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金风玉露暗度98-第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谁点的火,他得找谁来灭。他施展轻功往府里飘去,那个该死的冷岚,她想欲擒故纵,引起他的注意?
  他根本无意奉旨成婚,但也轮不到她来府上叫骂,她不想嫁,那他偏娶。反正总要成婚,对象是谁无所谓,他一向清冷,对女人也一样。
  夫妻洞房他也无所谓,那样的身材,那样的容貌,府里的几个妾都比她强,但那白痴的女人居然拒绝他上床,还向他挥鞭。
  鞭子确实使得不错,但对象是他,只能说是班门弄斧,三两下就打的她弃鞭在床,拉扯之下,撕毁她的衣服,才发现胸前裹了好几层布,怪不得没胸没腰的。
  他恨她对他的欺瞒,以为他是好色之徒啊,那便色给她看!当下他制服了她,不顾她强烈的反抗,除去了一层层的布条,一对丰满而坚挺的桃子晃到他的眼前,他当下就窒息了,虽然有好几个妾,但从没见过这麽漂亮挺立的,下面是纤细的腰身,修长而有力的双腿,他觉得这指婚也不错。
  在那一刻,那满腔的怒气慢慢转变为欲望,理智渐渐远去,他化身为野兽,迅速褪去两人的衣物,重重地压了上去,是她的王妃他理应享受。
  虽然冷岚会一点武功,也够泼辣,但无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更何况男女有别,她被压在他的身下,不得动弹。他重重的捏着那对大桃子,入手细滑而弹性,那种感觉没法形容。桃身白嫩细腻,由於刚才两人的对打而微微透着粉红色,粉色而柔嫩的桃尖由於他的刺激,微微的突将起来,向他诱惑着,他飞快地含在嘴里,急切地想知道她的味道,真如想象的一样甜美,那种细腻而温暖的感觉在他舌尖绽放,鼻间还传来丝丝幽香,他只想获得的更多,一边啃舔着,一边用脸蹭着,一只手捏着,拉着,转着,另一只手向下探去……平坦而结实的小腹,光洁有三角地带,那还微闭的双唇……
  冷岚的反抗对他来说只是增加了他的性趣,增加他的征服欲,象个初经人事的毛头小夥一样急不可待,找到入口,不顾干涩,不顾阻碍,不顾疼痛,重重的顶了进去,那一瞬间如电击,他浑身战栗,他已经听闻不到冷岚撕心的哭喊,已感觉不到她的反抗,他只沈浸在紧窒的如丝般的温暖中……闭着眼睛,只想着深入,深入,再深入,深入让他满足了又不满足……
  不知过了多久,他激烈地射在了里面,才睁开眼,发现冷岚早已昏了过去,呼吸微落,眼角都是泪痕,还浸湿了枕头,他发现自己象禽兽,象一个饿了几天几夜突然发现珍肴一样,不顾一切拆吃入腹。
  看她着精致而小巧的五官,苍白的脸色,皱着的双眉,泪湿的睫毛长长的向外翘着,那双唇略显厚的微微嘟着,他第一次亲吻了女人的嘴,如此的甜美,柔软,从她的嘴到脸到耳朵,再到她的脖子,再到她的胸前,他细细吻着。
  他决定承认她是他的王妃。
  他温柔的吻他留下的指印,牙印,他不知道他可以如此疯狂,他从来都不是纵欲的人。看着晃眼的白嫩,他很快又有了反应,埋在里面的又灼热坚硬起来,还好这次有了他的精液,应该会让她好过一些。
  他不似刚才的疯狂与激烈,慢慢地推进,细细品尝前端那种推开阻碍的丝滑与挤压,还有整根没入的温暖和紧窒,真是妙穴天成,是那样的紧致。当他缓缓抽离时,里面的还紧紧的吸着他,欲迎还拒,他都舍不得出来,每次抽离一点点,重重的顶进去……在越来越多的快感下,他不由自主的加快速度,突然,身下的人有了反应,动了一下,她的腿缠上他的腿,他更感觉她在里面突然紧紧的吸附着他,这种感觉让他快把持不住了……
  “天意,轻些……”如此柔情的呻吟,如此时刻,却喊的是他人。
  他再也不需要怜香惜玉,也无需克制自己,狠狠的揉着那对柔软,再重重的吸进嘴里,她喊的人到底是谁,是否也这样对待过这对大玉桃,他更加勇猛的挺着腰身,是否也有人体会过她的温暖紧致,他再一次放纵自己驰骋……
  想到那一晚,他身体紧崩的难受,他知道他不顾自己的粗长伤了她,在床上躺了好几天才能下床,也知道她是处子,但他就是屈憋的难受。想要抗旨拒婚,又拒绝洞房,是不是因为那个“天意“?他都打算承认她这个王妃,为什麽还要让他知道这些,她的生活圈子很简单,虽然隔三岔五在街头扮侠女,打抱不平,但不管男女都没一个叫“天意”的。
  她是一个怎麽样的人?
