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金风玉露暗度98-第1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湛蓝的呻吟越销魂。
  他在不伤害她的力道下,满足着湛蓝的要求,也让自己更加尽兴。
  终於他空出一只手,向下探去。
  由於冷岚长期习武,所以她的腹部紧致到没有一丝赘肉,平坦光滑,小巧而圆润的肚脐眼向内微凹。竺修之放弃大玉桃,轻轻用舌头舔着。
  湛蓝只觉得一阵湿热伴着酥痒在她的腹部丝丝绕绕,好痒啊,她禁不住的弓起身子来,银铃般地声音,咯咯的娇笑着……
  这笑声听在竺修耳中犹如天籁。
  他着迷地看着眼前一身粉嫩细腻的她,象微微煮熟的虾子,全身微红晶莹。
  脸色红润,还点婴儿肥,双眼微闭,眼角含春,双唇更加红艳性感的向上翘着。身体双臂蜷曲着,挤得她的大玉桃更加硕大,整个胸腹之间都是,往下是纤细而有富有弹性的腰肢,可爱的肚脐眼下面,盘缩的双腿,只能看到她白净丰满的凸起,连条沟缝都没看到,她的双腿纤直,肉质均匀,摸着光滑而有弹性,又不象习武之人那麽硬实……
  他情不自禁地把眼光伸向她的双腿间,手也跟着抚摸,在她的大腿根部、她的臀部揉捏,嘴也四处舔着,舌头滑动着,然後看着她慢慢地舒展开自己的身体,尤如一朵盛开的鲜花,在他面前绽放自己的花蕊……
  他看着那丰满白腻微微透着粉色的凸起,整个方寸之地都是粉嫩色的,还有些细细的小绒毛,象极小女孩的玲珑可爱。但是下面那两片早已充血而已微开的花瓣,却异常的丰厚,肥嘟嗜粉嫩嫩的,他象膜拜圣品一样,轻轻地摸了一下,指尖好象都能掐出水来了……
  双片花瓣中间,微微露出一点点嫩嫩的的小尖尖,却非常的鲜红,象花的蕊,他忍不住轻轻的捏了一下,手下传来她一阵阵的颤栗,而那个让人销魂的小肉洞,早已晶莹剔透,是粉色的桃色,艳丽异常,正吐着一丝丝春水,时而微缩,时而微开……
  (呵呵,描写的细腻麽?这是开胃菜,下面是正餐,保证能让大家吃饱!如果觉得满意,请收藏,请推荐,请留言,跪谢~~~~~~~~~~~)
  谢谢各位的推荐,Tomyoho的礼物,谢谢qingqing88的支持~~~~~~~~~~~~


☆、20、蓬門再次為君開(H

  竺修之看着微微绽放的花蕊,那翕张的、晶莹剔透的桃红色小肉洞,分身已高度紧绷,更加坚挺灼热。他轻轻地扳开湛蓝的双腿,以便看得更仔细些。虽然他已御数女,但是从来没细看过女性的身体,当然也没看到过如此丰满妖娆的部位。
  他伸出手指,在小肉洞口轻醮了些春水,然後沿着那微开的小缝隙,从下而上轻轻划过,两片花瓣终於盛开了……,指尖传来湛蓝一阵阵的颤栗,耳中是她低低的呻吟和连连的娇喘……“哦……别……不要啦……”
  他用两指拨开了那两片肥厚多汁的花瓣,大花瓣内还有两片小花瓣紧紧吸咐着,不同外面的白嫩,里面都是艳丽的桃粉色,尤其那呈倒三角状的花核,红得最艳,晶莹地矗立着。那小肉洞能看到的更多了,能看到里面粉嫩的壁肉微微缩放着,由於春水的浸渗,小肉洞里面晶莹闪亮一片。
