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冠宠天下:燕王有喜了-第1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黑森林虽然猛兽极多,但却是些畜生罢了,我们二十万人马,难道还怕那些个蠢东西?”

“将军,属下觉得王将军所言极是,先派五千精兵入林一探,若是可行,则大队人马跟上,若是不妥,则再派人去跟那天辰国守将陆一虎交涉!”跟随燕北晟多年的木简副将也出声附和。

“是啊,将军,先探再议!”马国真也表态道。

下面众人闻言,也连声附和!

燕倾天闻言,幽暗的眸子望向王强,见他动也不动的回笑一望,顿时出声道:“挑些身手好的精兵,本将军要入林一探!”

“是,属下等谨遵将军之令!”随即,帐内的人才三三两两的散去。

木简顶着一张黝黑的脸,眼里露出几分狠意,愤慨不平道:“想当初还跟大将军称兄道弟,如今却暗中勾结皇后,想致将军于死地,当真是恶狼之心!”

燕倾天闻言,也不气恼,对着木简道:“我让你送给陆一虎的书信可有送到!”

木简闻言,点了点头,随即凝重道:“昨夜已经派人送去了,将军肯定陆一虎会放我们过去?”

燕倾天闻言,肯定道:“必放!”

荣昌对天辰出兵,太古又向龙鳞出兵,凤蓝已灭,五国动摇,四国大战,若是他不方放,龙鳞被灭,天辰也必亡,所以陆一虎必定会放他们去过。

但黑森林这条道,她也必开,兵分两路,想来只怕太古也料想不到。

首站告捷,这是她必须要做的事情。

------题外话------

宝贝们,二更送到了哈,(*^__^*)嘻嘻……,今天可是喂饱你们了?



 ̄炫〃√

 ̄书〃√

 ̄网〃√

 ̄小〃√

 ̄说〃√

 ̄下〃√

 ̄载〃√

 ̄网〃√

第十八章 断魂森林

夜色斑驳,树影稀疏,远处寥寥的灯火还在若隐若现,高山空谷下,远远传来几声鸟鸣。

翠绿的青草和遍地的花香被马踏人践,早已零落不堪,然而细碎的清香,却是随风回荡,在口鼻之间,给人一种舒爽清幽的感觉。

暗影下,燕倾天闭目养神,听着脚步落地的声音,数着,一,二,三,四,齐了。

当然,还有一个在帐篷顶上轻睡的男人可以忽略不计的。

“都完成任务了!”燕倾天懒懒的问道。

“都已办妥!”

长风看着头歪在凳子一边,准备酣睡的女人,那如夜一般沉寂的目光,多了一丝他没有察觉的温柔。

沧海将手指放在鼻尖轻闻,眼眸含笑,兴奋道:“主子明日就准备看好戏吧!”

“是啊,今日可委屈它们了,我设了五行阵,明日果真好戏一场!”云帆也出声道。

三人,只有破浪一言不发,静静的像根木头一样立在哪里。

睁开迷蒙的双眼,燕倾天挥了挥手,随即开口道:“下去休息!”

三步迈开,准确的找到床的位置,然后一倒,直接又乎乎睡去,剩下那四个一脸黑线,还不算男人的男人。

帐顶之上,舒歌嘴角轻勾,听着那均匀起伏的呼吸声,闪身离开。由卝炫卝书卝网卝整卝理

明日不出他所料,必定是一场恶战,燕倾天太小看皇后的手段了。

身轻如燕,在树木枝叶上划过,如同那断线的风筝,瞬间便消失在夜空。

离营地三两里地,舒歌这才缓缓洛在那枝繁叶茂的梧桐树上,淡淡的银色光辉洒落在他的肩头,秋风咋起,吹乱了些许发丝,露出他那俊美无双的容颜,给人一种飘渺之感。

“何事?”对着身后那聚拢而来的气息道,舒歌显然有些不悦。

千寻闻言,连忙出声道:“太子出黄金一万两买燕倾天的人头,无庸侯出白银两万买燕倾天的人头,属下已经接下!”

“只是三日前,皇上让人送来黄金五万两,保燕倾天一命,属下也接了!”

“他的人头还真是值钱,竟让凤凰楼大赚一笔!”

“你回去安排吧,先杀后保,明日皇后的人会在,你知道该怎么办。”

“是,属下遵命!”千寻说完,转身便消失在夜色里。

而舒歌也飞身回到营地,身影翩落在帐顶,听着了睡熟的呼吸声,侧身枕着手臂,安然入睡。

天空夜色迷人,繁星点点,月光皎洁,那一地的银色光辉,映在男人侧脸,像是珠光一般,渲染了另样光辉。

第二日一早,五千兵马召集完毕,燕倾天看着跟在马国真和王强身后的郑威和刘环,有些意外道:“他们二人也要一同进林?”

马国真闻言,连忙上前道:“将军有所不知,他二人功夫非凡,有他二人在可保将军平安!”

