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王爷,你斗不过我-第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再将那泪擦去,哪知根本就擦不完。

无奈的叹口气:“大不了这样,我告诉你手表被我藏在书房。”微微眨了眨眼,书房?委屈得还是有些抽动,吸了吸鼻子,到底还是自己将泪擦去。

看诗倩那样子凉落哑然得笑笑:“你不了解老二,他看起来冷冰冰的,对什么都不上心,可其实他很爱惜忧,爱到你不能想象。”

“而惜忧面对他却总是一副怏怏的样子,不愿与他有多一点点的接触。”有些兴致的想听下去,抬头看着那个让她受了委屈的人,嘴还是撅着。

“惜忧的娘死了,后来爹也死了,剩下的哥哥常年在外驻守边疆,母后干脆就接她一直住在皇宫。其实惜忧小时候与老二的关系还不错,可不知为什么,有一天她突的就不理老二了,等老二娶了她,她对他就有些怨恨,不时想逃去她哥哥那,却总被老二抓回来。”诗倩不明白的想探究,难不成那凉初做了什么让惜忧不高兴的事情?

“昨晚惜忧不在,你不知道老二是怎么疯了般的找她,他以为她又跑了,都追出去好几个城了,后来听说惜忧就在城内才急急的赶回来。大概是看到你与惜忧在一起,他就怨恨你,偏激得认为你做了些什么,说了什么……难听的话。”

“既然你都知道为什么还要我道歉?就为了我打你那件事你就记恨到现在!”凭什么每次受委屈的都是她?

“那件事是那件事,这样的事情我才不会拿来跟你计较!”一事论一事,不会混为一谈,“我刚开始并不知道啊!是惜忧说都是老二的错才想明白大概是怎么回事。”诗倩不满的看着凉落,别过头不想理他。

见诗倩没那么生气了,凉落吐口气,将她脸上零星的泪擦干,“走吧。”

“去哪?”

“回王府啊!你难不成还想在客栈睡?”高傲得将眼一斜,诗倩不甘心的跟着凉落走,她倒是想住在客栈!

“惜忧为什么会突然就对老二不好了呢?而且,她好像是真的特别不喜欢老二的样子啊!不过那个老二也真是!凭什么胡乱对我发脾气嘛!还说我是那样的女子,惜忧不喜欢他是他活该!”不满的抱怨传进凉落的耳里,轻轻的笑了笑,不由又想捉弄她。

突然停下的凉落诗倩没发现,还低着头继续说凉初的坏话,就这么往凉落怀里撞,猛的抬头就对上凉落的眼,“娘子你主动投怀送抱了?”

“谁是你娘子啊?”

“你叫我小四我就叫你娘子!”

“你……”诗倩生气得要去打凉落,哪知他躲得比谁都快,边跑边在前面嘲笑她,让她急急的在后追,嘴里还不时喊些无用却又可笑的话语威胁,让凉落心情大好。

俩人就这么一直吵吵闹闹的走回王府,分开的时候诗倩突的一笑,他刚刚告诉她手表在书房?一个计谋闪现,这个王府,她马上就可以跟它说拜拜了吧!

小偷遇小偷

在这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诗倩决定干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可找了很久都没发现她有黑色的衣服,最终只能作罢,随意穿了件不显眼的,对着镜子“咯咯”傻笑了半天。

她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前几天听凉落说手表在书房她就一直在打主意,终于等到今天凉落不在,她更是不能就这么安分的躺下睡觉。

屋子里一片狼藉,衣服裤子丢了一大堆在地上,翻来翻去的响动让屋外的树不时点头,似乎是在赞同她此刻的举动。可那样的颤动,却又像是在担心她的决策会不会遭遇不测。

“呼~好难找啊!”诗倩吐了口气,终于找出一块她稍微满意的丝巾遮住脸。

看了看她此刻的妆容,放下所有的首饰,扎了一把马尾,盘成一个圈,干练与成熟中又偷着一份可爱,她已经决定——夜探书房!

估摸着现在该有十一点了,王府里的人都睡得早,丫环也早就被她撤了下去,她只需小心的躲过一些查夜的人就可以了。

凉落啊凉落,明天你回来我可就偷着手表离开了,让你气死吧!

脸上闪现着很容易察觉的笑,诗倩走得很慢,可她紧抿的唇还是泄露了她的紧张,那一块白色的丝巾根本就挡不住什么。

一路左顾右盼,还好是没被发现,微微松了一口气,黝黑的眼里散发着光,有着快成功的喜悦,心却嘣跳得紧。

伸出的双手带有明显的颤抖,将门推开,赶紧背身关好,那样的迅速让门发出一些声响,脸被憋得通红,该死,不要被人发现了啊!

等了一会没听见外面有响动,屋子里太黑,黑得有些不正常。诗倩能听到牙齿打颤的声音,却是没办法得只能咬牙摸索前进。手探到一盏烛台,赶紧将蜡烛点亮,她刚刚发现,外面没有人守。

而因为有了光亮,一些害怕也渐渐消退,却是没出息得被自己的影子吓到,一个人在这里,怎么好像觉得有些阴森恐怖?

