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元娘全集-第1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说的可真好听!

亦萱心中冷笑,面上却摆出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还跑去倒了一杯茶递给赵世秋,卖乖道:“爹爹喝茶,爹爹喝茶!”

赵世秋朗声大笑,接过茶杯一饮而尽,还直夸好喝。

亦萱咯咯直笑,又问道:“那爹爹我们去哪里?”

赵世秋沉吟片刻,反而支着下巴问亦萱,“元娘想去哪里?”

“爹爹带我去哪里便去哪里,只要可以跟爹爹一起出去玩,元娘去哪里都好!”

于是赵世秋便笑道:“那我们去京郊好不好?那边离京城不远,风景好,人也不多,最适合游玩垂钓。而且爹爹在那边还认识一个姑姑,她会做许多好吃的好玩的,你最爱的吃的桂花糖糕和最爱玩的纸风车她都会做,她还有个女儿同你一般大小,你们可以交个朋友!”

桂花糖糕?纸风车?还当她是三岁的奶娃娃?!

亦萱差点要失笑出声,父亲啊父亲,你未免太天真了!以为叫王丽盈掌握了我的喜爱便可以入主赵府了么?简直是痴人说梦!

表面上却欢喜地拍拍手道:“好呀好呀!元娘最喜欢桂花糖糕和纸风车了!那个姑姑好厉害,她是谁啊?”

赵世秋刚觉得这个女儿果然热情单纯,听到她后一句,脸色不自然地一僵,随后囫囵道:“只是爹爹很久以前的一个朋友。”

“哦!”亦萱于是不再问,只眨巴眼睛看着他,“那爹爹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就现在好不好?”赵世秋站起身,牵过亦萱的小手,笑着问道。

亦萱点点头,唤了瑞珠进来替她重新梳头,依旧是双髻,不过髻上的镀银流苏钗换了较为名贵的赤金缠丝玛瑙花小流苏钗。再换上浅玫瑰红绣嫩黄折枝玉兰花交领遍地撒花缎衣,月白素缎细折儿长裙,系上墨玉压裙,胸前挂一块玉锁,方才出了屋子。

门外不仅有赵世秋,徐婉清竟也出现在了门口。

亦萱心中一惊,惶恐不安地去看赵世秋。

难道父亲竟打算一次性告诉她和母亲两个?这一世,王丽盈的身份是这样便母亲知晓的?!

“哎呀呀,我们元娘今日打扮得可真好看!晓得要跟父亲出门便穿的这样美,母亲真嫉妒!”

惶恐间,听见徐婉清调侃的声音,亦萱转眸去瞧她,见她柔光满溢的模样,心中刺痛,眼底一片酸涩。

“母亲你也要去?”声音微微发抖,她简直不敢想象徐婉清去了的后果!

谁知赵世秋接话道:“你母亲不去,她要处理府中事物,很忙的,没空陪咱们出去玩儿。”

徐婉清也故作幽怨道:“是呀!你爹爹这个大忙人好不容易抽出空来,却是陪你这淘气鬼出去玩儿,只把母亲一个人扔在府里,当真可怜!”

亦萱松了口气,悬着的心慢慢回落。

“母亲不可怜,元娘会带好东西回来给你的!”扯开一抹笑容,阳光下星眸璀璨。

徐婉清便好笑地点点头,搂过她的身子叮嘱了她一番,无非是叫她不要淘气不要胡闹乖乖听话之类的。

亦萱都一一点头应了,又听她道:“母亲听你爹爹说他那位故友很会做桂花糖糕,记得带些回来给母亲吃吃,母亲也爱吃。”

亦萱眨眨眼,心中酸涩难当。

其实这桂花糖糕不过是父亲的最爱,因此母亲便时常做,吃的多了她也就喜爱上了。但母亲做的桂花糖糕父亲并不喜爱,母亲便到处去学,不仅跟着胡嬷嬷学,现下又要去跟外人学了么?

