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元娘全集-第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亦萱唇边绽放出一抹笑容,在苍白的脸上显得触目惊心。

赵亦柔,原来这毒药毒性这么烈!

只是,我不会让你如愿的!就算是死,我也绝不会死在你的手里!

神智越来越恍惚,耳边研碧的惊呼已然听不清楚,她下意识地往胸口摸去,拿出一根素银绞丝丁香花卉的簪子,那是母亲死前带着的发簪,是她留下的对母亲唯一的念想。

“母亲,母亲……”

手里握紧了发簪,看着眼前绚丽的红,她觉得自己好似回到了小时候,扎着双髻,额前覆薄薄的刘海,穿鲜艳俏丽的漂亮衣裳,在海棠花从中无忧无虑地玩闹。

“小小姐,小小姐,您千万慢一点,慢一点诶,老奴快要追不上您了!”头发花白的嬷嬷迈着艰难的步伐,气喘吁吁地朝她招手。

她不理,依旧跑的飞快,白胖的包子脸在阳光下晶莹剔透,明媚生辉。

“元娘,你又混闹了,嬷嬷年纪大了,你可不能折腾她。”突然从远处传来一阵温柔恬淡的声音,虽是训斥的口吻,却饱含浓浓宠溺。

她顿住脚步,兴冲冲地回眸,便看到海棠花从中盈盈而立的秀美女子。白瓷温玉般的肌肤,乌油油的秀发绾成简单的月华髻,仅别一只素银色绞丝花卉丁香簪,月白绣折枝落梅花卉绫袄,湖水绿细折儿月华裙,眉梢眼底俱是温婉柔美。

她的脸上立刻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意,湖水般的眸中星光熠熠,伸出肥短的手臂,风一般朝女子奔了过去,‘咯咯’大笑道:“母亲,母亲!”

突然,一阵风吹过,带起了院子前浓稠娇艳的竹节海棠,母亲的身影却开始模糊,渐行渐远。

“母亲!母亲你要去哪里?”她着急地追赶过去,小脸上仓皇尽现。

“元娘,母亲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你在家要乖乖的,要听爹爹的话,不准调皮,等母亲回来带桂花糖糕给你吃,好不好?”母亲的声音飘渺朦胧,好似来自悠远的山谷。

她吓坏了,拼命摇着头,双髻上的流苏丁香花钿叮铃作响。

“不好,不好!母亲,你别走!母亲,你别走!”

想要拼命地追过去,脚下却一个踉跄,重重摔倒在了地上,手臂磕在碎石块上,鲜血流了满地,钻心的疼。

“母亲!”她厉声尖叫着,冷汗涔涔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票,鞠躬拜谢~

第一卷第三章重生

喉咙里火烧火燎地痛,亦萱揪紧自己胸前的衣裳,神智恍惚地看着眼前密密垂散的粉红色床幔。

空气里飘着淡淡的玉兰花香,那是母亲生前最爱的熏香。

粉红色床幔?玉兰花香?

自从她嫁给侯爷之后便再也没有用过这些东西。

一定是在做梦吧?

亦萱闭上了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睁开眼睛时,粉色的床幔依旧在微风中轻轻飘荡。

她心里有些慌张,忙撩开床幔朝外看去。

精致小巧的女子闺房,榉木造的床榻,崭新的梨花木衣柜,镌刻着八仙过海的红木圆桌以及同套的脸盆架子和梳妆台,菱格窗户上还贴着富贵双喜四蝴蝶剪纸。

床头缠枝牡丹翠叶香炉里飘散出清新宜人的玉兰花香。

这些装扮太似她从前做姑娘时闺房的装扮,亦萱心中微惊,她这是在哪儿?

她记得她服了毒药,出了衙门的时候毒发跌落在了雪地里,随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难道是有谁好心救了她?

会不会是威远将军?

