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金风玉露暗度98-第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览怠
  千里共婵娟?
  她弹的琴确实很好听,但更喜欢给她包紮时,她为了讨好他那份小心翼翼,和她东拉西扯时丰富的表情,充满灵气的双眼。
  二奶和小三?居然如此不害羞,连他拿他的坚硬顶着她的话都能讲出来,还怪她冷落他的小妾?
  更夸张的是,问挽风有没有拿手给他服伺过?这服伺是拿手给他释放下面吗?这种事也能想出来,既然这样,他不介意让她哪天自己试试看的。最要命的是,她前世是不是也给那男人做过?
  还有她自己都没发觉她说那妾氏和挽风时酸溜溜的表情,虽然她不爱他,但对他还是有占有欲的。
  一夫一妻?他要好好想想。这对身在皇家的他,难度太大。
  看着她乱动的身子,他轻轻把她转过身去,她背对着他,放好她的双手,让她枕着他的手臂。她睡得一直都不是很安稳的,是因为他不是天意,还是她因为她前世身体不好,一直就是如此?
  把她搂入怀中,踢掉被子的她,领口大开着,他抬起头,从後面看过去,露出大片酥胸,还有深深地沟壑,不喜欢束缚的她,晚上睡觉并不着肚兜,只见她前面波涛汹涌。
  他不知是该痛苦还是该感到幸运,湛蓝曾经是人妇,稍微一撩拨就能很热情,但冷岚还很稚嫩,明明俏丽可人,却散发着妩媚的气息,再配合这丰满修长、充满弹性的身体,  夜还很长,真是会要人命的。
  *********************************************8
  各位亲亲,
  下面一章是非常细腻的描写,非常非常之细腻,还是老风格,隐而不露,最是扇动人心,请不要错过哦
  *****谢谢推荐,谢谢收藏***************
  


☆、第十章 食髓知味忍得苦(終於H~~)

  第十章 食髓知味忍得苦
  他看着那大片的白嫩,高耸的突起,轻轻地用单手解开她内衣的扣子,入眼的白嫩和桃红,上下叠在一起。
  他细细揉捏着那对双峰,受到交叠而挤压的双峰在他手里变得更加沈甸甸,他都摸到她挤得密不透风的双峰深沟间有着薄汉,恨不得把她们都舔干净了。他用手微微抖着,享受着那种晃动和沈压,看着那白嫩嫩红艳艳的乳浪,真恨不得能埋首其间,但他怕吵醒好不容易睡的很酣的湛蓝,只能望乳兴叹。
  她内衣的下摆向上卷着,细细的腰枝连着下面健美而又向上翘的臀部,形成一个漂亮的弧度。
  他的手抚过那穿稠裤而滑不溜湫的翘臀,细细摸着,感觉掌中的柔嫩及弹性,慢慢的来到那她夹得紧紧的沟逢里,轻轻地伸了一个指头摩擦着,里面温热而柔软。
  他的手来回摸着,一会儿後,紧贴着她的肌肤,伸进她的底裤里,从後面来到了前面。她的前面光洁如女童,他非常喜欢这样的干净清爽,慢慢地探到那条细缝,用食指摩擦着,让那两片嫩肉微微地撑开了些。
  他摸到那颗小核,轻轻捏着,不一会儿,头指上都带着湿意了。他继续往下探着,摸到了一个小小的入口,正泛着蜜汁,他把食指伸了一点进去,里面又紧又热,还往外排挤着他,这麽小的一个洞,那晚居然承受着他的巨大,怪不得会好几天下不了床。
  他的手不能自已的在那个小入口徘徊,试途进去,由於湛蓝侧着睡,双腿弯曲并拢,原本就紧的入口,显得更加紧窒。他无奈,只能继续往下摸着,他摸到一条细小的突起,这是那晚撕裂伤口留下的疤痕,让他非常自责。