“是啊,这二人的功夫在军中是数一数二的,把他们带上,稳妥些!”王强也出声附和道。

燕倾天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看着大队人马基本上都是马国真和王强的亲信,嘴角勾起一抹淡嘲,转身道:“物尽其用,既然如此,那便一道吧!”

燕倾天就带着一个木简,和他挑的两千精兵,而剩余三千,则都是王强和马国真的人。

郑威和刘环都是皇后安插在她身边的人,早些除去也好,省得到了战场还得整天提防。

燕倾天率先跨上马背,长长的马鞭一样,大声道:“出发!”

五千人马,浩浩荡荡从营地出发,直奔黑森林。

黑森林之所以叫黑森林,原因便是它那绿到发黑的林荫和那看不到头的渺茫前路,枯藤老树,鸟叫虫鸣,翠绿的颜色如同大地的外衫,给人一种生机勃发之感,燕倾天跟马国真等人走在前面,有二十几个身手矫健的士兵正在开道,一行人浩浩荡荡走了几个时辰也没遇见啥情况。

森林里越是安静,越是凶险,然而,却没有人放在心上。

慢慢的,从一开始的警惕到松散,再到只知往前走的时候,忽然,一声虎啸震响着整片森林,惊起了无数飞鸟走兽。

燕倾天大手一扬,示意身后的步伐停下,然而,随即而来的便阵阵狼嚎和野猪黑熊之声,众人只觉身后有微凉之意,不自觉的往后靠拢。

“木简!”

“属下在!”

“带两千人马上前查看,若是有异,速速来报!”

“是,属下遵命!”木简闻言,大手一挥,带着自己的人往前而去,两千人马,很快便消失在众人眼中。

而此时,苦等已久的马国真和王强对望一眼,走到燕倾天的身边道:“将军不顾凶险入林一探,若是有什么意外,我等难辞其咎啊?”

燕倾天闻言,大笑道:“意外?只要不是人为,马将军认为本将军会有什么意外?”

王强闻言,嗤笑道:“那可说不准,若是将军被猛虎叼去了,我等又有何计可施?”

“从京城一路走来,四位日日离本将军不过三尺远,只可惜一直没有下手的机会,怎么?”

“如今可算是忍不住了?”

燕倾城嘲讽道,手掌一拍,长风四人立马现身在侧,护她左右!

刘环早就安奈不住了,如今见燕倾天准备以区区四人抵挡他的三千人马,顿时不觉好笑道:“将军莫不是想以卵击石,我还是劝你束手就擒吧,欣许我一高兴,能留你一具全尸呢?”

谁知他话刚落,只见一道黑影从他眼前划过,顿时嘴边血涌如注,“啊···············”惨叫声震耳欲聋!

燕倾天斜睨看了一眼回到她身边的破浪,嘴角勾起一抹赞赏的笑意,如此狠辣男儿,堪当她的左膀右臂。

鼻子跟嘴巴一下子便被削去,刘环顿时觉得被一股莫名的恐惧牢牢定住,眨眼睛,已经吓得魂飞魄散!

马国真跟王强见状,连连往后退去,眼里惊惧不小,一把抽出佩刀,对着身后的三千士兵道:“给我杀!”

“杀·········杀············杀···········杀呀?”

然而,他喊了半天也不见有人应他,回头一望,只见三千人个个摇摇欲坠,虚浮无力,连口气都喘不上来!

“这·············这到底是在怎么回事?”

马国真看着燕倾天嘴角勾起的嘲讽,再看着身后软弱无力的士兵,突然明白了什么?

随后惊慌道:“是你下的手?”

“呵呵,不然你以为呢?”

“本将军就是头猪,等着你们来宰吗?”

“自不量力!”

燕倾天干净利落的嘲讽,那不屑一顾的语气,像是一把尖刀,一下子就插进了王强等人的心脏,只见他们三人连连后退,心里如翻起了惊天巨浪,恐惧的看着眼前笑得明媚如妖的少年,只觉胆寒心裂。

郑威算是这四人中最镇静的了,只见他一脸木然,眼里泛起些许自嘲的狠意,出声道:“你一早就知道我们要对你下手,隐忍不发,为的就是将我们一网打尽!”

肯定的语气,淡漠的口吻,这样的郑威到是让燕倾天刮目相看,只可惜,他站错了地方。

昨夜她早就命人在王强和马国真的亲信下药,假若他们不是挑自己的人一道随行,那今日根本不可能出现浑身软弱无力的状态,只能说,他们太想让她死了,用别的人,他们不放心呢?

郑威没有去想燕倾天如何看他,淡漠的翘起嘴角,继续嘲讽道:“我们不过是开胃小菜,你还是去领教皇后娘娘的手段吧!”说完,扶起刘环,脚下轻点,转瞬间便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王强和马国真见状,连忙拉扯着往后退了几步,想跟郑威一样来一个轻功一点,只可惜二人功力尚浅,根本飞不起来,只得用跑的。

燕倾天看着那二人的身影越来越远,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今日黑森林该改名为断魂森林才对!

