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冠宠天下:燕王有喜了-第1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昨夜她让沧海下的迷药并不是马上发作的那种,它还需要迷萝的花香味,黑森林中盛产迷萝,这点她早就知道,所以,要想开道,必须要有牺牲。

黑森林的狼群成千上万,她打探过,附近的村子经常受到狼群的袭击,显然,黑森林中的食物已经不足以让群狼们饱餐。

所以,若不开道,只怕牺牲更大,偌大一个森林,遇上几个狼群就足以扰乱军心,更何况是猛虎聚集的地方。

早在前几天,她便让沧海,云帆,破浪三人在这里四处捉猛虎,迎狼群,然后将它们迷晕,困在阵中,几日没有进食,它们自然饿了,而三千人的气息哪怕在三里之外都能闻到,又何况饥饿已久的恶狼。

要想平安的通过黑森林,这一路十里开外的狼群和猛虎必须要全都消灭,如若不然,死的何止三千士兵,一个弄不好,只怕能出去,也不过区区几万人。

当然,她不介意众人看到她的狠,战场本就是你死我亡的地方,若不手段阴狠毒辣,死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燕倾天将这一路开出黑森林的任务交给了木简,务必让他按照此办法,一路走出去,而这一路的尸体,则沿途带着,以备不时之需。

而她则要返回营地,若她料得不错,今晚只怕还有一场好戏等着。

燕倾天等人走后,木简带人四处查看,三千士兵和两员老将,皆无一活口。

马国真尸首早已下了猛虎的肚子,留下一个死不瞑目的人头,和睁大的眼珠子,仿佛被活生生吓出来的一样。

而王强的尸首都在,只是那肠子流了一地,而他则活生生被咬死,可想而知他当时有多恐惧。

夕阳下,燕倾天跟长风等人一路用轻功而行,然而,不到半个小时,她却已经汗流浃背,再也承受不了如此大的运功,气喘吁吁的坐了下来。

晚霞现身,淡淡的余晖中,长风回头看着燕倾天那死撑不低头的面容,那干渴的唇瓣微微张开,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将衣衫的袖口拿来当扇子扇,娇憨的模样着实惹人喜爱,当然,前提是,他还没见她的狠辣。

“皇后不会只有一招,我们应该快点回营!”破浪沉声道,转瞬间已经来到了燕倾天的身后,大手牢牢的揽住燕倾天的肩膀,一个起落,人已经飘然远去。

长风见状,目光微敛,连忙跟上。

沧海最小,却反应最快,早在破浪动身之时,他已经闪身十米开外了。

而云帆则反应最慢,却轻功极好,四人不上不下,很快便并列到一起。

燕倾天只感觉燥热的气息慢慢散去,取而代之的,便是被浓浓的秋风抚慰着,那感觉无比舒爽凉快,嘴角轻勾,享受的同时,还不忘看看周围的景色。

------题外话------

二更来了,亲们看完后,赶紧吃饭洗碗哈!

第二十章 救己还是救人 ?'…'

锦绣山河在,风吹狼烟起,望天空敲鼓,不见故人来!

细碎的刘海在眼前随风而动,遮住了遥远的视线,也阻挡着那些脱线的思绪,听着乎乎的风声,暗夜下的天空,那一轮明月早就高高挂起,昼夜交替,在极远极远的天空,血色的晚霞长长拖了一条鱼尾线。

一路踩风踏树,匆匆而行,然而,他们终究还是没有能在天黑之前出了黑森林,破浪累了,燕倾天很清楚数着他额头上的第二十一滴汗,黄色的皮肤似乎还冒出了一层细细的油腻,粘连着他额前的发丝,将他最男人的一面给展现出来!

“歇一会吧?”

破浪没有停下,不过,长风立在了树顶,淡笑道:“只能歇下了!”

一股杀气铺天盖地的袭来,像是压抑在空中散不开的乌云,惊雷闪电,也不过是为了揭露它那丑恶的嘴脸。

燕倾天从破浪的身上下来,凑上前去,看着在不远处一身白衣轻踏树藤的舒歌,有些轻微的皱了一下眉。

懒懒的将抱起的手臂放下,舒歌微微侧身,露出身后那一片黑压压的人影,光线不明的情况下,燕倾天还是很清楚的知道,来的人不少,且个个身手不凡。

看着那训练有数的模样,只怕正是皇后给的大餐呢?

“本来是想到前面等你们的!”

“不过,我看还是等在这里好了,刚巧他们也是埋伏在这里。”舒歌的嗓音很好听,像是一首舒缓的音乐,明明是把剑怒张的情景,然而,他却用慵懒淡漠的口吻,将那一股杀气给压得死死的。

黑衣人在看到燕倾天出现时,立马散开,迅速围成一个包围圈,个个拔剑亮刀,瞬间像燕倾天的方向袭来。

长风,破浪,云帆,沧海迅速拔剑备战,很好的将燕倾天围在他们中间,而舒歌则在黑衣人动手的前一刻,迅速的来到燕倾天的身边,身边的战斗一触即发,冷兵器的碰撞更是刺激到了燕倾天狠意,只见她拔出腰间的嗜血,正准备一战时。

舒歌以最快的速度将她的剑归回原位,淡淡道:“你不是他们的对手!”