  再往下,是细密而灸热的菊花口,她夹得太紧,只得无功而返。
  他的手指来回在已微微撑开的细缝磨着,汁水已渐增多,他不由自由往小洞洞伸进去,却引来了湛蓝不舒服的挪着身体,他不敢再动,只轻轻的揉捏着她的大玉桃,象是安慰她。
  他的身体紧绷的难受,他紧紧地贴着她的後背,除去自己的底裤,那坚挺已涨得紫红,昂扬的露出了红色的脉络,象要爆裂般。他把它伸到她夹着的双腿根部,慢慢的挤进去,虽然那丝滑的底裤象她的第二层肌肤,但并不能解决他的迫切。
  他只得轻轻地褪下她的底裤,让她那白嫩丰满紧俏的嫩臀对着他,他贴了上去,感觉就是不一样,他的坚挺灼热慢慢地挤进她双腿的根部,龟头传来那种柔软和细腻的触感,让他浑身都打了个颤,他缓缓地摩擦着,并轻轻地举起了湛蓝上面的腿,微露一条细缝,他趁机全伸了进去。
  是那麽的温暖紧密,他轻轻的磨着,故意靠近那刚才已让开微微撑开的双片嫩肉中间,微微的湿意从分身传来,让他更加顺滑,他不舍得全根进出,只在里面来回磨着,研着,还打着转,他还感觉到了偶尔能磨到她的小嫩核。
  分身越来越湿,湛蓝的下面已让他磨的泛滥了,传来细细得呻吟,脸色越来越潮红,臀部不由自主的扭动着,夹着他又是销魂又是疼痛。
  进,湛蓝的伤口才刚愈合,他是如此硕大,肯定会伤了她。
  退,他的分身早已不受他控制,今天如果不让他释放,他怕不是流鼻血这麽简单了。
  今天幸好湛蓝是弹了一个晚上的琴,再加上手指受伤,人太累了,所以睡得有些沈了。但如果他不停止,她肯定会醒的。
  他忍受着湛蓝扭动带来的快感,开弓已没有回头箭了。灵机一动,飞快的点了她的睡穴,如果湛蓝醒来,他感断定自己肯定熬不住,要进洞伤害她了。
  他马上将湛蓝放平,把她的双腿并拢,将自己的分身插了进去,轻轻摩擦着,他的嘴也没闲着,吸吮着她甜美的双唇,敏感的耳朵,性感的脖子,最後舔着啃着咬着拉着那对大玉桃,还他把的脸埋在沟壑中,用双手来回揉搓两个大玉桃,享受细滑的摩擦。
  哦,快感越来越多,却不足以让他释放。
  他挺起身,看着她洁白的三角地带已经非常泥泞,他微微拉开她的两条腿,那粉红的嫩肉已经充血张开,光滑的连褶皱都找不到。花芯也已经绽放,那迷人的洞口正一张一息的微动着,里面荡漾着春水,显得晶莹剔透。
  他把她的双腿分到最开,一会儿用手指在洞口徘徊着,轻扣着,感受着里面的紧窒和丝滑,一会儿又用嘴舔着,吸着。
  在无法隐忍的情况下,他拿他的大龟头在洞口磨着,虽然已经够湿润,但也只能进去半个大头而已,他怕再弄伤她,用他的大龟头在里面细细研磨着,打着转,感受着里面那紧窒的跳动。
  下面的坚挺叫嚣着不满足,他怕自己一个不注意,下面就会不由他控制的冲锋陷进去。他已是满头大汗。 
  他重重地压在她身上,再一次并拢了她在双腿,用手拨开她的两片嫩肉,确保大头顶端顺利入内,虽然不能全根进洞,但龟头在里面研磨着,全根在她的两片嫩肉和双腿间摩擦。
  她的身体被他撞得晃动起来,胸前的大玉桃也跟着荡漾着,他伏低身子大口的吸吮着,拱着,白色并嫩红的乳浪加快着他的快感,一只手固守着她的双腿,分身在她两腿间飞快的进出。
  终於,他腰身一挺,一个深插,全身一阵战栗,腰间一阵酸麻,在她腿间射出炙热的精液,满足的趴在她身上喘气。


☆、11、箭在弦上不得發(H

  竺修之终於满中的摊在了湛蓝身上……
