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冠宠天下:燕王有喜了-第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作者:南鱼飞燕


     
     
     
本文1V1,男强,女强,强强联手,激情碰撞,宠溺无下限,不虐,爽文!
一个女人的传奇,用了多少人的血泪交织而成,她用了什么魔力,让天下所有的好男儿甘愿为泥,任她践踏?
u _____________________  Y(^o^)Y Y(^o^)Y Y(^o^)Y
五国乱,三国立,一朝凤凰令出,引天下英豪纷纷际会,而她却笑看天下风云乱,手掌乾坤暗布局。
世人皆知龙鳞国有一位权倾天下的燕王,十五岁挂帅出征,历经五年,打了下了一国城池,收服一国百姓,成为天下独当一面的战神王爷,然而,众人知他,却不知他就是她!
祸事起,战乱生,天下多少男儿碎尸疆场,他一柄龙呤剑护她左右,一起跟随她从万千尸骨中踏血而来,却又巧计脱身,搅起一场武林的腥风血雨,当他化身为她,继续一如既往的守候,谁人又知,他便是燕王的宠妃?
传言燕王深爱一人,不惜为她剑指皇上,手掌皇后,辱骂公主!
传言燕王有一宠妃,日日不离,夜夜不弃。

楔子

幽暗的房间里,那惨白的月光从窗户那里一步步的爬进来,像是死神的手掌,一点一点的伸长,想要抓住那木板床便静坐的孩子身上,呆滞的眼神中,那丝毫不觉恐惧的模样,像是一个木偶娃娃,只是那血色的瞳孔中,涣散着,嘲讽却冰凉的目光!

凤宸微微探头,看着那窗外的夜色,嘴角勾起看极致淡雅的笑容,那笑带着讥讽,淡嘲,从容,还有不屑,又是这样一个花好月圆的晚上,她似乎已经在这里度过三十个夜晚,然而,母皇的话,却每日萦绕耳边,仿佛那华丽而明亮的宫殿,冰凉而耀眼的珠翠都还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

身为皇家的孩子,从小便被剥夺了许多,然而,让她难受的却是,尽管她已经够偷懒的了,可是不过刚满五岁的她,却知道得太多,太多……。

凤国还没有被灭,母皇也没有死,而她还是凤国唯一的皇女,将来皇位的继承人!

只可惜,母皇却因为一个男人,断送了凤国的一切,她忘不了整个凤国皇宫在火里燃烧的时候,鲜血淋漓,嘶喊呼救,那柱子倒塌,瓦片坠地的声音,还有宫人们撕心裂肺的呐喊,以及母皇那痛苦万分的模样,一切都仿佛是那奋力窜起的火苗,燃烧了她的所有。

若非她是那个人的孩子,若非凤凰令不知何处,只怕她会连尸骨都不会剩下。

有时候她会想,为什么会有那么痴心的母皇,为什么会有如此狠心阴毒的男人,而为什么又会有如此弱小的她!

她咆哮过,哭喊过,嘶叫过,愤吼过,但最后全都归于平静,因为在她还小,没有能力逃离这个地方,她只能等,母皇说过,只有她能活着,便会有人来救她!

心里隐隐期盼着,过着让她厌倦的日子,数着,数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都数忘记了,不过,那个男人到是隔几天都会来逼问毒打她。

而现在,她已经学会不哭了,因为她不会像母皇一样懦弱,她要像毒蛇,要像猛兽一样活着,活着长大,活着变强,然后再一口一口的咬死那个男人,毁掉他的一切,用他的鲜血来祭凤国的子民。

母皇说过,她是天生的王者,她的一生注定是为杀戮而活,所以,她不能死也不会死!

日子还在慢慢过渡,她等了又等,盼了又盼,一月之后,她果然迎来了救她的人,凤国丞相,苏墨。

孤独而飘渺的山峰之上,凌乱的头发被山风刮得飞扬起来,一身如坠入云峰之间的祥云,明黄的衣服牵扯出几道优美的弧线,在凌厉的山峰之上,如同那即将登天的仙童,一时间惊起了四周的飞鸟。

明明该是撒娇耍宝的年纪,然而,凤宸脸上失去的童真,却是让苏墨低低一叹,到底是他来迟了些,尽然让凤国唯一的血脉遭受了人间沧桑,孩童之心,却已如枯海!

“苏墨,凤国一夜之间换主,为何天下并无震动?”小小的凤宸仰头看着云彩满布的天空,有些天真的问道。

苏墨闻言,有些惆怅道:“凤蓝国位于环宇大陆的最西面,几乎周围全是大海,唯有一面靠近邻国,那就是大齐,那个男人利用凤蓝的兵马威逼大齐皇帝下诏退位,他本就是大齐王爷,如今继位,无人敢妄言,除去已经听到风声的太古国,如今龙鳞国与荣昌国还有天辰国都尚未得知凤蓝已灭!”

太古早就对龙鳞国虎视眈眈,如今大齐帝刚刚登基,哪里会有时间理会太古,所以三月之内,太古必将对龙鳞国开战!