  这十天来她没有走出房门一步,以她火爆的性格到现在居然还没有找他来报仇……
  作家的话:


☆、第三章  坦障鄬Φ酪蛴桑℉^_^

  竺修之看着床上酣睡中的冷岚,就一阵热血上涌。
  那床艳丽丝滑的百子被只盖住了她下半身,微透的春衫敞开着,即使平躺着,那一对大玉桃还坚挺的耸立着。肚兜的带子有一根散开了,露出一大片白嫩嫩的胸部,上面还有些青痕,他微微地皱眉,那是他留下的。
  他克制住有些擅抖的手,走过去,轻轻地替她盖好被子。再看她紧皱的双眉,即使在睡梦中也不得舒展,小脸相较於那晚,倒有些血色了,红艳艳的嘴唇微微嘟着,引人采颉,他盯着看了好一会儿,冷汗从他额头留了下来,只要吻一下就好。
  他倾过身去,轻轻地亲到唇瓣,一如他印象的柔软甜美。他缓缓地细细地舔着她的唇形,只想要的更多,手不由自主的穿过被子,覆上了她的胸,轻轻地揉捏着,那样的丰满盈实,细腻光滑,让他爱不释手,告诉自己,再一会儿,就再一会儿……
  再一会儿後,他已经挑开了肚兜,入眼的春光让不由自主的用嘴细细的啃着那对大玉桃,舌头挑逗着桃尖,上面还有留着他的牙印,希望不要留下疤痕才好,他以後一定好好补偿她,好好待她。
  他的手越过平原,已来到了下面,只是怕弄醒她,轻轻的捏着,摩擦着,她下面光洁无毛,是白虎,他喜欢干净的女人。他隔着底裤轻轻摸着,是如此的甜美,又是非人的折磨,他感到手指微微的湿意,即使在睡梦中,她的身体还有反应了……这一认知,让他的手他的嘴更不想离开,他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这哪还是平常的那个自己!
  睡梦的中湛蓝,感觉身体一阵阵的酥软,胸部的触摸好温柔,那嘴啃咬的自己又酥又痒;让自己不愿醒来,哦,又在摸她下面了,还拿那个顶她,天意,她想睡觉啦!
  “天意,别吵……”湛蓝咕哝着,用手推开了那颗粘在她身上的头。
  这对竺修之无意是一盆当头冷水,他重重的咬住那桃尖,迫使她醒来。
  湛蓝一醒来,就对上那双不知是欲火还是怒火烧的通红的眸子,她很快反映过来,她已经穿越了,刚才不是天意,以後也不会再有天意了。心下一阵黯然。
  “王爷……”湛蓝冷静地看着他,这会儿能出现在这床上的,除了王爷,还会有谁。
  虽然已和他的夫妻之实,但她只醒了一小会儿,还没来及睁开,就让这位王爷弄昏过去了。
  竺修之翻下身来,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豆大的汗珠从他额下滴将下来……
  刚才她睡醒时眼中一闪而过的失望没逃过他的眼睛,“天意是谁?和你什麽关系?”
  湛蓝一怔,是她无意中喊了天意的名字吧,“天意?一个和王爷无关的人,一个和这里无关的人!”
  声音已渐清冷,“无关,在本王爷床上,还喊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
  湛蓝思量着,把她不是愉儿的事告诉眼前这位有什麽风险?但是不说,她又确实扮不成愉儿,她不会功夫,不会使鞭子,她不认识这个社会,没有她的热情泼辣……
  竺修之看着眼前冷静的冷岚,皱着眉,说是又不是,不是却是的,难道五年前那老和尚预言是真的……
  “你到底是谁?”
  湛蓝看着已然平息下来的王爷,这人真是不好相处,前一刻还在她在身上欲罢不能,这一刻却翻脸相对,她衡量着哪个更安全……
  “我说如果,如果我不是冷岚,王爷可信?”湛蓝还是躺着,拉了拉被子,恰巧还有一截白嫩的胸脯没盖严实,她笑着,明眸灿灿地对着他。
  竺修之强制让自己镇静,他已明白,他对这具身体没有抵抗力,他活了二十多年,不是不喜欢女人,是还没有遇到喜欢的女人。
  他把视线固定在了她的脸部,“你是从哪来的魂魄,冷岚呢?”
  竺修之的反应让湛蓝大吃一惊,这到底是什麽地方啊,这种事都这麽平常,三两下就能猜出来的,不希奇?她七上八下的小心肝,终於渐渐放了下来。
  “我叫湛蓝,来自现代,你肯定没听说过的,而你们这里在我们的历史上也没出现过。我是生病死的,死时25岁,天意是我老公。冷岚估计在新婚那晚已销香玉损了。王爷可满意?”
  竺修之不着痕迹的拭去头上冷汗,活了这麽大,这事是他第二次受惊吓,真是天大之下,无奇不有,说难听一点,这是借屍还魂,肯定有那麽一刹那,他在和屍体……越想越不能镇定,他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
  湛蓝看着脸色低沈的竺修之,心想,这事在这儿虽然多,不过自己碰上肯定要一个过程,这位王爷心理素质已然不错了,毕竟这也算是借屍还魂,哎,借屍还魂哪,太难听了!
