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金风玉露暗度98-第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的手能不能不要按在她胸上,很沈的。下面能不能也不要用这特大号枪的顶着她,这样睡不着的。
  看来离和他一起滚床单的日子不远了!


☆、第四章 微露體貼悶王爺

  昨晚是她来到这里後睡得最踏实的一晚,不知是这冷岚的身份,还是她和竺修之一开始就已在床上相见,又或者是他那份听了她身世後的淡然,她没有想象的排斥,在他那充满男性气息的怀中一夜无梦。
  醒来时已是日照半窗,只有绿菌在帐外小心的收拾着东西。
  “王妃,奴婢估麽着也您也差不多该醒了,刚给你端来了早饭。”说着过来服侍湛蓝穿衣洗漱。
  湛蓝睡得很香甜,外加解决了一件大事,心情相当不错。看着忙前忙後的绿菌,知道这丫头心情也不错,“谢谢你,绿菌。”
  “王妃,昨晚王爷回房了哦。”说完她的脸先红了。
  “小丫头,想哪去儿,吃了早饭,我们出去逛逛,我的身体也好的差不多了。”来了十多天,她还没出过房门呢!
  晨光柔柔地泄在亭子上,树上,花上,草上,应是春末时节,树叶绿地嫩嫩的,花儿开地艳艳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她再一次感叹,活的感觉真好。
  她的天意,她的一切已成为过去。既然老天都给了她机会了,她要重新开始。
  不愧为王爷府,大的吓人,湛蓝已走得双腿酸软,绿菌却说连王府的一半都没逛完。亭台楼阁,湖溪假山,掩映在一片嫩绿中,沐浴在晨光中,心跟着也象洗过一样。
  “绿菌,我们逛了这麽大圈,怎麽一个人也没看到?”
  “回王妃,因为王爷爱清静,这府里奴婢下人等确实不多,其实刚才途中遇到过几人,不过她们都远远回避了。”绿菌有些难过地说。
  是哦,豪门世家最是踩低捧高,更何况皇家,一个连王爷都不要的王妃,还是什麽王妃,怪不得别人。但这却是她要的生活,一如现代的她,平静的生活,做她的宅女。
  “绿菌,没关系,我们回去吧。对了,以前王爷是住在那儿的?”
  “是的,这夜园正是王爷的寝处。”
  “夜吗?那你告诉一下管家,让他给我安排一个安静的院落,老占着王爷的房间也不好。”
  “王妃,您真要如此吗,您是嫡王妃,又不是王爷的那些个妾?”绿菌着急的道。
  原来这王府里还有别的女人,也是,男人三妻四妾最是平常。她只是替身而已,亦不相爱,有什麽资格叫嚣一夫一妻制。
  “王爷有几位妾,都是住在哪里?”
  “有妾三位,分别住於荷院,菊院,梅院,是这两三年国主赐予的,不过王爷一年中也难得去几次。”
  去得不多!不爱?不满?不行?那他新婚夜算什麽,昨晚顶了她一夜的是什麽?别以为她睡得熟了不知道,他的手根本就没离开过她前胸,还偶尔拿那东西顶着她的柔软,摩擦她的双腿。温柔地让她以为是天意。
  自从收拾心情後又过了两天,湛蓝才发现这古代的日子过得真是无聊,虽然在以前,她不能有稍微剧烈点的运动,至少还可以看书、画画、弹琴、做些烹饪,但是冷岚不懂这些。冷岚懂得,她又不懂。
  她也不想去面对外面的世界,出了夜园的门,估计就安静不了,她还真後悔那天向绿菌提了搬出夜园的提议,现在才知道,这夜园旁人是不能入内的,就是管家也需得传唤才能进来,诺大一园子,除了偶尔能看到打扫之人,竟不见旁人。
  听绿菌说,那几位妾氏早就想来拜见新王妃,奈何进不了园子,只得三天两头找管家麻烦。也不知这几位好不好应对,是国主赐的,後台硬哪!
