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金风玉露暗度98-第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荷妃附道:“谁让姐姐使得一身好本事,不过作为女人家,我还是喜欢挽风妹妹的手。”说着眼睛还留连在挽风的手上。她和菊妃在宫里虽是大丫头,但主子的日常起居都是她们亲自侍候的,汤汤水水,洗洗浆浆的,手自然不够白嫩,骨节也较大,说到底还是一双丫头的手。
  湛蓝自然也注意到了,只有梅妃的手是她们四人之中最细嫩的,最柔滑的。毕竟书香门第,出来就是不一样。而她就是将门虎女,手掌里都是细细的小茧。
  “是啊,所以我请王爷给我请琴师和画师,那鞭子也让王爷给断了,为了王爷,本王妃从此以後再也不碰鞭子了。”
  湛蓝的话一出,终是几家欢乐几愁。
  “妹妹真是佩服王妃,居然能下得如此决心。听闻王妃最是侠义心肠,可帮了百姓不少忙呢!”菊妃道。
  湛蓝羞涩地笑笑,“我以前不懂事,倒让各位姐姐笑话了。不过以後为了王爷,一切都是值得的。”说着,她转过头去,对还羡慕着挽风的手的绿菌道:“绿菌,去问一下管家,琴室可准备好,呆会儿我和挽风姑娘就过去。”
  绿菌马上归神,一溜烟儿出去了。
  “那妹妹们就先祝贺姐姐琴艺早成,姐姐得空妹妹们再来!”
  湛蓝但笑不语,她的琴艺早成了!
  看着鱼贯而出的三女,再看看一旁低头娇羞的挽风,她觉得空气都新鲜不少。
  她是宅女没错,宅女并不代表痴笨,不懂人情世故。她前世画了这麽多年漫画,还有什麽材裁的漫画小说没碰到过的,类似宅斗都是小儿科了,往往都是看着开头,都能算到结尾了。
  她只要牢牢占住王妃的椅座,这个王府就是她说了算。
  谁不服,找怪王爷投诉去啊!
  


☆、第八章 人間哪得幾回聞

  第八章 人间哪得几回闻
  湛蓝惊叹於挽风的琴艺,真应对了一句话,“此曲只因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挽风弹的是一首深闺怨妇愁怅思夫的怨曲,那细细长长的忧愁,绵绵密密的相思,还有那空空落落的失望,湛蓝的眼前仿佛呈现着一位古装少妇,在秋瑟的晚风细雨中,倚门而望,尽是相思意,那细细雨丝正如她的哀愁,绵长不绝,天将晚,又一天盼不到君归……
  正如她,再看不到天意急急而来地身影,再也体会不到他温暖的怀抱……
  她不禁吟道:“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
  “挽风谢谢王妃赐词。想不到王妃是高人,不仅能浸入挽风的琴声,还能通了琴境,这是挽风迄今为止认为最能通透这琴境的。”
  湛蓝说完就知道说漏嘴了,现在冷岚还未接受再造教育,是不可能出口成章的,“挽风姑娘的琴艺已是人间少有,我的心都让你的琴声牵着走了。姑娘也觉得这词好啊,这是我从王爷书房里看到的,真不希望你我也有倚门而望的一天。”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秦观的文学成就是高,但终究太过宛约,成不了一代宗师。
  挽风听着,这颤抖的心才稍微正常了些。
  按民间的传闻,王妃琴棋书画,无一涉及,她小时候冷将军给她请的先生,都让她拿鞭子打了出来。经此半年,再也无人敢上门,冷将军也只得作罢,权当虎父无犬女,传她功夫,教她使鞭。在她十岁时,更是带她到边关亲历战争。
  所以说,传闻如此粗俗的王妃竟是眼前如此青春丰满的美人,已让她心肝颤抖,现在还能听懂这琴音,如果还能出口成章,贴切如斯,那她做宠妾的梦还是早早了断才好。
  湛蓝如初学者一般,细细辩认着琴弦,这里的琴和古筝还是有点区别,但大同小异,只是装饰更华丽,琴弦更细些,她撩拨了几下,基本的音律还是一样的。
  挽风怀着十分矛盾的心理,仔细讲解着琴的构成和音律,她发现王妃的记性非常好,讲一遍即能记住。
  她把阁里入门初学者的琴谱拿了出来,先弹了两遍,让王妃试弹。虽然只是入门,比较简单,但王妃除了节奏没掌握好,音律竟是一个都没弹错。比她初学琴都要好上几倍。按她这个天分,假以时日,她这个天下第一就有人挑战了。
  湛蓝看着琴谱,倒和现代是有区别的,现代的简单多了,不过她有基础,又经过挽风的讲解,很快找出了关联点,虽然不太熟,但总还看得懂,除了节奏没跟上,应该没什麽大错。
  除去挽风是小三这一点,湛蓝真的很欣赏挽风。虽然她是王妃,官大,但她们的立场是对立的,小三能这麽耐心细致教正室弹琴,这份胸襟很是难得,再说能琴艺冠天下,想来她的品性自是不差的。
  如果她不是小三,那该多好!
