北晟上过战场,立过几次功,又有皇后跟太后撑腰,今日之事又怎么会肆无忌惮!

只可惜,他将女儿压在太子身上,却不知当今皇上正值壮年,且心宽仁厚,向来最是善待臣子遗孤,更何况是燕北晟这样一位战死沙场的大将!

她虽然记忆不深,却是明白,这皇上对燕家还是颇有几分不同的!

御书房中

当楚天澜看完奏折,面色阴沉的将折子往地上一扔,抬头目露寒光的盯着胡明泉道:“太子当真做出如此卑劣之事?”

胡明泉闻言,连忙跪地道:“皇上恕罪,臣尚未将此事查清,但燕大小姐神色坦然,又悲愤欲泣,若非有……”

“你说什么?倾城哭了?”楚天澜闻言连忙从座位上起来,三步并做两步的走到胡明泉的面前,一把就将他拽了起来,连身问道,神色焦急,眼里又流露几分愧疚和心疼!

胡明泉哪里聊到皇上如此激动,一边稳住身子站稳,一边连声道:“燕大小姐哭得极其伤心,说是要为哥哥讨个说法,此时牵扯到太子,下官不敢妄断,早已将燕大小姐与裴公带到了朝阳殿,只等皇上……。”胡明泉的话还未说完,只见楚天澜早已神色匆匆的跑了出去,而站在一旁的张公公面色焦急的跟了上去。

胡明泉站直着身子,却发现腿有些发软,擦擦额头冒出的虚汗,连忙抬步跟上,他早就觉得皇上对燕家是不一样的,如今越发证实了心中所想!

果然,皇上每一次失态,都是牵扯到燕家之事!

“倾城……倾城……。”

朝阳殿内,燕倾城尚未见到这位龙鳞国的帝王,却已经闻得他那焦急如焚,担忧过甚的呐喊。

一句一句,皆是亲昵而心疼的唤着她的名字!

燕倾城回头望着殿门,微微侧身,正准备给这为帝王请安问好时,只见一道明黄色的身影一下子就窜了进来,双手有些激动放在了她的肩上,双目更是略带担忧的打量着她的脸色,再看到她那略微红肿的眼眸时,心里的内疚更是多了几分,连连将她拉到一旁,吩咐张公公搬椅子过来,那关怀备至的模样,倒像是一位父亲对女儿的心疼!

“皇上,请为臣女和哥哥做主!”燕倾城顺势出声,语气微凉,带着哭腔,像是委屈极了的小女子,当真让人爱怜不已!

楚天澜身为一国之君,不论身形跟样貌都是世间难寻的一大美男,刚刚步入中年的他更是显得颇有成熟魅力,眉宇间地阔方圆,双目犀利有神,双唇单薄而红润,一张精致完美的五官更是让人流连。

由来帝王之威便是慑人,但燕倾城却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