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冠宠天下:燕王有喜了-第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是父亲的女儿,虽没有上过战场,却是熟读兵书史记,今日就算是将军府的大小姐死了,我哥也不能死!”

“燕叔——我记得我小时候是这么叫你的!”

“如今,我还能这么叫你吗?”

“母亲走了,父亲走了,大哥也走了,将军府里,我还能信任的人还有谁呢?”

燕倾城哀戚道,那空明的眼里,似乎这么也流不出一滴眼泪,但那仿佛黑洞一般的眼眸,却让人心如刀割,疼惜万分。

燕总管原名燕山,是燕北晟救回来的剑客,多年来随着燕北晟南征北战,若非不肯入朝为官,只怕现在也是位关边大将了。

他对于燕家的衷心,从他甘愿为燕家奴的时候,就已经表明了。

燕倾天知道,燕山这一票,必然会送到她的手中,只是,她要的,绝不是他的衷心,还有的,便是他无条件的支持!

果然,当燕山悲愤的同时,也渐渐明白事情的重要性,如今军中代职的许多老将皆是随他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如果将军府一旦倒了,那么他们的下场也油然而知。

所以他很快便明白了燕倾城的意思,只是他定定的望着燕倾城,随即出声道:“大小姐是想代替少将军活着?”

燕倾城闻言,轻轻摇了摇头,淡淡道:“都要活着!”

“而且要活得好好的,我倒要看看,谁敢对将军府下手?”

“可是、、、、、、、、、、、、、、”

“没有可是、、、、、、、、、、、、”

“燕叔,我们没有退路,一步也没有!”

“大哥一向心高气傲,却是对那裴红玉如珠如宝,恨不得将心肝掏去给她,她若是不屑一顾那也就罢了,偏偏却是一边哄着大哥为她做牛做马,一边却跟太子勾搭在一块,今日大哥若非是撞见她与太子私会,又岂会如此气急攻心,突然猝死!”

“太子一向跟将军府明和暗不和,这一次的事分明就是他故意设计的,如今大哥死了,他们谁也别想脱身,早晚有一天,我定会让他们百倍偿还!”

燕倾城说完,瞪直眼眸便又道:“从这一刻起,我便是燕倾天,燕家的少主!”

“而燕家大小姐,我自有安排!”

燕山空明而悲痛的眼眸里倒映出势在必行的,无人可挡的大小姐,还未能接受眼前这刚刚发生的一切,然而,他却深深的明白,接下来的事情只会让他走得更艰难!

只是,这再艰难的路,哪怕是刀剑并列,平铺在那道路中央,就是跪着,他也要走在大小姐的前面,为她开出一条血路来!

“大小姐担当下一切,燕山又岂会退缩,今日就请大小姐前去休息吧,少将军连夜去了军营,只怕近日是不会回来了。”

听着燕山浓重而压抑的悲鸣之声,燕倾城也不过微微点了点头,对她来说,世间是有感情,但那感情太过薄弱,像她这种天生就冷血薄情的人,最是连一丁点体会都没有!

这一夜,燕倾城是在银心的陪伴下,静静抬头仰望这一片陌生的天空,想着明天那该走的道路,和那不能回头的人生,嘴角带着淡淡极浅的笑容,慢慢闭上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眸。

或许人生的转变太快,也或许是她本就不能平静的活在这人世之中,所以她注定要走一些不平坦,却又充满刺激的人生之路。

如果能高傲的活着,不受任何人的限制跟约束,也不受任何人的辱骂跟藐视,那么,一辈子做男人又何妨?

对她来说,活得逍遥,才是真理!

曾经那么痛苦和艰难都走了过来,如今还有一方势力为她所用,她又有何惧?

从一无所有到家财万贯,从强势女总裁到将军府柔弱大小姐,她的人生,没有戏剧性,只有传奇性,不管是在现代还是在这陌生的龙鳞国,只要她燕十三还活着,那便要活得逍遥于世,哪怕在皇权中倾轧,她也要傲然而立,权倾天下··············

------题外话------

YY一刻:

燕十三:作者,你怎么也不让我先享受一下?(一来就要进入状态,很累的)

南鱼:切~,让你做主角已经不错了,小心明天找人暗杀你!

燕十三:哇——你威胁我············

南鱼:是又怎么样?

燕十三:··············(算你狠)。

第三章 红衣相送

第二日一大早,燕倾天便早起梳妆,一个人静静坐在梳妆台上,望着铜镜里那如桃花一般妖娆含苞的少女,雌雄莫辩,艳冠天下,嘴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轻笑,那迷人的凤眼中,带着几分凉意,如同秋天落下的雨滴,那么凉!

静静的端详着自己这张足以惊艳世人的脸,其实束发描眉,略微打扮一下,再将鞋底垫高三分,只怕普天之下,除了那位已逝的将军夫人,谁也无法分清这两张相似的容颜了。

隔间里的银心眨着迷蒙的双眼,揉揉眼眶,这才爬起来准备洗簌用具,只是当那温热的水端进房间时,她却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小姐一身红色轻纱裙,头上明珠簪子碧玉钗,在晨光之中散发淡淡光辉的金步摇更惹眼,然而让她呆住的,却不是这一身隆重尊贵的打扮,而是小姐那张貌若莲花一般的干净容颜尽然上了些许脂粉,粉颊如花,双眸如潭,殷桃小口更是润热诱人,嘴角带笑,那模样,只怕连当今皇后也比不上,仪态万千,雍容华贵的静静坐在那里,只一眼,便让你心甘情愿的臣服在她的脚下。

“去换身漂亮的衣服!”

“啊!哦!”