  他刚把食指慢慢地伸到小肉洞口,就引起了湛蓝的剧烈反映,她一边低呼娇喘出声,一边马上收拢自己的双腿,顺便还夹着竺修之才一小截进洞的食指。
  湛蓝被竺修之又吻又摸地浑身酥软,虽然她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一月之期还没到,而且她还没做好准备,还没告诉她,有了她,就不能碰别的女人……但当到竺修之热烫而坚实的身体贴合着她,在她嘴里辗展深吻时,他的感觉,他的味道和天意的是这样的相象,甚至连亲吻抚摸都是如此温柔和小心翼翼,她沈沦了……
  更何况她的身体空虚的异常难受,他灼热而带点粗糙的手,带着男性的气息,让她叫嚣的身体舒畅万分,他湿热而灵活的舌,让她酥麻不断。尤其是他吸咬着她的双乳,时而大口吸吐,时而啃咬,让她销魂,他偶尔重重的吸咬一下,更是让她全身颤栗,这是全新的感觉,天意以前都舍不得下重口的,想不到她的灵魂居然有如此淫荡的潜质。
  她脑中一会儿是天意,一会儿是竺修之,有时那感觉真象天意在挑逗她,有时又清醒的知道那是竺修之,天朝的四王爷,两人在脑中时不时地交替着……
  她感到自己越来越放荡了,竺修之已越过她的腹部来到她的私处,但她却不想阻止,她只扭动着身体,既想配合竺修之的抚摸,抬高她空虚的身体,又难为情的想抑制,她不时的低吟娇喘,真不敢想象如此叫春的声音是出自她的口中,她想刻制,但没办法,酥麻的身体,好象时不时的有电流击过,引发她一阵阵的颤栗,一阵阵的激爽。
  竺修之的手被湛蓝的双腿夹着,但是他的手指是灵活的,他的小半截食指轻轻地在湛蓝的小肉洞内勾着,挖着,里面是那样的湿润和紧致,他感受到她肉壁的舒张和润滑……
  “嗯……嗯……啊……不要啊……啊”湛蓝酥酥地低吟着,腰部传来了一丝丝的酸软,她感觉自己下面的春水在竺修之的逗弄下,泛滥了,她空虚的想要更多,渐渐地打开了双腿……
  竺修之轻轻地揉捏着、按压着她的花核,让她更挺立,看着比刚才更加粉艳的方寸之地,令人垂涎欲滴他低下头含住她的……
  他的舌头灵活地描绘着她的形状,从两片丰厚的大花瓣到紧紧吸咐着的小花瓣,到挺立的花蕊,再到下面的小肉洞,他的舌头来回上下扫着。
  他的舌头伸进小肉洞,细细舔着里面粉嫩的肉壁,感受着里挤压和温暖,他吸着不断冒出来的汁水,还把她股沟缝都舔了一遍。
  他的手也没闲着,用力地捏着她的两个乳头……
  湛蓝羞愧极了,他堂堂一个王爷,居然在舔她的下体。还好,她习惯每天洗澡,尤其下体,洗得干干净净的。那是天意给她养成的习惯,天意也经常这样爱她的。天意说男人只有很爱一个女人时,才会为她口交……
  湛蓝扭动着身体,她和王爷还不熟啊,他怎麽可以做这麽隐私的事情,“嗯,嗯……不要啊,啊……”,可是她的微弱的反抗,更像满足的呻吟,而她的身体则诚实地接受着竺修之的欢爱,当竺修之的舌头在她的小肉洞里翻舔,她满足的叹息,当他的舌头在花蕊四周游离时,她抬高她空虚的嫩臀,祈求填满。
  竺修之看着眼神妩媚的湛蓝,早已春水泛滥的小肉洞,看了一眼自己已经涨得紫红的坚挺,他轻轻地压了上去,用他那热烫的坚挺在洞口磨着,上下滑动着,从蘑菇头传来的细腻的触感,让他禁不住轻颤。
  竺修之温柔地吻着她,“蓝儿,我是谁?”