她真想冲母亲大吼出声,你学那些劳什子做什么?!父亲他根本就不爱你,纵使你做出全天下最好吃的桂花糖糕他也不会爱你!

然而她知道自己根本说不出口,所以只能忍着心中的愤怒和悲凉,故作无知道:“恩,好!元娘会带很多东西给母亲!”

☆★☆★☆★

新书期间大力求推荐票求收藏,鞠躬拜谢!

第一卷第十七章交锋(一)

如今八月,进入了夏末,天气已经不似七月那般炙热难耐。

阳光微醺,清风浮云,最适合外出郊游踏风。

亦萱坐在马车上,问身边的赵世秋,“今日天气如此之好,为何不将母亲带出来一起玩?母亲在府中并没有那么忙啊!”

赵世秋一脸温柔和煦地摸摸她的脑袋,“你母亲身子不好,吹不得风也不能受累,我们不要辛苦她。”

亦萱笑嘻嘻地躲开他的手,“爹爹对母亲真好!以后元娘也要嫁给像爹爹这样的男人!”

赵世秋朗声大笑,俊秀的眉眼舒展开来。

亦萱却觉得极为刺眼,以前她不知道王丽盈的事儿,总觉得自己的父亲对母亲是极好的,心生羡慕,但现在看来真是讽刺极了。

她不明白父亲在外面养了个女人的情况下,怎么还能够和母亲浓情蜜意,你侬我侬?每当他从王丽盈那儿回家的时候,看到母亲温柔的笑脸,他都不会愧疚吗?他就这么理所当然?!

亦萱具体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如何勾搭上的,但从赵亦柔的年纪大概可以猜到他们两个应该是在母亲怀孕的时候结识的。

那时候她们一家还在滁州,七年前到了京城,这王丽盈竟还阴魂不散地跟了过来,可想而知父亲对她有多重情!这即使这样,他也能悄无声息地瞒了母亲十年!

十年,他从和母亲新婚三年后便一直养着王丽盈母女!这整整十年!他是如何能做到的?

亦萱深深吸了一口气,抬眸望向马车外的风景,悠悠吐出胸口的郁结之气。

父亲如今仕途顺畅,在朝中根基已稳,的确是不会因为养个外室而被御史弹劾,再加上王丽盈此时应该怀了身孕,所以他便要迫不及待地将她们接回来了吧?

她突然觉得可怕,这样的一个男人,为了自己的仕途可以将情人隐藏地好好的,去和家中的妻子浓情蜜意,却又在仕途稳定后要给情人名分,不顾妻女的感受。

她又想起上一世的安允,也是这样,为了自己的利益和前途,将她和他之间的感情毫不留情地践踏在了脚下!

眼中酸涩难当,心里堵得厉害。

她和母亲,皆是被这样薄情寡义的男人给害了一辈子!

“元娘,在想什么呢?”赵世秋感觉到亦萱的不对劲,担忧地拉过她的小手。

亦萱像是被电了一般,猛地甩开赵世秋的手,尖声道:“不要!”

赵世秋愕然,震惊般看着亦萱。

亦萱才发现自己反应过了头,一时间局促地站起身,惶惶然不知所措。

“元娘?”赵世秋试探地叫了声,眉心蹙得紧紧的。

亦萱却猛地哭了出来,扑到赵世秋的怀里,闷闷道:“元娘刚刚看到一个坏人一直盯着元娘,他说要把元娘卖了!”

赵世秋立刻掀开车帘朝外看去,却见大街上人声鼎沸,皆是熙攘而来熙攘而过的陌生面孔。

“是哪个?”他眸光微敛,觉得亦萱做出这么大的反应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儿。

亦萱却将脑袋埋在他的腰间,一句话也不肯说。

赵世秋柔声哄了她一番,直到她胸口的起伏渐渐平息,才将她重新拉坐回了锦垫上,而后修长的手指敲了敲车壁,声音低沉道:“赵忠,去查一查刚刚有谁靠近咱们马车的。”

赵忠是赵世秋曾经救下的难民,身上有些武功,便一直充当赵世秋的贴身小厮和保镖。

他得了吩咐,很快消失在了街角。

亦萱却犹自心慌,她刚刚的反应太过激烈,若不是赵世秋总认为她是单纯稚儿,怕是很难蒙混过关。

看来她还是不够冷静自持,稍稍一点往事就会把她惹得炸毛。

不行,她不能这样感情用事,否则定不会是王丽盈母女的对手!

