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金风玉露暗度98-第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转着,晃荡着,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又酥又软,慢慢地化成一汪春水,他的指尖还在上面画着圆圈,让她情不自禁的打个颤抖,一丝丝的酥软和燥热自下体传出来,她不由自主的扭了扭身体,结果他那灸热的坚挺,原本顶着她臀部後面的沟缝,顺利滑进她夹着的双腿间,还轻轻的抽动着,她强忍着不要呻吟出声和扭动,任阵阵春潮泛滥。
  她感觉他轻轻地褪下了她的衣衫,缓缓地抬起她的嫩臂,拉下了她的底裤。那坚挺更加灼热的抵着她,烫得她的私处都好象化了,化成缕缕细丝,润滑着他的坚挺,让他更顺滑的磨擦着她的两片嫩肉和嫩肉中间的小花核,她情不自禁的逸出声来,扭动着屁股向後靠去,她想要的更多。
  突然,她只觉他伸手在胸前一点,睡意顿时袭来,她只来得及想“果真是有睡穴的”就昏睡过去,毫无知觉。
  竺修之把她点了睡穴後,照例让她平躺着,把她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摸了一遍,吃了一遍,可是考虑到她粉嫩的身体以及已让摩擦地通红的大腿内侧,看着自己勃发张扬的分身,他皱起了眉。
  漫漫长夜何所度?
  他把视线停留在了她丰满而硕大的大玉桃上,即使平躺着,双峰依然高耸,嫩尖已让吸咬的向上坚挺着,那深深的沟壑吸引着他。
  他爬上湛蓝的身体,把她的双腿分到最开,露出粉嫩的小花核和晶莹的小肉洞,时而用灼热的坚挺在她湿滑的嫩肉中全根磨着,时而用大龙头微微探入她的小肉洞研磨着,她的津液细细而流,滋润他的坚挺。
  竺修之看着胀得紫红的分身,沾满了湛蓝的津液,变得油光铮亮。
  他双腿分开,轻轻地半跪半坐在湛蓝的胸前,把已然变得润滑异常的坚挺放入她深深的沟壑,双手挤着双峰,顿时,那细腻的柔软从分身传来。
  他情不自禁的抽动起来,把她的双峰越挤越紧,挤成狭长型,让他的全根埋在里面。他的大龙头感受着前端的异常丝滑的磨擦,他的全根温暖细腻,这种感觉比昨晚磨擦她的大腿内侧还要舒服。
  他抽插带动着她的双峰前後变形着,白嫩的大玉桃早已让他揉搓和摩擦的变得粉红色,小嫩尖也变得通红,异常的凸起,竺修之恨不得的自己脖子能再长一点,能吮吸那挑逗他的小嫩尖。
  他的手边挤着边捏着,看着那对迷死他的大玉桃在他的双手及分身下变形着,灼热的分身进出着,这次他不敢恋战,怕磨破她娇嫩的皮。当快感越积越多,腰间酸麻时,他用毛巾包着他的分身,喷射在了里面。如果再象昨晚一样洗一个澡,他今晚估计又不能睡了。
  他收拾了一下,心满意足的搂着湛蓝睡了。
  丰满的女人就是好,上下皆能销魂!
  **********************************
  有票麽,求求票票麽!!!!!!!!!!!


☆、13、俏王妃發發小威

  湛蓝身上的红草莓,有的淡了,有的新增了,她的双峰内侧红红一片,想当然耳,竺修之昨晚攻击的是这里。
  男人对女人的乳房是特别锺爱,更何况象冷岚这种漂亮的大玉桃,更是令人爱不释手,他动不动在上面显示他的占有权,她也不反对,毕竟她是他的王妃,但请不要表现的象个色鬼好不好。再说,以前天意虽然也很喜欢有事没事捏捏揉揉的,但从来都舍不得用来做这种事。
  见鬼的冷酷王爷,狗屁的怪异王爷,她觉得他就是一闷骚货,这种事也做的出来。
  是可忍,孰不可忍!
  太卑鄙,太无耻了!
  所以现在她正坐在竺修之的对面,一会儿咬牙切齿,一会儿唉声叹气,一会儿又叫绿菌替她找书,一会儿又说饿了,吃的嘴巴啧啧响,一会儿又打翻茶杯……
  绿菌看着不断使坏的王妃,心里是满满的佩服。
  不要说她敢挑衅王爷,就是坐在王爷旁边,都要有偏向虎山行的勇气,要有象夏天的太阳一样的热情,还有和城墙一样厚的脸皮,不然王爷一个眼神那是如寒冬腊月里的片片冰刀,不射死你,也要冻死你。再即使射不死你,冻不死你,也要羞死你,他都无情冰冷不屑你如厮了,你还好意思拿热脸贴着……
  所以至从王妃在那天大厅上对着众小妾语出惊人,小赢一回後,她的形象就在不停的提高,更何况王妃这麽闹,王爷都目无表情地看自己的书,对王妃充耳不闻,连一个眼神都没射出去过。
  不过,绿菌在王妃打翻了茶杯,弄湿了王爷的书後,就借口换茶,再也不敢进去了。那可是上个朝代留下来的孤本,王爷每次翻看都很小心的,这下毁了!