  湛蓝沈浸在那热烫的蘑菇头带来的快感中,她挺着腰,提着臀,也上下滑动着,希望蘑菇头能滑入她空虚的洞中,天啊,快来满足她啊,她要受不了……
  谁在叫她蓝儿,是天……
  她睁开迷离的眼,发现竺修之正热切而深遂地注视着她,她把刚出喉咙的“天”字咽了回去,都这样了,难道让他过门而不入,他受得了,她也受不了。
  她把胳膊环上他的背,把他拉了下来,飞快得吻了他一下,“王爷,良宵苦短哦!”
  竺修之看着她妩媚的眼神,红艳的双唇,轻啄着。如此佳人,只得一妻又何妨!
  他抬起他坚实的臀,坚硬的分身滑动着,直到整个分身都被她的春水湿润了,蘑菇头在她在小肉洞口磨着……
  湛蓝无法忍受这种空虚,再不让她满足,她觉得自己就要脱水而亡了,她分开她的双腿盘在他的大腿上,提着自己白嫩的臀,配合着他的厮磨,当蘑菇头抵在她的洞口时,她用力一挺,蘑菇整个进去了,她一个颤栗,一声叹息,顿时舒畅不少。
  里面太涨了,撑得她又酥又难受,她慢慢转着自己的臀部,让蘑菇头在里面细细研磨着,一点点地感受着充实……
  当蘑菇头滑入她湿暖而紧致的小肉洞,他觉得前面再多的忍耐都值了。她的肉壁紧紧吸咐着,还缓缓磨着,磨着他的顶端一阵阵酥麻,一直传遍全身。
  但是很快他就痛苦了,他才进去了一个头而已,全根都在叫嚣着要进去,要进去,他缓缓地抽动着他的坚硬,他抽出一点,她就紧紧吸咐跟着过来,不让他离开,他往前,她也一样,紧紧的包裹着。
  “蓝儿,放松些,你这样吸着我,我没法进去……”竺修之边说边啃咬着她的大玉桃,让她放松些。
  湛蓝睁开朦胧的眼,他还没进去麽,那里面的是什麽……
  她推开粘在她胸上的头,弓起身朝两人交合的地方看去,天啊,那紫红色的,有小孩子手臂那麽粗的真是他那个麽……
  她可不可以喊停啊……
  作家的话:
  肉肉……肉肉……
  谢谢支持,谢谢收藏……


☆、21、直搗洞府正是時(H

  湛蓝看着那紫红色的,有小孩子手臂那麽的粗的一根大肉棒正打算捅入她身体里去,她春意荡漾的身体和心顿时一个寒颤。
  怪不得她在床上躺了这麽多天,被这麽粗这硬的肉棒硬插硬捅,不死也得重伤,更何况冷岚还只是十五岁的小姑娘,才刚发育而已,他新婚夜可以算是在强奸幼女。而结果确是冷岚真得消香玉损,而换她重伤在床。
  竺修之没错过湛蓝眼里的畏惧,但更明显的感受是由於她的紧张收缩而吸附着他更紧致了,他的蘑菇头在里面不仅动不得分毫,而且被卡得难受,但被吸裹着又很是舒畅,什麽是甜蜜的痛苦,他目前就是。但他更是高兴,她的这种表情,说明他的利器比她前世老公的更加厉害威武,男人的这方面是不能在女人面前丢脸的。
  他边吻着她,边呢喃地说着,“蓝儿,别怕,我是不会伤害你!”他知道她的敏感点在双峰,他用一只手撑着,另一只手揉捏拉拔着一颗嫩尖,还用牙轻轻咬着另一颗,一会儿吸进去,一会儿吐出来,原来细嫩晶莹如粉色珍珠的小嫩尖已让他催熟成红艳艳的小樱桃了。
  湛蓝被他弄得又酥又麻,随着偶尔重重的啃咬及捏拉,又情不自禁地轻颤,低吟着,“啊…啊…哦……”。最主要他炙热的大蘑菇头还在她里面,她感到既充实又难受的想要获得更多,她不由自主的扭着嫩臀,迎合他。
  看到她再次放松,他不再急燥地缓缓磨动着大蘑菇头,一只手还在她的外阴处来回抚摸,在她的花蕊处轻捏轻揉。
  她配合着他扭动着臀部,感到她的双腿盘着他的大腿,在往下压时,他知道他磨得她更空虚了。是时候了,他慢慢的向里挺入,是那样的紧致和湿暖,接触在前面的蘑菇头象在丝缎中挤进,这种痒痒地摩擦让他腰眼一阵酸软,他马上收紧精关,提震男根。