三千人马,她要一个不少的魂断这里,至于郑威跟刘环,他们二人的离开,才真正是她计划的开始·····················

------题外话------

亲们,二更同时送上,南鱼今天上火,嘴里起了个泡泡,话说,有点疼呢!

第十九章 心狠手辣(二更)

兵部侍郎郑怀璧不过是皇后养的一条狗而已,然而,这郑怀璧之子郑威却得名师指点,功力非凡,从前跟燕北晟打天辰的时候立过不少功劳,只可惜都被刘环给顶了。

此人不但没有怨,而且还多番帮助刘环,以德报怨这种事出在别处也就罢了,但身在战场,一个不留神便是一具尸体,用命换来的战功,他人若是夺取,可想而知他心里是何滋味?

郑威有没有前途,得看他这一次会不会做人了?

虎啸狼嚎之声越来越近,伴随着震响山林的嘶吼之声,燕倾天看着那三千个士兵个个面如死灰,惊惧胆寒,不免觉得好笑。

用三千人来开这条路,她觉得太值了呢?

“走吧,再晚可要引狼追了!”

五人连身而起,轻轻跃上那树的高空,然后随即往木简的方向而去,而那余在原地的三千人,则很快被嘶喊嚎叫之声淹没,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传得三里之外都能听闻,可见现场有多惨烈。

长风默不言语,破浪闭目养神,云帆略有不忍,而沧海则很有兴趣的看着那被恶狼和猛虎覆盖的方向,嘴角勾起一抹轻笑。

几千只恶狼扑向三千个没有还击之力的士兵,再加上几十只猛虎,这一场力量悬殊的战争,伴随着胜利的到来,牺牲的,自然是那三千中了迷药,却还没有晕过去的士兵。

然,眼看三千人全都惨死恶狼和猛虎的腹中,四人皆将目光转移到眼前女子的身上,心里微微诧异的同时,更多的是敬佩。

杀伐果断,手段残忍,出手狠毒,这样的女子,心若不硬如铁石,如何能有这一大将风范?

木简走得并不远,带着的两千人马也全都上树隐蔽,他并不知道会有如此惨烈的一幕,他只知道遵从军令。

然而,当他害怕将军受害,返回查看时,不曾想,看到无数恶狼从四面八方纷纷涌来,伴随着它们兴奋的嚎叫和猛虎的怒吼,原来,马国真和王强的三千人马,此时正无力的任由那恶狼和猛虎撕扯,嚼碎,尸横遍野,血染绿林,然而,那样血腥恐怖的场面,还有许多士兵是活生生的看着这一切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这一幕幕,好比战场上的血腥屠杀还要恐怖,因为,咬你一口你不会死,然而,若是眼看自己被一口口吞下,那种精神上恐惧折磨和肉体的疼痛交织在一起,当真应了那句,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哀嚎遍野,血润黄土,那白骨和肉身被生生剥离,那种场面,饶是见惯宫廷十大酷刑的舒歌也不竟皱起了眉头。

这样魂飞魄散的场景,那些士兵却因为恐惧和疼痛的袭来,全都瞪大了眼珠,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被撕成一块一块的。

三千死尸若是觉得惨不忍睹,那三千活人,那便是惊惧眼眸,那一片片的血红色渲染的,似乎不是那一片土地,而是他身上的雪白衣衫,脚下轻点,舒歌往燕倾天的方向而去,然而,平静的面容下,心里却起了些许波浪。

两个时辰以后,基本上听不见什么声响了,因为人都死光了,残肢断臂,肠肝心肺,血色白骨,哪一样看着不让人欲吐遮目,急想逃离,然而,燕倾天却走在最前面,一睹眼前的惨烈景象后,嘴角却泛起一丝畅快的笑意,对着木简道:“带着你的人马就埋伏在这附近,刚刚的阵阵狼嚎早就引起周围十里意外的狼群,天黑之前,这里还将会上演一场大战!”

“只不过,这一次就没有这么惨不忍睹了!”

周围有好些士兵都吓到腿软,更有甚至,都扶在一旁的树后大吐特吐起来,他们个个都是从万千尸骨中爬出来的男子汉,曾经铁骨铮铮,傲然而立,然而,这一刻,他们却觉得自己的能力好弱,弱到他们相信若是今日跟着的不是木将军,只怕,这地上躺的,或许正是他们本人!

木简暗自运力将体内翻腾的酸水给压了下去,看着睡了一地的狼群和猛虎,以及一些黑熊,恍然道:“将军是想引来狼群后,让它们自相残杀,等它们体内的迷药发生作用,如此大军一来,便可解决一大危机!”

燕倾天闻言,点了点头,随后又道:“等到晚上来的狼群也昏睡了,你便带人全都将它们砍杀,带着它们的尸体一路往前走,利用这个办法,将引来的狼群全部杀掉!”

昨夜她让沧海下的迷药并不是马上发作的那种,它还需要迷萝的花香味,黑森林中盛产迷萝,这点她早就知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