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王爷,你斗不过我-第1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更是害怕得往后退,突的撞到东西,心一颤,浑身霎时冰冷,赶紧往后看,一棵树挡住她的去路。

周边的冷气一直环着她们,袭过全身,不能安生。诗倩听着惜忧发出“嗯嗯啊啊”模糊不清的喊叫,头皮有些发麻,眼里浸出水,小四,你快来救我们啊!

俩人紧紧的靠在一起,瑟瑟发抖,眼前男人的笑越来越恐怖,离她们也越来越近。

“让我看看,我先要谁?!”说着就用粗糙的手抵住惜忧的下颚,急急一偏头,能感觉到那个男人眼里的愤怒。诗倩一个激灵,被绑着的身体赶紧倒在惜忧身上,她不能让惜忧跟着她受委屈啊!

在心里祈祷着,也许,等眼前这个男人要了她之后,凉落和凉初可以赶来救惜忧……

惜忧一直在诗倩身后挣扎,想推开她,奈何她被诗倩压住根本就动弹不得,所有的惊恐都化作眼泪,只能用那难懂的话语让她离开。

看那个男人慢慢压下,一脸恶心的笑,眼里还散发着噬人的光:“主动的女子,特别还是美到骨子里的人,我是不会拒绝的,若将我伺候得舒服,倒可以考虑考虑让你们先陪我几天再死!”

话音刚落,猛压下来的头让诗倩害怕得赶紧闪躲,肩上落了那个人的温度,恐怖的笑就在耳边响起、回荡,寒颤了她每一个细胞。

被绑的双手已经因为努力想挣脱而弄得很疼,磨破了皮,再动就直接与肉接触了,泛着惊心的血迹。

突的就被抱起按在身后的树上,压来的人让心死了般绝望,紧紧的闭了眼,她……

黄雀在后2

“诗倩!”

那惊恐加厌恶的吻诗倩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见熟悉的声音,然后抓着她的温度就离开,睁开眼,没有意识得眨了眨,虚脱的瘫到地上,头靠着惜忧,背靠着树,眼泪直流。

小四……小四你来了……

身上的绳子被凉玄解开,松了一口气,看凉初和凉落还有一个不认识的人与那采/花/贼打在一起,好像,应该没有危 3ǔ。cōm险了吧?

“还好吗?你没受伤吧?”惊魂未定得摇了摇头,将关心她的人忽视,眼泪汪汪得紧盯着那打斗的场面。

“凉玄,凉玄你去帮帮他们吧,我们没事了,万一他们受伤了怎么办?”凉玄愣了愣,耳边还是女子的哭求,只能无奈的离开。

惜忧将诗倩的手握住,俩个心颤的人到现在还得不到舒缓,还好能彼此相互安慰。

看那人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诗倩捏紧手,顾不得传来的疼痛,小四会不会受伤?凉玄带来的一个侍从也参与在其中,可怎么还是打不过?那小四不是说他与凉初俩个人就绰绰有余吗?!他总是骄傲自大吗?!怎么这么笨啊!

还来不及继续抱怨,猛的看见那采/花/贼一脸凶狠的表情直扑凉落,“小四,后面!”急急的喊出声,见凉落一愣,心跳到嗓子口。还好他一个转身、后侧、将那人踢开,接着就被凉初狠狠的刺一剑,那样的场面让诗倩突的愣住,这……

“笨蛋,你不知道闭眼啊?干嘛睁着眼看?你胆子是有多大?害怕吗?”话语由满是怒意直接转向温柔,一个身影急速向诗倩飞去,将她护住。害怕吗?在心里问着自己,然后摇头,刚刚害怕,现在,好像不怕了!

凉初匆匆的跑到惜忧身边,紧紧的将她抱着:“惜忧,你怎么样?有没有受欺负?”

