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宝贝真乖-第1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时,天已经发白,他看了看墙上的锺,早上4点。
看著昏迷在凌乱大床上的女孩,他想,怎麽会弄到这个地步……明明,他不想伤害她的。他一向以为自己够冷静,看到这个女孩子牙尖嘴利得骂他是猪,他竟不觉得生气,看到她毫无防备的睡在自己床上,他只是觉得顺眼有安心,甚至有一点点的喜欢。等到她醒来,想起之前发生的事,她惊恐的犹如一只受了惊的小兽,他又增添了一分对她的怜爱。
一夜情对他来说,是很平常的事,看到顺眼的女孩或者男孩,他从不排斥与之发生关系。在床上,他也是床品极好的,虽然狂野,但从不粗暴。他本是想让她舒服的,无奈她总是反抗,他竟一时头脑发热,给她注射了毒品,想让她乖乖听话,或者永远依赖在自己身边。
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吧,听到她说她竟然跟自己的爸爸和哥哥上床,他就发了狂,失去了理智。他看著她的小脸,苦涩地笑,一个男人,为一个女人发狂,是为了是什麽?答案不言而喻。
他竟然,爱上了一个刚刚认识几个小时的小女孩……
他起身去浴室打了盆温水,拿著毛巾走出来。湿了湿毛巾,他从她的脸颊开始,一点点小心翼翼地擦拭。
原本光滑细嫩的皮肤此刻没有一处是完好的,到处都是青紫的痕迹,乳头微肿,小穴像他说的那样被磨破了皮,後穴更是惨不忍睹。穴口被强行撑开,大概被撕裂了,一丝血红从穴口流出,小屁股也是道道指痕,红肿不堪。
虽然她此刻昏迷著,并不会感觉到疼,但他还是不敢去碰她那些伤口。花了很长时间才把她清理的差不多,给她盖上被子,吻了吻她的额头,他起身走出房间。
门外几个部下恭敬地站著,没有一个人抬头去看精致绝美的脸。他们都相信,如果这个男人不是如此狠辣如此有能力,就算他只是个平凡人,只要他有那张脸,全世界的男人女人都会为之臣服。
他抚了抚额,低声道:“去把叶小小叫来。让阿枫联系欧阳雷,说我待会亲自送欧阳小姐回去。”
十分锺後,叶小小一脸怒气得被拖了过来,“康辰翊你这个变态,现在还不到5点……你是猪吗?大清早的……呃……你怎麽了?”他的脸色很不好,深深的疲惫和一些不易察觉的痛苦。她认识的康辰翊,三天三夜不睡觉,也一样的精神抖擞,魅力四射。
“我没事,你进去看看她吧……给她上点药……”康辰翊打开门,率先走了进去。
当叶小小看到床上那个女孩子的情景时,狠狠抽了口凉气!她狠狠瞪了康辰翊一眼,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又风风火火的跑回来,手里拿著一支药膏。 
“让开啦!”这男人真是欠抽!
叶小小蹲下身,将药膏挤出一些,均匀地涂抹到女孩子的伤处。突然,昏迷中的欧阳凝猴中发出一声细小的呻吟。
康辰翊立刻紧张地说:“你轻点……”
叶小小瞪了他一眼:“我是护士,手上自然有轻重,自己不知轻重,还好意思管别人!”
突然,轻微的敲门声响起。康辰翊快速走过去打开了门,转身又轻轻合上,“什麽事?”
郑岩枫小声道:“哥,欧阳雷和欧阳轩快要到了……他们昨晚满世界地找人,整个警察局都出动了,他们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嗯,知道了,拖他们一会儿,十五分锺後,再让他们进来。枪都收好,不要伤了他们。”
“明白!”
郑岩枫走後,他并没有马上进去。
其实,他本来不想通知那两个人的。他想把她绑在身边。如果哪一天厌倦了,再把她放了;如果他一直不想放,他就把她一辈子藏起来。
可是看著那样的她,他第一次害了怕,第一次不想这样强迫一个人。他怕她恨他,怕她那张清纯可爱的小脸失去活泼的色彩,怕她再也不能幸福。
算了,就这样吧!让她回到她爱的人的身边去,让他们去抚平她的伤口,他会以他的方式,惩罚自己犯下的过错。
抹了抹脸,他推开门走进去。叶小小已经上好了药,正在给她盖被子。“你先回去吧,我想单独和她呆一会儿。”
叶小小张了张嘴,想再骂他一顿,可是看到他灰败的脸色,她还是忍住了,嘟嘟囔囔得出了门。
他蹲在她床头,手指轻轻碰触她苍白的脸颊,他精致漂亮的脸上,此时是浓浓的悲伤。“其实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怎麽会在这麽短的时间内就爱上了你。我这一生,都没有这样的感觉,焦躁、喜悦、不安、向往……谢谢你,让我体会这种滋味……对不起,伤害了你!对不起……”其实,我只是爱上了你……




