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金风玉露暗度98-第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迷糊之间,她感觉有一双大手正在帮她按摩双腿,一丝丝热气从对方掌中传过来,既轻柔又温暖,真舒服。她又想沈沈睡去。
  按摩的手一直沿着小腿肚到她的大腿,温柔的捏着,拍着,到她的大腿根部,还若有似无地划过她的私处,引起她的阵阵轻颤,她的脸都羞红了,自己怎麽这麽敏感了。
  竺修之是真的在给她按摩,她的双腿已感觉轻松不少了。她有点不好意思面对他。只得趴着装睡。
  按摩的手在她的屁股停留了片刻,她感觉自己的小屁屁被他捏成各种形状,有时他还用一根指头,沿着她中间的小沟沟一路滑下去,在她的花瓣四周按抚,还用手指作剪刀状剪着那两瓣肥美,一会儿又在她的缝隙处来回轻刮,湛蓝把脸埋在被子里,死死忍着不出声,还尽量控制下面春水盈盈。
  就在湛蓝快要忍不住洪水泛滥时,那手终於换地方,来到了她的腰肢,这下更明显了,丝丝温暖的热气从他手里传到她身上,这难道就是所说的真气。配合着他的或捏或揉或按,她的腰又热又软又麻,都好象融化掉了。
  温暖的手来到了她的背部,一阵轻轻的敲打,又在她的肩头轻按,她顿时觉得轻松很多。就在她以为按摩结束时,那手不知何时变成了抚摸,双手伸向被她挤压在下面的大玉桃。他用指尖轻轻地描着轮廓,摸着,揉捏着。偶尔还伸进最底下,用手指夹着她的嫩尖,拉拔……
  阵阵酥麻燥热传遍全身,禁不住逸出声来。她再也装不下去了,翻过身来面对着他。
  竺修之的眼睛有些疑惑,双手就着双峰握了下去,“前面也要?”
  被她重重一握,湛蓝一声低吟,脸象煮开的虾子,一下子红透了。挥开他的手坐了起来。
  “谢谢王爷,我好多了!”她马上走下床去。错过了後面焕着流彩的双眼。
  面对即将到来的一月之期,她其实是即排斥又恐惧的,她与竺修之有夫妻之实,但那时她还不是她,而且身上虽然被她种遍了草莓,但毕竟还没直捣黄龙,深入交流。
  身为他的王妃,她是有这个义务,但如果真的和他翻红被浪,共赴云雨,她总觉得这是对天意的背叛!而且他是皇亲,以後说还不定哪止三妻四妾?
  但是对面这样温柔的竺修之,她迷茫了!
  湛蓝糊乱吃了一些,绿菌给她简单洗漱一下,累得倒头就睡。
  梦里天意似怨似忧的看着她,忽近忽远,好象在无声地指责她,竺修之的白板脸似隐似现,象冰刀似的眼神时而射过来。她一会儿在现代的小家里,窝在天意怀里承欢,天意正在她身上遍种草莓,她全身酥软,辗展呻吟;一会儿又回到古代,正在竺修之身下痛苦撕叫,面对他的深沈撞击,她拳打脚踢;一会儿是冷岚丰满粉嫩的身子,一会儿又是天意相亲的一幕,有时又是圣女河边的美景……场景走马换灯似的转着。
  一夜乱梦。
  醒来天色才微亮,湛蓝身边已没有人,而被窝还尚有余热。竺修之起得很早。
  就着晨曦,她看着重新包紮得很仔细的手指,怔怔出神!