  湛蓝被他的挤入涨得很难受,但又有说不出的充实,她不停的扭动着丰臀,双手抱着竺修之一直粘在她胸部的头,不知是在抗拒他的进入,还是她难受的想要更多,她只感到自己的快要滞息了……
  虽然有湿滑的春水帮助,但实在是太紧了,为了不伤害湛蓝,他在进去了一半後不再前进,而是提着精瘦坚硬的臀慢慢来回的磨动着,也让他感叹,同是女体差不多的性器,为什麽里面洞天差距就这麽大,即使才只进去了一半,也比他的那个几妾感觉不知要好多少倍。
  湛蓝刚才虽然涨得难受,但现在已慢慢适应,这种充实让她深叹,让她颤栗,她抱着竺修之的头紧紧的压在她的胸上,提着臀使劲的扭动着,让他在里面细细的研,来回的磨。
  她突然感到前胸湿漉漉的,媚眼微开,发现竺修之满头大汉,正一脸痛苦,她再次推开粘在她前胸的头,抬起头一看,天啊,还有这麽多在外面,不过感觉里的炙热及坚硬,她估计应该进去一半了。
  看着一脸隐忍及痛苦的他,她原本还在做心理建设:大不了当作一夜情或当她是尽王妃的义务。但是看到如此的他,她的心又沦陷了一角。
  她尽可能的张开自己的大腿,然後盘住他的大腿根部,提着臀使劲的往上一个挺腰,然後一阵剧烈的涨痛瞬间袭来,她盘着他的腿动也不敢动。
  她带着哭意道,捶打着他的头:“你没事长这麽粗这麽长干什麽?”
  他深遂的带点充血的双眼,专注地看着眼前似嗔含羞的王妃,明明怕得要死,还居然这麽照顾他的需求,他吻着她,道:“没有女人会嫌男人的命根粗大的,这是你以後的性福,你食髓知味後,以後不要天天求着我!”
  湛蓝没有忽略他有眼角嘴角那淡淡的笑意,他真的是在笑耶!而且刚才他真的在打趣她,和她在打情骂俏!
  原来,男人有时候真的是这麽容易满足的,这麽容易诱惑!
  尖锐的刺痛已过去不少,她现在只是觉得涨得难受而已,毕竟这身体已不是第一次承欢。她看着僵在她身上不敢挪动的他,缓缓地扭着自己臀部,她现在要享受成果,毕竟她也算久经沙场,经验丰富着!
  看着她缓和过来,他终於不用再痛苦的憋着,他刚才都感觉要被她夹断了。他一点一点的磨着,他的全部感觉都集中在里面的小肉洞里,全根进入的丝质感、紧致感和挤压感,从分身传来一阵阵的酥麻颤栗,让他销魂。
  作家的话:
  谢谢各位的支持和收藏…………
  谢谢ymy327,谢谢weiqi666的支持……
  (今天有事,更新的较少,明天能把这顿大餐吃完了!呵呵,肉肉啊)


☆、22、最是銷魂臁c肉(H

  竺修之浑身轻颤,这一刻的满足无法用言语来武官,从心里到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通体舒畅。他轻趴在她身上,提着臀,缓缓的抽动着,每次都慢慢的抽出一点点,然後缓缓的顶进去,顶到深处,再他转动着他坚硬,细细地研磨一会儿。
  如此反复,让她适应他的硕大和灼热……
  他看着湛蓝仰着优美的脖子,闭着眼睛,脸上的痛苦已渐去,而且还挺着被他揉捏的红肿的双峰磨擦着他坚实的胸肌,双腿紧紧地夹着他,他抽出一点点,她就提着臀迫不急待地马上吸咐过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88 147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