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金风玉露暗度98-第1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不时的喊着,“啊……不……要啊……嗯啊……”竺修之不明白她到底是要还是不要?
  但是他要,箭已上弦,今晚无论如何都要顶到花蕊,都要在里面射放!
  他加快了大龟头磨研的速度,立刻传来了湛蓝意乱情迷地低吟,“不……要了……受…不…啊……”。龟头迅速转动,不仅带着炙热和闪电,更是带出了泛滥的汁水,浸润着粗壮的男根……
  竺修之看着差不多了,长痛不如短痛,臀部一沈,一个重重地挺身,如排山倒海般,撑开窄小紧致的通道,一冲到底,至全根没入,他一个轻颤,趴在湛蓝身上感受着下面的湿热吸附和抽搐,同时吻上湛蓝的红唇,把她痛苦的惊呼吸入口中……
  湛蓝被他一顶而入,那种撕裂般被贯穿的痛苦只想要缩成一团,谁说这种事一回生,二回熟的……这具身体都第三次了,为什麽还这麽痛……
  竺修之一边安抚着湛蓝,一边提着精瘦的臀一会儿轻轻地磨着,一会儿缓慢地抽动着,还好下面泛滥的春水起到了很大的润滑作用,使得轻松一些……
  湛蓝不安的扭动着,她也不知道她扭动着是为什麽,是想把它挤出体外,还是想获得更多的快感。
  他研磨时,她甚至可以感觉到他大龟头的边缘,他抽动时,感觉到了他的坚挺上还有一条条的的突起,哎,这是什麽?难道是他的经脉?这个经脉带来的磨擦太不可思议了,竺修之只缓慢地、轻轻地抽动了几下,她便不能自已地呻吟起来,“啊……不要……嗯……不要……”,酥软就从她内壁传到腰间,一阵经挛抽搐,她就到达了高潮,摊掉了……
  竺修之埋在里面的坚挺感受到了她高潮时强有力的收缩,象同时有很多小嘴巴在吸咐他一样,腰间一阵酸软,精关一松,一股炙热急射而出,他不禁闷哼着,“哦,你这个小妖精,我受不了……”
  湛蓝的小肉洞本就轻颤不止,被他的精液一烫,又是一个颤抖,吸裹着竺修之虽然射过但还坚实的男根,两人又是一阵颤栗……
  竺修之趴在大玉桃上,享受着射精後的余味,虽然这麽快就缴械投降,但是快感一点都没少,“老婆,你的功力很高深哪,老公我这麽快就不敌了!”
  湛蓝闭着眼睛,根本没力气回复他的调侃,高潮後的余波还伴有轻颤和酥软,便何况他的下面还埋在她体内,她从心底升起被充实的满足。
  竺修之支起身子看着满脸红艳妩媚的湛蓝,闭着的双眼睫毛向上翘着,双唇被他亲吻的通红,一头黑丝般的长发淩乱地披散在床上,白玉般粉嫩的大玉桃红痕斑斑,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着,为什麽才一个白天不见,她就越变越漂亮,越来越勾人魂魄了!
  他挺了挺腰,埋在她体内的大肉棒顶了顶,磨了磨,做爱做的事,原来只有和爱的人,才会越做越爱,越爱越做……
  “哦……不要……停下……”,湛蓝感受到他蠢动的大肉棒,有气无力的低吟着,再继续,她一定要昏了,她还有事要问他。
  “老婆,到底是不要,还是要?”竺修之说着又重重地顶了一下。
  湛蓝抡起酥软无力的小粉拳,敲打在他胸上,“你这只……闷骚的……色狼!”
  竺修之抓住她的小粉拳亲了亲,他知道她累了,但就是禁不住想逗逗她,他越来越享受和她在一起的温馨。
  湛蓝挣紮着想挣脱被他包裹着的手。
  竺修之随即低呼,“妖精,别动,我会受不了的。”她的扭动让她的小肉壁摩擦着他一直插在里面的坚挺,再动,他会忍不住跟着大动的……
  想到两人裸体相对,而且他的大肉棒还插在她里面,涨得她满满的,实实的,痒痒的,她难为情地又闭上了眼,眼不见为净,她扭动了几下臀部,“色狼,快出来,我有话要问你!”