燕倾天看着奋力厮杀的长风,破浪,云帆,沧海都稳稳的将她护在中间,敌方的人太多,而且招式阴狠毒辣,又常使暗器,便知若是继续纠缠,只怕寡不敌众。

舒歌没有动手,甚至没有多看一眼那些奋力只知道厮杀的黑衣人,显然,这一切他都没放在眼里。

最后,燕倾天低声道:“带我离开!”

舒歌闻言,手臂一揽,便带着燕倾天轻踏他人肩膀,转瞬间便消失在黑衣人的眼中。

“这算一命。”小说下载

到了安全地带,舒歌大手一松,燕倾天落地,而他则闪身离去好远好远!

他讨厌血腥味,虽然他知道自己也有这种气味,但他已经极力掩藏了。

燕倾天看着舒歌落地,随即又转瞬消失,嘴巴吧唧的咒骂了一声,看着老远老远的山坡上似乎有灯火的光亮,心里稍稍安稳。

她如今的位置应该就在森林的出口处了,只是天黑路暗,再加上她运功过度,感觉有些疲惫。

那些黑衣人肯定在四处找她,没有舒歌在身边,她很危险,所以她迅速的往舒歌消失的地方跑去,然后往有灯火的方向走,万不得已,她不愿再浪费一条命。

燕倾天一路左钻右绕,漆黑黑的一片,又不能点燃火把,听见声响还得立马静声,可谓难受至极。

突然,烦闷的感觉还没下去,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像她袭来,黑暗中她看着前面的几颗大树,小心的往前走着,然而,那晕倒在地的人,还是被她给狠狠的踩了一脚。

“嗯……”

男人的闷哼清晰在耳,燕倾天连忙跳开几步,随即看着地上有一人影,如同那黑压压的积叶一般,根本不知道哪里是头哪里是脚?

“救——我!”男人的声音有些苍老,然而却霸气十足。

那一句救我,不是乞求,不是哀求,不是请求,而是命令!

燕倾天上前,凭着那声音的来源,将地上的人一把拉起,勉强能看清一点轮廓,皱起的皮肤很明确的表示着,那是一位老者。

“你是谁?”

“你——不——需要知道!”

“哦…那我为什么要救你!”燕倾天好笑道,都伤成这样,连眼睛都睁不开的人,竟然好这么狂傲。

幽幽碎碎的声音像是在起伏的胸口处压出,断断续续道:“救——我,带我走出这…。片林子,他日…他日,必传你……绝世武功!”

“呵呵,绝世武功!”燕倾天手一松,立马又将人给扔回地上,不顾他身上还在流血的伤口,讥笑道:“就你被伤成这样还绝世武功?”

“你觉得我会信?”

那老者闻言,气愤的睁眼,仰头吐了一口鲜血,咬牙切齿道:“我乃是被人暗算,下了十种毒药都没有把我毒死,我还杀了他们三十八人!”

“我称霸武林五十年,若是就这样死了,我不甘心。”

“你若救我,我将这毕生功力全都传授给你,也不枉我辛辛苦苦练了几十年!”

燕倾天摸摸下巴,似乎还在想此人该不该救,然而这时,舒歌突然从天而降,白色的衣衫不知用了什么料子,竟然还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像是萤火虫的光,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然而,他的话却是极冷。

“他们就快追来了,你确定还要带着他?”

“不确定!”燕倾天连忙撇清道。

老者闻言,又吐了口血,眼眸死死的瞪着燕倾天,大有你敢走,我就诅咒你一辈子的意思。

舒歌看着一脸血污的老者,上前清楚的拉过他的手,随即把了把脉,对着燕倾天道:“他毒气攻心,就算是你想救,也没用了!”

燕倾天闻言,对着老者道:“我从不救无用之人,更何况我如今还在逃命!”

说罢,起身便要跟随舒歌远走,老者见状,拼着一口气死死的抱住燕倾天的脚,一字一句道:“你若是有我一身功力,何惧他人追杀!”

“你只要肯带我出这片林子,我必将这一身功力传授于你,如若不然,死无全尸!”

燕倾天闻言,看了一眼身边的舒歌,心里暗道:“若有一身顶尖功力,确实好比有十个舒歌!”

“你带着两个人能能走出这里?”

“不能?”林子里有三批人,却都是训练有素的杀手,暗夜下的刺杀最是惊魂,带一人他可以轻松回营,带两人则就要与他们纠缠,到时候若有万一·············,皇上那里,他可不好交代!

迷蒙的夜色里,燕倾天的目光在老者和舒歌的身上来回移动,随即咬牙道:“不成功,便成仁,今日我算是豁出去了!”

