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金风玉露暗度98-第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倒是那装了菜肴的盘碟,都是上好的玉石和瓷器,一溜金边,更显晶莹剔透,彰显了皇家气度。第一次吃饭时就喜欢上了,她暗忖如果拿一个回现代,她这一辈子都不用愁了。
  食不言,寝不语,这是古训。
  湛蓝看着竺修之优雅的吃相,举筷扶碗都有那一股子风韵,不愧是金米银水养大的。
  天意也是大世家出来的,一开始用饭也很文雅,後来就慢慢被她带坏了。湛蓝觉得一起下厨,她烧菜,他打下手是一件多少幸福的事,吃饭时笑语不断,分享着彼此的趣事,即使是家里长短,油盐酱醋,都是细细唠叨,一切都是那麽的平淡温馨。
  竺修之看着眼前走神的湛蓝,前世她是一个有夫之妇,这会儿又在想她的男人了!是无奈也是无力,那个男人之於他,相当於一个死人,他和一个死人争什麽争。还是想想晚上怎麽睡!
  湛蓝看着竺修之已快吃完,心里头搁了好几天的计划,想想还是说出来,他有心情陪她睡觉吃饭,应该也有心情帮帮她吧。
  “王爷,我这事怎麽办?”她也不能老在夜园呆着,她这个王妃也没有这麽见不得人。
  竺修之放下碗筷,打量着她,他的王妃真是不一般的麻烦。
  湛蓝发现他虽然冷漠了些,但没有出现不耐的表情,既然他不爱讲话,那她讲他听就行。
  “我想请个琴师和画师来府里教我,冷岚的一天到晚都在外头闹腾,声名比较广的,哪天突然来了这麽大一个转变,不会变成会了,会的都不懂了,也不太好解释。外面就说王妃为讨王爷喜欢,决定洗心革面,发誓再也不碰鞭子,做一个温柔贤慧的女子。”
  湛蓝边说边观察着竺修之的表情,发现冰山一角稍微融化一点点,毕竟哪个男子不爱面子,冷岚这样一根火辣辣的朝天椒,都被他驯服了,再培养出她这样书画皆行的女子,这下里子面子都有了。
  竺修之听完,无可无不可的,走出了门外。
  看他没表态,这事儿基本就成了。这个死小孩,什麽德性哪!
  相处了半天下来,湛蓝觉得这位王爷就是不爱讲话了些,脾气冷了些,也没外面传的那麽喜怒无常,就是太闷了!
  当晚,竺修之还是决定搂着湛蓝睡,手例行游离了一遍,嘴也啃了一遍,然後非常郁闷地顶着湛蓝睡了。杀鸡取卵的事他不做,来日方长。
  湛蓝想大概是他下午血流多了,又答应她不动她的,所以很放心的睡了,尽量不着痕迹地离开他一点。她的伤是好了,但是胸前又新添了很多吻痕。哎!
  春眠不觉晓。
  湛蓝幸福地睡到日上三竿。闷王爷早在不知何时已起床了。
  她觉得自己这次穿越总得来说是不错的。
  第一她嫁了一个金龟婿,不愁吃穿,还有人侍候。虽然是现代人不能讲封建,但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真的很爽。
  第二这个金龟婿虽然冷淡疏离,至少年轻英俊,武功高强,人无完人哪,她可以将就。不知道让他爱上她难度大不大?不过目前看来他对冷岚的身体很满意。男人性和爱是分不开的。
  第三虽然身在皇家,但至今都没听人提过进宫面圣等啥子事,是他不得宠也罢,是他认为她不上台面也罢,反正没人给她立规矩,看脸色。对那皇家她虽然好奇,但还没到被好奇心害死的地步。
  如今的她,呆在夜园里最安全,管它外面传得沸沸扬扬,她又不少块肉。
  她伸了个懒腰,正准备唤绿菌进来,绿菌兴奋的声音已传了过来。
  “王妃,早上好!清阁的挽风姑娘已在大厅等侯了!”很显然,绿菌对挽风是怀有很大的崇拜的,确切地说是对清阁的四位姑娘怀有很大的崇拜,让她讲民间趣事,她一开口先讲肯定是清阁的哪位姑娘昨晚如何如何……
  想不到这位闷王爷的办事效率还瞒高的,昨晚说,今早就来了。
  挽风?这小三已登堂!
  还好昨晚王爷是睡在她身边的,如果又是在挽风阁,即使是她这个冒牌王妃今天也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位风尘奇女子了。
  王爷倒一点都不避嫌,有没有成了挽风的入幕之宾湛蓝不知道,但情人勉强可以算半个吧,王爷在他大婚後的那麽多天晚上都没出过挽风阁,她已经被民间称为最悲情的王妃了。现在居然让他在外面的情人来教她的王妃弹琴,这事怎麽就这麽便忸。!
  湛蓝以最快的速度协助绿菌打理自己,穿了件嫩粉色的宫装,小露一片白嫩嫩的美胸,深深细沟消失在硕圆中。头上挽了个简单的发髻,插了一根上等白玉制成的簪子,前端还细细的雕刻着一朵牡丹花。
  不错,甜美又优雅,很衬托这张脸,也很适合这身材,既妩媚又青春,输阵不能输人!
