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笔途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成为低档妓女-第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小月虽然害怕却也倔强的不出去。
    哈哈,小月好样的。不妄我那么的疼你。
    “滚!”表哥火气太大了。
    “我的人,由不得你欺凌!”我淡淡地说,“还不快去洗澡,你身上的味道臭死了!”
    “小月,拿水来,我要洗手。”手里沾了他和那‘二夫人’的淫液,让我很不自在。
    没等小月回答,小月已经被表哥给扔出了房门,“叫人抬桶热水进来。”表哥啪了一声就把房门给关了……
    我不甩他的继续用棉被摩擦着我的脸,却见他光着屁股露出大条欲茎向我走来了。
    男人果然是脱衣服的高手,才一眨眼的功夫,他己经把衣服都脱光了。
    “啊,啊啊”我用手推挤着他的身体,“滚开,没洗澡前不许碰我!”我用尽力气吼道。
    如果我连这个都能忍,那我就不是我了。
    “你别想带着她的淫液来!”我眼神坚定的看着他。
    令狐悦突然像是被人点了穴似的停住了所有的动作。
    等了大约一刻钟他才反应过来,然后止不住的大笑起来,“哈哈哈……,……”这就是他家宝贝的真面目。
    雷人的豪言壮语,嚣张到了最高点的气焰,任性却又不会太过份的娇嫩性格。竟如此恰到好处的勾引着他的心,让他不由自主的陷入她的怀抱里……从始后,他的一切任她允求允取了……
16报复欢爱(慎)
    我冷眼盯着他闭眼悠闲的倚靠在水桶边上。
    “哼,你那是泡澡不是洗澡!”他就在水中这么浸着,也不动手搓搓身子,这样也能算是洗澡吗?
    “……”他抬眼望了我一眼,又享受的闭上了双眼。
    不理我????
    “‘劳累’太过连说个话都已经没力气了?”我假假的叹息道:“为人妻子的怎忍心看夫君您如此辛苦?还是让为妻服侍夫君洗澡吧!”
    我从床上慵赖的下了床,风情万种的点着脚尖,踏着猫步,缓缓的向他走去。
    令狐悦又是着迷又是防备的瞪着我。


    “!哆哆,你干嘛用这样‘委屈’的眼神看着为妻?”我妖娆的横了他一眼。顺着水桶蹲下身来……
    我双手掬起热水浸倒在他的宽肩上,两眼热切盯着几条水流顺着他的胸膛流进水中。
    “听人说,‘美人沐浴活色生香’,今日一见果然不假……”我用两根手指抬起表哥的下巴,极度色情的用么指轻磨着他那两片颜色如桃花的刚毅唇瓣。
    嘿嘿,挑戏美人是挺爽的,但是表哥这么霸气的人怎会没有反应的乖乖任我玩?天上下红雨了?
    我奇怪地把眼睛对上他的,却见他己经呆住了……
    呵呵……他还是这个样子比较可爱!
