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宝贝真乖-第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当有同学递过来第三杯时,她接过来放在桌子上,笑著说:“我去下卫生间。”
可是一出来,欧阳凝就有些懵了,这麽大的地方,装修的如此豪华,灯光璀璨晶莹,走廊四通八达,可是,如此乱的格局,到底往哪里走才是卫生间?
她不想回去找同学带路,再说他们也不一定知道,於是她决定边走边找,或者能遇到一个服务员,问问路。
可是,怎麽越走人越少,环境也越来越安静,而且後来周围连一个人都没有了。她暗叫糟糕,自己不仅没有找到洗手间,还迷了路。
***
碰──
正当她踢踏著高跟鞋,犹豫著往哪个方向走的时候,背对自己的包厢门却猛然打开。欧阳凝顿时一个激灵,吓得连忙转身,眼角瞥见房内有几个高大的身影,有一阵阵的血腥味扑面而来。一个高壮的大汉,像拎小鸡一样,抓著她的衣领,将她扔进了屋内。
窗前的沙发上,一个身形优雅的男子闲适的坐在那里,屋里灯光昏暗,她看不清他的脸,却听到他低沈魅惑的声音,那时她这一生听到的,最好听的华丽嗓音。
不过声音好听,内容却不怎麽样,“哪里来的小野猫?到处乱闯……”
能这样调戏她的只有她家的两个帅哥,就算面前这个人声音再好听,她也不喜欢他带著调戏的称呼。
大小姐脾气蹭蹭地上来了,“你又是哪里来的沙猪?你以为我愿意来啊,这个破地方,连个厕所都没……”话音未落,她灵巧的小鼻子耸了耸,刚刚进来的时候,就有一股血腥味。
她顺著气味的方向望去──
哦,老天!她顿时瞪圆了亮晶晶的大眼,脸色刹那间惨白。
黑暗中的男子皱了皱好看的眉,她前一刻还生动活泼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惊恐,他感觉,很不喜欢。弯了弯手指,身边站著的手下立马恭敬地弯下腰。
手下听完他的吩咐,点了点头,悄声走到女孩身边站定,然後一个出其不意,手掌劈向女孩後颈。正抖著身子害怕的女孩软软地倒了下去,前一刻还坐在沙发山的男子,下一刻已鬼魅般移动到她身边,伸手将女孩子软软的身体接住。
康辰翊看著怀中美丽的女子,扬起一贯漫不经心的微笑,只是不同以往,眼里带了些许暖意,“小东西,你会给我怎样的惊喜呢?”
然後他打横抱起她,向门外走去,对站在门口的英挺男子说:“枫,把那几个人扔出去喂狗,马上查查这个小野猫的底细,一小时後报告给我!”
作家的话:
啦啦啦啦,期待已久的第三只楠竹华丽登场。话说欧阳父子的名字是我随口起的,康帅哥的名字,是经过我反复推敲认真思考想出来的,某星很明显偏心眼儿了……