  然後第二次跨出夜园,第一次出现在了这个叫客厅的地方,在绿菌的掺扶外加引导下,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湛蓝迷惑看着下面四位美人,现在的小三都是三五成群的?
  “妾氏参见王妃姐姐!”只见三位娇滴滴的美娇娘跨步向她福了福。
  原来是竺修之的三位妾氏,均是二八至双十之内的年华,三人风格各异,衣着却都是非常讲究。
  她一眼便认出了三位妾氏的不同,裙摆上分别绣着精致绣花,淡粉红的荷花,金黄色的菊花,还有一枝傲骨的红梅。湛蓝扫了一圈,真是人如其名,各有各的美。荷妃如荷花般娇艳奔放,也最丰满。菊妃有婉转娇柔之美,而梅妃却透着淡淡的书香气。
  “民女挽风参见王妃!”
  湛蓝眼前一亮,什麽叫尤物,她眼前的就是。分明长着端庄绣致的五官,却在明眸流转之间透出一股妩媚,明明看着弱不经风,娇柔无力,却偏偏修长挺拔,还非常波涛汹涌,虽然不及冷岚的壮观,但绝对是可以傲视群峰的。最吸引眼球的,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安静祥和,象个不识人间烟火的仙子。
  看来绿菌的崇拜不是肓目的,王爷的眼光是正常。这样的女子,换成她是男人,也要抢回家收藏着。
  她小叹了一口气,小三太强势,她拿什麽和人家斗!更何况旁边虎视耽耽的二奶!
  她发现她的穿越有些美中不足了!
  “各位姐姐及挽风姑娘不必多礼,请坐!”湛蓝做起来也有模有样的。电视剧看多了,再说有绿菌这个万事灵,她对这个天朝的制度及人情也了解了七七八八,基本和中国古代差不多,皇权至上,重农轻商,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男人三妻四妾……
  四人也都在打量着湛蓝,可见谣言真当害人,明明是娇小端庄的美人儿却被传得三大五粗,要相貌没相貌,要身材没身材的张扬跋扈的惹祸精。尤其那身材,连母猪看了都要嫉妒的,更何况同是女人。
  精致的五官略去不提,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带着灵气,一身白嫩中透着红润的玉肌,修长的身材,爆满的胸部,纤细而柔韧的腰枝,简简单单的装扮,洋溢着活力而不乏高贵。
  湛蓝看着下面脸色各异的四人,再看看周围,除了门边两个伺候的小丫头之外,连一直无缘见面的管家都不在。
  所以说,人要有作为才有地位,这个王府根本没人重视她这个影子王妃,今天二奶小三联合欺上门,一无人给她报信,二无人给她支招,三无人给她撑腰,她身後只站着一个一心崇拜敌人的傻丫头。
  她虽然是宅女,喜欢宅在府里,喜欢安安静静。但有句话叫做树欲静而风不止,今天先不论挽风,就是这三位小妾,还有那未曾得见的管家,都不是好相与的。宅要有宅的资本,在现代得有钱,没钱宅在窝里拿什麽吃;在这王府,她得有权利,皇家豪门不兴井水不范河水这一套,不然哪天让人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这位闷王爷既然这麽快安排了她的请求,就说明他是支持她的。撇去挽风小三的身份不说,他确实为她请来了最好的琴师,湛蓝顿时觉得豪情万丈。
  新生活的第一仗就从这里打响!
  


☆、第七章 波濤洶湧群度妒

  第七章 波涛汹涌群芳妒
  湛蓝心中回顾着绿菌八褂给她的信息,荷妃,宫名夏荷,本名不详。双十年华,原太後身边的宫女,两年前经太後建议,由国主赐给竺修之,是竺修之第一位侍妾,资历最深,平时有事没事爱摆个谱。在後院以女主人自居。後台很硬。
  菊妃,宫名秋菊,原名不详。原皇後身边的侍女,比荷妃小两岁,并晚半年进入王府,原皇後身边的宫女。後台很强大。
  梅妃,原名梅又红,原老丞相最幼的庶女,并不得宠,由於老丞相突然暴病而亡,只留此女未曾婚嫁也无婚配,半年前,国主将她赐进了王府。
  按出身及身份,梅妃虽是庶出,但出身是最高的。这没了後台,对手又是从深宫中培养出来的,想来日子并不如意。
  转眼间,湛蓝已有了定夺。
  她刚定下心神,只见荷妃如黄鹂般轻脆的声音已传来:“王妃姐姐入府已半个月,我们作妹妹的今日才来拜见,还请姐姐见谅!”说是请见谅,但湛蓝一点都没有体会到她的愧疚感。
  湛蓝立刻装出一脸娇羞,“各位姐姐客气了。其实是让各位姐姐及挽风姑娘见笑了,大婚当晚由於王爷太过勇猛,以致於本王妃十天後才下得床来,这两天方能四处走走,散散步。”
  湛蓝的话尤其一颗惊雷,三位偏妃及挽风均是一怔,拿着茶杯的都晃将出来,正打算吞咽的,差点咽死或喷出来。见过直爽的,没见过这麽直爽的;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麽不要脸的。
  只有绿菌站在湛蓝後面抿嘴偷笑,湛蓝假装生气飞了她一个媚眼。她就算只说对了一半,其实是冷岚和竺修之拼了个我死你活,也无人敢去和王爷应证,怕啥!
