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金风玉露暗度98-第1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看着湛蓝仰着优美的脖子,闭着眼睛,脸上的痛苦已渐去,而且还挺着被他揉捏的红肿的双峰磨擦着他坚实的胸肌,双腿紧紧地夹着他,他抽出一点点,她就提着臀迫不急待地马上吸咐过来,他每顶到她深处,她都会低低的轻颤吟嗯着,然後双腿夹得他更紧些。
  湛蓝柔弱、露骨的呻吟象催情剂,而她随着他抽动而上下荡漾粉红的双乳,更是一场视觉盛宴,他情难自禁得加快抽动地速度与幅度。
  他抽出半根,又快迅地顶进去,在她津液的湿润下,虽然还是那麽的紧致,但已相当的顺滑,他如此几下,便压低臀部沈沈在顶到最里面,快速的旋转研磨,快感从前行的蘑菇头,到全根,一直传到身体各处,堆积的越来越多。他禁不住 “啊……”呻吟出来。
  湛蓝早已无法顾及竺修之,只知道那根比天意还要大上很多的男根,正在她娇小粉嫩的小洞洞里进出着,给她带来痛苦,带来充实和酥软。天意其实比之一般男人已经要粗长很多了,比之西方男人毫不逊色,别问她为什麽知道,那是因为天意觉得她太过害羞,硬逼着她看了很多的A片,进而学习演习了很多春宫姿势,当然天意也是让她知道,她的男人是宝,是女人性福根源。
  而竺修之的粗大坚挺,已是她所看过的A片之最了,她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悲。但是女人的容忍度确是非一般能想象的,这麽一根和小孩子手臂差不多粗的大肉棒,居然也让他捅进去了。
  她只是觉得自己整个腹部都涨得难受,象要被撑破了,但那里却升起一丝丝的酥麻,而且他的大肉棒塞在自己下面的洞里又热烫又有弹性,好舒服。
  他缓缓的抽动,研磨,每次他抽出一点点她就觉得好空虚,马上提臀吸咐过去,却又好象在迎合他下次的深入。她喜欢他顶入她,然後细细的研磨,她不知道这样的慢磨细推也能生出这样的快感,看来男人粗壮的利器确实决定着女人的性福。她早已不知道自己的呻吟是多麽的露骨,多麽的销魂。
  当竺修之加快抽插速度,轻轻抽出,沈沈顶入时,湛蓝都感觉到他已顶到她的子宫了,她惊呼一声,身体不由自主的弓了起来,跟着紧绷着,吸裹竺修之的粗长男根举步难艰,让他跟着低哑呻吟……
  如果女人的呻吟是男人奋战不息的动力,那麽男人的低吟同样是女人的骄傲。
  湛蓝听着竺修之低沈沙哑的呻吟,这是她穿越到这里最动听的声音。原来冷淡如竺修之,在床上也和别的男人无异,也会发情,也会情难自禁,也会呻吟。
  她忽得抬起头,半挺起身,轻轻咬住了竺修之胸前一颗小红豆。
  竺修之一阵颤抖,胸前的酥麻刺激传遍了全身,全身的毛孔立刻都竖了起来,他紧紧抱着湛蓝的头,再也禁不住的大声呻吟了出来,“噢……噢噢……噢……”
  他紧紧抱着湛蓝的身体,加快了下面的抽插,上面的刺激还有小肉洞的紧致挤压,让他的腰间处一阵阵的酸软,快感从来没来得这麽快过。
  他每一次的抽送都是大半根出,大半根进,湛蓝觉得自己的春水都让他的大肉棒带的沽沽而流出,偶尔还能听到轻微的水声,而屁股下面早已湿湿了。