“我没事。”清冷得将那紧张她的手打开,却是又一次被抱住,“林诗倩!惜忧若是有任何差错我都要你陪葬,你陪得起吗你!”

那样的怒吼让诗倩浑身一颤,眼里残有未干的泪水:“怎么又是我的错了……”撅着嘴,不得不承认,她还心有余悸。

脸上的泪被温柔得擦去,闪动着莹莹的流光,比月色明亮。

“不是你的错。”凉落眼里尽是那凄美娇楚的摸样,“是老二不对,他敢对你怎样我就让他陪葬!”这样的话让诗倩笑开:“还算你有良心!”

在凉落怀里的诗倩尽显温柔,看着眼前的凉玄有些不解,他怎么出现了?

对上她狐疑的眼,凉玄有些骄傲:“老二怎么会与惜忧吵架而闹得那么大?因为好奇,我就偷着打听。看他扮女装从王府出来,小四也尾随其后,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就暗自留下保护你们。看你们被抓了,才赶紧让手下去找他们,再一路留下线索让他们找来,我一个人不到关键时刻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听了凉玄的话诗倩暗捏一把汗,还好凉玄留下保护她们,要不就真没救了!一想到差点就被那什么,传来的温度让她又依赖一点。

感激得冲凉玄笑了笑,被凉落扶起来,腿有些发软得往下跪,还好被凉落抱得紧。不好意思得咧了咧嘴,原来她还是很害怕啊?!没有她想的那么坚强……

“上来吧。”看诗倩那么脆弱的样子,凉落一阵心疼。

“嗯?”

“我背你回去。”没有拒绝,诗倩很直接的扑上凉落的背,惜忧也被凉初抱了起来,不让反抗。'霸:。。'

“老二,我们看谁先回府啊!”说着就准备飞身,被凉玄眼疾抓住,“你们走了,他怎么办?”指着地上那个*贼,凉玄一脸无奈。

“这可是太子爷你的功劳,我们谁都不知道!老二,走吧,你还要穿女装多久?真要做我姐姐啊?你舍得你的娇妻?”这样的话让诗倩也来了兴致,搂紧凉落的脖子,跟着他一起打击凉初,惜忧就在一边笑得欢快。

四个人边吵边闹边笑得离开,洒下一路的开心,凉玄看着那样的一切,眼里只有一对人的影子,那样的欢声笑语传进他的耳里,尽显他的孤单,不知怎么,手就紧紧的捏着……

作者题外话:谢谢亲们的支持哦!

正式宣战

各自回了王府,凉落将诗倩放在床上,拿出药箱,为她的手上药。

“吓到了吧?”是很轻柔的声音,诗倩没有多想,要说她没吓到那是不可能的,微微点头后就皱了眉,被握住的手往后缩了缩,很疼啊!

“轻点!”

“能帮你上药就不错了!”凉落一个白眼,诗倩只能无奈,撅嘴表示抗议。

二人吵吵闹闹,终于是将药上完了,凉落起身伸个懒腰,揉了揉他酸痛的肩,走去将蜡烛吹灭,自顾往床上躺去,让诗倩一惊,眸子里尽露不解,赶紧挪到床的最里面,与墙壁亲密接触。

“你……你要干嘛?”下意识得抱紧身子,手上传来点点疼痛。

“懒得走了,我今晚就睡这。”这样轻松的话语让诗倩无语,想将他踢开,奈何根本就踢不动,凉落铁了心,闭了眼挡住一切纷扰。

“那你去睡地下。”自己现在手受伤了,而且又还受了惊吓,他不是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的人吧?!

本是背对的人突的转身,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对视的眼露了太多不知的暧昧。

“反正是一人一床被子,我对你又没兴趣!”哑然得眨了眨眼,接着那人又是背对,靠着那一点点的光,诗倩无奈,紧了紧身上的被子,干脆背身睡了去……

房间里慢慢有了光亮,它见证着这一晚俩人睡姿的胡乱变幻。

诗倩猛睁开眼,凉落离她那么近,鼻息之间的呼吸都能感觉到,赶紧往身后退了退。想背身,却不受控制的定睛,他们,就这么睡了一夜?紧张得看着被子里的一切,衣物完好,松一口气,没发生什么就好!