  随着她的扭动,竺修之趁机快速地、小幅度地抽动了几下,象偷食成功的小孩子般得瑟,“不要,你这点福利还是要给我的!”
  湛蓝无言了,这个无赖、闷骚、耍宝、好色的王爷,真是白天在人前那个清冷、寡言、无欲、怪异的四王爷……
  他时不时地动几下,磨几下,还顶顶她,这个样子,如果她在问他,你是不是觉得我变得很妩媚,变得更丰满了,她就无疑在勾引他了,这个色狼估计是万分乐意地探索下去……
  竺修之用手支着身子,挪动身体的时候不忘趁机为下面的小弟弟谋点福利,这种看得到,吃得到,但咽不下去的感觉真是折腾人。
  “蓝儿,你怎麽变得这麽妩媚,这麽勾魂,而且这里……”说着故意用嘴吸咬了一下她已如小樱桃般艳丽的小嫩尖。
  被他淬不及防的偷袭,湛蓝倒吸了口凉气,浑身轻颤,“哦……”一声,狠狠地把他的头推开,随着两人扭动,埋在她里面的大肉棒也是又顶又磨的,让她又禁不住呻吟出来,他是故意的,色狼……
  竺修之感受着下面传来的快感,道,“蓝儿的大玉桃也变得更丰满了,而且蓝儿现在好敏感,好热情!”说着不忘讨好地摇摇屁股。
  湛蓝对於他的无赖行径不予理睬,她偏不动,不让他得逞,这男人还没让色迷了心窍,也发现了,“我早上起来就变成这样了,眼神好妩媚,身体一直很酥软,敏感,而且下面的流得也很多,按理说虽然经历男女之事,女的会变得有女人味,但也不是我这种骨子的蜕变,我是不是中了什麽毒?”


☆、(14鮮幣)30、龍根龍徽的顯現(H^…^

  竺修之听了湛蓝的疑惑,及看到她不同以往的媚态,也不敢吊以轻心,放平湛蓝的手,仔细地把了脉,脉相急促,因为刚才的房事,这很正常,但怎麽会隐隐有一丝气息在她体内急走?不仔细或医术不如他的,还真把不出来?
  湛蓝看着他微皱的眉,“真中毒了?”
  竺修之摇摇头,“昨天皇祖母是唯一碰到你的人,但实在想不出皇祖母有对下毒的理由。”
  “那药膏呢?”湛蓝也想不出一位奶奶有对孙媳妇下毒的理由。
  “我昨晚都仔细看过了,两种药确实都是蒙国的,里面也没有掺毒。”竺修之又看了看她的眼睑,也无异。”
  湛蓝红着脸道,“我怎麽感觉自己象中了春药呢?”
  看着湛蓝忸怩羞涩的眼神,发现无论她是嗔是怨是笑,都是万种风情,确实不是一个十五的小姑娘能散发出来,“难道皇祖母为了我的性福,所以对你下了春药?”其实她的身体远不止中了春药这般简单,但为了安她的心,只能如此说。
  湛蓝想想也不无可能,但她何时下的药?“你有没有发现,你今天那个……和昨天也有些不一样?”
  竺修之当然不会放过机会,轻轻地磨着,“嗯,和你一样,变得丰满了,喜欢吗?”
  湛蓝感受着他的律动,那条条经脉增大了摩擦,又象有无数条小蛇在她里面爬行吸咐,让她很快就有了快感,“嗯……你停一下……你不觉得你那……上面长出了很多经脉吗?”
  竺修之当然发现了,只是刚才顾着攻城夺地,无暇细想,为什麽他的身体也会产生变化,而且他觉得自己刚才虽然泄过了,但还是精力充沛,一点都没有软化的迹象?