  而且他次次都好象穿过她的子宫,要顶到她的胃,要贯穿她的身体了,随着他抽插的加快,内壁被他又磨又撞的全都火辣辣,又酥又麻。而且她下面的洞口处好象要撕裂了,疼得厉害,可是他的子孙袋每次拍到她的洞口、她的大阴唇,带来的摩擦又温暖又期待。
  她早已没有力气盘着他的双腿了,她双腿分开微曲着,任由一阵阵快感,一阵阵酥麻从下面传来,她已经高潮过好几次了,嘴里随着他的每一次顶入都是意乱情迷的低感,都是销魂入骨的呻吟:“啊……啊啊……不行了……啊……不要……王……爷……我不……弄你……了啊……”
  竺修之全身的意念就在那不断进出,不断相互摩擦的坚挺上,丝滑、火热、紧致、挤压、吸裹,抽搐,他恨不得每次都能全根而出,全根而进,再重重地顶,再快速地转,但是看到湛蓝一副媚入骨髓的迷人样子,再加上她的小肉洞不停的抽搐,知道她今天已太累了,不能承受太多。
  他直起身,放开她,低头吻着她的眼睛,让她睁开迷蒙的媚眼,他忽然加快了抽动,湛蓝觉得他如装了马达般飞快地在她体内进出,酥麻马上从下面升起,她的肉壁,两人的交合处热烫热烫,异样的快感让她夹紧双腿,不停的扭动着臀部配合着他,还好他只是频率快,并没又深又重的顶她,阵阵酥麻从小肉洞传向腰间,阵阵酸软又从腰间传向全身,她受不了的“啊……啊……”几声,只觉得全身抽搐,抱着竺修之坚实的身体,不能动了。
  竺修之的坚挺被她急剧抽搐的小肉洞吸裹的更加紧了,他同样抱紧她的身体,重重地顶入,腰间一阵酸软,精关一松,滚烫的精液急射而出,喷在了小肉洞里,极致的快感让他後她一步紧跟着呻吟,“哦……哦哦……”
  作家的话:
  这一顿大餐终於吃完了,呵呵!下面一章会有一些小菜,总吃大鱼大肉,会腻的!
  接下来因为事情较多,做不到日更或隔日更,但一定会尽量。
  再次谢谢各位的支持和礼物,也谢谢你们的收藏!


☆、23、月光下聽春思春

  绿菌的脸已经烫得能煮鸡蛋了。
  她本来以为王爷和韩管家还在书房,没这麽早进房间,看到王妃翻来覆去热得睡不着,想端盆水来给她擦一下凉。却不想才跑了一趟厨房,里面就传来了王爷低哑性感的声音,从来没听过王爷除冷淡以外的声音。
  理智告诉她好离开了,但好奇心却让她的腿不想移动分毫,她在房间的右侧回廊处停了下来。里面很快就传来了王妃的呻吟声,声音听起来是那麽的柔媚,那麽的酥软和露骨,她马上飞红了双脸。
  她与王妃差不多年纪,这个年纪的女孩已到了婚配的年龄,话说哪个女孩不思春啊,而她思春的对象正是管家韩枫,二十儿郎,相貌英俊,武功高强,带着一丝江湖上的痞味和流浪味,细心观察还能发现他不小心露出的沧桑感,有时还带着三分忧郁。这样透着丝丝需要人关怀的大帅哥,她不动心才是不正常。虽然嘴上她总是在王妃面前编排他的不是,女人的不喜欢,有时是喜欢的表现。
  此刻她听着王妃销魂般的呻吟和娇喘,偶尔还传来“啵……啵……”的吸吮声,这事儿真能让女人舒服成这样吗?她想象着王爷在王妃身上怎样怎样,无奈她一个黄花大闺女,能想的也无非就是王爷揉捏亲吻王妃的身体和王爷拿他的那个插王妃的下面,至於过程不详。