  实在无所事事的她,坐在凉亭里画画,在现代,她是专为小说漫画等配插画的,那无缘的父母给了她一个破身体,但却给了她很好用的大脑,除了过目不忘外,在读国小时,她就崭露了绘画的天分,水粉画,中画,素描她都在行,但最爱的还是漫画,把她的遗憾都融入了画中,因此,上高中,她就自己供养自己,不然,再好的福利院,也开支不起高额的医药费。
  不习惯宣纸和毛笔画漫画,在涂鸦了几天後,今天终於有点应手了。
  午後,绿菌在花丛中采花,雍容的牡丹,娇艳的芍药,精致的海棠,散发着清香的含笑……,好一幅佳人百花图,她肆意的笔下勾画,百花立现,看着绿菌那娇憨的芳容,计上心来……
  突然,眼前一暗,是消失了五天的竺修之。
  这是她第二次见他,明明是深邃而俊朗的五官,却并不能给人带来亲近感,反而是疏离冷酷,着一身月白的锦衣,唯一的亮点是双眼灿若星辰,却又深不见底,好一个英俊清冷的大帅哥。
  他不语,她亦不言,继续低头画画。她怕被他看到画不好意思,立马转过身去,背着他。想象着绿菌看到这幅画时的表情,一定要羞死她……
  不久,大功告成,寻着绿菌却不见她人,她只能皱眉,自己收拾东西。
  “为什麽?”疏离的声音自後面响起。
  湛蓝在心中嘀咕,过分的家夥,什麽为什麽,能不能不要打哑谜。但在人屋檐下,不能不回话:“愉儿见过王爷。”
  “为什麽?”冰冷的声音再次质问,哪象是在和新婚妻子说话,虽然他已知道她不是她。
  “愉儿愚笨,不明白王爷所问何事?”湛蓝小心翼翼地问。明知道对面的冷酷帅哥比自己还小好几岁,但古人不一样,心智最起码要比现代人早熟3…5岁,再说面对一个冷气制造机,还是小心点好。
  竺修之掐死她的心都有了,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居然就这麽冷落他,还敢背对着他,虽然看着那专心入画的背影很养眼,她就那麽讨厌和他住在一起,人都死了,还想着那个天意……不要以为背着他就看不到画,不知羞耻的女人,这种画居然也敢画出来……他在心里将湛蓝骂了不下百遍。
  最後将眼光从画上移到她的胸上,都是超爆的。没有那讨厌的束缚,只见挺拔饱满的双峰撑地抹胸鼓鼓的,象要爆裂似的,还有那隐约可见的深沟,合身的衣服更是勾勒出她纤细的腰身,修长的双腿。要死了,她的衣服可不可以不要这麽紧身。
  他现在就回忆着那晚揉捏大玉桃的感觉,入手细滑,弹性丰盈,桃尖娇嫩晶莹,还有阵阵乳香,他禁不住亲了又亲,咬了又咬,捏了又捏。
  还有下面的丝滑温暖,他很想再尝一尝那种被紧紧包裹,牢牢吸附的感觉。想着,热血就往下涌,越来越灼热。
  为了遮掩他下面渐渐升起的小帐蓬,居然看着她就有的反应了。深吸了口气,转身离去。眼不见为净。
  湛蓝看着莫名其妙就走的人,这麽冷气汹汹的,就问了两个“为什麽”,她还有事要和他说呢。摇了摇了头,被宠坏的小孩,就只知道拿眼瞪她,她有这麽讨厌?
  湛蓝收拾了画,径自去找绿菌。
  里三进,外三进,来回找了,都不见绿菌,她只得做罢往房里走去。
  春日正好眠,午睡去也!
  湛蓝擦擦眼,再擦擦,床上的人没有消失,哪个砖家说古代男人不在白天进房间的。算了,好女不和坏小孩子抢床,她走。
  她正轻轻的往外走时,清冷的声音传来了:“上来,睡觉!”