而荣昌自然也不会放弃这个机会,天辰也难逃一战,自此,天下必将大乱!

小小的凤宸闻言,努力让自己的头仰得高些,露出整齐而洁白牙齿,笑道:“龙鳞还不知,那便让他知,燕北晟死了,不过听说他还有一个儿子,燕家人善战,苏墨,你去帮他一把!”

“得凤凰令者,三国一统,权倾天下!”

“苏墨,将这句话散播到武林之中,本宫想看看,这天下大乱的样子?”

“太女是想……”苏墨似乎猜到了什么?

然而,小小的凤宸心思却是深沉,她只是摇了摇头,随即笑道:“苏墨,你不用管本宫在想什么?总有一日,本宫会让他跪在我的面前,心痛而死!”

苏墨闻言,心口范凉,有些心疼道:“宸儿”

只可惜,回应他的,只有凤宸天真无邪的笑声,那般模样,如月宫中的寒玉人儿,透明,却有模糊,精致,却又易碎!

苏墨望着无限长空,看着远处那起峦的山峰,心中常常一叹,再难见凤蓝的海,异再难见到凤宸的微笑!

那人若是知道他的女儿一心要让他死,不知会有何种感想!

而他又是否会后悔当初做的决定!

后宫自古三千宠,三千宠爱在一身,然而,他却始终不甘心啊……。

------题外话------

亲们,南鱼开新文了,存稿多多,一定要多加支持下,点进了就帮帮忙收藏一下哈!跪谢喽!

第一章 异世重生

空旷的院子里,四处都是花香,有几只好看的蝴蝶翩翩起舞,暖暖的阳光下,随着清风的吹动,那秋千上的两个小人儿似乎玩得更欢了。

“天儿”

“城儿”

那长廊的拐角处走来了一位身穿白色绣粉荷的女人,只见她身姿高挑,面容绝美,嘴角带着温和柔美的微笑,眼睛半眯着,对着不远处的两个孩子招手。

“娘亲”

“娘亲”

两个小家伙同时出声,一前一后的往女人的怀中奔去,那如同粉团一般的两个小人儿,像暖玉一般惹人喜爱。

身后跟着的一众丫鬟婆子也喜笑颜开,出声道:“夫人,你看少爷跟小姐真像,若非小姐小一岁,只怕外人都以为是龙凤胎呢?”

“呵呵,确实太像!”摸摸两个小人儿的脸颊,那似朝霞一般的女人也不免轻笑起来。

多么温馨而美好的场景,那沁透在内心的温暖似乎还没消失,然而眼前的画面一转,立马变成了悲凉而伤心的灵堂,两个孩子不过六七岁的模样,然而,却直挺挺的跪在灵堂前,身后是一个一身黑衣,面容悲戚,眼神仿若枯骨一般的男人,剑眉皱起,血色的眸子里光辉散尽,似乎除了黑漆漆的棺木,再也没什么进入他的眼底,他将一双手放在两个孩子的身上,眼神空洞而绝望,仿佛什么生命即将走到尽头……。

眼角似有温热的液体滑出,心里被巨大的悲伤压抑着,那不能哭出的悲痛,像是黑夜里让人翻不了身的巨大黑雾,里面有着一直巨大而黑漆的大手,慢慢从她的身体穿过,然后牢牢捏住了她的心,让她连呼吸都无法用力,又是恐惧,又是无法面对的剜心之痛!

然而那心底的痛还未消失,却又遭受另外一重深深的打击,漆黑而肃穆的灵堂再现,然而,那场景,却显得那么诡异。

披麻戴孝,一身素裹,几只银钗将头发挽起,空洞而明亮的眸子里透着几丝迷惘跟彷徨,却是不见眼泪!

或许是流尽了,又或是心伤过度,纵然一批又一批的人上前劝着,一群又一群的人上前慰问着,却是那么淡淡的……淡淡的……看着这一切,然后轻笑于唇间,转身,慢步离去……

好多画面在眼前滚动,好多对话在不停的重复,好多开心的回忆好痛苦的回忆全都袭向脑海,心悸的疼痛还未消散,一阵一阵的,像是海里的潮水,不停的向她袭来,眼皮那么重,脑袋也很沉,然而,就算是如此,燕十三还是撑着一口气醒了过来。

奢华而大气的古代房间,骇然而乌黑的柔软长发,恐怖而白皙的稚嫩手臂,熟悉却仿佛被植入的陌生记忆,这一切的一切仿佛像是一场梦,一场她还未醒来的梦,她还有着她的思想,她的记忆,她的知觉,然而,她却占有着另外一个人的身体,另外一个人的记忆,另外一个人的悲伤情绪。

她只是记得跟商氏集团争那块地被暗算了,车毁人亡,她被炸得粉身碎骨,哪里还能活,如今的一切都让她不得不相信,她重生了,而且是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朝代,陌生的时空,陌生的家族。

父亲是刚刚战死的一国大将,曾经统领过百万精兵,哥哥则是刚刚受封的正二品威武将军,只可惜大哥在受到心上人跟太子的联手打击,回到家中说不到三句话便气绝身亡,而她也因为受不了亲人的相继离去而心力衰竭,突然猝死,这才让她燕十三有机会重生。

颤颤巍巍的从那冰冷的地面上爬起来,望着脚下那具已经冰冷的尸体,燕十三的嘴角泛起了一丝嘲讽的微笑,那笑如鲜红的蔷薇一般,绽放在那倾城入仙的容颜之上,带着几分诡异的妖媚,在黑夜之中悄然绽放、、、、、、、、、、、、、、、、、

将军府的顶梁柱死了?

