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元娘全集-第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她回眸,看着坐在她身边的徐婉清,这样真实而鲜活地存在在她的眼前,而不是刚刚梦中那个满脸苍白,奄奄一息的女子,眼泪又一次如决堤的水,忍不住泛滥成灾。

“哎呀!怎么又哭鼻子了?今天这是怎么了?快别哭了别哭了,让人瞧了笑话!”徐婉清有些无奈地用手拭去她脸上的泪水。

瑞珠恰好端了水过来,把帕子浸湿再绞干了递给徐婉清,徐婉清便替亦萱擦拭起来。

“这孩子像是吓坏了。”站在一旁的赵世秋也甚为忧心地看着亦萱。

亦萱不去看赵世秋,等徐婉清替她擦好了脸,便不顾自己大汗淋漓的身子,猛地扑入徐婉清的怀里,声音闷闷道:“母亲,我做噩梦了。”

“做什么噩梦了?叫我们元娘吓成这样,也把瑞珠给吓坏了。”徐婉清拍了拍她的背已示安慰。

亦萱摇摇头,闷声闷气道:“夜里不说梦,我害怕。”

徐婉清见她不回答,也不逼她,继续温柔地抚慰她,放柔了声音道:“是母亲不好,明明晓得今天你摔下来吓坏了,还不陪着你。母亲错了,待会儿母亲搂着你睡,不害怕了好不好?”

亦萱诧异地抬起头看她,再看看赵世秋,见他们均是一脸忧心的样子,也不推辞了,一把抱住徐婉清的胳膊,用力点了点头,“恩!母亲陪我睡!”

徐婉清无奈失笑。

赵世秋见亦萱已经没什么大碍,叮嘱了几句,便出了屋子。

瑞珠又打了水来,替亦萱擦拭干净身子。

亦萱往床里面挪了挪,拍拍身边的空位,示意徐婉清道:“母亲,睡这里!”

徐婉清掀开薄被躺了下去,还未睡稳,亦萱被迫不及待地搂住了她,怎么也不肯松开。

徐婉清又好气又好笑,骂她:“你个讨债鬼!我真是欠了你的!”

感觉到怀中真实温热的触感,闻着专属于母亲的馨甜气息,亦萱的心终于回落了下来,嘴角挂上了一抹满足的笑意。

又往徐婉清身边蹭了蹭,徐婉清侧身,伸出手将她整个小小的身躯揽在怀里,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劝哄道:“睡吧,母亲就在这儿陪着你。明天母亲带你去平安寺,求了平安符以后元娘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母亲低低的声音传入她的耳畔,她埋首在母亲温热的胸口,感受着母亲的心跳,闻着母亲身上的淡淡香味,沉沉睡了过去。

——★——★——★——★——

新书期间求大力求推荐票,喜欢的亲们可以加入书架!鞠躬感谢!

第一卷第九章祈福

次日,天空晴好,万里无云。

清晨的阳光透过纸糊的宣纸纱窗,斜斜地照进了屋内。

徐婉清早早起床更衣,准备去平安寺的事宜,瞧着亦萱睡得正香,便没有打扰,谁知道她刚一下榻,衣服便被人揪住,诧异地回神,发现亦萱正睁着眼睛,睡眼朦胧地看着她。

“醒了?”徐婉清捏捏她肉嘟嘟的小脸蛋,宠溺地说道。

亦萱伸手揉了揉眼睛,嘟囔道:“母亲,你要去哪儿?”

徐婉清失笑,“母亲准备起床,你忘了今日我们要去平安寺的吗?”

亦萱猛然惊醒,坐起身环顾四周,入目皆是熟悉又陌生的布置。

“怎么了?”徐婉清见亦萱神色不对,一双烟眉微微蹙起。

亦萱摇摇头,冲徐婉清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道:“没什么,母亲你去忙吧!”

徐婉清无奈摇头,拍拍她的脸蛋,道:“你也快些起,平安寺离得远,我们要早点出发。”

“嗯!”亦萱甜甜应答,眼眸弯弯。

等到徐婉清出了门,她才收起笑意,怔怔地坐在床上发呆。

原来昨天发生的一切并不是一场梦,原来她真的回来了!