听到自家小姐的声音,银心连忙反应过来,急冲冲的放下手里的脸盆,转身跑回房间,只是那脚步声,似乎多了些忐忑!

回到房间的银心一边在衣柜里翻找着衣服,一边惴惴不安的望着门口方向,那明亮的目光里,似乎多了一层思绪。

自从昨夜小姐去看过少将军后,似乎变了一个人似的,平时温婉柔顺的小姐,现在却让人感觉凌厉万分,尤其是那眼神,仿佛是古井一般深不见底。

她自幼伴随小姐长大,对她的性情了如指掌,按理说不应该是这样的,昨夜去看少将军时,小姐已知少将军口吐鲜血,怒急攻心,为何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回来后,如此安静,竟然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掉过!

这对她来说,太不寻常了,她所知道的小姐不是这样的,小姐性情软弱,平日里就算无事,也会掉下几滴泪来。

可是如今却················

脑海里的思绪乱成一团,银心随手拿上一件水蓝色的衣裙便连忙换上,她的衣服大都是小姐送的,几乎件件都是精品,连日来将军府不太平,她也没有那个心思打扮自己。

胸口像是被块大石头压住一般,有时候她也想像小姐那样哭一哭,宣泄一下,那样或许会好一点,从孤女到将军府婢女,再到小姐最喜爱的贴身侍女,一路走来,没有人知道那其中的酸楚,可是就算如此,她还是奴籍,还是贱婢,就连将军府的大小姐都有可能无法自主自己的命运,她一个小小的丫鬟可想而知自己的结局。

现实如此残酷,掐灭了她所有发光发热的机会,她不甘心,就算她的琴棋书画全都是小姐所教,但却是青出于蓝,就连小姐也夸她聪明好学,是京城里数一数二的才女。

只可惜,她就算再有才华,也只能活在小姐的庇佑之下,离开了小姐,她什么都不是。

或许这就是命,但她如何能认这命,她知道,小姐早晚会嫁入皇家,而她会追随小姐一起嫁入那深宫之中,到时候她会成为燕家另外一个女儿,而不会再是一个婢女?

想到自己那有可能会辉煌的未来,银心眼里又恢复了以往略带傲气的目光,快步走了出去。

房间里,燕倾城的目光微凉的扫过那梳妆台上的首饰盒,目光晦暗幽深的打量着这屋里的一切,尤其是那衣柜中白如莲花,翠如青竹的衣裙,嘴角勾起一抹淡嘲。

燕倾城自幼喜爱素雅干净的颜色,尤其是这青色跟白色更是最爱,身上这红群还是今年她生日时那位已经死去的大哥所送,虽然不曾穿过,却是却收得好好的。

若非继承了她的记忆,只怕,她连找也找不到?

大哥死了,她这个借用人家身体的妹妹红衣相送,想来,也是古往今来,第一遭了。

悲伤过度,便是没有眼泪的哭泣,她很想知道,裴国公府的大小姐,她那位尚未退婚的大嫂有何感想?

想做太子妃?

得看她有没有那个命了?

“哼!”手里的玉镯捏碎了,冰凉的玉片刺入手心,鲜红的血液很快便涌了出来,染满了那如白皙柔软的掌心。

“小姐——”银心进门就看到燕倾城自残的一幕,顿时连忙惊呼出声!

轻轻撇了一眼惊愕的银心,脚步一迈,便往门口而去,从她那妖冶的笑容中,淡淡传来一句:“跟上!”

“去哪里啊?”

“要叫上方嬷嬷跟翠香她们吗?”

然而,她却没有得到燕倾城的回答,那单薄而妖娆的背影,恍若刚刚升起的阳光一般,刺眼,却火红一片,如同鲜血染满了半个天空,那一刻,银心似乎开始明白了,何为高贵不可亵渎!

小姐再柔弱,那也是将门之女,而她,再能干,却也只是丫鬟!

仰望那两个字,原来竟然是这般让人震撼·····················

出了房门,绕过庭院,再穿过长长的廊道,在那一座座假山的前面,是将军府的正大门口。

而一早就等候在那里的燕山睁大着自己有些泛红的眼眸,高扬着头,铁骨铮铮的站立在圆柱旁边。

“小姐!”燕山喊道,声音有些嘶哑。

“大哥呢?”燕倾城斜睨着微眯的眼眸问道。

燕山闻言,神情一震,目光直直落在燕倾城的眼里,坚定道:“少将军昨夜去了军营,只怕近日不会回来了!”

燕倾城闻言,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出声道:“堂堂正二品武将,却被自己的未婚妻气得连家都不想回,大哥真是出息了?”

“今天我到是要去那裴家看看,是不是当真以为我燕家是好欺负的!”

“哼!”燕倾城说完,便要甩袖离开。

燕山闻言,有些欲言又止道:“小姐···············”

“无事,燕家虽为武将,却不是粗人!”

说完,脚已经出了大门。

燕山闭目一睁,随后连忙跟上,嘴里嚷嚷道:“燕家不是粗人,小姐等等,让燕山为您备车!”

跟在燕倾城身后的银心,此时才真正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原来少将军的反常正是那位裴大小姐的原因,而小姐的转变,却是因为不想看到大哥受欺负而不出声。

小姐果然还是小姐,只有在亲人受到伤害时才会站出来,看来,那未雨绸缪算计,却是不会出现在小姐身上了。

心里低低一叹,银心连忙跟上,然而心里的深处,总是带着几分隐隐的窃喜。

其实——裴家的做派,她也是看不惯的。

------题外话------

燕倾城:今天为何更得怎么勤快?

南鱼:~(》_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