  她听着里面越来露骨的娇喘,连王爷居然也传来了闷哼似的呻吟,身体越来越热,感到双腿的私处缓缓的有热液流出,她马上夹紧双腿。夹紧的双腿让她的私处有了短暂的摩擦和收缩,她情不自禁的一个战栗,下面一阵热液迅速流出。
  她想象着是她躺在床上,韩管家正压在她身上,亲吻着她的身体,在她的双峰上留恋不去,然後用他的那个来回在她的私处进出着,让她发出和王妃一样满足的呻吟……
  她越来越空虚,身体越来越热,底裤已是一片湿滑。还好,月光虽明亮,却谁也不会发现这双腿间的秘密,更何况此时无人会来此。她紧紧夹着的双腿,慢慢扭动着臀部带来的丝丝快感已不能满足她,她听着里面热火朝天的干劲,急切地想回去找东西揉搓填满她下面的空虚。
  她轻轻地转过身往回走,才发现自己居然端着水盆站了这麽久,双手都早已发麻了。
  她转过拐角,突然眼前人影一闪,她急步退开,却忘了双手发麻端不稳水盆,水盆顿时倾泄而出,淋湿了两人。
  她一看,居然是管家韩枫。月下一头披散的长发更显飘逸,而对方正用深遂的双眼用着研究的目光打量着她。这下,她的脸更是热辣辣,从热水变成的冷水泼在身上也毫无所觉,她居然让她的梦中情人发现她在听王爷王妃的春宫戏,她害羞的低下头去。可下垂的目光,却发现让她更羞愧的事,韩枫的衣服也让她淋湿了,淋湿了的衣服贴在他的身上,突出了他两腿间的大帐蓬,原来听墙角的不止她一人。
  她马上把视线调回自己身上,发现自己身上也早已湿透了,薄薄的夏衫早已贴合在她身上,而且她还是穿着白衣裙的,印出了里面粉色的肚兜,勾勒出了她丰满的胸线,裙子紧贴着她的双腿,在下面形成一个倒三角,还微微露出一点点黑黑的阴影。
  她知道,以他的功力,虽然这样的月光远不如白昼,但照样可以看得她一清两楚,她施展全部的轻功,在韩枫前面飞身纵去……
  韩枫看着循去的绿菌,眼前还是她紧致挺拔的双峰和下面模糊的阴影,虽然上面远不及王妃丰满,但坚实挺拔,手感定然不错。只可惜下面不是极品的白虎。他自嘲一下,白虎的女人是何其少见,三年的前她都不是。
  他已经三年没有开荤了,想不到今晚听个春宫戏居然让他下面变得如此坚硬高昂,难道是王妃的呻吟太过诱惑人心?
  王爷原先和他一起在书房,王爷抄写,他汇报情况,没一会儿,王爷突然离开书房往外走。他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王爷回来,他明天的工作还要王爷最後定夺,所以他往他们的房间走去,没想,还没拐过连廊,就听见王妃的低呻,原来王爷正在办事。
  他正想转身回去,可王爷的低沈性感的闷哼往他驻足了,原来王爷在女人身上也和别的男人一样。他无法想象清冷如王爷居然也会发出如此低哑满足的呻吟?
  他听到王妃柔媚入骨的呻吟,不愧是万里也难挑一的女子,不仅身材火爆,连呻吟都是如此酥软妩媚,听在耳朵里仿佛连骨头都要化了。
  他听着王妃时而呻吟,时而娇喘,还有偶尔的欲迎还拒的抗拒,及王爷亲吻吸吮时发出的声音,凭着三年前的丰富经验,推断着他们正在进行哪一步。
  当王妃的娇喘渐响,还带着丝丝战栗,王爷喉间偶尔发出“咕咕”的声音时,天哪,王爷居然在吸吮王妃的小花园,王爷居然也会做这种事,想当年他沈迷在她的美色时,他也只不过抗拒不了她的诱惑,吸舔过两三次而已……
  他突然想到,王妃会不会是珍贵的白虎呢?