捂住“砰砰”直跳的胸口,她平复了好久,才渐渐冷静下来,而后掀开被子下床,冲门外喊道:“瑞珠,帮我打水洗漱。”脸上笑容璀璨,眸中熠熠生辉。

瑞珠替她洗漱完毕,穿好衣裳,系上湖水绿岫岩玉佩压裙,便领着她去素玉阁吃早膳。

进了素玉阁的时候,徐婉清正站在门口等她。眉眼柔婉,五官精致,一袭品竹色撒花软烟罗裙衬得她宛如水中青柳。

“元娘快过来吃饭。”一双手伸向她,皎皎胜雪,纤纤如兰。

亦萱眨眨眼睛,阳光遍洒在徐婉清的身上,柔和美好。

“嗯!”重重地点头,她将柔软的小手放入徐婉清的手中,倍感安心。

吃完了早膳,她们便准备出发去平安寺。

徐婉清带了丫鬟冬青,亦萱便要带瑞珠前去。

芮旭闻言,脸色一僵,眼眶已然泛红,她拉过亦萱的手,哽咽道:“姑娘以前出门都是奴婢陪着,怎么今日……姑娘,奴婢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惹您生气了?”

亦萱安慰地拍拍她的手,解释道:“芮旭姐姐不要胡思乱想,我只是想着今日和母亲出门,葳廷轩得留几个可靠的人守着,你心思向来细腻,又惯有好人缘,把你留下最合适不过了。你瞧,母亲也是把最得力的丹青姐姐留下的。”

芮旭闻言,心里舒服了一点,便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看向亦萱的眼神便带着些探究,她总觉得姑娘哪里不一样了。

刚出了院子,便看到赵亦云领着丫鬟来请安。

徐婉清诧异,“三娘,不是说过母亲今日要出门不必来请安了吗?”

赵亦云抿唇,大眼睛羞怯地瞥向徐婉清,而后又转到亦萱身上,热切地看着她。

亦萱知道她是有悄悄话要说,便走过去,笑吟吟道:“三娘,怎么了?”

赵亦云小手绞着衣摆,低头作扭捏状,不肯言语。

亦萱微微想了一下,才失笑道:“可是想吃桂香斋的糕点了?大姐姐会帮你带的。”

果然赵亦云眼睛亮了起来,小鸡啄米似地点点头,甜腻道:“大姐姐人最好了!”

亦萱好笑地揉了揉她脑袋上的蝴蝶鬏,阳光洒在她们身上,明媚灿烂。

而后一行人出了大门,门外停了两辆早就备好的马车,徐婉清和亦萱上了精致些的青沿琉璃顶马车,丫鬟们上了普通的木顶马车。

马车从侧门出发,沿着巷子往前走去。

“我家元娘也长成大姑娘了,和三娘在一起十足大姐姐的模样。”徐婉清看着亦萱,突然发出一声感慨。

亦萱愣了一秒后回神,笑着依偎在徐婉清身上,软软道:“长大了不好么?”只有长大了她才能保护母亲,守住幸福。

徐婉清又是自豪又是怅然道:“自然是好的,元娘长大了懂事了你不知道母亲有多欢喜!只是,唉,明明昨日你还是小女孩的模样,眨眼睛间就变成大姑娘了,怕是再一眨眼就要嫁人了,母亲舍不得!”

亦萱鼻子酸酸的,用脑袋蹭了蹭她的身子,撒娇道:“母亲若舍不得,元娘便多陪母亲几年,元娘才不想嫁人呢!”