  挽风第一天是上午来的,往後都是隔两天来一次,都安排在下午午睡後,每次一个半时辰。
  湛蓝现在做的最多事就是弹琴。
  两天後,她已经能融会贯通,熟练的弹完挽风给的琴谱,当然在挽风面前,她可不敢如此显摆,每次课都只弹两首曲子。
  但第三次课後,挽风拿来了较复杂的琴谱。“王妃,您的琴艺天份在挽风之上,这本是较复杂类的,我先弹几首您看看,回头您再慢慢练。”
  挽风这两日的表现让湛蓝十分佩服,如果第一次进府时,她的眼睛还有躲闪,心里还有小算盘,不敢正视她。那麽现在的她已完全象一位老师再教一位学生了,态度自然,温雅有礼。
  是什麽让她改变主意了呢,竺修之到底吃了她没有?湛蓝有些好奇!
  该死的竺修之,自从那日後,一直都没见过她,绿菌说很正常,王爷是出去办事了!
  湛蓝很纳闷,他不是一个闲散王爷吗?好象在朝中也没官职,怎麽老是要出公差?
  转眼,湛蓝来这里已经二十多天了,她除了跟挽风学琴,就没出过夜园,三位偏妃在她们学琴时又来拜见过一次,只是折服於挽风的琴艺和那弹琴时的高洁,也碍於湛蓝一脸学琴时不想被打扰的郁闷,听完一首急匆匆的告退了。
  生活平静祥和的让她难以想象,又让她觉得此次穿越真的是老天在帮她了!
  湛蓝看着窗外的圆月,想不到今天是十五。
  月圆了,人呢?
  她拨弄着古琴,弹着弹着,那熟悉的曲调不由自主的从指间流里……
  ……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
  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
  唯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
  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 低绮户 照无眠
  不应有恨 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 月有阴睛圆缺
  此事古难缺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
  一曲终了,不觉已是清泪两行……
  ……
  她不知疲倦的一遍又一遍的弹着,这是天意最喜欢听的曲子,还喜欢她一边弹一边唱。他说她的蓝如果穿上古装,肯定是一个知书答礼、琴棋书画都在行的大家闺秀,到时说亲的人连门槛都要踏平了,说不定还能做上皇妃呢……
  天意,她现在穿上了古装,真的做了王妃,可你又在哪?
  这段时间她尽量让自己忙着,忙着熟悉这里的一切,忙着尽快融入这里,她怕晚上一个人孤单的睡觉,她怕一有时间,天意的脸就会替代这里的一切……
  突然,清冷的声音从身後传来:“再弹,你的手指都废了!”
  湛蓝停了下来,茫然的看着自己的手指,何时出了这麽多血,她有弹了这麽久吗?
  她看着竺修之铁青着脸走向她,把她抱了起来往房里走去。
  看着仔细为她处理伤口、上药的竺修之,想不到冰冷的王爷会细心如厮,不但没砸了她的琴,还如此照顾她。她现在是他的王妃啊,她已伤了天意,难道还要再伤了另一个男人!
  “王爷,湛蓝以後一定会学着忘记他,做你真正的王妃,请你再给我些时间!”湛蓝仔细观察着他,发现他的情绪有一小点点好转。虽然脸一样无情的绷着,但眼神不再冰冷了。
  湛蓝不指望他是回话,但为了调节这冷凝尴尬的气氛,这扮小丑的角色只能轮到她了。
  “王爷,你好几天都不见回府,去哪了,愉儿其实也会想你?”话一出,湛蓝就知道她错了,她问了,还是要他答的。
  马上换,“王爷,愉儿弹的琴好听不,改天愉儿手好了,弹给你听好不好,其实愉儿的曲子有些比这里的要好听多了,比如你刚才听到的,叫《千里共婵娟》……”
  眼神又不对了,马上换……
  “王爷,你原来还有三位偏妃啊,我见过两次了,都长得粉粉嫩嫩的,王爷好福气啊,只是听说你不怎麽去光顾,我想你那里也没问题,上次那个晚上顶了我一个晚上……”
  这个太危险,换!
