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王爷,你斗不过我-第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接着就去柜子里翻出多余的被子在地上铺着,不自觉的笑开,她还挺识趣嘛!

等俩人都躺好,凉落闭了闭眼,舒一口气:“先给你说说那个人的罪行吧!”诗倩点头,突的发现他看不到,扯动着嘴角,将手枕在脑后,安静的听。

“隔几天晚上他就会去虏获一名女子,做了那样的事情后再将其残忍的杀害。那天老二会那么着急得寻找惜忧,还有一个原因也就是担心她会落在他手上。”

“皇城死于他手的已经有几位女子了,弄得人心惶惶,都不敢出门。有一次我与他交手,却是让他逃了,他的武功比我高。”

“想了很久,后来我就故意与一名女子说我已经找到了蛛丝马迹,罪证就放在书房,让她不要告诉别人。而我深知那名女子是藏不住话的,她肯定会四处去分享这个秘密,让大家守口如瓶。可一传十、十传百,那个秘密肯定会传进他的耳里,而他肯定会来偷。”

“就这么打我打不过他,人太多又怕走漏风声,所以我就在书桌上的那个盒子里放了迷/药,那样,如果他将盒子打开,就会被迷/药所伤,我就可以与他力敌。”轻叹一口气:“哪知,偏偏你今晚来搅局,害我做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现在再要他上当,应该是不太可能了。”

诗倩有些过意不去,他计划了那么久,就被她破坏了吗?一想到自己刚刚离那个人那么近,不由有些颤抖,如果被他抓去了下场可是死得很惨啊!

突的凉落就到了地下的床铺,诗倩一惊,急急的往旁边挪,保持他们之间的距离。

“你就这么放走了那个人,该怎么补偿?”

“我……”想辩解,却好像确实是自己不对,诗倩眨了眨眼:“要不这样吧?”暗暗吞了口口水,她不知道她这样的决定是对还是错。

“既然那个人的目标是女子,那,如果我做诱饵,你在暗地里保护,再抓他,这样行不行?”被诗倩的话语吓到,凉落看着她,心底涌出一股非常陌生的情感。

见凉落没说话,还用那种眼神瞅着她,诗倩娇羞的继续:“我觉得,你……你应该,不会……不会真的让我被他那个之后再那个吧?”

那个那个的话语让凉落轻轻一笑:“这么相信我吗?万一失败,你的贞洁与性命可就都不保了。”话语里虽是戏谑的味道,却暗含了认真。此刻离她这么近,她扑闪的眼,长睫毛扇动的风让他心里一阵温柔,手不自觉的就去摸了摸她额上的发,指尖吸取一阵温暖。

“你相信你自己吗?”面对诗倩的反问凉落不知该说什么,将她抱过,看着她的眼:“不会让你去的!我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娘子去受那样的苦。”

“混蛋!”听到娘子俩个字诗倩一阵不满,在听到凉落的坏笑后就更是生气,她刚刚怎么忘了推开他?

“睡觉!”说着凉落就起身,诗倩拉着他,不解的回头看着那一脸的天真,“你是王爷,不该让那个人再为所欲为,如果你有那份心,我们可以一起抓他啊!我相信你!”

心里剧烈一颤,凉落懵了很久,从没有人说过相信他会办正事,他这次会上心,也是因为官府找了很久都没找到蛛丝马迹,而他又是唯一与那人交过手的,才擦手管了这件闲事。他留给别人的印象向来是坏,他也早就习惯了坏,可她……刚刚……竟然说相信他?

“不,不害怕吗?”不知该怎么承受那份相信,说话竟有些结巴。

“如果你敢让我受一丁点的侮辱,我做鬼都不放过你啊!”

诗倩蒙头就睡,被子挡住了她红扑扑的脸。凉落看着她,蹲了下来,伸去的手有些迟疑,接着就霸道得将被子里的人拉出:“绝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明天再商量!”

看着那灭了蜡烛躺去床上的人,诗倩涩涩一笑,将被子盖好,然后闭了眼,还是睡吧!

一举两得的计谋

诗倩醒来就已经很晚了,而当她醒来的时候凉落却还在睡。起身就去床边,对着他的耳朵:“采/花/贼来啦!”

声音很大,凉落被那样的声音吓醒,极其不满的看着一脸恶作剧成功的诗倩,想将她按在怀里,哪知她这次学乖了,一躲就离开老远,还用高傲的眼神和欢快的笑声藐视他,让他懊恼,可最终却是俩个人一起笑得开心。

想起昨天的事,诗倩到底还是有些害怕,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紧了紧手,有些担心的看着凉落。

“怎么了?”看出诗倩现在的不对劲,凉落大发慈悲的问着。

迟疑了很久,还是决定开口,那可是与性命有关的事情啊!

“你一个人到底行不行?要不要找帮手?你不是说你打不过那个人?那万一……”万一真被那什么了怎么办?她可不想在这里被变态夺去清白,还得死在这里!

“你不是说相信我?”一句话让诗倩哑然,昨天她到底是撞什么邪了!