徐婉清失笑,嗔怪道:“胡说!哪有女孩子不嫁人的!母亲只希望你以后能嫁个好人家,不求大富大贵,只要你欢喜便好。”

亦萱故作羞窘地侧过脸,眼底却一片荒凉。

母亲,你可知道,我欢喜的并不一定都是好的。

她努力忽略心中的那一抹痛楚,撩开车帘朝外面看去。

马车已经行至京城最热闹的西街上,这里商馆林立,万商云集,马路两侧皆是叫卖的各色小贩,热闹非凡。

七月的烈阳炙烤着大地,虽天气闷热,却一点不影响人们的好心情,阳光洒在路过的每一个人的笑颜上,令亦萱微微有些恍惚。

大燕国的国风开化,并不明令禁止女子出行,故而亦萱小时候常常带着丫鬟们出来玩耍,可自从她嫁人之后,为了维持侯爷夫人的身份形象,甚少出门,这西街更是再也未来过。

此刻再一次感受着这里的繁华热闹,竟有些不适应,恍如在梦中。

“一会儿回来的时候再让冬青去桂香斋给三娘带核桃糕吃。”徐婉清见亦萱直勾勾地盯着车外看,失笑地说道。

亦萱回神,恰好看到马路对面人潮拥挤的桂香斋,知道徐婉清是误会了她,也不多做解释,只抿唇,微微颔首,收回了自己飘远的思绪。

不管前世如何痛苦,也已经成为过去,只要她小心翼翼避开前世祸端,这一世定能得到幸福。

马车出了西街,便到了城门口,守门的官兵看了车夫递过去的牌子,并没有为难,很快放了行。

赵府虽不是权贵世家,但素有清名在外,赵世秋在官场上又如鱼得水,保不齐以后可以混个更大的官,官兵自是知道如何行事。

马车过了城门往南走,大约半个时辰后便到了平安寺。

平安寺建在一座名为香山的山腰上,庙宇高大威严,两侧是钟楼和鼓楼,从山脚下有一条长长的阶梯通往寺庙,阶梯两侧种满了郁郁葱葱的菩提树,阳光从菩提树的树叶间顷刻撒下,光影重重。

徐婉清就着冬青的手,踩着脚蹬下了车,回身想抱亦萱下来,却见她已经一蹦而下,一时间紧张极了。

“出门在外可不比在家中,你是姑娘家,理应注意些形象。”徐婉清板着脸训斥道。

亦萱吐了吐舌头,上前勾住徐婉清的胳膊,卖乖道:“知道了知道了,母亲,我们上去吧!”

徐婉清对这个女儿很无奈,便牵着她的手,缓缓走上了阶梯。

平安寺虽没有护国寺规模大,但胜在菩萨灵验,据说祈福者十有九成,因此来上香的人不少。今日天气晴好,一路上更是人影憧憧,前后来往络绎不绝。

徐婉清拉紧了亦萱的手,将她护在身边,吩咐瑞珠道:“你要随时注意姑娘,千万不能让她走丢了。”

瑞珠慎重地点点头。

到了正殿门口,仰首望着眼前庄严肃穆的金黄色殿宇,檐角上悬挂的风铃在微风的吹拂下发出叮铃的响声,亦萱心脏一紧,竟无端地害怕起来。

她前一世犯下那样不可饶恕的罪孽,就算这一世得以重生,她也害怕佛主的责怪,怕佛主又会将她送回原来的世界痛苦挣扎。

怔忪间,徐婉清已经拉着她进入了正殿,殿内香烟缭绕,虔诚的香客双手合十,跪倒在蒲团上祈求来年一切平顺。

徐婉清添了香油钱,领了香火,便带着亦萱跪倒在佛前祈福。

亦萱跪在鸦青色的蒲团上,抬眸望着眼前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香烟缭乱间模糊了视线,如在幻境。

耳畔传来徐婉清低低的祈福,愿她的元娘今后永无灾难,一生平安顺遂。

她突然想起母亲临死前对父亲的说的那些话,没有任何一句责怪,没有任何一句怨言,只是说:好好照顾元娘。

指尖握紧了腿下的蒲团,亦萱低下头,滚烫的泪水从眼眶滑落,一些滴落在裙摆上,渗入了衣料,一些滴落在了手背上,溅起了朵朵珠花。

双手合十,她闭上眼睛,无比虔诚地跪下身,默默祈祷,这一世,愿菩萨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愿消三障诸烦恼,愿得智慧真明了,愿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

——★——★——★——★——

新书榜期间大力求推荐票,喜欢的亲们可以加入书架,鞠躬拜谢!