  湛蓝傻了,难道睡个午觉也要一起……她决定忽视这个声音,一鼓作气往外跑去。
  “啊!”湛蓝感觉就只有一眨眼的时间,她被他拎了起来,再一眨眼的时间,她被仍到了床上,她的屁股!
  湛蓝敢怒不敢言的瞪着他,瞪眼,谁不会,死小孩子!
  竺修之冷眼看着前面还敢拿眼瞪他的湛蓝,死女人,居然不听话,他已经两天没合眼了,睡个觉还要受气。
  “脱了,睡觉!”说完,竺修之闭上了眼。
  你说脱我就脱,太没面子了,就是不脱,恨!湛蓝拉开枕头,抱着被子,背着他,躺在了最里面。
  竺修之盯着起伏的背影,如果眼睛能喷火,湛蓝的後背估计能烧出两个洞来了。不知好歹的女人,穿着这麽紧的衣服怎麽睡!
  湛蓝竖起耳朵注意後面的动静,半晌,没事,呵呵……正当她放下心要准备睡觉时,一只手冒了出来,她就跌进了他怀里。
  接着不管她东推西阻,就只余下了肚兜和底裤。
  湛蓝拉过被子紧紧地包着自己,色鬼,谁相信他没人侍寝!
  竺修之看着只露出一个头的湛蓝,娇小甜美。无言了,手穿过去,把她拉进怀里面对着她,“再给你十五天!”
  这个惜字如金的死小孩,十五天什麽?
  突然她想到了,会不会再给她十五天,然後……她脸红的往他怀里蹭了蹭,死小孩,还知道体贴。
  竺修之感受着主动贴近他的柔软,手覆了上去,心情突然好起来。


☆、第五章  欲潮翻湧嘗未得

  第五章 欲潮翻涌尝未得
  这一睡,醒来已在掌灯时分,湛蓝轻轻地拿掉搁在她胸上的手,却挣不脱压在她身上的腿。男女在先天上就已分了优劣。
  竺修之知道湛蓝的挣紮,但是他不想动,抱着人睡觉真的很舒服,他以前怎麽没发现?不过,他好象抱过那几个父皇送的妾,只是没这种温暖的感觉。
  他换个姿态,整个头,半个人趴在湛蓝身上,手还顺便揉捏了几下,嗯,真香,真软。
  湛蓝看着这个得寸进尺的闷王爷,他知不知道他很重耶!
  湛蓝推着他,想把他推下去,她呼吸都有点困难了,但是只移动了寸毫。
  竺修之非常享受这种推搡,她那柔弱的小手哪是在推开,象是给他按摩,一推一晃,让他的脸磨擦着下面的大玉桃好舒服,而且他看到那个肚兜的带子已将松散下来,他故意将身体沈了沈。
  果然,湛蓝推地力气更大了些,她难受啊!