、28 黑暗之主

醒过来时候,欧阳凝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黑色的大床上,周围一片黑色,窗外星星点点。她摸了摸酸痛的脖子,掀开该在自己身上的床单,好奇地打量起这个房间。
就算屋里没有任何光线,她还是一眼辨认出,这个房间只有黑白两种色调,设计低调而奢华,看得出主人很有品位。她喜欢这张柔软的黑色大床,爸爸和哥哥平时也喜欢黑色,带著禁忌的味道。
“宝贝,这个时候,你应该尖叫的……”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从昏暗的角落里传来。
欧阳凝浑身一紧,戒备得盯著那里,“你,是谁?为什麽带我到这里?”
黑暗中缓缓走出一个修长的身影,如豹子一样优雅的步伐。待看清男人的面孔,欧阳凝忍不住抽了口气。家里的两个,已是数一数二的英俊男子,而面前的这个男人,用英俊两个字已远远不够,欧阳凝想了想,对,倾国倾城!她原本以为,这个词,只适合评价女人的。
男人穿著丝质的纯黑衬衫,垂感极好的样子,勾勒出男人健而不硕的身体的主人,黑色与他的暗黑的气质融为一体,使他的整个人都散发著极致的诱惑。
这个身体只要出现在有人的地方,男人为之羞愧,女人为之疯狂。
欧阳凝毫不怀疑这个男人有这样的魅力,但她已被家里的两个美男子锻炼出一定的抵抗力了,再上乘姿色的男子她也能抵挡住。他不缓不慢的走到她的面前,然後抬起指间夹著一根细烟,送到嘴里吸了一口,缓缓吐出一个烟圈,正好砸到女孩的脸上。
欧阳凝一时不备,吸入了一些,捏著小鼻子剧烈地咳嗽起来。她闻不惯烟味,爸爸和哥哥在她的禁止下,从不抽烟。
“欧阳凝?”男人看她皱著眉头的可爱表情,忍不住扯了扯嘴角,笑容魅惑。这就是欧阳雷和欧阳轩藏在家里的宝贝啊!
一边挥手赶走周围的烟雾,一边问:“你怎麽知道我的名字?”
“呵呵,难道我会让不知底细的女人上我的床上?”手下在门口抓到她,以为是偷听的敌人。後来查了查才知道,她只是跟同学来聚会迷了路。让他意外的是,她竟然是欧阳家的大小姐,欧阳雷跟他从来进水不犯河水,而且对彼此都有一些欣赏。想来欧阳雷也不会使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而且还是派了这麽一个傻乎乎的女儿过来。
欧阳凝小脸红了红,这话说的,真暧昧……
看著她不自然的小脸,一向面无表情的脸再一次露出些微的笑意:“我叫康辰翊!”
“我管你叫什麽!为什麽带我来这里?放我走!”虽然他长得很好看,但她潜意识里很害怕和他单独呆在这个房间。看准门的方向,她趁他又要吸烟的时候,快速向门口跑去。
“啊──”刚跑出两步,欧阳凝就感觉身体飞了起来。然後落在软软的大床上。身上一重,男人强劲的身体压了上来。
“呛辣的小家夥,真对我胃口,不知道在床上是不是也这麽辣呢?”男人邪魅地舔著嘴角,眼中闪著势在必得的光。
这时欧阳凝终於後知後觉的想起,刚刚发生了什麽。这个男人的声音,好听到她让她生生打了个激灵,刚刚她竟然没认出这个声音。
想起那一地的鲜血,倒在地上的三四个男人,和地上七零八落的几只手,她从内到外,从心脏到汗毛孔,都开始害怕。
“你,你要干什麽?求求你,不……不要剁我的手……”她连声音都开始哆嗦。
他有些懊恼,不该让她看到那一幕的。应该在她一进门就让人把她劈昏,不然她不会这样怕他。
但他是黑暗世界的王,从不将任何人任何事放在眼里,这一点小小的不舍很快被他挥散,他扬起一个颠倒众生的微笑,性感的薄唇微启,“我不会剁你的手,只要你乖乖陪哥哥玩个游戏。”
“不,不要──你放了我吧……”欧阳凝终於惊慌地哭了起来。
这小家夥,真是欺软怕硬的主儿,之前那麽蛮横地骂他,现在却吓得在他身下哭得梨花带雨。男人的兴趣被挑起,现在放开她显然是不可能的,他残忍一笑,猛然俯身牢牢吻住他早就想品尝的粉嫩嘴唇,大手来到她的胸腔,隔著洋装,肆意揉捏。
欧阳凝用力推挤著身上的躯体,无奈却撼动不了分毫。她摇晃著脑袋,试图躲避男人的强吻。却听到“刺啦──”一声,她的小洋装成了一块破布,被丢在了床下,“乖女孩,玩没玩过一夜情?很好玩的……”
“不准碰我,我爸爸会杀了你的!”她有些绝望地低吼
“哦,欧阳雷还有这个本事?不过,就算他有,也不是今晚。今晚,你注定要被我享用!”