  荷妃都不知道该怎麽接下去,她再是泼辣,这种话她是打死都不能在春光明媚的大厅里讲出来的。
  挽风暗附着,这位王妃比清阁的姑娘还大胆!
  “王妃真是的,这麽羞人的话你也拿出来讲。”菊妃用手帕边擦着嘴边含嗔着说。
  湛蓝给了她们一个你知我知的,带点猥琐的笑容,“各位姐姐都是王爷的人,而且比妹妹进府早,王爷的厉害都领教过了。”说着,还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谁叫侍候王爷是我们的责任呢,再怎麽样我们都得忍着。”
  湛蓝心理得意啊,绿菌说王爷一年也难得入她们的园子几次,这三位久旷怨女,就让你们羡慕妒忌恨。连偏妃都不能算是正式的,没听传唤居然还想在大厅给她下马威。
  湛蓝看着荷、菊两位妃子脸色阴了阴,梅妃倒无甚变化,径自坐在最远处,脸色被她的话逗得微红,只拿友好的目光看她,并不打算发言。
  她扫过挽风,红透着脸,羞得不出话来,但是湛蓝并不打算让她当隐形人。
  “各位姐姐怎麽都不说话啊,难道妹妹说错了。这麽大一个王府,就只我们四个女人,说起来有点冷清的,我们更应该走动走动,相互了解,取长补短,讨论一些心得……今天姐姐们能主动来此真是不错,你们也知道我这个人比较爱静,平时没事都不大出夜园的,如果有事,可以唤绿菌来叫我的……”湛蓝热烈地说着,也不给她们插话的机会。
  湛蓝看着脸色微变的众人,心情又上了一个台阶,“最後,其实我们都还要谢谢挽风姑娘,这段时间本王妃身体不适,不能服侍王爷,有劳挽风姑娘照顾了王爷好几晚。”
  一句话将挽风现出原形,说没照顾,王爷确实在挽风宿了好几晚,说照顾,她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这位王妃“照顾”的意思大家都心知肚明。
  挽风的脸都红透了,也想不出怎麽回话,只“嗯……嗯……”几下。
  王爷在新婚後半夜离开王府,并在挽风阁足不出户好几天,大家都知道,心里惦着呢!女人的心,黄蜂尾的针,又尖又细还带毒。
  这不,菊妃立即接道:“王妃教训的是。妾氏还真忘了。挽风姑娘,王爷的脾气有点怪,希望没有吓到你。”
  “是啊,这确是我们不是,没能体察入微,姐姐生病了,没在第一时间探忘,又没能服侍好王爷,倒让挽风姑娘辛苦了。”荷妃对着挽风优雅的福了福。
  她们两人终於有机会泄些火了,百闻不如一见。这一开场,她们都要重新估量这位新王妃了。
  挽风如坐针毡,她只是来教琴的。昨晚王府的管家来见她,说是请她给新王妃教琴,时间可以由她安排,但她等不及想来看看新王妃何许人也,想来试试能不能碰到四王爷,自那晚他把她搁下後,就没去过她的挽风阁。想不到一来就碰到如此阵试,想进王府的门不容易。
  再说这话里夹枪带刺的,傻瓜才听不出来。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各位王妃请别如此说,其实说不上什麽照顾,挽风也只是弹了几晚琴而已。”她也不想人弹琴的,她勾引未隧!
  梅妃缓缓地站了来,“各位姐姐都说的挽风妹妹不好意思了,有缘自是一家人。”说着走过去拉起挽风的手,啧啧称赞,“指节修长,肌肤如玉,真是一双好手,怪不得王爷喜欢。”
  她一说,众人的眼光都跟将过去,果真如此,指节修长,指腹饱满,肌肤粉嫩光滑,一双玉手迎着光,好象散着淡淡的光晕,配着涂了粉色豆寇的指甲,真是晶莹透彻。
  湛蓝当下就惊叹道,“好漂亮!”看来她的一双手是下足了本钱。
  看着众人羡慕妒忌恨的眼光,挽风想把自己的手缩回去,这,还是让男人看着感觉更舒服点的,荷妃和菊妃那眼神,恨不能把她的手剁下来。
  湛蓝哪会给她机会,她把自己的双手拿出来比了比,“挽风姑娘,各位姐姐,你们别笑我,我的这双手,跟你简直是云泥之差。”
  湛蓝的手一翻过来,挽风和众位偏妃都发出状似惋惜的叹息声。
  梅妃道:“王妃姐姐由於使鞭的原因,自是有些不同,不过也别介意。”说着,她轻轻地握了一下,“王妃姐姐的手温暖又柔韧,很有安全感,和挽风妹妹各有千秋的。”
  荷妃附道:“谁让姐姐使得一身好本事,不过作为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001 148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