浑身的颤抖还是停不住,她的心都跳到嗓子眼了,那小四到底把东西放在哪?!

桌上的盒子映入眼帘,诗倩有些激动,全然忘了害怕,会不会在那里面?

“啊!”刚想伸手就被人抱到房侧两个书柜中间的交缝处,手中的蜡烛也被按熄,心一颤,诗倩惊恐万分,每根汗毛都竖了起来,止不住的哆嗦。

正当她害怕得要昏过去的时候,耳边却传来熟悉的声音,“别动,是我。”

小四?小四。小四!

一双眼诧异得睁大,他不是出去了吗?用尽所有的细胞想他此刻为什么会出现,诗倩死死的捏着手中的烛台,在心里想着她的下场……

俩个人在狭小的空间里贴得太近,诗倩只想着挣开,想挪一下那样的距离。可她被凉落紧紧的抓着,根本就逃不了,反倒是她的挪动让凉落心下一紧,她的胸正好在他身上来回,她急喘的气还打在他身上,让他不能控制有些反应。

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抵着她,更是难受得想跑,不就是被抓住了,要杀要剐都随他!突的一惊,像是有些)恍)然(网)大悟,脱口骂出:“色狼!”

嘴被急急的的捂住,凉落只求她能安静一点,可诗倩根本就不配合,她知道那抵住她的是什么,他怎么这么色?!能不能有些时候他不是在想这些?

书房的门又被打开,凉落皱紧了眉,身前的人现在是个大麻烦,却又不得不将她禁锢在自己身前,用力捂住她的嘴,传去的眼神希望她能配合一会,不要再弄出声响。

见有人进来了,而且被凉落捂着嘴,下面那东西也尽量离她远远的,诗倩有些不解,一双眼跟着凉落一起偏过去看那进来的人,不再挣扎。

到底还是专业人士啊!诗倩在心里赞叹,这人也是来偷东西的吗?只有一点莹光向他们移来,能察觉出那步伐里的小心谨慎,默默地靠近。

诗倩诧异的就这么看着那个人,有些紧张的抓住凉落腰间的衣服,大气都不敢出。

时间过得很慢,诗倩越来越担心,他不会也是来偷手表的吧?那人越来越靠近书桌,目标好像正是那个盒子!在诧异间诗倩手中紧捏的烛台一松,就这么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还不等凉落追出去那人就逃走,剩诗倩感受那满是怒意的眸子……

手表的下场

点燃了蜡烛,屋子一下通明,照亮了诗倩心中的不安,无处可遁。凉落那一脸恶狠狠的表情瞪着她:“你与他是一伙的?到关键时刻就出现捣乱!”

不明所以的诗倩赶紧摇头,有些懵懂,却也知道她闯大祸了。

“你知不知道我费了多少力气才将他骗来,就被你这么给搅合了!”声音很大,诗倩吓得后退,缩了缩脖子,她已经完全相信凉玄说的那句凉落才是最不好惹的人。

“你来偷手表是吗?我让你偷,我让你偷!”凉落气急败坏得去把手表拿出来,眼里散着恶狠狠的光,诗倩的瞳孔吓的睁大,“不要!”手表就这么被摔在地上,脑子一懵,一双眼就这么看着地上的零碎,没有反应得流泪,它,被摔坏了?

将手表摔出去的那一刻凉落才有些清醒,看诗倩那一脸的泪,不禁有些后悔自己做得太过分,想去将手表捡起,却是被诗倩猛的反应过来,用力将他推开,一脸愤恨的看着他:“不要碰它,你不要碰它!”

诗倩边哭边喊,那个人将她的手表摔坏了?小心翼翼得将它放在手上,镜片上是一片花了的枝蔓,指针不再转动,手表边的按钮像是咽下最后一口气,掉在她手里安详的殒命,看起来,与破铜烂铁无异。

脑子里是空的,眼睛暗淡无光,脸上是惨白的灰,它,坏了?

“诗倩……”

真的坏了吗?它坏了,她就回不去了?

“我,我不是故意要……”

看诗倩捧着那些东西怔怔的走出去,凉落有些不放心,小心的跟在她身后,那样的背影刺痛了他的眼。

一路遇见的丫环、下人们都不敢抬头打量,诗倩的哭声,凉落在后面的跟随,这样的场景他们弄不懂,却也不敢打听,只能在心里疑惑。

回了房间,诗倩坐在凳子上,边哭边想将手表修好,可她有些绝望了,无论怎样都不能让时针动一下,手控制不住的打颤,那么多的泪止都止不住。

“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你动一下啊!”俩行清晰的泪是诗倩的无助,趴在桌上紧捏着手表,那样的抽搐让凉落不忍。

双手被凉落握住,抬头急急的抽回,含恨看着他。

“它,它是死了吗?”

“滚。”一个字是诗倩的最后通牒,她不想看到他,她现在已经恨死他了!

“我。”

“你没听到吗?那我再说一边,滚!”