诗倩那懊悔的模样让凉落笑了笑,向她走去,轻轻打着她的头:“说过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的。”诧异的对上他的眸子,“不过,我一个人肯定保护不了你,去找老二吧?!”

“不去!”反对的声音急急响起,她才不想见到那个冷酷又无情的人。

“那,去看看惜忧?”

见惜忧?诗倩有些动摇,可如果要见惜忧不就得见老二?

还没决定好就被凉落牵着手离开,一路见到几朵花,神速的将手抽回,有些尴尬的看着回头的凉落,可他却是什么都不管的继续拉着她离开,让她接受那怨恨的眼神在心里暗自高兴。

诗倩见到惜忧,俩人寒暄了好一阵子,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的坐下。四个人一起围着桌子,诗倩与凉初彼此谁都不搭理,这样的场面让凉落有些想笑,微微清了清嗓子,将他的目的与凉初一说,惜忧急急的说不可以。

“诗倩一个没有武功的女子,怎么能冒这样的险?”

“府衙派出去的人找不到一丝线索,这件事,如果再不解决,又会害了很多女子。”凉落很安静的开口,看了看诗倩,见她有些害怕,也不知是不是不该让她做那个诱饵。

“如果是那样,换我吧,我有些武功,至少还能……”

“不行!”凉初一听,拒绝的斩钉截铁,他断不会让惜忧冒那样的险!

无论惜忧怎样劝凉初都不愿意,看他们开始争吵了,凉落赶紧开口打圆场,诗倩却是默不作声,她真的要去吗?

“小四,先想想计划吧,就你和他,俩个人能捉到那个采/花/贼吗?”

三个人突的就安静了,然后都看着凉落,就他与那个人交过手,那个人的武功怎样,也只有他知道了。

“他的武功比我高,却绝对打不过我与老二,这一点我应该是可以肯定的。但问题是,我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出现,就这样冒失的去等他肯定不会有什么好效果,平白无故一个姑娘家在大晚上出现,他当然也会怀疑,毕竟,我们已经打草惊蛇了。”

诗倩看着凉落,他说得很对啊!而且,她就这么去做那个诱饵确实是危 3ǔ。cōm险了点,突的一个坏主意闪过心头,不禁笑出声,让其余的三个人都不解的看着她。

“我,还有个主意。”

“快说!”

诗倩卖着关子,然后就站了起来,围着他们走一圈,凉落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二王爷可以打扮成女子,然后去做诱饵嘛!”

“林诗倩!”凉初爆吼,凉落却是哈哈的笑开,就连惜忧也控制不住的笑出声。向诗倩看去的眸子里带有火苗,可她却什么都不在意。

“可以这样嘛!就放消息出去说惜忧与二王爷吵架了,而王爷正好生气,说再也不理她,我想那个采/花/贼肯定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到时,让王爷假扮惜忧离开。”说着说着诗倩自己都忍不住大笑,凉初看着她,他与她是彻底结下仇怨了!

诗倩暗暗推了推惜忧,希望她能开口劝劝,这一切都被凉落看在眼里,心下知道凉初这次得罪了一个不该得罪的人。可他却又不得不再高看诗倩几分,又能发泄她心里对老二的不满,又能解决问题,这不失为一箭双雕的计谋啊!

“王爷为了惜忧与全城女子的安危,一定会去哦?”不怕死得再逼一逼,凉初紧皱着眉,一脸铁青。

“这样的事小四也可以做。”凉初的话让凉落一惊,他害他?

本不想发表什么,可凉初这一句话倒让凉落也来了兴致:“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那个采/花/贼对你不熟悉,万一他看到我的背影就认出是我怎么办?那岂不又是功亏一篑?再说,老二你女装的样子定是很好看啊!将那*贼一下迷住,也就省得我们捉了!”

“你……”凉落高傲的抬头,将眼斜上,摆出一副谁叫你害我的姿态,让凉初一脸哑然。

“如果,凉初不愿意,诗倩,我们只能另外想办法了。”凉初的脑海里重复着惜忧的话语,越想越觉得略带了责怪,恨恨的瞪着诗倩,被迫点头答应。可诗倩在大笑之余又觉得她背后有些凉意,透过窗看了看外面,明明出太阳啊!

情意绵绵

说做就做,惜忧与凉初吵架要闹离婚的事情相互传开,凉落与诗倩俩人前去当和事老,四个人就窝在房里。

惜忧看了看凉初,他真的要扮女装?

“开动!王爷,不介意我为你上妆吧?”诗倩笑嘻嘻的样子让凉初猛翻白眼,这个仇他怎么也会讨回来!对上惜忧探究的眸子,他不能反悔啊!

“林诗倩,等抓到那个*贼我就把你大卸八块!”凉初对着诗倩恶狠狠的耳语,可诗倩却是坏坏一笑,装作特别害怕的样子:“惜忧,他威胁我,我不敢了!”

