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元娘全集-第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知道,坊间传闻不可信。”亦萱却扬唇浅笑,眸中带着温暖璀璨的笑意。

慕容轩,那如阳光般的单纯少年,曾经在她最冰冷的时光中给了她唯一一点温暖。

她清楚地记得侯爷纳赵亦柔为妾的那一晚,她借酒消愁,哭到最伤心的时候,本准备随军去西尧抗击倭寇的他不知怎么会出现,夺了她的酒杯,怒叱她:“哭什么?不过是一个男人!你若是不想要他,那等我回来,等我打完胜仗回来便娶你为妻,我绝不会纳妾让你伤心的!”

少年的语声明朗灿烂,虽是玩笑,却吹散了她心中的阴霾。

想到此处,亦萱怅然地笑了笑,当初一别不过三年,如今却是恍如隔世了。

她不知道自己的重生会带来什么,改变什么,但她由衷地希望,慕容轩能和上一世一样活得潇洒张扬,肆意洒脱。

☆★☆★☆★

新书榜期间求推荐求收藏!

第一卷第十二章三舅母

坐在回程的马车上,徐婉清将求来的平安符细心地戴在了亦萱的脖子上,又将它藏到了衣服里,慎重道:“这可是住持开过光的,你以后都要好好戴着,切记不可丢失。”

亦萱乖乖地点头,伸手抚了抚胸口,阵阵暖流从心底划过。平安符虽小,却饱含了母亲浓浓的爱意。

“母亲,我好爱你!”亦萱软软地将脑袋靠在徐婉清的身上,说出了前世一直没有说出口的话。

徐婉清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戏谑道:“又干什么坏事了你?”

亦萱挫败地撅着嘴,十分无辜道:“我什么都没有做。”真是的,她难得真情表露一次,却要被母亲误会是干了坏事!

徐婉清才不信她,“我听瑞珠说你在寺庙后山碰到了勇毅公府的孙二小姐,你还帮她瞒着丫鬟她偷偷爬到树上的事儿,对不对?”

这该死的瑞珠!

亦萱小脸一垮,随即摇晃着徐婉清的手臂,颇为无赖道:“母亲母亲,那二小姐是个好人,十分有趣,元娘和她很聊得来,她不过是爬了树,并没有受伤,若是我不帮她瞒着,她回去定要受责罚!我晓得被责罚的滋味,太难受了!”

“你个小东西,倒还替别人操心起来了!”徐婉清捏捏她的小鼻子,语气并没有半分责怪,只是道:“她是勇毅公府的小姐,那是大家族,与我们这些小门小户可不同,要守的规矩多得很,她可不能跟你一样整日胡闹,否则将来是会吃亏的!你若是真为她好,就不该纵着她,懂吗?”

亦萱怎么会不懂这些道理,但是她并舍不得看慕容慧失去开朗和率真,变成千篇一律的大家小姐,她希望她幸福,却也希望她能永远鲜活美丽,张扬洒脱。

“母亲以前的闺蜜不也是大家出身吗?她能追求自己想要的,慕容慧为什么不可以?”

她说的是今日凉亭上众夫人口中的孙明珠。

徐婉清怔了下,许久才道:“我倒是希望她真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而不是被生活逼迫去成长去独立。再者,这世上有其固有的规律,能打破规律还活得好的有几个?明珠她从小便与众不同,那位二小姐却不一定能活出明珠的潇洒。元娘,你还小,等你长大就会明白,人啊,还是不能脱离了本分,有时候追求自我不一定是好事。”

徐婉清摸了摸她的脑袋,眼底的黯然清晰可见。

亦萱知道徐婉清是在担心孙明珠,于是安慰道:“母亲,你不用担心,我相信明姨一定过的很好的,可能她现在比较忙或者因为别的什么事不能与你联系,但元娘相信她以后一定会来见你的,而且还是以最好的面目来见你。”

徐婉清倒是没料到亦萱能猜中她的心思,她的确是伤怀明珠回来了却没有与她联系,让她这个闺蜜成了最后一个知道消息的人,又担心明珠不与她联系是因为过的不好,这一颗心便跟猫抓似的难受。

此刻听亦萱说的笃定,又瞧着她明妍清丽的脸,心结一开,笑容也疏朗了起来,“元娘说得对,母亲相信你明姨一定会过得好,一定会来找母亲的。”

亦萱也笑着附和两句,心却微微疼了起来。母亲对一个十年未见的闺蜜感情都如此执着,更何况是朝夕相处的父亲?

其实仔细想想,若当初王丽盈不在母亲的药里下毒,母亲最后许是还会死,母亲不过是为了她这个女儿在硬撑着罢了。

恍惚间,马车猛地一顿,她当即从锦缎坐垫上摔了下来,手臂磕在车壁上,钻心的疼,却也叫她从过去的伤怀中瞬间走了出来。

“元娘!”徐婉清吓了一跳,赶忙上前将亦萱扶起来,紧张地拉过她的手道:“没事吧?给母亲看看哪里摔着了?”

亦萱摇摇头,摸着自己微有些破皮的手肘道:“我没事,母亲不用担心,快出去看看外面是怎么回事?马车怎么会突然停下来?”