凉落紧了紧眉,这件事怎么这么棘手?“我帮你看看,说不定还有救。”

“我说了要你滚!你滚啊!我不想见到你!快滚啊!”愤怒的站起身,却是被凉落抱在怀里,他知道是他的错。那落在胸口的重量是诗倩的绝望,她唯一的期望,破灭了吗?

“让我看看,先看看好不好?”

“滚,你滚啊!你走开,我不想看到你!”伸手想将凉落推开,可凉落却不愿,固执得将她抱紧,安抚着她激动的情绪。

“也许还有救,诗倩,相信我,如果他真的,不动了,我找遍皇城也给你一个一模一样的,如果没有,我随你怎样处罚好不好?”至少,她先不要哭啊!让他的心那么乱,想不到解决的办法。

诗倩就这么一直哭,一直拒绝,所有的泪都滴在凉落的怀里,伤心得抬起头,紧抓着凉落的袖口:“我回不去了,它坏了我就回不去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不知道能依靠谁,可她耳边有个声音一直响起,那么温柔,让她心安片刻:“会让你回去的,一定会回去的!我送你回去,先让我看看好不好?”坚定的眼让诗倩略微点头,她只能期待那一点点的奇迹出现。

虽然不明白诗倩话语里的意思,可凉落还是耐心的哄着她,将她的泪擦干,跟着在她身边坐下,心是那么沉重。

修手表

凉落看着手表,那东西他根本就没见过,可是他弄坏的他就要赔,但它到底是活的还是死的啊?无奈得只能凭感觉组装。

看起来应该不是动物,凉落很认真的看着手表,左拼右凑,到底哪样才算好?可它已经摔成那样子了,还有救吗?

心是那么不确定,诗倩在一旁看凉落也没有办法的样子,又哭得伤心。他只能不停下他的动作,因为只有他尽量,才能看到她眼里燃起的一丝丝希望。

“还是,找太医吧?”因为不确定它到底是不是有生命,凉落试探着开口。

“它……”被凉落的话弄得无语,诗倩看着手表:“它就像是一个结构复杂的碗,一个碗碎了,你有办法将它重新黏上吗?”

像碗?凉落对着手表看了又看,眉头紧锁,回忆着最初见到它的样子,想把它装上去。

“帮帮忙!你拿着这边,我看能不能把这个按钮装上去。”

止住眼泪,诗倩打起仅剩的精气,与凉落一起鼓捣那支手表,慢慢恢复着理智。

……

“不对,是这样的,它是在这。”看凉落笨手笨脚,诗倩忍不住埋怨。

“哦,那这个是在哪?进不去啊!”

“你怎么这么笨啊!你拿着,我来!”

虽是不甘愿被诗倩指挥,可凉落却听话得做着一切。不时看不过眼就说不是这样不是那样,可明明他也不知道到底要怎样。

红色蜡烛慢慢燃烧,烛泪溶化在桌上,涓涓细流,印着俩个在夜灯下修理一支手表的人,眼里透的尽是认真,完全没发现他们此时挨得那么近,相处得那么和谐。

“不,不要动!”诗倩的眼里泛出些光,凉落赶紧不动。

看诗倩将手表捧了过去,接着就边哭边笑:“好了,好了!它动了!它动了!”

动了?凉落一惊,眼光放上去,真的在动?!

“那……是……好了吗?”询问的语气开口,见诗倩点头,凉落终于将堵在胸口的那股气完全吐了出来。

手表奇迹般的又动了,诗倩不敢相信他们竟然把手表修好了!扑进凉落的怀里又哭又笑,最终泣不成声。

一双手不知该放哪,她就这样扑来了?轻轻一笑,最终还是将她抱在怀里:“修好还哭?”

诗倩一个反应,赶紧抽身,看着凉落,有些不好意思,“那个……”

“你睡吧,都折腾这么久了。这个东西还是还给你好了,不过在我没有给你休书之前你若是敢离开,我一定挖地三尺也把你找到,然后将你大卸八块!”恶狠狠的话语却是让诗倩笑得开心,她怎么越来越觉得他是好人了呢?!

将功补过

看手表修好了,凉落抬脚要走,诗倩赶紧去拉着他:“今晚,那个人,我……”

无奈的瘪了瘪嘴,再怎么怪她也无济于事啊!

“与你无关。”

酷酷的声音让诗倩不满:“是我让他有机会逃的!跟我说说吧,我想将功补过。”

见诗倩那么诚心,凉落鬼使神差的留下,自顾往床上躺去,诗倩却是赶紧捏着衣服后退几步。

“边睡边说,你要不要来那是你自己的事,今晚我就在这睡了,你可以选择睡桌子上!”反正手表修好了凉落现在也不再觉得那么愧疚,赖皮的看着诗倩,见她并没有跟他吵,反倒是将手表小心的收好,还恋恋不舍的看了几眼,接着就去柜子里翻出多余的被子在地上铺着,不自觉的笑开,她还挺识趣嘛!

等俩人都躺好,凉落闭了闭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