  她试探着说:“王爷,夜深了,要不明天再谈?”
  竺修之还在惊魂中,毕竟老和尚当时的预言和实际碰到这事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更何况这人还是以後和他相夕相处的王妃……
  没反应,没反应,难道他想现在谈?湛蓝坐了起来,“王爷,虽然这事儿在你们这里不希奇,但是我想还是瞒着别人比较好,尤其是冷将军,我怕他受不了,再怎麽说,冷岚已不在了,还有……”
  竺修之後面的没听到,入耳就只有她那几个字“不希奇”,这天杀的女人,从哪个古怪的角落蹦出来的,居然说“不希奇”。
  “你这是屍变,是借屍还魂,是妖孽,是要点天灯的。”竺修之已然接受事实,但也不能让她好过。
  湛蓝脸色大变,她不会还没开始重生,就又要SAY…BYBY了。
  “王爷,那个,其实说好听点,其实也是我的重生啊!”湛蓝只能抓住眼前这根救命稻草,“再说了,我除了灵魂不是冷岚,其余无异的,只要王爷不说,别人发现不了的……”
  竺修之无言的拿眼睛瞪着她,这女人真的有二十五岁了,说了他生平最长的一句话: “既然你不怕别人发现你不是冷岚,为什麽还要告诉我?”
  “这……这不是你已经猜到了啊,我以为你一下子就能看穿了,这事儿肯定有先例。”湛蓝叹了口气道,原来是她想歪了,“再说了,我对这里的一切都不熟悉,有你的帮助我会比较好的适应。”
  竺修之看着眼前一脸失落的佳人,很难想象里面驻着一个不一样的灵魂,五年前老和尚那个“是她非她”的预言犹在耳。说那是他命中的一个坎,至於怎麽样应对,老和尚只说了一句,一切随心而已。
  随心麽?
  竺修之不顾湛蓝的诧异,缓缓的解下衣衫,躺在床上,顺手将她拉进了怀里,鼻间幽幽的暗香,胸前是柔软的暖玉,这种感觉不错!
  他闭了眼,清冷地说道:“睡觉!”
  湛蓝终於明白外界对这位四王爷喜怒不定,性格怪异的传言,他的确实不应该用常人的思绪来衡量。
  在这麽鬼异的情况下,居然还能拉着借屍还魂的她睡觉。既然都能这麽温柔地抱着她睡觉了,说话就不能宛转一点。
  湛蓝思前想後,得出结论:小时候受过刺激,以致於性格扭曲,外加面瘫。
  她调整了一下自己,稍微离开了他一点儿,虽然她是他的王妃,但她不习惯和天意以外的男人相处。
  竺修之感觉怀中的搔动和疏离,霸道地搂得更紧了,不管这身体里面的人是谁,这身体都是他的王妃,冷岚也好,湛蓝也罢,不一样的魂魄对他来说都一样,反正他都是第一次接触,一切都要重新开始的。
  既然是他的坎,他就要把她平了。
  刚挪出来的空隙,转眼又合地严严实实,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感受着他温热的呼吸,她没来由的感到安全,和在天意怀里的感觉差不多,只是天意的肌肉没这麽硬。
  “我们不谈谈吗?我已经不是冷岚了,能不能放我离开王府?”湛蓝道。
  然後她就感到抱着她的手臂又紧了紧,她的胸都被挤得严重变形了,还闷得她好难受。
  好,那是不同意!想想也是,都能立马抱着借屍还魂的她睡觉了,肯定不会放她离开的。
  那她继续,“愉儿会的,我都不会,这里的人我都不认识,我不知道该怎麽办?”
  良久,湛蓝听到了回复。
  “你会什麽?”
  “我以前画动漫的。”湛蓝说完看他微皱了一下眉,马上解释到,“就是专门画画的。”
  竺修之微开了一下眼,有点不相信,画画?“还有?”
  “我也会弹琴,弹得还不错,”湛蓝再仔细想了想,发现会得还真多,“下棋也会,烹饪也不错,十字绣也很好。”
  竺修之依旧闭着眼,没什麽反应,只是嘴问道:“还有?”
  湛蓝抬了抬头,朝他摇摇头,她觉得自己会得够多了,她是现代人耶,会这麽多古代的东西不容易!
  半晌,久得湛蓝都以为他睡着了,只听到他说,“你如果不想被点天灯的话,你这事最好谁也别说。”
  听後,她大大的叹了口气,终於安全了!有王爷的庇护,就不用每天战战兢兢的过日子怕露出马脚。
  湛蓝由衷地说了声“谢谢”,主动往他怀里钻了钻。她只感到他的手臂又紧了紧,然後传来略微沙哑带点气愤的声音:“睡觉!”他突然发现今天晚上讲的话是他以往一年讲的量,郁闷!
  湛蓝暗忖,他都不介意她是借屍还魂了,她是不是也该放下矜持,安心作他的王妃,毕竟今天这种结果,比她预想都要好!
  他的手能不能不要按在她胸上,很沈的。下面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94 1479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