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车夫紧张的询问,“夫人小姐你们没事吧?小的不是有意惊扰的!”

徐婉清板着脸,走上前撩开车帘,沉声道:“刚刚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停下?”

车夫苦着脸,抬手一指前方,愤怒道:“回夫人,皆是因为这妇人突然冲出来,小的才反应不及惊扰了夫人!”

徐婉清顺着车夫手指的方向看去,瞳孔微微一缩,惊诧道:“三嫂!”

三舅母?

亦萱心中也微微诧异,抬眸朝外望去,只从马车车帘挑起的缝隙中看到了一点青灰色的身影。

徐婉清连忙下了马车,快步走到徐三夫人那儿,蹙着眉道:“三嫂,你怎么了?”她虽然讨厌自己那不学无术的三哥,但对这个性子绵软的三嫂还算同情喜欢,因此语气也柔和了几分。

徐三夫人葛氏眼眶微微泛红,她低着头,局促不安地绞着衣袖,好半响才呐呐道:“婉清,你,你可不可以借我五十两银子,我,我很快便还给你。”

“啊?”徐婉清微微惊诧。她的这个三嫂虽然性子绵软,但是却是个极其有骨气有原则的人,就算是吃糠咽菜也绝不会伸手向他人讨要一分钱,与她那个好吃懒做,雁过拔毛的三哥截然不同。

葛氏脸色涨红,万分尴尬。

“可是三哥叫你来借的?他倒是真要脸!知道自己借不到便打发你来了!”徐婉清眉头皱起,面色不善。

葛氏脸色刷白,挣扎片刻,竟“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哭着道:“婉清,算三嫂求你!三嫂从未求过你,只这一次,你帮帮我好不好?”

说着,眼泪便‘啪嗒’‘啪嗒’落了下来,泛滥成灾。

亦萱一下马车的时候,便看到了这样一幅场景。

身穿青灰色粗布衣衫的妇人正满脸泪痕地跪在一个面目姣好,打扮精致的年轻妇人面前,眸中全是绝望的祈求。

这便是三舅母?

亦萱瞧着眼前这个脸颊凹陷,颧骨突出,面色蜡黄的女子,心钝钝一痛。

三舅母明明和母亲差不多的年纪,可是她在母亲面前,像是足足老了十岁,脸上全是被生活磨难过的痕迹,叫人瞧着万分不忍。

上一世她虽不曾是三舅母有过多少接触,但却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三舅母抱过她,给过她糖吃,三舅母的身上还总是有一股淡淡的奶香,是个极其美丽的女子。

可是如今这一见,竟有些沧海桑田的味道。

徐婉清震惊过后,赶紧将葛氏拉了起来,板着脸道:“三嫂,你这是何苦?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三哥逼你来借的?若真是,那我绝不会给一分钱的,你叫他有能力便自己赚钱,成天想着剥削别人的算什么本事?!”

葛氏的脸色顺便变得惨白,她紧紧握着徐婉清纤细的手腕,身子有些摇摇欲坠,“婉清,三嫂知道我们这些年麻烦了你很多,但三嫂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麻烦你,求求你再帮我一次吧!你若是不帮我,那我便只有死了!”

徐婉清被她决绝的样子吓到,眉心一蹙,焦急道:“三嫂,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这样支支吾吾的?你不说我如何能将银子给你?五十两可不是小数目!”

一旁的冬青见状,不屑地撇撇嘴,“每次都说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可这最后一次都没完没了了!肯定是三舅爷出的主意!我上次看到他过来,不过被老爷打发了回去,所以这次便派您来讨银子了!咱们赵府又不是什么世家大族,就算真是,就三舅爷那样的要法,金山银山都要被掏空了!三舅奶奶,您也要体谅我们夫人的难处,她毕竟是做人家媳妇的,哪里能无止境地拿婆家的钱去接济娘家哥哥?你们不能瞧着夫人好说话好欺负,就总是拿她下手吧!也太无耻了!”

葛氏顿时唇色泛白,眼睛发红,眸中满是绝望彷徨。

身上被抽打的地方阵阵发痛,又想起徐三爷凶狠发狂的眼神,她只觉得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徐婉清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带着一如既往的菩萨般的怜悯和劝慰,“三嫂,你不能再如此纵着三哥了。你越是这样,他越是无法无天,永远都不知收敛。”

这便是不肯帮她的意思了?葛氏唇边露出一抹惨淡的笑意,罢了罢了,若老天真要她走投无路,她便只能选择一条路了!

☆★☆★☆★

新书榜期间大力求推荐票求收藏,鞠躬拜谢!

第一卷第十三章度日

亦萱清楚地感觉到了葛氏眼中的坚定和决绝,这种眼神她太过熟悉,就跟她那时候决定毁掉一切,鱼死网破时的眼神一模一样!

三舅母是要干什么?!