、32回家

叶小小走出来,然後轻轻合上门,有黑衣男子站在一边恭敬道:“嫂子,枫哥让我送您回去休息,他说他要处理一些事,让您先回去睡一会。”
叶小小点点头,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跟著男人走到了走廊的另一边。
***
当欧阳轩一脚踹开门的时候,康辰翊恰刚刚把她的衣服穿好。欧阳轩大步走了过来,揪起他的领子,低声怒吼:“你对她做了什麽?”
康辰翊没有理会衣领处的大手,他的眼睛任然看著床上的人儿,轻声说,“她受了伤,药在她的口袋里……嗯哼……”话未说完,刚硬的拳头狠狠招呼到他漂亮的脸上。
後面进来的欧阳雷长腿抬起,狠狠踢在了康辰翊的胸口。门外跟著进来的郑岩枫见状,犹豫著要上前,被康辰翊一个眼神制止了脚步。
欧阳雷轻柔地抱起床上还在昏睡的女儿,声音森冷,“康辰翊,这事儿没完,改天找你算账!轩,我们走!”
“等等……”躺在地上的康辰翊这时已抚著胸口坐了起来,他靠著墙壁,面色苍白,“昨晚,我给她注射了一种新型的毒品,剂量不多,但可能会上瘾……”
欧阳轩的清冷淡然全都不见了,他双眼赤红,顺手操起墙边桌子上的花瓶,奔过去狠狠砸在康辰翊的脑袋上,“我杀了你──”
“轩,先去医院!”欧阳雷也愤怒地红了眼,但他还保有一丝理智,急忙喝住儿子。
欧阳轩快步走过去,跟随父亲离开,身後隐隐约约听到男人的声音:“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
他们不想惊动太多人,只找了两个信任的医生为欧阳凝检查。忙直到天大亮,检查结果出来。除了皮外伤,欧阳凝血液里的毒品成分很少,而且是第一次,医生估计不至於上瘾,欧阳父子这才松了一口气。
小心翼翼地抱起欧阳凝,两人并不多留,马不停蹄地回到了家。凝儿从小就不愿意呆在医院,而且,他们并不想被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
守了整整一个白天,傍晚的时候,欧阳凝终於醒来了。
“凝儿,感觉怎麽样?”欧阳雷坐在她旁边,抓著她的手,急切地问。
记忆中,爸爸从来没有这样紧张地表情,也没有他如此邋遢的装扮。皱巴巴的衬衫,凌乱的头发,两天一夜未刮的胡子,狼狈又憔悴。
欧阳凝心疼地握紧他的手,小声说:“对不起,爸爸!我……”
“不,凝儿没做错什麽,该道歉的是爸爸,没有保护好凝儿。爸爸发誓,一定要康辰翊死无葬身之地!”
她呆了呆,其实,她并没有那麽恨他。注射致幻剂之後,她陷入了半幻觉的状态。她只感觉到性爱的愉悦。虽然现在才发现自己受了伤,但因为不记得他的粗暴,所以她并没有多讨厌他。而且,在迷迷糊糊中,她听到他在她耳边说对不起,自责的语气让她竟然有一丝心疼,他说我爱你的时候,她甚至有一些高兴。只是她太累,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
“不需要的爸爸,是我先冒犯了他!虽然他很过分,但是,我……我不恨他!”她看著欧阳雷心疼的脸,语气轻柔,“我想跟爸爸哥哥永远快乐的在一起,我不要你们为我去做一些不好的事,如果你们杀了他,我就更不会安心!”
欧阳雷沈默了一会儿,他不想放过康辰翊的,但是现在他不能让女儿担心,只好柔声安慰,“好,这件事以後再说,厨房煮了粥,我去拿过来。”
“嗯,对了,哥哥呢?”
“我逼著他吃了点东西,放了点安眠药,让他休息一会儿。”对著女儿温柔一笑,欧阳雷起身走出卧室。