不由又有些难熄的怨,他对她就这么没兴趣吗?她有这么没吸引力吗?挤眉弄眼得做了一个鬼脸,咬了咬嘴唇,突的就轻轻一笑,她一个人在干什么啊!

看凉落动了动,诗倩赶紧闭上眼,只能选择装睡,而凉落一起来就坐着,看了看旁边的她,带了点点笑意。

诗倩有些惊慌,他在干什么?不敢睁开眼,哪怕是微眯一条缝,感觉到他的手已经伸到她胸口的被子上了,他,难不成?紧紧的捏着手,睫毛轻轻的打颤,怎么办?

被子突的就将她全部罩住,忙将眼睁开,伸手隔了被子一顿乱打。在心里气着那个对她恶作剧的人。

诗倩终于看到了光,头发被刚才的吵闹弄得一团糟,却尽显凌乱美,凉落一阵大笑:“我都睡醒了你还不醒!”

“凭什么你醒了我就要醒?”真是变态!

那一脸愤恨的样子让凉落笑开,随即就恢复生冷的面孔:“我们的合作到此为止,接下来,我继续报仇。”心微微有些颤抖,诗倩瘪嘴,然后斜眼看着凉落,一脸的高傲:“反正手表现在在我手上,我才不会怕你呢!我告诉你,你斗不过我!”

“走着瞧!”

“试试看!”

俩人各自偏头,突的就都扯出一个弧度,偏头看凉落离开,诗倩抓着手中的被子,沉默良久,赶紧下床去看手表,虽然摔破了,可还在动就好!

谁管谁的闲事

在房间安分的待着,很意外的看着凉玄出现,诗倩有些不解,他怎么来了?

“我,有事想找你帮忙。”有事?自己?诗倩更是一头雾水,她有什么可以帮他?

“昨天,你,不害怕吧?”轻轻的笑了笑,本来好像应该会害怕,可偏偏那小四留下来睡,让她又不害怕了。

“听说,你与小四感情很好?”

急急的摇头让凉玄心里涌起一点点的希望,眼里泛出迫不及待要知道另一种答案的光。

“才不是呢!”诗倩一脸委屈,撅嘴将心中所有的不满全发泄出来,凉玄听得一怔一怔的,看她现在那满现娇柔,不觉温柔的笑出声。

“也就是说,你们俩个彼此都还没有……”一抹羞涩映与脸上,诗倩低着头,他怎么连这种问题都说得直接?而且,那晚?她……

凉玄一阵尴尬的笑,看向诗倩的眸子满是认真:“小四并不适合你,虽然他现在可能对你不错,但他不会喜欢你。他时常流连烟花之地,心早就野了,根本不会停下,府中就有这么多人了,外面更不知他留了多少情,他现在只是对你有些兴趣,更何况,他要赢你一次,让他赢一次不好吗?拿了休书以后你就自由了!”

诗倩有些愣神,忽略了凉玄在说凉落罪状时心里冒出的情绪。是啊!让他赢一次又怎样?为何现在自己要留在这儿呢?赶紧摇了摇头,在这里有吃有住,更何况,与那小四待在一起也不会无聊,反正她还不知道要怎么回去,就先赖在这里好了!

脸上的笑被凉玄通通看在眼里,有些着急的继续开口:“我去跟小四说让他给你休书!”

“凉玄!”将他拉住,诗倩摇头:“他是斗不过我的!反正我们也不会发生什么事,等时间到了,他不给我休书我也会离开!”