她心中微惊,便看到葛氏轻轻推开了徐婉清,淡淡道:“婉清,谢谢你,我懂了。”说完,便神志恍惚地往前走去。

“等一下!”亦萱在自己还未反应过来之前,便尖声叫了出来。声音里透着害怕和慌张,她不能让三舅母走自己的老路,不能!那时候她深陷绝境,却没有人肯帮她一把,这一次,她决定不能让三舅母重蹈她的覆辙!

葛氏怔住,回头呆滞地看了眼亦萱,不明白这个向来瞧不上他们家的外甥女叫住自己干什么?

却见亦萱“咚咚咚”地跑上前,解下了自己腰封上坠着的岫岩玉佩,递给她道:“三舅母,这是我大伯从江南捎给我的玉佩,我不知道它值多少银子,但大伯不是精明小气的人,我想它应该会有五十两。你去把它拿到当铺当了,应能解决你的燃眉之急。”

葛氏根本没想到亦萱会这么做,脸上满是错愕,好半响才找回了自己的神智,原本苍白的脸上因激动喜悦浮现出一抹不正常的红晕。

她觉得自己此刻就像是风雨飘摇中的浮萍,终于在最后时刻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叫她惊喜地不知所措。

她突然上前,紧紧握住亦萱的手臂,颤抖着声音道:“元娘……谢谢你,谢谢你!”

亦萱也从慌乱中回过神来,看着葛氏脸上的感激和不知所措,心中微暖,也暗笑自己太过紧张。

上一世三舅母可是活的好好的,若那传闻属实,那她更是风光无限,又怎么会死呢?是她被自己给吓坏了。

不过也罢,她帮了三舅母,三舅母应该会承她这份情,倘若今后真的照上一世的发展,对她也许会有帮助。

于是她露出一个阳光璀璨的笑意,甜甜道:“不用谢,我们都是一家人,互相帮衬是应该的!只是三舅母,母亲说得对,您不能再纵着三舅舅了。”

虽然葛氏穿的严谨保守,但她还是看到了她脖子上那些若隐若现的淤痕。如果她没有猜错,这些应该都是三舅舅打得。

她不由暗骂三舅舅不是个男人。不,他根本不是个人!

她这辈子最讨厌的便是欺负妇孺的男人,更何况三舅母还是他的发妻!

葛氏惶然无语,只顾着胡乱点头,眼泪猝然而落。

原本因为亦萱擅做主张将玉佩给了葛氏而不满的徐婉清,此刻看到葛氏脸上掩饰不住的感激和喜悦,心中一软,也就没有说什么反驳的话。

吩咐不情不愿的冬青取来十两银子,一并交给葛氏道:“这是我给孩子们的,你要藏好,千万别叫三哥知道又拿去赌了。我们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日子还是要你自己过,你可不能一直任三哥这样下去。”

葛氏不住地点头,眼眶更加红了,哽咽道:“婉清,我,我也不想的,我也是没有办法……”

徐婉清叹了口气,同情葛氏的同时又无比庆幸自己没有遇到这样的夫君,赵世秋对她疼爱体贴,百般娇宠,她简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子。

送走了葛氏,徐婉清捏着亦萱的脸蛋,问道:“元娘,你不是一向最讨厌你三舅舅和三舅母的吗?以前母亲拿钱接济他们,你还责怪母亲太心软,今日怎么肯接济了?竟还把自己最宝贝的玉佩送了出去!”

亦萱笑嘻嘻地躲开了徐婉清蹂躏她的手,发髻上的流苏钗俏皮晃动,“我瞧着刚刚三舅母太可怜了,有些舍不得!我们都是亲眷,理应互相帮助。而且说不定三舅母以后发达了,还会记着咱们这份恩情呐!”

徐婉清身后的冬青却犹自生着闷气,虎着脸道:“姑娘真是太天真了!要说这钱给了乞丐还能博个贤明,给了三舅爷一家就等于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他们哪里会记什么恩情?不仅不会记,还反而觉得咱们大方好说话,以后每一次遇到困难都要过来,咱们下一次要是不给,指不定怎么戳我们的脊梁骨,哪里会想到我们之前的千百次好?!再说,他们那样的人家,等他们发达?怕是要八百年后吧!”

瑞珠也附和道:“三舅爷委实不是个东西,姑娘你今日的玉佩算是打了水漂,连响都不会响一声!”

徐婉清是和冬青瑞珠一样的想法,因此也不反驳训斥,算是默认了她们所言。

亦萱鼓鼓脸,很无奈。

抬头去看身旁的母亲,逆着阳光让她看不真切,却有种朦胧的美丽。

伸手勾住徐婉清的胳膊,亦萱腻着她,软软道:“母亲,元娘是真的觉得三舅母很可怜,她或许真遇到了什么事,我们不肯帮她,她就要被逼到绝境了!”

徐婉清也想起了葛氏那双决绝的眼睛,一时间心头也涌动着后怕,拍拍亦萱的小脑袋,欣慰道:“我们元娘真是长大懂事了。”

亦萱嘻嘻一笑,一派天真烂漫的样子,没有人发现她眼底蕴藏的悲凉和痛苦。

她帮三舅母,不仅是因为想要她以后承她的情,更多的则是因为她不想这个世界上再多出一个无助挣扎的人,那样痛苦地活着,寻遍世界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