、33 救人

“最新消息:据知情人士透露,本市最大的娱乐场所──魅夜,涉及情色及毒品交易。魅夜负责人康辰翊涉及组建黑社会势力,两小时前康辰翊已被警方带走,协助警方进行进一步调查……”
窝在哥哥怀里的欧阳凝皱著眉头狠狠给了欧阳轩一肘子,“不是说好稍微教训一下就行了吗?这罪证坐实了,是要枪毙的啊!”
欧阳轩撇撇嘴,漫不经心看了眼电视上那张漂亮的脸,冷哼道,“我和爸还没动手呢,这个混蛋,自己把自己送监狱里了,活该!”这就是他给他们的交代?哼,这家夥蛮狠,不仅把自己多年苦心经营的一切亲手毁灭,也亲手毁了自己。不得不说,这方式还真让他解了些气。
欧阳轩简单的跟她解释了一下最近发生的事。听完,欧阳凝沈默了一会,开口道:“哥哥,我想去见见他……”
原本慵懒的靠著沙发,正把玩著妹妹头发的欧阳轩动作一顿,“你说什麽?”
“我……想去看看他,他是因为我身败名裂的,如果我不去劝的话,他大概真的任由自己被定罪,然後毁掉自己。”她,不想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那个男人,天生就是俯视天下王者,他虽对她做了不好的事,可他并不需要以这种决绝的方式毁掉自己。她不希望他这样……
下巴被捏住,小脸被迫转向了一边,对上男人的视线。欧阳轩一字一句道:“你、心、疼、他!”他的声音酷寒阴冷,好看的眼中闪现著狂怒:“他强奸了你!而你喜欢上了他?你就这麽贱?是不是大街上随便谁来强奸你,你都会喜欢上?恩?”
本来有些慌乱的欧阳凝听到後半句,浑身霎时冰冷。她颤著身体艰难低抬起头,嘴唇抖得厉害,“你……你说什……什麽?”
话一出口,欧阳轩就後悔了。他这是怎麽了,竟然在这种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明明自己比任何人都见不得她受到伤害。他有些心慌,长臂一伸,把已经泪流满面的人儿搂进怀中,急切地道歉:“对不起,凝儿,哥哥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怕你喜欢上别人,不要哥哥了,哥哥很害怕才会口不择言。乖……别哭……”
欧阳凝不理会,哭得越发伤心,小手用力推开他的胸膛,恨声道:“放开我,你这个混蛋,放开!!!”
欧阳轩越来越慌,他愈发将她抱紧,薄唇寻上她的唇瓣,急切地吻了上去,“凝儿不要生气,哥哥什麽都答应你,别哭,宝贝,哥哥的心都让你哭疼了。”
欧阳凝在男人急切的亲吻下,慢慢停止了挣扎,她感觉到他的後悔和懊恼,她也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他太害怕失去她。
小手攀上男人的肩膀,她回吻著他,小声保证著:“你不会失去我的,不会!”
***
清晨的阳光洒进房间,黑色的大床上隐隐约约传来的呻吟声,打破了一室的静谧。
“哥哥,不要舔了……”昨晚心情大起大落的欧阳轩抱著她狠狠折腾到半夜,她全身都酸痛无力。况且今天还有要事要做,她不能让他胡闹下去。
埋在女孩修长莹润的双腿间的男子,吐出嘴里的花瓣,放开手中握住的细腿,抬头对她温柔一笑,“这可个哥哥的早餐啊,凝儿不喜欢给哥哥吃?”
“喜欢啦……可是我们办完事回来再吃好不好?”要趁爸爸不在家,赶紧去见那个人一面,被爸爸知道了,肯定要生气的。
欧阳轩想想要办的那件事,心情就郁闷起来,无奈自己已经答应了,他只好不甘不愿地起床,给宝贝穿好衣服,将她抱进浴室。




、34 再见康辰翊

警察局。
欧阳凝在特殊犯人专属的会客室里等待,哥哥被自己软硬兼施留在了外面,她想如果有别人在,他不会好好跟她说话的。
他出现的时候,她的心都跳到嗓子眼了,她并不怕他,但是不知道为什麽,她很紧张。他并没有被铐住,还是一身的黑色,衬衣的款式跟上次见到的不一样,但更显他俊逸优雅。他站在门口定定地看著她,好一会儿才慢慢走到她对面坐下。
他脸上没有任何的颓废落寞之色,看著她只是多了一些疼痛,他尽量使自己亲切一些,怕吓到她,“你身体没事吧?”
她低著头默默地摇了摇,片刻开口道:“我……你,为什麽要这麽做?”
他语气温和,“没什麽,就是觉得这样好过一点……”他说的那麽无所谓,仿佛根本不把自己当做一回事。
她有些急,抬头看著他漂亮的眼睛,不经大脑的话脱口而出,“怎麽会没什麽,你这样会死的!而且我并没有恨你啊……”‘
他瞳孔缩了缩,黑不见底的眸子紧紧盯著女孩有点急切地小脸,“再说一遍!”
“我……是我先乱闯冒犯你的,虽然,虽然你对我做了那件事,可是,可是我知道你喜欢我……”
他靠著椅子的身体突然前倾,一字一句道:“所、以、呢?”你要判我死刑,还是让我重生?
她淡淡地摇头,“我不知道,我虽然不恨你,可是也没有喜欢上你。我只知道,我不想看到你死,我哥哥会想办法把你弄出来的……”
“那,我出去以後,可不可以追求你?”他眼中燃起希望,迫不及待问道。
她瞪著乌溜溜的眼睛惊讶的看著他,小嘴微微张著,“啊?这,我……”
他又靠回椅背,英俊的脸转向一边,看著墙面,淡淡道:“如果连一个机会都没有,我宁肯去死!”他知道自己得寸进尺,甚至刷了无赖,可他说的是实话。既然命中注定让他遇到她,他就不想失去她。
他云淡风轻的威胁她,可她竟不生气,反而对他的无赖无可奈何。叹了口气,她觉得自己真是没出息,如果那天跟自己上床的是个脑满肠肥的猥琐男人,她一定恨不得杀了他,哪里会管他的死活。她这样在意他的死活,不会真的被他的男色迷住了吧?
她拍了拍小脸,在心里告诉自己,淡定淡定,面前这个家夥可以说是强行占有你的坏蛋啊!可另一个声音又在对她说,这个人是早就後悔自己做的事情了,而且你自己心里也明白,他其实不是那麽坏的,看看他为你做了什麽就知道了。
“不行的,我,我和我爸爸还有哥哥……”她犹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199 21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