    我低头瞄了水桶里一眼。随手拿起我上次放在水桶旁边的花瓣罐,一股脑的把花瓣都倒进水桶里……
    “我又不是女人。”表哥被花瓣惊回了魂。可喜可贺──表哥又恢复正常了。
    “你身上‘味道’不好,该用花瓣熏一下。”我很有‘闲’妻气质的微笑回答。
    表哥回我一个阴沉的笑脸,摊开身子任我‘侍候’。
    我眯了眯眼,极度爽快的用手在水中搅几搅……
    哎呀,哎呀。表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碰到你如铁杵的肉棍,看你看你肉棍又胀了几分……
    哎呀,哎呀,表哥请谅我,我不是‘故意’那么用力的洗着着你的子孙袋。害你害你呼吸又加重了几层……
    “你就是故意的……”还敢用那么无辜的眼神看着他?令狐悦几度抓狂。
    我娇笑着双手一只一边的揉搓着他的乳头,顺便在乳头上贴了几片花瓣继续用力搓洗着。我就是故意的,你能怎么招?我挑衅的一次又一次掬起花瓣水,顽皮的朝他胸膛泼去……
    哦哈哈,看他欲望高涨的表情我心底实在太爽了。
    “任你玩弄这么久,也该让我玩回来了。”表哥两手抓住我的腰,把我扯进了水桶里。
    “啊……”我的衣服经水一浸都贴在身上了……好难受哦,我嘟着嘴可怜惜惜的望着表哥。
    令狐悦叹息一声,心满意足地为她‘做牛做马’。
    “表哥你又撕掉了我一件衣服!”我是叫你脱又不是叫你撕,就算有钱也不能这么用啊。
    “明儿叫人再给你做几件。”表哥不太在意的说道。顺便把我家的一只乳头送进嘴里认真欺凌着。另一只手则不停地抓握着俺家的乳房,让它变成了各种的形状。
    “唔……啊……”我抬颈不自主的叫道。双手按住他的头,让乳头更深的进入他的嘴中……
    “哗!”了一声,表哥己抱起我跨出了水桶。
    “呀啊……”表哥的大肉棒在他起身时甩到了我的花穴,花穴麻麻的好舒服啊。
    “啊表哥,不行!”我突然惊醒,我啥就被他的男色所迷,忘记了重要的事情呢。
    “?”表哥极度不爽的瞪着我。
    “你家的肉棒还没洗!”你瞪我也没用,肉棒不洗,你就不准操我。
    表哥深吸了两口气,恶劣的耍赖道:“我已经走出水桶不想再跨进去,要洗它,你自己想办法。”
    “那你放我下来,我自己洗它。”我洗就我洗。我只怕接下来你承受不住呵。
    表哥挑了一下眉,兴味的勾起嘴唇,优雅致极的把我放了下来。

(www。bitu。co)免费电子书下载
    见他如此,我也不甘落后的娇声叫道:“表哥,您站的离水桶那么远,我怎么给你洗?走近点啦。”
    表哥乖乖的任我拉致水桶边,我缓缓地蹲在表哥庞大的身躯前。汗!汗!人家李白是‘举头望明月’,我此刻却是‘举头望肉棒’。我顿时满脸黑线……
    唉,小女子怎与诗人比?我还是‘任劳任怨’的一手在水桶里掬起花瓣水浸倒在他的大肉棒上,令一手则是用力的搓着他家的肉棒。
    呼呼呼!表哥肉棒前前后后左左右右都被我搓得通红通红的……
    下手太狠了?不会啊!在前世俺洗衣服也是用这个力道的!我心虚的正想抬头说抱歉。身躯却被表哥杠起,“碰”的一声,我已经第二次被甩在床上了。
    呜呜呜,自作‘孽’不可为啊。我接下来一定会被表哥修理的很惨的。
    不过要不是他太花心了,我又怎么会那么做?呜呜呜,明明是男人做错事,为何到后来承担的总是女人?
    “你这个小东西,今日要不把你操个半死不活,我就不是男人了。”令狐悦本想好好怜惜她,却被她挑逗的不能自己了。只好委屈你了,我的小东西。
    ……
    表哥全身的肌肉绷的好紧哦。挺立在我眼前的肉棒胀的好大呀,它圆硕的顶端小孔己经溢出些许透明的黏液……
    我不自觉得咽了咽口水,好恐怖哦。我会不会真的被操得半死不活吧??