  开玩笑,她还要留着命照顾王爷王妃呢,她的小命很值钱的!不然府里有哪个奴婢坚强到能侍候王爷半个月的。
  竺修之拿开那已沾湿的书本,看着她,声音依旧清冷:“说!”
  湛蓝打量再三,细细分辩,发现他脸色声音虽冷,但盯着她看的眼睛里不冷。她已经把他归为是面瘫的病症了。而且和聪明人说话就是好:“我来这里快一个月,只出过三次夜园,连府里的大门在哪个方向都不知道,更不要说外面了。我很想去外面看看?”
  说着还伸出包的臃肿的手指,翘了三个指头在他眼前晃着。
  竺修之看着她包着白布条的手指,无视她装可爱的表情,过两天就可以不用再包着了……
  湛蓝无视这种被无视,继续道:“我是你的王妃耶,有你这样对老婆的吗?不要说新婚夜你一点都不怜香惜玉,伤得我卧床十多天,对我不闻不问还不算,还去看小三,去了也就去了,还住了那麽多天,还去了两次……”
  “还有,还以为嫁过来是做老大的,结果确有比正妻先进门的二奶,有一个倒也罢了,居然还有三个,还是个个都比我後台硬的……”
  湛蓝说边扯边观着竺修之的表情,她的这一招以往对天意很灵的,虽然他都明知道她在扯淡,但就是不忍心。
  看着竺修之没有不耐烦,还有一丝沈思,她继续努力:
  “还有,新婚不是都要娘家回门的?你都没提过,可怜我的老爹不知有多担心我,我都不知道我弟弟长得啥样……”
  “别人以为当个王妃多麽得意,哪有象我这样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怕二奶找麻烦,就怕小三太招摇,整天就只对着一个丫头……”
  竺修之看着唱作俱佳的她,他其实很享受她这种乱七八精工糟瞎扯淡的过程,也佩服她白的说成黑的本事,如果有点鼻涕眼泪那更逼真了。听着她的控诉,他都觉得自己有点可恶了……他的老婆,这句他喜欢!
  …………
  看着行进中的马车,绿菌还是不敢相信,她们的王爷要陪着王妃去城外踏青。这确实是王府的马车,外表低调普通,里面侈奢高调,赶车是府里的张二,而且他的手臂都已经让她捏得红肿了,她不是在作梦……
  王妃究竟是怎麽做到的,她真後悔自己的胆小,中途退场,没有看到整个过程,不然就可以向管家大肆宣讲一翻了,让他看看王妃的厉害,看他以後还敢不敢对王妃不敬,王妃嫁进来快一个月,他居然都没去拜见王妃。恨,小人得志!
  她决定以後要踮着脚尖仰视王妃,一切以王妃马首是瞻。
  那是四王爷耶,居然会陪着别人去郊游,而这个别人正是众人都以为被他抛弃的王妃。这下有破了先例,她可以预想那些吃醋的人都想干些什麽了……
  湛蓝已经从刚才的云里雾里醒来了,她看了一眼旁边低头看书的竺修之,把他当成空气就行了。
  她刚才在书房扯了一大堆,想不到真就出来了,她还以为最多让绿菌陪她出来,结果他亲自来了,这算是意外之外的惊讶。不是她没良心,湛蓝觉得他完全没跟来必要,她和绿菌还能更开心些,还能下车走走,逛逛街市。
  驶进街区,她看到店面林立,行人如梭,还有热热闹闹的吆喝声和谈笑声,就喊停车,准备下车,结果被他一把拉住,冷冷地看了一眼她的手。
  湛蓝觉得自己好没用,在人家一个眼神下,就屈服了。但很快就自我建设,识时务者为俊杰,还有要见好就收,今天能出来就不错了。
  所以她只能在车上饱饱眼福,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这麽多穿着古装的古人,这种身临其境感,让她既新鲜,又无力,真的在异世了,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她原还想去冷府看看的,不过一来还没完全摸好底,做好功课,二来她的手指受伤了,三来她爹冷将军把她送上花轿就回边疆了,不在府里,走得心急火燎的,她认为他是怕四王爷退货。
  所以她最後决定还是去四处看看,她很想知道,这位闷王爷到时是坐在车上呢,还是会下车陪着她一起逛?


☆、14、鋪滿鮮花的道路

  第十一章 铺满鲜花的道路
  湛蓝渐渐地被眼前的美景吸引,原来真的有这样世外桃源。
  她极目望去,只见河两岸繁花似锦,一直消失在尽头。真的是一条铺满鲜花的道路,绿菌没骗她。
  绿菌说这是天朝的圣河,也叫圣女河,相传天朝开国时,前朝皇帝使诈捉了当时开国皇帝竺太祖唯一的女儿竺凤清,此女不仅长得婉约端庄,更是文武双全,在民间口碑极好,有“凤仙子”的美称。竺太祖也常叹恨是女儿身。
  她被绑架後,置於一艘装满火油的草船上,要求竺太祖退出天朝都城。当时河两边跪满了百姓,更有百姓万人联名和死谏,要求皇帝放了竺凤清。竺太祖对这个女儿是相当深爱的,正当竺太祖动摇打算退兵时,竺凤清挣脱束缚,打算投河。在投河之际,被敌人的乱箭射死,她的血染红的一江绿水,也激怒了百姓和天朝的士兵,一鼓作气攻进了皇宫,从此天朝立国。
  第二年春年,这河两岸渐渐长出百花,更有果树,遂称为圣女河,以此记念竺凤清。在历代的爱护及修整下,圣女河及河两岸的风景就这得如厮了!