凉玄紧皱着眉,他越来越不明白一些事,继续劝着诗倩,可她铁了心不向凉落妥协,只能无奈,独自去找凉落。他们这段感情,这样拖着不是对谁都不好吗?为何他俩还有些乐在其中的意味?

诗倩见凉玄就这么走了,还没弄清状况,他不是有事来找她帮忙?怎么倒是她发了一通牢骚?

“小四!”一见到凉落凉玄就开口喊着他,他这一身打扮,又要去哪?

凉落见到凉玄,一心想调蓄:“你可是稀客。”接着一笑:“有事就找诗倩吧,王府里的事我都交给她管了。我现在,要出去……你知道的嘛!”

那玩世不恭的样子让凉玄生出一股莫名的怒火,一把将要离开的凉落抓住:“又出去?你家里已经有妻子了!负点责任好不好?”愤怒的吼声让凉落微有些愣,他怎么了?不过是和他开个玩笑而已。

“既然你与诗倩什么关系都没有,为何不放了她?”

“到时再将她休了?你有没有想过你休了她以后她该怎么办?她一个女子还怎么生活?”

他都知道了?凉落紧皱着眉,是诗倩告诉他的?他们?

“这,与你没关系吧?”凉落小声开口问着,不过,他好像确实没考虑过他说的那些啊!

“与我怎么没关系了?!”凉玄一声喊,捏紧手,“我……她……我。我是你哥哥。”声音里略带了些颓败,可那一句话却让凉落笑开,他什么时候跟他摆起哥哥的架子了?

被那样的笑声弄得不知所措,凉玄无奈,叹一口气:“诗倩是个好女孩,不要伤了她,她的笑,是这个世上最宝贵的东西,能娶到她,是你的福气。不要等失去才知道后悔。”说着就抬脚离开,凉落看着他的背影,貌似,明白了什么……

外出

凉落几天不再出现,诗倩就让丫环挡在门口,什么烦恼也不理会。把玩着手表,半天也找不出办法,看不出什么名堂,到底是要怎样才可以离开嘛!

摸了摸发,再挠了挠头,嘴里不时还发出些叹息的声音。实在是累了,手握紧表,就这么趴着睡。

凉落的出现惊扰了守在房门口的丫环,惊慌失措的跪下,凉落却是赶紧让她们别出声。

将房门打开,蹑手蹑脚的走近,眼看着睡熟的诗倩,心里一阵安静的柔软,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中,迟疑得不敢前进,只能将手抽了回来,就这么呆着。

看她手里还握着手表,不由轻轻一笑,那天晚上他们竟是误打误撞将它修好了?在一边坐了下来,一双眼里尽露温柔,想将手表抽出,哪知诗倩突的就抬起头,像是吓了一跳的模样。却不知已把凉落吓得心颤,让他尴尬得赶紧低头。

诗倩看着凉落那一脸的闪躲,心下有些生气,他能不能不一心找她麻烦,和平相处不好吗?他们之间,不吵架的时候不是很开心?!真是的,不就是打过他一次,怎么这么记仇?

不由哀叹一声:“你是又想到什么计谋了?说吧,我奉陪到底!”

“啊?”凉落看着诗倩一阵疑惑,终于有些明白过来,无奈的苦笑,默叹一口气,她时刻都防着他吗?就没有,对他有一点点的好印象吗?

眉头锁了锁:“是啊,你就陪我一辈子吧!”还奉陪到底了……不过,如果是一辈子……凉落不觉又心情大好,根本就不愿生气,语气温和:“走吧,我们出去。”

出去?诗倩不解,他到底是要干什么啊?

“你害怕了?刚刚不是说奉陪到底?”才微微一激诗倩就站了起来,凉落也跟着起身,脸上是一个好看的笑容,牵起她的手走得急。

二人到了一匹马前,更多的疑惑伴随,诗倩看着凉落,他不会是要跟她比骑马吧?可她,不会……

“上去吧。”浑身一个激灵,他当真?

“你这也太不厚道了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