  “那个,要不我抽出来看看?”竺修之好笑地看着湛蓝的反映,“你会不会舍不得,不让我走?”
  湛蓝给了她一个自以为是的白眼,看在竺修之眼里,却是不折不扣的媚眼。她虽然觉得难为情,但为了解开真相,她只好红着脸,“出来!”
  竺修之在两个重顶之後,在湛蓝的低呼呻吟中,缓慢的抽出来,湛蓝觉得体内越来越空虚和瘙痒,禁不住收缩小肉洞,弓起身体,却刚看到两人交合的地方,她白嫩的双腿间正在缓缓抽出一根巨大狰狞的红色大肉棒,上面条条青经,高高凸出,缠绕着。
  “啊!”怎麽这麽难看,而且怎麽这麽粗了,都有她小手臂粗了,涨成红紫色,上面青经凸显!天意的清爽好看多了,虽然只有他一半粗大,但已让她这个小家碧玉受不了!
  她看着缓缓而出的大肉棒,天啊,这麽粗的一根刚刚真的塞在她里面,怪不得她又涨又痛的如此厉害,而且没几下就让她瘫掉了……
  竺修之缓缓抽出来,离开灸热紧致的包裹,让他万分不舍,看到两片大花瓣被撑到贴在大腿内侧,上面的小花蕊红艳艳的,粉红色小肉洞周围的嫩肉被绷得紧紧得,而且里面的小嫩肉也随着他的男根翻了出来,还吸咐着他的男根,他恨不能再顶进去,再抽出来,不过看着盘旋在他男根上面又粗又凸的青经,他也好奇着,抽出来的越多,越象一条条小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龙族的族徽,他是龙族的传人?那父皇、那几个皇兄弟是不是?
  对於是龙族的传人,别的什麽好处利益他不在意,但有此利器,还不怕以後蓝儿在床上服服贴贴!只是他经历男女之事已下不十次,为什麽会在蓝儿身体里得到隐现?
  湛蓝被他异於常人的大肉棒抽动得酥麻的蜷着身体,一阵空虚,原来他已经全部拔了出来,湛蓝被眼前的景象吓坏了,不知道哪儿来的速度和应变能力,拉过一旁的被子迅速盖在身上。
  太吓人了!那紮人视线的蘑菇头足有她拳头那麽大,红艳艳的,泛着油亮亮的光,上面还滴着似浊白近透明的精液,整一根就象她伸直握拳的前臂,粗长而又狰狞昂扬着,象一条盘族的巨龙,好象正饥渴地注视着她,随时要扑过来吃了她一样……
  竺修之看着湛蓝惧怕的可爱反应,对她的表现非常得意,美中不足的是他刚抽出来的一刹那她翻涌着白沫,粉嫩而晶莹的小肉洞,那真是一肉洞哪,只是湛蓝反应太快,还来不及细看……
  再看看自己坚挺上翘的男根,又粗又长,整根都有点红得发紫,而且根身青经缠绕,汇於他龟头的下缘,整个龟头铮亮光滑,气势汹涌,是不太美观,这形状、这尺度、还有这气势,确实有点吓人。
  “蓝儿,你觉得为夫这杆长枪如何?”竺修之对於自己老二的转变非常满意,那是他和蓝儿性福和幸福的桥梁。
  湛蓝缩着身体往里躲,不顾害羞地瞅了一眼他的全貌,这哪里还是枪,说是门大炮也毫不过分,炮筒粗大不说,而且下面长着茂盛的黑草,两颗卵蛋大的象两只鸡蛋,也是红中发紫,象个炮架,支撑着上面的大炮筒,太……太……威武张扬了,她用手朦着眼睛拒绝再看。“你……你暴露狂,你还不想想为什麽我们变得这样?”