  竺修之盯着眼前那粉红色的挺立,嫩嫩的,周围还有淡粉色的光晕,象一朵含苞欲放的娇荷般惹人怜爱。
  他轻轻地咬了一下。
  湛蓝卒不及防的倒吸了口凉气,瞬间如电击般酥麻她的全身。她使劲得想推开他,却纹丝不动。
  竺修之又轻轻得舔了一下小嫩尖,看着沾着口水的小嫩尖变得挺立,变得晶莹,他扑上,重重地吸进嘴里用舌头挑逗着,吸着,咬着,拉着,仿佛能吸出甘甜的汁水来。
  湛蓝被他太过突兀的举动弄得战栗连连,酥麻不已,推着推着力气越来越小,推着手慢慢变成搂着闷王爷的头,嘴里还细细地发出呻吟……
  那若有似无的呻吟,对竺修之简直就是强烈的春药,他整个人爬到了湛蓝的身上,轻咬着的嘴,变成了拱着那对大玉桃,让大玉桃一耸一耸的荡漾着,白嫩嫩的乳浪刺激着他的视线,恨不得能把她们揉进身体里去。
  他一会儿拱着,一会儿啃着,还用脸蹭着,大口小口的吸着,他的身体越来越紧绷,下面的硕大死死地顶着她的柔软,恨不得能穿衣而入。
  湛蓝被他弄得浑身酥软无力,抱着他的头的手只能随着粘在胸上的头一上一下无意识的来回举动,她的双峰被他揉捏得如此彻底,她最喜欢他轻轻地啃咬她,那阵阵酥麻夹着一丝疼痛,让她一会儿酸软无力,一会儿战栗连连。
  下面的灼热虽然隔着两人的底裤,但依旧烫得热辣辣顶在她的私处,想要不顾一切往里挤。她早已放弃坚守阵地,这是他的王妃,他的权利。虽然她的伤才刚好,但这位闷王他有份体贴的心已让很满足。
  他的手摸索着,想拉下湛蓝的裤子,越忙越不行,就在他想使力撕拉时,鼻孔里两管鲜血喷射而出,滴在了湛蓝白嫩饱满的大玉桃上。
  两人被这一激,都回过神来。
  竺修之看着湛蓝胸前那沾了血水的大玉桃,白嫩中更显妖艳。湛蓝在他又想对着她的双峰低头时,惊吓地连忙起身,都什麽时候了,还想乱来。
  “王爷,快快躺下。”湛蓝把他按了下去,慌乱中拿衣服去擦。
  竺修之是有点尴尬的,又不是没开过荤,也不是没碰到过极品,竟然到今天这种地步……
  不过他的那点羞涩马上被眼前的美景所替代,湛蓝只顾着帮他擦拭,慌忙中拉上的衣服又散了开来,一对大玉桃没有肚兜托着,也丝毫不见下垂,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晃着,上面喷了他的血水,点点滴滴,倒象红透的桃子,真让人想咬一口。
  湛蓝怎麽觉得血越擦越多了,她一看他的眼,这色鬼居然还盯着她的双峰。
  她一扔衣服,坐起身来,也不管身上的血有没有擦掉,就将肚兜系了起来,血多啊,流光了活该!
  竺修之有点失望了,流了这麽多血,还没吃到呢!
  不过美人就是美人,那眉角含春的双眼,红润的双颊,还有那微微翘着的红唇,真是粉雕玉琢般。那粉红色的肚兜,包裹在她身上,饱满的胸,细细地腰,更显婀娜。
  他的视线随着她穿衣後而消失在门边,他喷得是上面,下面还涨得难受。十五天,是他对自己太自信了!
  ~~~~~~~~~~~~~~~~~~‘‘
  各位亲亲:
  喜不喜欢这种隐而不露的;如果喜欢;请多多支持~~~~~~请多多推荐
  谢谢~~~~~~~~~‘
  


☆、第六章  二奶小三聚一堂

  第六章 二奶小三聚一堂
  绿菌不明白,明明王爷和王妃已经和好了呀,也安安静静地睡了一下午,为什麽她就出去打理晚饭这一会儿,回来就变成两个血人了。
  这次流得居然是王爷的血,男人做这事也会流血!难道是王妃太勇猛?还是她准备报复王爷?真难为她这次该如何向管家解释这血衣的由来。
  洗澡梳洗完毕,湛蓝第一次和竺修之一起吃饭。
  湛蓝知道王府的饮食风格是简单而精致,对品质很挑剔。半个月下来,还没有重复的菜色上来。相反量不多,平常她一个人也就四菜一汤,今天两人变成六菜一汤,和皇家的奢侈极不相称。
  倒是那装了菜肴的盘碟,都是上好的玉石和瓷器,一溜金边,更显晶莹剔透,彰显了皇家气度。第一次吃饭时就喜欢上了,她暗忖如果拿一个回现代,她这一辈子都不用愁了。
  食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95 1479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