“你先去拖住他们,我只需要半个时辰就够了!”

舒歌闻言,目光有些定定的看着燕倾天,随即转身消失在她的面前。

------题外话------

亲们,今天有人在追文吗?话说,二更还要不要了?

第二十一章 躲入老虎腹内 (二更)

听着呼呼在刮的秋风,那周围的树枝摇摇摆摆,像是少女被掀起的裙角,给人一种欲迎还羞的感觉。

身后的披风随风扬起,牵扯着她的身子,似乎还有些力道,燕倾天看着身上的雪中锦,再看看风吹的方向,对着地上奄奄一息的老者道:“这原是我用来逃命的东西,如今倒是便宜你了!”

“呵呵,不过你最好祈祷我也能平安出去,如若不然,我的属下一定会把你碎尸万段,弃尸荒野!”

“咳·······;咳咳,你放心好了,我逍遥子绝不会白占你这个大便宜的。”

“逍遥子?”

“什么玩意?”

“咳咳···········;”逍遥子吐了一口鲜血,上气不接下气道:“你是谁?竟然不知逍遥子的名号?”

燕倾天闻言,双手外摊,耸耸肩,无辜道:“我没听过很奇怪吗?”

“本将军只知宋锦城是武林盟主!”

“也罢,你不知我是谁,但只要知道,当今世上,我若敢称第三,无人敢称第二!”

“那第一是谁?”燕倾天对这个很有兴趣‘

而逍遥子闻言,胸口闷痛不已,咬咬牙,恨恨道:“凤凰搂主——玉面修罗!”

“哦~”燕倾天拖长了尾音,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居高临下的望着脚边残喘的逍遥子,出声道:“你刚刚为何不表明身份,本将军不认识你,可不代表我的护卫不认识你?”

逍遥子闻言,抬头望向燕倾天,阴恻道:“他的功力可不弱,明里是你的护卫,暗里是什么谁知道?”

“他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绝顶的轻功和内力,谁知他有没有修炼吸功大法!”

“虽说你是他的主子,但还是小心提防着点,我看他的气势可比你强多了!”

听完逍遥子的话,燕倾天脑海里只剩下那一句:“明里是你的护卫,暗里是什么谁知道?”

舒歌的身份仅仅只是一个前暗卫统领吗?

燕倾天想着舒歌那如同鬼魅一般的身手,心里暗暗打鼓,更加坚定了要救逍遥子的想法!

“你别出声,省点力气!”

燕倾天蹲下身子,先脱外衣给逍遥子将身上的伤口给包扎住,随即抽出嗜血剑砍下几颗较粗的树枝,然后将自己身上的披风解下,四面展开,然后牢牢的将披风绑在四颗树枝上,用树藤将披风撑起来,想着热气球下的摇篮,只是披风是四四方方的,而担架也是镂空的,幸好这披风是上好的雪中锦所做,不然,如何能在天空随风而行。

随即又在四颗树枝上横竖再加两颗树枝,做好这一切后,燕倾天将老者慢慢移到树枝上,随即看看四周牢固没有,这才放心的坐倒在一旁。

“你是想抬着我走?”老者问道,语气充满怀疑。

然而,燕倾天却是摇了要头,出声道,“我让你飞出这片林子!”

这话刚落,舒歌立马便出现在她的面前,淡淡道:“我已经引他们离开这里,不过,来的人太多,有好些人在林中搜索,不知是找你,还是找他?”

舒歌说的他,自然是指逍遥子,而逍遥子也没有否认。

燕倾天看着地上的老者,再看着舒歌,一字一句道:“他算一命!”

“你将他的担架举起,然后找一处地势最高的地方,若是有悬崖峭壁之处更好,然后有多高,飞多高,再抛下,这披风是雪中锦所制,风能带动它起飞,但是这要看风速和他的重量,若是他不坠地,你便能轻轻松松的将他送出林子,然后再回来救我!”

“若是不幸飞不起来,我相信你也可以救他出林子,再回来救我!”

“只是我能不能熬到你回来,有待考证!”

很沉闷的气氛,然而,燕倾天却很洒脱的开口,舒歌的功力高深,夜间自然也能清楚的看到燕倾天所做的担架,虽然看不明白上面的披风是什么意思,不过他还是照做,一把就将担架和老者举起,转身望着燕倾天道:“你确定先救他?”

燕倾天闻言,肯定的点了点头,出声道:“我相信你会回来救我,我也相信,我会活着!”

舒歌闻言,不再多话,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燕倾天,随即便脚尖一踏,举起担架,一跃而起,慢慢找寻燕倾天所说的地势较高的地方,逐渐不断升高自己的位置,将担架一抛············

呼呼的风似乎刮得更起劲了,担架上的披风随着摇晃的树藤在摇摇欲坠,那老者躺在担架上,有些重心不稳的移动了一下身子,随后,那架子竟然不下坠了,随着风吹的风向,一路摇摇欲坠的往远处飘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