  休息一会儿後,看着身下狼狈不堪的湛蓝,本来已经褪尽的淤痕,现下又是红斑点点了,脖子上,胸前更甚。她的下身更是泥泞不堪,腿间和大腿尽是她的津液和他的精液,屁股底下一大片床单都湿了。而且大腿根部内侧,让他磨擦的通红。
  他盯着那浸在湿润中的粉红色私处,那两片嫩肉都被他弄得微微向外翻着,小小的洞口还微微收缩着,晶莹的如玉琢般。
  终於在他的分身又打算抬头之前,喊了绿菌:“王妃要沐浴。”
  在睡梦中的绿菌,突然听到王爷叫她,一个鲤鱼打挺跃了起来,真的不是作梦,王爷不仅开口叫她了,还用上了内力。
  她收起白日里的娇柔,飞身出去厨房准备热水,不一会儿,已完全准备好。
  “王爷,水已经准备好了,可以拿进来了吗?”绿菌在门外请示,王爷有习惯,他在房里时,不喜欢有人打拢,不管是书房,还是卧房。
  “放在屏峰後。”清冷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绿菌依言将水拿了进去,目不敢斜视。
  竺修之罩了件衣衫,将湛蓝抱进了沐桶,慢慢地清洗她的身体,并没有让绿菌帮忙的打算,一会儿道:“铺床。”
  绿菌对王爷的行为三魂都惊走了两魂,这在为王妃洗身子的是真的是她的主子?不过不愧为四王爷的奴婢,她马上去柜子拿新床单。
  她看着狼藉的床铺,脸色通红,那精液的猩味充斥着她的鼻端,还有床上大片湿意,难道又是大战三百回合?不过王妃怎麽没声音,难道又晕了过去?
  她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王妃,只见王妃脸色通红,眉角含春,如熟睡般,原来竟是让王爷点了睡穴。
  这下绿菌六魄又飞走了五魄,王爷该不会把王妃给硬上了?他真的饥渴到如此地步?
  她马上换好新床单,低头走出门外。王爷这会儿肯定不喜欢有人打扰的。
  竺修之轻轻地拿毛巾给湛蓝擦拭着,象在擦拭一件珍宝一样。
  浸在水桶里的她变得红润润,嘴唇被他吸的红肿,更向上翘着,粉嫩可爱。浑身也都变得嫩粉色了,那丰满的坚挺在晃悠的水中更显迷人,胸前两颗嫩尖刚好在水面上浮上浮下,他擦拭的手一直这里打转。
  他掬着水淋到她的胸前,有的水珠在她粉嫩的胸前调皮地滑过,有的穿过中间的深沟直接向下,还有两滴悬在她的嫩尖上,是那样的晶莹,象宝石般,熠熠生光,他不由自主的拿舌头去舔。
  那种香甜,真让他陶醉。他又大口小口的吸吮着,咬着,拱着,舔着,恨不得能吃了……
  手也不停在四处摸索,因她坐着,双腿分开,那两片嫩肉也分开着,他一下就摸到了那颗小花核,轻轻的捏着,接着食指探到了那微开的小肉洞,他缓缓地,居然伸进去了一指,里面的窒息和温热,让他全身立刻紧绷,他的分身马上抬头进入作战状态。
  他的食指轻轻的在里面摸着,转着,感受着那种挤压和丝滑,里面还有轻微的颤动,时而会主动吸附他的手指。
  他的食指慢慢地进出着,想象着他的分身在里面的感觉,回忆着新婚夜那晚疯狂地抽插,重重地顶入,细细的研磨,那全根在里面的温暖,紧窒,挤压,吸附……
  他不知何时也跳进了沐桶,把她压在沐桶边缘,嘴四处啃咬着,手乱摸着,早已炙热的大肉棒顶着她已微开的花芯,乱撞着……他恨不得一个凑巧,让他撞进去。
  直到水变冷了,他才惊醒过来,把她擦干了抱上床。
  给她身上涂了药,才解开她的睡穴。上下摸了一阵,捏着大玉桃睡了。