  “王爷,其实挽风姑娘弹得真好,我第一次听到时,都惊叹极了,真当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而且人也长得娇柔端庄的,听说王爷很喜欢挽风的,还在大婚後夜宿好几晚呢。还有,挽风的手真是生得让人羡慕妒忌恨,王爷我看到挽风的手,第一想的是什麽,你知道不?呵呵,我想王爷有没有让挽风这双玉手给你服伺过……”
  “王爷,我们那里是一夫一妻制的,就是只能有一个老婆,不过有钱人也经常三妻四妾的,象你这情况,我就是正妻,那些偏妃就是二奶,挽风就是小三,你好福气哦,不知道你以後还会不会小四小五的……”
  “其实我也好命苦的,前世是孤儿,又有先天性心脏病,好不容易遇着一个真心爱我的男人,他家人却嫌弃我一无家世,二无才貌,三不能身育……”
  “其实我告诉你哦,我很聪明的,从小就能挣钱养自己,而且我的病很费钱的,都是我自己挣的哦。对了,我的银卡里还有好多钱呢,最後一部漫画结稿了,出版社还没给我钱,不知天意把我的钱捐给哪个孤儿院了……”
  捏的她痛死了,好,好,天意是大忌,是她犯忌了!
  为什麽十个指头要受伤六个呢,为什麽才只包了三个?
  哦,闷王爷的柔情她受不起啊!
  


☆、第九章 悶颍鯛斝难Y事

  第九章 闷王爷的心里事
  竺修之看着睡在旁边的湛蓝,他不太相信这里面的女人二十五岁了。
  他看着她做的事,说的话,也就十五六岁左右,和这身体的年龄非常相称。只是当她在想那个世界她说的老公时,是那麽的忧伤,那是一种埋在骨子的忧伤,虽然她以为她已经掩饰的很好。
  其实她的想法很简单,也很好懂。她既然借了她王妃的身体,她就会安安份份做他的王妃,她不主动挑事,也不出夜园,努力适应新身份。但她的表现只是做他的王妃而已,她的魂来了,她的心却不打算留在他这里。异世的她二十五了,她在那里已经结婚?有没有生孩子?
  想来竺修之觉得自己很亏的,他还是大婚,虽有三个妾氏,才去了没几次。但她的王妃却曾经是他人妇,想着里面的灵魂在另一个男人身下呻吟,说不定是夜夜笙歌,他就想杀人。
  想着新婚夜那个倔强不讲理的冷岚,如果没死,他和她肯定不会有这麽安静相拥的时刻。他即使想给彼此机会,耐心都会在你来我往的吵架撕扯中消失怠尽,最终还是各走各的独木桥。
  他在外面办事,脑中还经常浮现着那晚她道出身世那惊慌失措的双眼,是那麽无助,感觉那是一种被世间遗弃的无助,他曾经也有过。
  那是他几岁的时候?他都好久不曾想起了。五岁?母妃离开的那一天,反复对他说“尧儿,你一定要坚强,一定要活着,一定要活着……”
  一开始他都不知道没了母妃,活着就变得这麽艰难,他是从那开始才慢慢变得不爱讲话,不爱笑了吧。
  他为了保护自己冷漠的活着,减小自己对别人的威胁,其实他有什麽好威胁到别人的,他没有了受宠的母妃,等於没了一切。她母妃本是太後身边的一名宫女,没有高贵的出身,没有显赫的家世,不然她也不会这麽早便殁了。
  他不想争什麽,也不愿去争什麽,即使父皇要派他官职,也让他辞了,只答应如果有需要,他愿每个月为他办两件事。
  他越来越讨厌讲话,讨厌虚伪的东西,想来有些可笑,他只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让自己寿终正寝,因为他答应母妃,他要活着。
  活了这麽多年,他发现自己没什麽兴趣爱好,连女人都不爱,太後父皇才着急的接二连三的赐人进府。
  他被逼不过两年来都会去几次,可女人不就那样吗?身材都差不多,有凸的地方凸,该有洞的地方有洞,进入不同的女人也没什麽区别,即使在她们体内释放,他也并没有特别兴奋的感觉。还有,要不就是委身讨好他,要不就故作清高,他看得都烦!
  可自从对上了冷岚,才发现他对女人还有冲动的,只是太挑剔。新婚夜,是怒气加征服的欲望,不然也不会如此疯狂,不顾一切的狂顶她吧。
  但他更怀念那天下午和晚上抱着湛蓝睡的感觉,很温暖,很放松,很干净,很有母妃的味道。以致於一办完事,他马不停蹄的赶来了,却赶上他的王妃对着月亮思念别的男人,说不生气,怎麽可能,哪个男人能容忍妻子心里藏着别的男人。
  但那个男人更象不存在一样,那是她的过往,都已经打算接纳她了,那麽他也只得接收她的过往。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她渐渐忘记过往,象他一样,里里外外接收他这个人。
  他看着又在乱动的湛蓝,有些无奈的看着她睡觉的习惯,她只要一翻身或动几下,手总会在旁边摸几下,摸到他的胸或手,马上粘过来,拿她的脸轻轻蹭几下,然後满足的继续睡觉。
  他把她乱摸的手轻轻地放平,以免碰到伤口。是何种思念,连这种十指连心的疼痛都可以忘却,她应该很爱她那个老公,那个老公也很爱她。这个睡觉都是如此依赖。
  千里共婵娟?
  她弹的琴确实很好听,但更喜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95 1479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