第一卷第十章故友

感谢ytyaoyao和7/的平安符!

——☆——★——☆——★——

上完香,小僧说若要求平安符还需等上片刻,让她们先去后殿的凉亭稍作休息。

徐婉清点头应好,带着亦萱往后殿走去。

如今七月,正是紫薇花开的季节。平安寺通往后殿的路上种满了姹紫嫣红的紫薇花,粉嫩娇小的花朵簇簇绽放,微风一吹,香气宜人。

亦萱此刻的心情已经平复,带着前所未有的怡然和自得,连脚步都轻快了不少。

徐婉清见了,很是欣慰,“看来这一趟来的值,平安符还未求来呢,你已经好了!”

连母亲也感觉到了她内心真正的平静了吗?再不像昨日那样惶恐害怕,患得患失。

她回眸,冲徐婉清露出一个明媚灿烂的笑脸,扬声道:“恩!刚刚菩萨跟元娘说,不要害怕,她以后会护元娘平安的!”

徐婉清失笑,没有再说什么,牵过她软软的小手,往凉亭那儿走去。

凉亭上已经坐满了一群莺莺燕燕,均是珠翠环绕,云鬓生香,比盛开的紫薇花还要明艳娇美。

几个和徐婉清熟悉的少妇已经站起身招呼徐婉清过去,徐婉清并不推辞,欢喜地拉着亦萱走了过去。

“赵夫人今日也是来求平安的么?”一位身穿天青色滚雪细纱的妇人微笑地问道,她是户部侍郎刘青的夫人。

“刘夫人。”徐婉清点头示意,又跟其他夫人见了礼,便指了指亦萱道:“小女身体抱恙,看了大夫也不见好,我便替她来求个平安。”

刘夫人连忙关心了亦萱一番,亦萱很有礼貌地给众人行了万福,又对刘夫人道:“谢刘夫人关心,元娘只是受了些惊吓,现下已无大碍。”

她谈吐清雅,大方得体,举手投足间更是一派大家闺秀的作风,叫众人好一番惊吓,纷纷朝她侧目。

只见她穿一件嫩黄色海棠折枝圆领撒花稠衫,胸前绣着杏黄色折枝花卉,下着素白云绫长裙,柳眉杏眼,皮肤白皙,两颊氤氲着粉红,如菡萏初绽,清妍可爱。

“令嫒好气质,徐夫人真是教导有方!”刘夫人忍不住夸赞。

众人纷纷附和,脸上犹自带着惊奇诧异。

她们皆耳闻赵侍郎的嫡女生性顽劣,不懂礼仪,今日一见却是和传闻大不相同,看上去知书达礼,很有做派。

徐婉清也有些错愕,她从未教过亦萱这些繁复的规矩,可瞧她刚刚做起来一套一套的,似是学了很久的样子。

不过她虽讶异,但心中实在欢喜,脸上不免露出自豪的笑容,嘴里却谦虚道:“哪里哪里,这孩子皮得很!”

亦萱垂眸不语,唇边露出一抹苦涩。

她的这些规矩做派全是嫁入侯府后恶补的,因为怕自己的无状会丢侯府的脸,便托人寻了宫里的教养嬷嬷,没日没夜地学了整整三个月才把这些上流名媛繁复的规矩学会。

那时候光练走路,就磨得她起了满脚的水泡,钻心的疼,她却不敢有半句怨言。因为她知道侯爷会娶自己是看在了母亲的份上,她始终心怀歉疚。

可是这些歉疚,到最后却变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扯了扯嘴角,亦萱收回思绪,不再多想。

众人又是一番恭维,随后便拉着徐婉清坐下说话。亦萱是小孩子,乖乖地站在徐婉清身边,听她们闲聊天。

“诶,你们可听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