    “啊……”表哥把我的双腿架开,他稍一挺臀,用手将勃发的肉棒挤入我的紧穴中。
    “小东西,今天我没有功夫做前戏了,你就为我忍一忍。唔……唔……”现在的表哥已经理智全失了……
    他狠狠的重重的把还在小穴外的肉棒用力没入我的甬道中。
    “啊啊……”我全身不停地战栗,不能自主地弓身,紧绷起身体的每根神经,这样一来,我的水穴也跟着全身的肌肉而紧缩起来。啊啊,我小穴的肌肉越来越清楚的感受到表哥肉棒的跳动。
    “天……”此番刺激下,他就算不操死她,也会要去她的半条命……
    表哥喉中逸出如野兽般的低嗥,用手紧紧抓住我试图挣扎的大腿根处,结实的窄臀抵着我的水穴开始前后移动。
    表哥偾张的男性一次又一次贯穿我娇嫩的水穴,它在我的水穴中推挤后撤,不断重复着耸弄的动作,如火的棍身更是不停刮弄着我软折的肉壁。
    在表哥的探弄间,被操成白色的蜜液不断从我的穴口溢满而出,淡淡的白色汁液沾染上他的棍身,在棍身的带动下也弄得我白腻的腿间湿泞一片。
    “啊嗯……啊……”这样被操着,真的好舒服啊,完全被塞满的饱胀感虽然让我的下体微微剌痛着,但那撑开小穴的肉棍却捣的我浑身酥麻,快意更是源源不绝的从我们相互摩擦的部位扩散开来,遍及我整个灵魂深处。
    “舒服吗?”软皱的肉壁紧紧绞缚他的棍身,进出她水穴的粗长更形肿胀。“告诉我,我操得你舒服吗?”
    我把他的大手从我大腿根处移开,细软的腰肢开始向上扭动,圆翘的雪股合着他的抽动上下挺举着,眼神妩媚的望着他并不说话,我运力收缩着下体的肌肉,让娇穴吸吮着埋在我体内的粗长热物。
    “啊……”我弓身在他耳边轻呵着气反问道:“我吸地你舒服吗?恩?”
    呵呵,他的宝贝果然不是一般的寻常女子。令狐悦带着笑意的轻轻转头吻住我的唇。
    他攫住我被撞得不停晃动的乳房用力抓握了几下,用手指拧扯着我硬实的乳头。
    “啊……啊嗯……嗯……”一阵阵酥麻的电流从乳头传遍了全身。
    他突然加快向下抽插的速度,啊啊,小穴被捣的好麻,好酸哦。我想如果小穴中有米粒或是别的什么的话现在一定都被捣碎了。
    我眼前忽然什么也看不到了。小穴里的肉不规则的紧缩着,啊,一股强烈的快意向我席卷而来,啊啊我被插的只剩嘴还能大口大口的呼息,身体的一切功能都早已经废掉了。
    “唔……”表哥使力重捣了我几下,一阵热流由表哥的棍身过度进我的子宫深处。
17背上秘图(1)


    收到阎晟的急笺,令狐悦就一刻也不停地快马疾驰来到了晟王府的大门前,他跳跃下马,把马缰绳甩给了在门前静候的小厮,然后就急忙地入了内。
    穿过绿荫深处的回廊,他的脚步向熟悉的大堂处疾奔而去。
    入了晟王的大堂,见倾默蠡,夜琥焰一坐一立的也在内,他不禁挑眉问道:“什么事情值得阎晟这么急的把我们都招来?”
    默蠡慵懒地扬了扬在他手中的一信笺,说道“医书的下落已经查到了。”
    “哦?”令狐悦惊喜地应了一声,神色愉悦地走过去接过信笺。缓缓阅读,当他看完信中的内容时,眼眸瞬间冰冷地眯起,“白逸研把藏书的地图印在一个妓女的后背上?”他在室内缓缓走上半圈,回过头问,“这消息可靠?”
    默蠡嘴角勾起摄人心魄的笑容,回答道:“应该准确可靠。因为这消息是白逸研自己放出来的,而且,他还声称那藏书地图的副本都已被他烧了。”
    令狐悦在阎晟右边的椅子上坐落,优雅地端起丫环为他盛在桌上的茶盅,缓缓地浅呷一口,才又问,“‘用阳精灌溉’这是何意?”