、29 新研发出来的东西(H)

女孩子微弱的反抗,男人根本不放在眼里,大手三下两下出去她身上最後一点衣物,“嗯,身材很不错……不知道那里紧不紧……”
男人眼神一路向下打量,浑身赤裸的女人,皮肤如婴儿般白皙光滑,精致的小脸,高耸的乳房,纤细的腰肢,光洁的阴部、细白的美腿,圆润可爱的脚趾……无一处不美。
男人伸出食指,轻轻碰触她光洁的阴部,有些惋惜地说:“阴毛被剃了,看样子已经被男人玩过了。不过正好,处女太麻烦了……”
男人抬起手,修长的手指触捏上女人的下巴,渐渐用力。娇弱的人儿终於受不住,顺从地张开了小嘴。男人一笑,灵活的舌头长驱直入,咬住她嘴里香滑的小舌头,拖进自己嘴里狠狠地吮。
他拉住她的小手,一路向下,抚上了他已经挺立起来的巨大,来回摩挲。
吻了一会儿,男人吐出她的舌头,轻声说;“好甜的小嘴,给哥哥含含肉棒,好不好?”
不等她回答,男人就直起高大的身躯,修长的双腿跨在她双臂两侧,巨大的男根就这样出现在她面前。
好大……
不要!她又开始剧烈地挣扎起来。
男人单手抓住她挥舞的双手,,另一只手握著分身,强悍地顶入女孩的嘴中。女孩用力摇头,就是不肯就范。康辰翊漂亮的眼中露出一丝阴鸷。
“我不喜欢强暴女人,不过,今天我们可以试试……”康辰翊冷笑,又道:“试没试过下面很干的时候被强行插入?不仅没有快感,还很痛,下面的小花瓣会被磨破皮、磨出血,特别是穴儿太小,肉棒太大的话,阴道都会被撕裂,想不想试试?”
“不……不要……我听话,求求你……”
满意的拍了拍女孩的脸,赞赏道:“乖……现在好好给哥哥含含肉棒!”
男人松开了对她的钳制,她揉揉红红的手腕,然後乖巧伸手握著巨大的男根,送入嘴中。
“啊,好舒服的小嘴,又湿又热……”男人伸出手,拨开她脸侧的发丝,眼睛紧紧盯著她舔舐阴茎的动作。小小的舌头盯著龟头上的马眼,白皙的小手握著青筋环绕的棒身。当她把龟头含住,她的双颊微微下陷,显得放浪淫荡。
“手也不要闲著,摸下面……哦……你这小家夥,这麽会舔,经常给你男人吃肉棒吧?再用力吸,把我吸出来,哦哦……”男人仰起头舒服地低声呻吟。
小手来回揉捏著棒身和睾丸,整张小嘴被撑得满满的,她难受的发出不任何声音,眼泪顺著眼角慢慢滑落。
当男人再次低下头,看到的就是她一边含著肉棒,一边哭泣的样子。他心里一阵烦躁,她哭泣的样子让他的心情变得恶劣, “哭什麽!”按住她的头,男人抽出了自己的欲望,然後走到床边,打开柜子,拿出了一个针管。
欧阳凝看著他手上的东西,吓得不住往後退去,“那……那是什麽?”
“新研发的致幻剂!把胳膊伸出来!”看著她明显不愿意配合的表情,他又补充道:“还是,你想让我叫我的手下进来伺候你?现在外面,有不下10个男人……”
看著女孩惊恐的脸和不再後退的身体,他笑了一下,拉起她的胳膊,将针尖对上面的血管,扎了下去。
致幻剂不是春药,而是毒品!