  他眼前一具比三年前更加白嫩丰满的身体,那娇小还带点婴儿肥的王妃正在他身下娇吟低喘,他一步步的攻城夺地,从细腻柔滑的双峰,到平坦紧致的腹地,再到下面光滑的突起及中间的小缝隙、晶莹的褶皱小肉洞,他仿佛感受着里面被包围吸咐的快感……
  他要命的甩甩头,想把王妃白嫩丰满的身体甩出脑外,王妃不是他能意淫的,可是下面依然高举着旗帜不倒……
  作家的话:
  不好意思,这几天太忙了没更!
  再次谢谢各位的支持和礼物,这是对我最大的鼓励。昨天偶然发现本文居然上了清水人气榜,成长榜,还有网友推荐榜,真的好感动哦,尤其是网友推荐榜,真是太难得了。


☆、24、悶颍鯛數馁|變(小H~

  竺修之心满意足的看着已经累得昏睡过去的湛蓝,她虽然在睡梦中,但还是紧紧的贴着他,一只手还抱着他的胸,满脸都是疲备的满足和庸懒的妩媚。
  今晚的她有些异常,不象以往的矜持和害羞,甚至可以说有些主动和迫切,象是中了春药般……
  他细细回想了进宫的场景,除了皇祖母走近她之外,其余一切正常,但皇母祖也没理由要下这种毒,更何况冷岚对她根本没威胁和阻遏,而且他们连一口茶都没碰,难道是膏药……
  他轻轻地支起身体,拆开湛蓝包紮着的手指,迎面的清香确实是玉肌膏和灵芝露,伤痕不但已经收口,而且快要脱痂了,明天可以不用包了。他仔细辨闻,没任何异样。
  今天她大半时间都和他在一起,没让人有下手的时机,而且王府里人他半个月前都已经警告过了,那三位应该不会有动作。
  他苦思不得其解。
  不过今晚的她,让他欣喜。原本一个月期限快到了,她似乎无意,而他虽然想要她想的全身都紧绷得疼了,但也不会强要她。
  经过今晚,一切都好象水到渠成了。她虽然有些痛,但也是享受的,更何况痛是必然的,而且冷岚已经替她挨过破瓜之苦了。
  他知道他下面的尺寸有些畸形的粗长,当时那第一个小妾破瓜时也在床上躺了半个月,然後他的强悍和异秉传到了宫里,每个人看他的眼光,他都觉得他们在赤裸裸地强奸他的命根一样,让他好长一段时间不愿意出去。後来两个就好些,宫内的嬷嬷先用些春药吊着,倒没看她们要死要活的。
  不过女人肯定喜欢他下面的这命根子,他虽然宠幸她们不多,一年也难得几回,但每回她们都不顾他的粗壮,又哭又笑的,恨不得死在他身下。
  他反而觉得女人都这样,反正都是这样一个小肉洞,都是又紧又湿滑,也就来回抽插到射精那点事,不过射精那会儿倒确实是舒服的。
  原来女人和女人还是有区别的,同样一个身体的,大家都有,但也分优次的。就象他的男根,在男人里面应该算是极品了。还有,最大的区别在心里,如果心里有,那就好象什麽都满意了。
  现在他的心里应该就有她了,看着原来白嫩的她,现在全身微红,有些地方还有些青紫的深痕,双峰更加肿涨饱满,刚才让他催熟的小樱桃,又缩小成粉红色的圆润珍珠镶嵌在淡粉色的乳晕上,她的双腿间是他浓重的腥精味,那光滑突起三角地带还是红肿一片,他用手摸了一把,异常粘稠泥泞。
  他想起床给她打水清洗一翻,无奈,他才坐起半个身体,就看到她感到空虚似的紧紧靠过来,手还四处摸着,他怕她伤到手指,赶紧拉过她的手,抱着她躺下,让她上面的一对大玉桃柔软地贴着他坚实的胸腹,而他虽然发泄过但还不满足的男根滑进她泥泞炙热的三角地带,两具同样光溜溜热烫烫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95 1479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