  还有更悬的,虽然已经历好几代国主,但一直都是只得公主一名。所以这些位公主都是受尽宠爱,能呼风唤雨,在民间更是奉为仙女。
  她急不可待的跳下车来。竺凤清的故事离她太遥远了,虽觉凄美,但一将功成万骨枯,从古至今皆然。
  她辨认着,虽然绿菌说是各类果树,但她就只认识三种,这还缘於朱自清的《春》,“桃树,杏树,梨树,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开满了花赶趟儿,红的象火,粉的象霞,白的象雪。”她非常喜欢这句描写的意境,春意枝头闹!
  她闻着花香,任阵阵花雨落在她的头上,身上,在林间穿梭着,追逐着……
  竺修之静静地跟在她後面,那一贯清冷的眼光,若有似无的追随着她,她纯净的笑容和清脆的笑声,落在林间,也落在他的心上。
  湛蓝飞快地向前跑着,一会儿快一会儿慢,发现绿菌始终离她两米左右,象老母鸡一样唠叨着,
  “王妃,您慢点跑……”
  “王妃,小心您的手……”
  “王妃,再往後看,就要撞到树了……”
  湛蓝不相信故意使足劲往河边跑去,眼看快到河边了,只见绿菌“嗖”一下到了她的前面,“王妃,小心身子哪……”说着扶着她,给她擦汉。
  湛蓝服了,人家果然是会家子。她都已经气喘吁吁了,人家一点事都没有。更不用看後不远不近跟着的竺修之。
  湛蓝坐在河边的大石上,看着千树万树颜色深浅不同的花朵照在一江碧滢滢的春水之中,花朵浸染着江水,江水浸润着花朵,江边百花林,水中百花影,互相映衬,相得益彰,春意倍加浓郁。天朝人用如此的美景来祭奠竺凤清,想来她在黄泉路上也能安息了。
  湛蓝看着离她五六米远的竺修之,只见他负手站在花雨间,一身月白的锦衣,腰间同色系的玉带更分割得他的身材修长而挺拔的,高束的头发,光洁的额头,英朗的八字眉,双眼漆黑而深遂,鼻子坚挺,嘴唇红润,怎麽看都是一位优雅英俊的大帅哥,非得一天到晚冷着脸,闭着嘴,还拿冷眼冰刀射别人,好象和每个人都有杀父深仇似的。
  她看着他除了清冷外毫无表情的脸,真不知这小孩子小时受过什麽刺激导致面瘫。她别的没有,就是有毅力和不怕死,不然也不能活到二十五岁。
  她无视他的冷淡和漠视,微笑着向他招招手,“过来。”
  无动於衷?
  不拿正眼看她?
  别以为你若有似无的视线瞟过来,她会无所觉。
  她笑着继续向他发出友好的召唤,“过来坐啊!”
  绿菌在她第一次招手时退了两步,第二次招手时连退四大步,用一棵树半挡着。王妃的样子,就象在对府的小花招手“小花,你过来吃肉啊!”
  她的王妃啊!
  湛蓝举起还包紮的严实的双手,晃着,坏笑道:“原来王爷是想我过来拉你,你早说不就行了!”
  说着就要作势站起来。
  然後湛蓝发现一眨眼间,王爷就在她旁边了。她好奇,他的轻功和淩波微步比起来,不知哪个更快?
  “其实要你过来也没事,就是坐得腿麻了,想站起来走走!”说着把胳膊一抬,等着他扶。
  竺修之静静地打量着她,这个女人又有什麽要求?
  绿菌看王爷没反应,不等王妃再往下说,飞快得从後面钻了出来,“王妃,王爷从没照顾过别人,还是奴婢来吧。”
  湛蓝嘟着嘴,摇摇头,还是一脸可怜惜惜的看着竺修之。
  “说!”清冷的声音从他口中道出。
  转眼,湛蓝神采飞扬,“我饿了,我要去这里最好的酒楼午饭。”
  竺修之瞟了她一眼,转身往回走去。
  这一眼看的绿菌心里直打鼓,看来王爷的忍耐力终究只有这麽一点点,即使王妃已经创下了好几个第一了。
  湛蓝则兴高采烈的站起来,“绿菌,快跟上,我们去最好的酒楼饱餐一顿,今天早上气死了,都没吃下些什麽!”
  绿菌怔了,原来王妃早上这是在对王爷发脾气,而王爷愿意陪着出来,原来是认错。那王爷做了什麽让王妃生气的事?
  最主要的是这王爷到底是同意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95 1479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