  竺修之看着自己的分身,把阵阵疑云压在心底,希望接下来蓝儿的症状不会象父皇的那些个妃子,但还是轻佻地道,“估计是皇祖母给的春药太厉害了,难道蓝儿不喜欢!”
  湛蓝又羞又气,不再理他,即使她闭了眼睛,脑中还是他威武狰狞的大肉棒,还有就是她身体还是酥软不止,下面还是又痒又麻,而且不知是她的汁水还是他的精液,热乎乎地从她的细缝流出来,她的腿间,她的屁股,粘湿湿得一大片……
  竺修之看着双手朦眼的她,薄被下面的大玉桃顶地高高的,还上下起伏着,估计蓝儿也休息的差不多了,而且这变成龙身後的第一仗一定要打得漂亮,他自动忽略刚才那已射放过的一段。
  在眨眼间,在湛蓝还在恼羞间,竺修之已扫开被子,分开她的两腿,挤趴在了她身上,嘴不停的拱着大玉桃……
  “啊……”,等他差一步就冲锋陷阵,全部到位了,湛蓝才後知後觉传来惊呼,她扭动着,用腿乱踢着,用手乱推乱挥着……
  没一会儿,就传来湛蓝地尖叫,“不……要啦……不……啊”
  原来竺修之趁着她扭动反抗,昂扬的分身快速磨擦着,瞬间就被她的春水和他的精液浸滑了,然後对准她的小肉洞,迅速地顶了进去,果然洞外洞内两重天……他再也忍不了,缓慢地抽动起来,感受着自己的分身,自己的条条小龙在里面被磨擦,被吸裹,被挤压……
  很快,湛蓝的尖叫就变成了低吟,火辣辣地涨痛在他的抽动下变成了骚痒和酥麻,那根根分明的青经划过肉壁,象流星在天空划过,留下一条条的眩烂在她脑中炸开了花……
  “哦……哦……受不了……嗯……”,湛蓝难耐地呻吟着,紧紧地抱着竺修之的腰,提着臀,配合着,扭动着,快感象潮水一样一波波地袭来,她沈溺在他身下,只能不断地娇喘呻吟着……
  竺修之怕伤到她,不敢重重地狠狠地顶,只是小幅度的快速抽插着,磨擦带来的热度燃烧着他全身,他闭起眼,任凭快感支配着意识,仿佛看到一巨龙在水中翻江倒海,尽情遨游……
  ……
  竺修之看着已然受不了昏过去,颤抖不止的湛蓝,几个深插猛顶,在她不断收缩的小穴里射出了灸热的精液,终於在一阵阵难以言语的颤栗快感後,心满意足的趴在了她身上。
  他动了动里面已经半软的龙身,塞在小穴里不想也不舍得抽出来,如果他真的是龙族传人,那他射在她里面的就是名副其实的精华,对她大有帮助!
  作家的话:
  这几章H得太多了,我也H得受不了啦!H写得太多,情节就比较散,比较慢了!


☆、(11鮮幣)31、深夜罰跪遇和尚

  春末夏初的清晨,太阳才刚刚露出半轮火红,一切都沈浸在寂静的薄雾中,微风还尤带着丝丝凉意。
  竺修之来到後院,轻提一口气,瞬间如一缕白烟般飘上了足有三丈多高的大树稍。他心中窃喜,几个纵跃,已踩着树稍围着夜园急飘了一圈。
  忽然,他停下来举手往有房间一般大的假山推出一掌,只听假山传来轻微的“哔啵……哔啵……”的声音後,渐渐塌了下来,变成一大堆细小的沙石。
  他对现在的功力有点不可思议。换在昨天,他也可以一掌将这座假山击成碎石,但必需使出八层功力,而且必然会有巨大的声响,绝不可能如现在般,他只使出五层力便悄无声息的就将它击成粉末。
  到底是龙根显现的转变?还是与蓝儿的房事获得的益处?他心底最疑惑的还是蓝儿。
  他之前与那几位妾氏行房时,宫里的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001 148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