想到这儿,亦萱从床上一跃而起,趿了摆放在床下的半旧浅粉色绣花鞋,打算去屋子外面看看情况。

可是刚跳下床榻,亦萱就被自己给怔住了,她站起来,小小的身子只过了床榻半腰。

心中的恐惧越来越甚,好像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她看着透过菱格窗户照射进来的泼辣烈阳,身子止不住地颤抖。

明明是冬天!明明是不见一丝阳光的雪天!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日头?!

“研碧!研碧!”她惊恐着,慌乱无措地叫道。

她这儿在哪儿?她这是怎么了?

“姑娘,你醒了?!”门外的帘子一挑,露出一张俏生生的苹果脸。

圆溜溜的眼睛,白白的皮肤,穿着果绿色夏衫的小丫鬟匆匆走了进来。

“你怎么自己下床了?是不是要喝水啊?身子好些了么?头还疼不疼?”

叽叽喳喳地说着,不由分说地将她拽到一旁的海棠锦绣墩上,再‘蹭蹭蹭’地跑去圆木桌旁倒了一杯水,完全不给亦萱说话的机会。

“姑娘,给,喝水,我去找嬷嬷过来。”

黑漆团花雕绘小茶盅递过来,亦萱看着眼前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小丫鬟,惊恐着双目愕然无语。

“瑞珠!”

好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发出一声尖叫。

怎么会是瑞珠?!

那天她在清凉山在和王丽盈争执间,王丽盈突然掏出匕首想对她不利,是瑞珠!是瑞珠冲过来救了她,自己却被王丽盈一刀插入了腹部。

也是因为瑞珠的死,泯灭了她内心最后一丝挣扎,义无反顾地将王丽盈推下了山崖。

对!这些她都清清楚楚地记得,没错的,不会错的!

瑞珠她死了!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此刻瑞珠却活生生地出现在她面前?还……小了十岁的样子!

错愕震惊恐慌无措,所有的情绪错乱交织,让她一时间无所适从。

“姑娘,你怎么了?”瑞珠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眸中透着担忧和害怕。

死死掐了下自己的大腿,痛,痛的她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会痛,证明不是梦。

“呀!姑娘,你傻了?干嘛掐自己的大腿?”瑞珠忙上前,伸出小手揉了揉她的大腿,嘀咕道:“姑娘这是怎么了?傻傻的,不会摔坏脑子了吧?”

亦萱却没空管那么多,此时此刻,她心中太过震惊,有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在脑中形成。

“哎呀呀,我们小小姐醒了?可担心死嬷嬷了,来来来,让嬷嬷看看还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门外走进来一个温和慈爱的老妇人,满脸宠溺地走到她身边,哄小孩儿般地将她搂过来,摸了摸她的额头,道:“唔,还好,包已经消了。你这小泼猴,没事学人家爬树,看看摔下来了吧?幸好没什么大事,否则大家都要担心死!”

“胡嬷嬷……”亦萱喃喃低语,眼睛一片酸涩。

胡嬷嬷见她要哭,立刻哄道:“没事了没事了,咱们长大了,不能乱哭鼻子,以后注意点就好啦,我们再也不爬树了对不对?一会儿嬷嬷就去帮你打那棵树,让它害我们小小姐摔下来,该打!咱们不哭,啊?”

亦萱破涕为笑,心中微暖。

胡嬷嬷是母亲的乳母,这世上只有胡嬷嬷才会这样跟她说话,不论她多大,胡嬷嬷总是把她当成无知的小孩。

只可惜,母亲逝去之后,胡嬷嬷因为悲伤过度不久也跟着去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这样哄过她了。

亦萱眨眨酸涩的眼,看看瑞珠,再看看胡嬷嬷。

真好!所有她在乎的人都活生生地站在她面前,纵使是梦,她也不要醒来!

“嬷嬷,我要照镜子!”声音也带着小女孩特有的清澈纯净。

胡嬷嬷大笑,点了点她的小鼻子,“羞羞脸!原来我家小小姐是担心破相啊?放心,可好看着呢!”