赵世秋担心她被吓坏了,尽力哄着她,一副温柔的慈父模样。

亦萱并不想理睬他,可又不得不理睬,借着被吓的名义独自呆坐了一会儿,之后便恢复了活泼,乖乖腻在他的身边。

等到达城郊的一片田庄,马车便停了下来。

赵世秋先行下了马车,随后将亦萱抱了下来。

有柔柔的风从脸颊上拂过,阳光普照着大地,温和舒适。

亦萱抬眸环顾了一下四周的景色,这是一片连绵的蜀黍地,四周有几处农户,前方还栽种了几颗桂花树,风吹过,带起一阵甜香。

这的确是父亲给王丽盈母女安排住处的地方。

她上一世来过这里两回,这里山明水秀,鸟语花香,百姓淳朴,的确是适合居住的好地方。

被高宅大院束缚的她很喜欢这样自由广阔的地方,所以前世两次来访都很尽兴,还一直想着什么时候找机会再叫父亲带她过来。

不过可惜,父亲把王丽盈母女接到府里后,便再也没有来过这个地方。

直到后来她才知道不是父亲不愿意,而是王丽盈和赵亦柔不肯,她们一直把住在这里的时光当做人生的耻辱,并不愿再回来。

“喜欢吗?”赵世秋笑着问她。

她点点头,并不违背自己的本心,“喜欢,这里很漂亮!”

“我也很喜欢!”赵世秋如是说。

亦萱低头,嘲弄地勾了勾唇角,你也很喜欢吗?怕喜欢的不是这里的风景而是住在这里的人吧!

身穿青灰色布袍的赵忠低头走了过来,对赵世秋耳语了一番。

赵世秋点点头,凝眸看着亦萱的眼神有些奇怪,不过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拉过亦萱的手道:“我家元娘想多了,赵忠刚刚去查过了,并未有什么人要害你。”

亦萱含糊了两句糊弄过去,复杂的眼神朝赵忠看了过去。

上一世赵忠对父亲忠心耿耿,事事皆以父亲为准,然而这样的他,却在母亲身亡后借口离开了父亲,据说他后来去皇宫做了侍卫。

虽然她对这个赵忠不熟,但却觉得这样的人应是很有原则的人,并不是愚忠,能为人所用。

如果这一世她能拉拢到这个赵忠,对她对付王丽盈应该很有帮助。

“元娘,我们先去找那个姑姑,让她的女儿陪你玩耍如何?”

赵世秋的声音拉回了她的思绪,亦萱于是不再多想,拉拢赵忠实属不易,她还是解决好眼前的事情才是正道。

“恩,好!”冲赵世秋甜甜一笑,她已经敛下了心中所有的不忿。

走过一个小山坡和一片麦田,又绕过几户人家,亦萱随着赵世秋来到了一处单独建立在小溪旁的房屋。

那房屋是瓦房,有一道围栏围在外面,圈成一个院子,屋子四面墙壁涂白,看上去虽然简朴,但在这样的地方已经显得很高档了。

亦萱还未走近,便听到院落里响起一阵叫声。

“二丫!你走开,我家今天有贵客要来,你脏成这幅样子会污了贵人的眼!”

“切!有什么了不得!你这种人最讨厌了,平日里要我替你到树上采果子便黏着我,现在嫌我碍事了便要一脚把我踹开,我偏不走!”