  作家的话:
  求票~~~~求票~~~~求推荐~~~~~~~~~谢谢
  谢谢~~~~~~~~~~~~~~~


☆、18、妖嬈太後六十歲

  湛蓝看着巍峨的宫门,这里和故宫差不多,高深且宽厚的城墙,青褐着地面和墙砖,无一不揭示着历史的沈重和积淀。
  她有那麽几年,站在天意旁边,享受着财富和权力堆积的优越感,即使低调平淡如她,有时也觉得权力财富真的很方便。
  但是她前面的这扇大门後面不一样,这里是权力的颠峰,不讲制度,不讲尊严,没有民主,没有人权。她这双膝没跪过任何人的现代女性,却必须要算着到底得跪拜多少人……
  湛蓝恭恭敬敬对着前面的皇太後及皇後行了最大的跪拜礼,这是新媳妇第一次见婆婆,“愉儿拜见皇太後,皇後娘娘及各位娘娘!”她伏着头不敢张望,更不敢起身。
  直到听到一声和蔼中还着一丝酥软的声音,“愉儿,快起来吧!”她才慢慢站立起来,走到竺修之旁边稍靠後些,抬头打量着前面的几人。
  中间无疑就是刚才发话的皇太後,湛蓝觉得她比实际年龄至少要年轻二十岁,看起来最多就三十五岁,五官分明,艳丽而略显丰满,皮肤红润丝滑,威严中还透着一丝丝妩媚,只是眼神让人不敢直视。
  湛蓝觉得她年轻时肯定是倾国倾城的大美女,六十岁的人了,还有如此媚态及酥软的声音,年轻是堪当绝代尤物了。如此尤物也当然只能收在皇帝身边了。
  她只简单的梳着宫髻,戴了两三支大小不一的展翅金凤,身着黑中绣着金凤的对襟袍子,脖子上戴了两圈色泽莹亮的黑珍珠,唯一泄露她年龄的是黑发里已参杂着两三根银丝。虽然是只是简单的装扮,却将她久处高位的笔途和优雅禅释了十分。
  左手边是皇後,看起来却好象和皇太後差不了几岁,姿色刚好够上等,却不出色,还好长得一脸清秀端庄,一看就是名门闺秀。一身皇後的凤官凤袍,估计压在身上少说也有五公斤重。
  她们的两侧往下,各坐着三名女子,是四大妃和两名新上位的宠妃。六人打扮各异,风情各异,有清秀可爱的,有端庄可人的,也有艳光四射的,反正都是美女。最大和皇太後差不多,最小的和她差不多,怪不得有些道德学家说皇室後宫其实是最乱伦的地方。
  这些妃子大部分都是隆乳细腰,不过象冷岚这麽波霸的,却没有。还好,她今天出门前,用细布条缠了两圈,看起来没有那麽妖娆了,不然傲视群峰就麻烦大了。
  在这一堆大小美女中,皇後的姿色只能说是可怜了。
  湛蓝只感到皇後的视线如针芒般扫了他们一眼,然後和悦地道:“修之,愉儿都坐下吧!”然後她跟在竺修之旁边坐了下来。
  湛蓝这时候很佩服竺修之的,他进门到现在,脸色都没变过,只见了礼,说了声“皇奶奶和母後安康!”其余就做白板人。
  静,除了静,还是静。
  湛蓝双目低垂,等着问话。
  “道听途说确不可信,想不到愉儿是这麽一位端庄可人的妙人儿。”酥懒的声音从上头传来。
  湛蓝连忙起身,道“不敢。以前确实是愉儿不懂事,闯过很多祸!”
  皇太後笑了笑,湛蓝看着那酒窝,那妩媚的双眼,那璀璨的神态,她呆了,她真的有六十岁?
  直到皇太後又娇笑出声,湛蓝才惊醒过来,马上跨出座位,跪了下来,“愉儿该死,冒犯了太後,祝太後青春永驻!”
  “愉儿果然是性情中人,直爽的人,哀家喜欢!”皇太後站起身朝湛蓝走来。
  湛蓝又发愣的看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双峰坚挺丰满,比之冷岚的大玉桃丝毫不逊色,细腰肥臀,双腿修长,象成熟的蜜桃引人采撷,比年轻的美女更有风韵和吸引力。在这堆女人里,太後无疑是最风骚,最有女人味,最妩媚的。
  看着太後,现代的那些保养术拉皮术隆胸丰臀都是神马浮云!