让她来猜猜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兵权被皇上收回,各大世家贵族乘机落井下石,那些所谓的宗亲族人又怎么会放弃这个瓜分将军府的机会,只怕不出三天,她这个高贵的将军府大小姐立马会成为京城中一大笑话吧!

嫁给一个从未见过的男人,守着一方不足以看云彩的院落,过着耗费生命日子,然后再冷冷清清,孤孤单单的等死。

呵呵,权利,她的,钱财,她的,将军府,她的,既然如此凑巧的来到这个世界,又如此凑巧的让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死了,既然如此,那她有何挂念的,活了两世,什么亲情?她从未见过?

孤傲而嚣张的活着,这才是她燕十三该走的路!

没有人能够威胁她,更没有人能践踏她,哪怕这一辈子只能做一个男人,那她也是不可一世的男人!

燕倾天,倾尽天下!

这个名字果然霸气,只可惜,他再也用不上了!

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地毯上的鲜红血迹明艳,刺目,做女子应当倾城,只可惜她要做男人,那么?

从今以后燕十三,便就是燕倾天!

燕家的少年将军,整个将军府的主人,以正二品武将之官位立身朝堂之上。

看着门缝外那微弱的光透进房里,像是引路的冥火一般,燕倾天静静的走到烛台边上,点燃屋里的灯光,然后看着地上那死不瞑目的英俊男子,眼里闪过一丝惋惜。

如此身价,却被一个女人给活活气死,不知那位将军还再世上,会有何感想?

或许他会理解吧,不然,从未吃过败仗的他,又岂会战死沙场,马踏为泥,连尸首都找不回来?

一把将地上的男人抱起,手腕承受的力道虽然有些重,好在还能承受,虽说没有练过什么武功,但这宿主的体力却还是不错的,或许假以时日,会有不小的收获也说不一定,毕竟,前世她混了那么久,没有些功夫傍身怎么行呢?

跟一具尸体相处,燕倾天并没有多想什么,只是细细的描绘那人的轮廓,再看看那铜镜中的样貌,嘴角微微上扬,心道:“连天都在帮她,矮上三分不是问题,但样貌差三分却是大事了,好在,这两兄妹的样貌倒真像是孪生一般,若非仔细观看,只怕连近身之人也难以辨认?

”咚咚“的敲门声响起,门外的银心道:”小姐,天色已晚,我们该回去了?“

”去找燕总管来,我跟大哥还有要事要商!“燕倾天吩咐道,银心虽然可信,但却心比天高,若非真到那一步,她可不想给她一个把柄!

门外的脚步声远去,燕倾天静坐在床边,看着宿主的哥哥,心里幽然一叹,并非有意占了你妹妹的身子又占你的名义,只是,活在乱世,没有权利,如何傲立于人前。

燕北晟打了半辈子的江山,如今却让她拱手让人,做一个任人宰割的小女子也,呵呵,别说是她,只怕就算是真正的燕倾城活着,也不会做这样的傻事!

所以,燕倾天必须活着,至于燕倾城,自然也该活得好好的,她到要看看,是谁能掀开燕家的权势?

------题外话------

亲爱的宝贝们,进来看的时候,别忘记收藏哈

第二章 没有退路

房间里,当燕总管推门进来时,诧异的看着那个目光冰凉的大小姐,惊讶的睁大了双目,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床上的人,嗓子有些哽住,竟是发不出一点声音来!

只有一个人的呼吸声代表什么?

床上躺着的,不正是他的少主子吗?

“小姐……”燕总管的声音有些颤抖,燕倾天目光微凉,手指抬起,示意燕总管把房门关上!

关门的时间有些长,那咯吱咯吱的声音在暗夜里拖了许久,燕总管颤抖着步子,从千万尸首中走出来的他,第一次感觉,身体里的血液仿佛被抽干了一样,有些不可置信的迈动着自己的两根老腿。

“少将军怎么了?”

“大小姐……”

“跪下吧!”燕倾城出声道,语气不容置疑,也冰凉如斯!

燕总管有些怔住,但随即僵硬着大腿,直挺挺的跪了下去,那钝重的声音像是鼓楼里敲出的闷声一样,给人一种沉重,却窒息的感觉。

“大哥死了,被他那从小就放在心尖上的未婚妻给气死了,你跟随父亲多年,知道将军府不能倒,那么多的叔伯部下,那么多的虎视敌人,时逢乱世,兵权本就散乱,若是将军府再交出百万兵权,只怕,这天下又岂一个乱字了得!”

“我是父亲的女儿,虽没有上过战场,却是熟读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