“你……”那声音的主人估计想发飙。

却在这时候响起一阵清丽柔和的声音,“柔儿,给她二十文,算作她帮你采果子的报酬,让她速速离去。”

亦萱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身子瞬间一僵,随后强压下滔天的恨意逼迫自己镇定下来。

抬眸去看赵世秋,只见他眼睛里微微发着光,这是她在父亲面对母亲时从未感觉到的光芒。

“进去吧!”赌气般地往前走去,却差点撞上迎面走出的小女孩。

“谁啊,瞎了眼睛,走路不看的啊!”那小女孩叉腰仰着脖子嚷道。她大约十岁左右的年纪,穿着粗布印花棉衣,身上脏兮兮的,双髻也乱糟糟的,一看就是平日里满地打滚的野孩子。

亦萱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差点要摔倒,还好赵世秋眼疾手快地上前稳住了她,随即嫌恶地皱着眉头,看着二丫冷声道:“就算是她差点撞了你,你也不应该如此无礼,你母亲难道没教过你什么是规矩吗?”

二丫被赵世秋威严的样子吓到,怔了片刻随即吐吐舌头,无赖道:“你们这些贵人就爱穷讲究,我也没对她干什么,有那么娇贵吗!”

又冲院子里大吼一声:“王亦柔!你家那个贵人来喽,你还不快出来接他!”说完,便一阵风似的跑开了。

赵世秋的眉头皱的更紧了,目光落在院子里面,神色复杂。

院子里立刻风风火火跑出来一个小女孩,张扬着笑意道:“爹……”话音却在看到赵世秋身边的亦萱时顿时止住。

亦萱也朝她看去,梳着干净清爽的双髻,没有带一星头饰,穿一件粉色绣碧叶荷花圆领撒花上衫和同色素面裙,眉弯若素、眼如星辰,长得颇有几分像赵世秋。

这便是九岁的赵亦柔。

亦萱的眸中冷意渐渐结冰,眼睛直直地盯着她,面色不善。

赵亦柔显然被亦萱这样的眼神吓到,惶恐地去看赵世秋,换了个称呼道:“世秋叔叔,她是姐姐吗?”

赵世秋温和地上前,眉梢眼底俱是宠溺,柔声道:“是啊,这便是我同你说过的姐姐,她叫赵亦萱,你们认识一下。”

又对亦萱道:“元娘,她便是亦柔妹妹,你不是说要和她一起玩耍吗?”一副要她们姐妹好的姿态。

于是赵亦柔压弯了眼眸,羞怯地看着亦萱,道:“亦萱姐姐长得可真好看,她的衣服也好漂亮!”眸中的憧憬和羡艳遮挡不住。

亦萱冷冷扫了她一眼,虽然她身上穿的衣服比她不起,但比起刚刚那个二丫,可以说是好了千百倍。

她知道赵世秋养着王丽盈,为了不被发现并不会给她多少富贵的日子,这样的生活条件已经算是顶好的了。

哼,既然不要脸要做别人的外室,那就不要抱怨自己活得不够好!

“谢谢,你穿的也不错,不过裙子上有个脏手印,待会儿还是去换一条吧,不然我看着不舒服。”亦萱明显冷淡疏离。

赵亦柔小脸通红,委屈极了。

“元娘,不许这么说柔儿。”赵世秋瞪了她一眼,眉宇间颇为不满。

☆★☆★☆★

新书榜期间大力求推荐票求收藏,鞠躬拜谢!

第一卷第十八章交锋(二)

不好意思,刚刚出现了一个敏感词汇,已经删除,重发一次,影响大家阅读,万分抱歉。

☆★☆★☆★

亦萱心中气闷,面上却摆出一副委屈的模样,泪水涟涟地去看赵世秋,“爹爹,我又没说错,柔妹妹裙上的确有一个脏手印。”

赵世秋对她的眼泪毫无招架之力,只好无奈道:“好好好,你没说错,爹爹错怪你了。”

而后又看着更加委屈的赵亦柔,上前拍拍她的脑袋,从衣袖中拿出一个莹润剔透的玉佩递给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