    默蠡手肘撑在椅把上,以手支颚,嗤笑道:“字面上都写的清清楚楚。”
    令狐悦淡淡皱眉,“字面的意思未免也太过低俗了。”他还以为会是什么高深的谜语。
    琥焰冷冷地插话进来,“白逸研这只狐狸他想出的东西能‘高雅’到什么地方去?”
    令狐悦停顿住饮茶的动作,“同时‘上’一个女人?”想他虽然女人是玩过无数,但是从不上别人上过的次品货。只──除了汐儿。
    默蠡垂眼低语道:“那地图只剩下那妓女身上一张了,我们也只有这个方法可以用了。”
    半响,令狐悦抬眼再问,“那个妓女现在找到了么?”算了,为了百来岁的寿命,他也只好忍了。
    默蠡伸了个懒腰,笑脸慵懒扬起,“找到了。”
    令狐悦奇怪地瞥了他一眼,今日的默蠡的行为太过古怪,他问一句他也就只会答上一句。
    见令狐悦一脸的疑惑,默蠡笑眯眯地再次开口说道:“其实,恩,那妓……咳、咳……那女子就在令狐府中。”咳咳,现在还是叫那‘妓女’做‘女子’好,毕竟现她的身份不同了。
    令狐悦的面容上闪过不悦,“我府中?我藏了人,我自己怎能不知道?”
    “令狐你先别动怒,我们自是知道你不会私藏了那妓^咳、咳、那女子。”就算是私藏了,没有他们这几个人的‘配合’,还是找不到那藏书的地图来。
    见他慢慢吞吞地绕个没完,令狐悦不悦道:“默蠡,有话就直接说吧。”
    这时,阎晟勾起唇角,接着默蠡未完成的话题明确简单地说道:“她就是你前些日子娶的‘若汐’!”
    “什么?!”他的双眼雯时射出如同猛兽般凶狠冷光,手中的茶盅瞬间破碎。
    阎晟听到茶盅碎裂的声响,眯起眼眸望向令狐悦,“令狐这是怎么了?”
    令狐悦目光阴冷地望着手中不停往下流的鲜红血液,阴鸷地告诫道:“她是我的妻子!”
    默蠡听后不屑地哼了一声后,优雅地起身来,招手唤来下人,吩咐他们去寻些伤药和包扎的白布过来。
    阎晟一愣,近来外界一直传言令狐悦对一女子很是上心,现在看来倒是真有其事。他浅呷一口茶水,抬眉淡笑道:“这天下间的女子多的是,而那长寿医书的地址可是只有一张了。令狐,你可要想好了。”
    令狐悦抿唇不言,顿时室内陷入一片沉默中。
    这时,两名丫环拿着些许伤药和白布进来了,默蠡接过,走过去拖起令狐悦的手,先用棉花粘着药酒情理一下伤口后,接过伤药为令狐悦洒上再用白布一圈圈地包扎起来。
    虽然令狐悦只是个商人身份,但是他那温和淡笑中不失凶猛彪悍的阴狠手段,每每让人看着都惊心,他到底还隐藏了多少实力,就算是他也不清楚。对于这样的一个人阎晟虽是欣赏,但也忌惮。
    阎晟叹了口气,再道 ,“你们现在还年轻,自然是不懂这岁月容易过的道理。”
    令狐悦听后挑眉望向阎晟,阎晟此人生平虽不好女色,但他对自己的样貌却甚为在意。虽然他现在已是不惑之年,但是那一头长发依旧乌黑茂密,那张容颜依旧宛如刀刻般的棱角分明,深沉俊朗。只有那双深邃的眼眸在经历岁月的洗涤中变得更加的无纹无波,这样的人物每每让人猜测不到他心里想得是些什么。


    令狐悦鄙视一笑,一个权倾朝野二十余年的摄政王却对自己的样貌有着超乎寻常的在意,这种事情还真是让人费解,“要是阎晟不说,有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569 1357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