  对着浑身散发着魔力的身体,他彻底屈服了。


☆、12、上面溝溝也銷魂(H

  湛蓝纳闷的看着和昨天不一样的丝被床单,昨天何时换的?还有被子底下一丝不挂的自己,身上都是红色的吻痕,丰盈的双峰隐隐作痛,尤其是尖嫩,好象都有点破皮了。
  双腿间的嫩处也有丝疼痛,大腿内侧更是火辣辣地疼,她知道昨晚睡梦中被占便宜了,但是竺修之应该还没进入她的身体。
  她看着一身的红痕,她昨晚有睡得这麽死吗?看着这场面,竺修之昨晚的动作应该很大啊,尤其是大腿内侧,肯定是怕她的伤还没好,他用她这里磨蹭释放的。
  对竺修之的体贴,湛蓝还是很感动的。
  她对这几天自己一直回避的问题,不得不拿出来考虑。
  她不象别人的穿越,在现代还有晕迷不醒或是植物人的身体,她是心脏病发而已,前世的身体早已不堪,她只怕是得留在这里,永远也回不去了。
  所以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依附於竺修之做她的王妃,第二个找个合适的机会离开王府,自食其力。但是在封建社会,一个女人抛头露面干事业,谈何容易?
  如果留下来,那麽她真的愿意和别的女人分享同一个男人,而且还可能是越来越多的女人?作为一个接受现代教育的她,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接纳的。
  那麽她该怎麽办?
  她在床上翻了一个上午的烙饼,也没能想出一个办法。
  由於手指受伤,学琴也停了,画也不能画了,真正的是“饭来张口,衣来伸衣”,饭抢着让绿柳喂了,连穿衣服都得让她服侍了。
  她也不知道指端的皮会破成这样,肉都翻了出来,看着确实有点惨不忍睹。
  哪个女人不爱惜自己的容貌,所以为了伤口早点愈合,不留下疤痕,她也只能忍着让绿柳摆弄。
  而且最主要的是竺修之上次给的那瓶药已经差不多快抹完了,她舍不得浪费。竺修之给的药非常有效,她都以为这是个电视上放的“百事灵”狗皮膏药了,涂哪儿,哪儿好。她身上的伤痕都褪尽了。但是他为什麽这麽小气,只给了一小瓶,自个儿还留着一瓶,给她上完药,又放回自己兜里去了。
  下午她陪着竺修之在书房看书,对着一个面瘫加冷气制造机,湛蓝实在提不起兴致,不到半个时辰,继续回床翻烙饼。
  而且昨晚的疑惑还没解,她要养精蓄锐,一定不能比竺修之先睡着。
  晚上,她一直不让自己睡着,估麽着一个时辰过去了,竺修之的手一直停放在她的前胸,也没见过分的动作。她怎麽都不明白,竺修之昨晚是怎麽让她毫无所觉的。
  为了她受伤的手指不受挤压,她这两晚都是背对着竺修之睡,头枕着他的左手臂。他的右手环过她,停留在她丰满的前胸。
  其实这个睡姿很温馨,天意也很喜欢这个睡姿,说是这样方便帮她按摩胸部。
  正当湛蓝经受不住周公的召唤,睡意朦胧时,竺修之放在她胸上的手动了,轻轻地揉捏着她的柔软,按着,拉着,挤着,转着,晃荡着,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又酥又软,慢慢地化成一汪春水,他的指尖还在上面画着圆圈,让她情不自禁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60 1469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