  尤物,尤物,绝对是尤物,只可惜这麽早就守寡了。
  不过也难怪,如此尤物,先帝哪肯良宵虚度,定是夜夜春宫,龙盘凤鸣,估计是精尽粮绝倒在太後身上的。只怪这深宫,这麽绝代佳人,连个二婚和偷情的希望都没有。湛蓝对太後瞬间又有很多同情。
  只见太後拉起湛蓝的手,叹了声可惜,“骨节均匀,肤质细滑,确实不适合挥鞭弄武的。我有玉肌膏,是蒙朝进贡的,对去疤痕非常有效果,不过所剩不多了,”说着让人拿了过来,“我记得皇後那儿还有蒙朝送来的灵芝露,使用玉肌膏後,再涂上灵芝露,保管你的小手比以前还嫩。”
  湛蓝受宠若惊的谢恩。这太後不仅青春常在,更是平易近人。
  皇宫没有她想象的恐怖麽!
  竺修之从皇宫回来,就闷在书房里了,也不知道一天到晚在书房做些什麽,她本来还打算让竺修之看看药效的。不是她疑心病重,而是看多了宫装剧,本能的心生警惕。但是太後和皇後当着明面赏的,应该是安全的。
  湛蓝来回看着玉肌膏和灵芝露,而且看太後如此年纪,居然还妖娆动人,湛蓝就心痒痒想试试新药。
  她唤来绿菌,慢慢涂上药膏,果然是好东西,打开就是一股清香,涂上後更是清凉。她按太後说的,先後涂上两种膏药,然後细细的包紮了。
  湛蓝发现,绿菌居然还是竺修之包紮的好。哎,这是什麽男人嘛!
  睡梦中的湛蓝,觉得有些燥热,不舒服的翻展着,脚乱踢着,手不自觉的拉扯着自己的睡衣,直到指尖有些刺痛,她才惊醒过来。
  刚睁开,朦胧中却对上竺修之异常深遂专注的眼,正象饥饿的大灰狼看着可口的小白兔,考虑着从哪里下手。
  湛蓝有些紧张的想拉被子躲起来,却可悲地发现,被子在脚边,而衣服正大开着,一对大玉桃早就跳脱出来在外面呼吸新鲜空气,裤子也拉下了半条,露出洁白可爱的肚脐眼,神秘而美丽的花园刚好若隐若现,仿佛在邀请竺修之,你来松松土,除除草啊……
  她的脸瞬间红了,“你……你又趁我睡觉……偷袭我……”迫不及待的想拉上裤子,手指刚碰到腰带,却异常疼痛起来,只得用眼神求着他。
  竺修之侧着身体打量着她,无视她的要求,用沙哑的声音道:“都是你自己弄的,我只是看。”
  闻言,湛蓝更加羞愧,只得钻进他怀里。鼻中是他阳刚的男性气息,听到的是他强有力的心跳声,湛蓝觉得燥热又升起来,不自觉的扭动着身体。她的身体怎麽会这样?
  竺修之搂着不停扭动的白嫩身体,送上门的大餐难道还有不吃的道理!
  他的枪早就磨得铮铮亮了!
  (呵呵,前奏很多,竺修之终於要大鱼大肉了!求票啊,求收藏啊,谢谢啦!!!!!


☆、19、尽诺姆圬W花蕊(H

  竺修之搂着白嫩的身体,正天人交战着,这样光光滑滑的主动投怀送抱,应该可以不用遵守一个月的期限了?不过她今天的状态好象一点不对,今晚有这麽热吗?