“不,不是,你不要听她胡说。”凉初那急急摆手的样子让凉落忍不住笑开,最终还是怕穿帮只能憋住,看着诗倩躲去惜忧身后,一双眼突的不想收回。

惜忧抿唇一笑:“那,我来?”

一下没听明白话语里的意思,凉初愣着神,看惜忧接过诗倩手上的胭脂,然后向他走近,心跳得快,脸也有些红。

那么温柔的力道在脸上四下开去,凉初就这么看着惜忧,就连他们在实行*的时候她都是冷冰冰的,能躲就躲,可现在她竟是对他这么温柔?心里哪还会有扮女装的怨恨,满脑子都是惜忧现在淡然绝美的样子。

凉初化好妆,诗倩眨了眨眼,再揉了揉,带了些不可置信,怎么,这么,漂亮……

“老二,我都没发现你做我姐姐更合适啊!”一句话让凉初不满,恶狠狠的将桌上的苹果对着凉落扔去,让他说风凉话!

“嗖”的一声滑过诗倩耳际,一双眼跟过去,看凉落接过苹果旁若无人的咬了一口,还带了故作咀嚼的声音,诗倩哈哈笑开,却是在对上凉落传来目光的那一刻匆忙低头,不安的想逃离,假装蹦蹦跳跳得去称赞惜忧的水平高,可凉初却是冷着个脸,要不因为这是惜忧为他化的,他一定现在就去洗了!

凉初穿上惜忧最宽松的衣服,没有假发,就用一块头巾蒙住,再用一条丝巾遮住他的脸,一切大功告成!

被逼无奈,凉初假装凶狠得与惜忧在房间“吵架”,还不忘摔一些东西发出破碎的声音。要走了,深深看惜忧一眼,她却是低着头,继续收拾桌上的东西。

哪怕是说一句担心的话也好啊!凉初不肯死心,满是期待:“我走了。”

等了半天,凉落与诗倩也跟着他一起等,终于有一个“嗯”的音节传来,凉初无奈的抬脚出去,遮遮掩掩得往外跑,那个林诗倩,这种馊主意也就她想得出!

“惜忧,你真的要走!”突的被诗倩抓住,凉初一时有些懵,又怎么了?

“怎么也要装一下吧?”诗倩小声说话,被凉初抬手就甩开,力道之大让她踉跄着后退了几步,高傲的瞪着她,再嘴角扯出一个绝美的幅度,这是他故意的报复。

瘪瘪嘴看凉初遮掩着往前面走去,心情还是很好,回去看凉落正准备暗中跟随,担心得想说句什么却最终还是没有开口,俩人只对视一眼就分离。

看了门口老半天,眼皮暗暗跳动着,应该不会出事吧?

黄雀在后1

诗倩与惜忧一起在房间里等,天色渐渐黑了,身体那颗跳动的心始终放不下,像是脱了缰的野马,狂跑不止。开了门,往外面看去,什么也没有,他们到底怎么样了啊?!

“诗倩,你不要这么惊慌,他们不会有事的。”

“可我的眼皮都跳一个下午了。”诗倩说得煞有其事,惜忧只能将她按到凳子上坐下,让她老老实实得待会,喝杯茶定定心。

暗叹一口气,本来她倒是不怎么担忧,被她这晃来晃去的,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屋子里的烛火让房间多了些燥热,诗倩看天上没有月亮,倒有一团乌云密布,不由更是紧张,一直在心里祈祷着不会出事,这个馊主意可是她想出来的啊!万一有什么事怎么办?她怎么担得起?

房间突的就黑了,诗倩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人打昏,知觉只到疼而已。

……

等醒来的时候,旁边坐着的是惜忧,她们都被绑着手脚,嘴巴还被捂得严实。

眼前出现一个长得很狰狞的男人,至少,他眼里露出的凶光就足矣让诗倩缩紧脖子,听到牙齿打颤的声音。

乱糟糟的头发不知有多少天没洗过了,脸上是俩块横肉,笑起来一抽一抽的,好像随时都会与脸分家。鼻孔因为他仰着头笑而显得那么大,还隐约能见到脏兮兮的黑黄色牙垢,特别是那笑声在这寂静的夜里让人毛骨悚然……

“二王妃与四王妃可是都在啊!这艳福……”“啧啧!”惜忧被那样的声音吵醒,迷糊的眼看着那个男人,瞳孔急剧扩张,跟着诗倩一起惊恐得往后挪。

可她们要动一下太困难,很久之后还只退了一点点,与蜗牛无异,那男人只需几步便能跨到她们身前,而她们,更是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想抓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恶心得不愿多看他一眼,诗倩与惜忧一起颤抖得厉害,“我可不是那么好抓的!不过,若我喜欢男人的话,倒也可以考虑考虑二王爷,但你们俩个加起来可比他好!”诗倩努力吞咽着口水,这是采/花/贼?

更是害怕得往后退,突的撞到东西,心一颤,浑身霎时冰冷,赶紧往后看,一棵树挡住她的去路。

周边的冷气一直环着她们,袭过全身,不能安生。诗倩听着惜忧发出“嗯嗯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