、30怒气(高H)

“啊啊……好舒服,干死我了……”
女孩放浪的叫声从屋里传出,伴随著男人疯狂的低吼,让门外的黑衣男子均是下身一紧。
“哦,怎麽这麽浪?干死你,贱人,骚货……”康辰翊下身疯狂地挺动,大手狠狠拍打著女人晃动的臀肉。
女孩子双膝跪立,上身趴在床上,屁股高高撅起,配合著男人的抽插不断摇晃。
“干我,干我,大鸡巴哥哥,操死我……唔……”男人俯身,满是淫液的两根手指插入女人浪叫的小嘴中,模仿者下身的动作,快速抽插起来。
“插死你,你这个不要脸的荡妇!这麽淫荡,你恨不得天天被男人插吧?说,你男人是不是每天都插你?”
她唔唔的说不出话,待男人抽出手指,才喘息著答道:“是,他们每天都插我,将精液射到我嘴里、子宫里……他们还喜欢玩我的肛门,哦,两个小穴同时被插入……”
吟声浪语里,大力插干的男人听出了一个重点,他……们?
大手强硬地扳过她的头,恶狠狠地问:“你有几个男人?说!他们是谁?”
女孩原本明亮的大眼好像覆盖了一层薄雾,迷离涣散,听到男人的提问,她老实地回答:“我的爸爸和哥哥,欧阳雷、欧阳轩……”
“你……竟然跟他们乱伦?”男人眼中翻滚著毁天灭地的怒火!她外表如此乖巧清纯,他以为她如此放荡是致幻剂的作用,没想到,她骨子里就是个不要脸的贱货,竟然跟自己的亲生父亲和亲生哥哥乱搞!
“以後,你再也别想见到他们!”男人一字一句地说,声音冰冷森凉。
他再次握住女孩纤细的小腰,将她摆弄成侧卧的姿势,由後进入已经红肿不堪的小穴,再次狠狠抽动起来。大手也来到她的胸前,揪起一枚鲜红的乳头,掐住狠狠拧了半圈,“叫!给我叫!说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骚货!”
欧阳凝疼地声音直打哆嗦,“啊……我是,是你一个人的,好棒,插死我……哦……”
男人伸出手,摸了一把她流出的蜜汁,抹到小穴後面闭合的菊花上,修长的手指借著淫液的润滑,艰难地挤了进去。
“啊,好爽,小屁眼好舒服……大鸡巴哥哥好会弄……”、
这浪货!
他抽出自己的欲望,将她抱起,放平躺在床上。他跪在她两腿间,手中握著坚硬的男根,龟头抵上只能插进自己一个手指的小菊穴。
他残忍地笑了一下,腰部用力,整个龟头冲了进去,
“啊──”欧阳凝惨叫出声,後穴没有做足准备,就那样干涩地接受男人的粗大,撕裂的痛苦让她本能的蜷缩起身体。那声音异常痛苦,门外的保镖都不禁同情起那可怜女孩。
男人没有因为她的痛苦而又半点的怜香惜玉,龟头进去後,後面进入的就没有那麽艰难。他没有等她适应,就狠狠地操干起来。硕大的两个阴囊不断拍打在女人的阴部,发出淫靡的拍击声。
一只大手将白嫩的臀肉拍打的血红,另一只手也不得闲地抓住她晃荡的乳房,死命的揉捏,“奶子晃的这麽浪,哦,捏爆你!你这个烂货,哦……插烂你!!啊啊……”
最後,男人将满是液体的阴茎从女人的後穴中抽出,插进女人的小嘴,像干小穴一样大力的进出,不一会儿,他紧紧扣住她的头,巨大的肉棒深深插进狭窄的喉里,爆发出来。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自她口中抽出自己,女孩被蹂躏得如破布娃娃一样昏在了床上。




、31我只是,爱上了你

这时,天已经发白,他看了看墙上的锺,早上4点。
看著昏迷在凌乱大床上的女孩,他想,怎麽会弄到这个地步……明明,他不想伤害她的。他一向以为自己够冷静,看到这个女孩子牙尖嘴利得骂他是猪,他竟不觉得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172 20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