坐在梳妆台前,亦萱看着菱花镜中的小女孩,雪白的皮肤,湖水样的清澈大眼,小巧挺立的鼻子,薄薄的樱唇,鬟髻精巧,垂髫如丝。

这是……

十岁左右的她。

心神微微晃动,一股说不出的滋味从心底蔓延开来。

从她狠下心肠决定毁掉一切的时候,她就没有想过活下去,她求仁得仁,这世上再没有什么支撑她活下去的理由。

人有时候,死,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根本没有想到她还能活着,还是以这样一种姿态活着!从前她失去的此刻却活生生出现在她面前,叫她震惊失措!

眼泪猝然坠落,心中的酸涩和痛楚一波波席卷而来。

“哎呀,我的小小姐!怎么又哭了呢?不是很好看么?”胡嬷嬷掏出帕子擦擦她泪湿的脸,柔声哄道。

“姑娘今日好生奇怪,嬷嬷,她不会摔傻了吧?”瑞珠很担忧。

胡嬷嬷瞪她,“胡说八道,大夫不是来看过说没事么?只要醒来便好。”

话虽这么说,但看着亦萱的眼眸也隐隐露出担忧。

小小姐平日里最是没心没肺,坚强乐观,就算是流血也绝不流泪,哪像现在,哭的这样伤心!

“嬷嬷,母亲在哪里?我想母亲了。”

亦萱装作没听到她们的话,拿过胡嬷嬷手中的帕子,胡乱在脸上擦了一通,尽量扯出笑来,心却微微颤抖。

希望一切还没有发生,希望一切都来得及挽回。

胡嬷嬷失笑,“原来是想夫人了,今日是你外祖母忌日,夫人回徐府了。本说带你去,谁知道你个小泼猴从树上摔了下来,可把夫人吓死了,幸好大夫说你没事,否则夫人哪能安心回去?”

“哦!”亦萱点点头。

外祖母忌日?她记得外祖母的忌日是七月初八,只是,这到底是哪一年的七月初八?

王丽盈是在永庆三十五年十一月初二被父亲接进府的,只要现在是永庆三十五年之前,那么一切就都可以挽回。

“嬷嬷,外祖母过世几年了?”歪着脑袋,她期待地看着胡嬷嬷。

胡嬷嬷摸摸她的小脸,“七年了,傻孩子,你问这个做什么?”

七年……外祖母是在她三岁那年过世的,这么说她是重生到了她十岁那年!恰好是永庆三十五年!

眼眸熠熠生辉,她笑着从锦杌上跳下来,欢喜道:“嬷嬷,我饿了,我要吃饭,我要吃糖糕,吃完了母亲就回来了!”

老天既怜悯让她回到了小时候,她就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

胡嬷嬷愕然,这小小姐变脸也变得太快了!

不过还是点点头,道:“好,嬷嬷去做糖糕给你吃,乖乖等着,不准再出去乱跑,让瑞珠陪你玩翻绳。”

亦萱窘,她这都多大了还玩翻绳?胡嬷嬷总把她当三岁的奶娃娃!不过仔细回想,上一世的她的确是天真单纯,无忧无虑。

祖母不爱管事,爹爹和母亲溺爱,事事皆顺着她,所以她不会念书不会女红,整日里只知道招猫逗狗,胡天海地。

但这样美好的时光,却只持续到了她十岁那一年,她永远不会忘记母亲死的那一天,天气阴沉沉地飘着雨,她的世界轰然坍塌。

闭了闭酸涩的眼,亦萱握紧了双拳,下定决心:重活一世,她要避开前世祸端,再也不会让那些悲剧发生。

*********

求收藏求推荐票子,喜欢的亲们顺手收藏一下吧!

第一卷第四章祖母

窗外的阳光斜斜洒了进来,清尘在空气中飞舞,鼻端的淡淡玉兰香芬芳宜人。

亦萱被瑞珠按住,梳头更衣。

“姑娘,你摔下来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可苦了二姑娘和三姑娘,老夫人知道是她们带您去爬树了,现在正罚她们在佛堂跪着呢!”