  虽然还没考虑好这顿大餐吃或不吃,他的手早就攻城略地,揉捏着大玉桃,下面的硬挺也紧紧地抵着她的腿间。
  他不仅爱这个身子,也爱这身子的灵魂。
  她今天的表现是很不错,虽然接到入宫圣旨时很慌张,但很快就镇定下来,并做了得体的穿着打扮,即不失身份,也不过分张扬,而且也没怯场。正是他的风格。
  他没想到皇祖母这麽快就宣她进宫,毕竟她的身体才恢复不久,更何况手上有伤。对於皇祖母,竺修之是又恨又爱的。
  据查,她母妃的死,皇祖母实有不可推谢的责任,但是母妃过逝後,又是皇祖母关心她最多,不然在这後宫,他孤身一人,再聪明,当时毕竟也只是五岁的小孩子。
  所以一边是母妃,一边是皇祖母,虽然纠结,但他一直记得母妃死前反复的叮咛,一定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所以他在查到有些迹象指向皇祖母,就停止了追查。
  皇祖母今年已经六十开外,却仍然青春永驻,除正常保养外,一身功力估计已罕有敌手了。更何况在深宫盘踞四十余年,估计父皇也奈何不了她。还得日日请安问候,小心服侍。更何况是他,母妃在意的,不是为她报仇,她更在意他能否平安活着。
  即下不了手,却也不能亲近了,这也是他的性格越来越冷,越来越静的原因之一吧。是该谢谢父皇给他指了婚,送了一个“似她非她”。
  今天她在胸前裹了布条,一身玲珑的身材遮掩不少。至少不会引起皇祖母嫉妒,她一直见不得比她更丰满更漂亮的女人,这第一关算是平安过了。
  看着今天受了委曲的的大玉桃,他轻柔的握着,向上托着,万一太紧绷挤坏了,或内陷了,可真是暴殄天物。女人的身体真是奇怪,这一对大玉桃以前冷岚白天十之八九肯定都用布条缠着的,不然也不会没人发现。这麽长时间的虐待,这对大玉桃居然还能如此生机勃勃地生长,长得不仅丰满硕大,而且还坚挺丰实,形状如此之好。让人爱不释手。
  湛蓝的双峰被竺修之轻柔地握着,微微上下荡漾着。
  湛蓝觉得,荡漾着的,还有她的人,她的心。那浑身的燥热在竺修之的安抚下已渐缓解,她变得浑身都舒畅酥软,但也变得空虚。这种空虚她很熟悉,以前在天意肆意逗弄惩罚她,在她身上四处放火,却不进入她的身体填补她的空洞时,她只能扭着,颤着,让下面的春潮渗着……
  哦,身体怎麽会这样放荡空虚?她使劲地向竺修之挺着胸,抬高她自己双峰,希望他用力些,再用力些……,嘴里低吟不断,“噢……嗯……”
  竺修之看着她如此热情的回应,已无法再思考。三两下除去了自己和她的衣物,他半趴在了湛蓝身上,让两个滚烫的身体贴在一起,他一边用他的坚硬在她的腿间乱顶,一只手揉着她的丰盈,还用嘴含住那娇吟不断的红唇,细细啃着,吸着,舌头趁她低吟时瞬间侵入,在里面和她的小舌追逐,纠缠,吞着她的唾液。
  这是他第一次舌吻女人,想不到如此香甜,如此温馨。直到湛蓝双脸涨得通红,使劲地摇头抗议,他才放开她,让她重新呼吸新鲜空气。
  对湛蓝粉嫩的耳朵,如玉的脖子,他一丝都没放过,仿佛是佳肴般,都细细的啃舔了一遍。
  最後来到那对嫩尖早已挺立的丰盈。这对躺着都依然高耸的丰满,让他揉捏的全体嫣红,上面还有些许由於太过用力而留下的深浅不一红色痕迹,倒真像一对已然成熟的粉色蜜桃。这一认知,让他更加投入的吸咬细啃着大蜜桃,时而轻咬,时而密啃,还对着嫩尖大口吸着,直到吸进去一小半,他的嘴再也撑不下为止,然後吐出来,嫩尖更加晶莹,淡粉色的乳晕变得粉紫,白嫩细腻的桃身留下一圈深红,他契而不舍的一边用嘴吞吐着,一边双手不停的捏着,搓着,挤着,拉着……而且他偶尔重重的来一下,湛蓝的呻吟越销魂。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001 148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