瑞珠是她的贴身丫鬟,从五岁起就跟着她,今年才十三岁,却总喜欢把自己当做无所不能的大姐姐,说话也多半用训斥的口吻,对她从不拐弯抹角。

亦萱前世活泼好动,家中长辈从不管她,偏偏瑞珠爱唠叨她,因此她并不太喜欢她,直到她死的那一刻,她才知道自己欠了她太多。

此刻重新听到瑞珠的唠唠叨叨,心里面暖洋洋,回头冲瑞珠露出一个光华璀璨的笑容,脆生生道:“那我待会儿去求祖母放了她们!”

瑞珠扭开她的头不让她乱动,从掐丝珐琅桃木妆奁盒挑出一对赤金缠丝玛瑙花小流苏花钿插在了她的双髻上,流苏细碎,轻轻一动,俏皮可爱。

亦萱盯着菱花镜中的自己看,眸中露出一抹温暖的笑容。

真好,她终于不再是那个活在仇恨中的赵亦萱,她终于不用在苦海中浮波漂流,苦苦挣扎。

“等吃完饭再去,顺便带些糕点给二姑娘和三姑娘,可怜她们饿着肚子挨罚。”瑞珠将她拉起来,叮嘱道。

“恩。”亦萱乖巧地点点头。

瑞珠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姑娘平时定会说一句“我知道了,你别管”,怎么今日这般听话?

亦萱避开她的眼睛,伸手牵过她的手,道:“瑞珠姐姐,我们去吃饭吧!”

瑞珠于是不再多想,替她系上墨玉压裙,拂了拂裙摆,便领着她出了屋子。

亦萱和母亲徐婉清住在赵府偏西的葳廷轩,母亲住正屋素玉阁,她住侧屋浅玉阁,浅玉阁虽然小,但却极其精致,睡觉的闺房和堂屋用小隔间隔开,再往前去,绕过巨大的水墨山水翠玉屏障,就是吃饭的地方。

小丫鬟们忙着帮她布菜,亦萱看到了一个并不想看到的人。

“姑娘,您醒啦?饿了吧?快过来吃饭,嬷嬷烧了你最爱吃的菜。”

身穿鹅黄色夏衫的娇俏女孩一脸笑意地跑过来,拉过她的手就要往前走。

亦萱像被电了一下,猛地抽出自己的手,眸中冷意渐凝。

芮旭错愕,“姑娘,你怎么了?”说着,将疑惑的目光转向瑞珠。

瑞珠摇摇头,表示不知。

亦萱看着芮旭和煦的眉眼,想起她那日的冷酷决绝的模样,身子止不住地瑟瑟发抖。

她努力了又努力,才控制住自己扑上去撕了她的冲动,稳下心神,重新扬起一抹笑脸,道:“没什么,吃饭吧!”

只是那笑意只留在唇畔,眼底依旧一片冷凝。

芮旭和瑞珠都是和她一起长大的丫鬟,是母亲千挑万选出来陪她作伴的。芮旭的性子和瑞珠相反,她绵软温和,样样依着她,因此她也最喜欢她,如果不是那日她的背叛,她会一直把她当做最可亲的姐姐。

只是,没有如果……

亦萱吃着饭,细嚼慢咽的,席间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只默默低头夹菜。

瑞珠和芮旭脸上都有明显的诧异惊疑,姑娘平时吃饭总是叽叽喳喳的,不闹出点动静她根本吃不了饭,今天真是奇了怪了,这么安静听话!

两人面面相觑,莫不是姑娘这一摔真把脑袋给摔坏了?

胡嬷嬷端着桂花糖糕进屋的时候,也被这异常安静的诡异气氛给惊着了。

瑞珠把她拉到一旁,悄悄道:“嬷嬷,我看姑娘是真不大正常,安全起见,还是再找个大夫来瞧瞧。”

胡嬷嬷也慎重地点点头,“等夫人回来我再禀告她,咱们先再观察观察,可能是吓坏了。”

亦萱拈了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